主神統治者,也分爲三個派系,一個主權力的激進派,青主神,龍主神這倆位便是。

偏愛和平的派系,比如北部的玄主神倆人,他們主張和平發展。

像南部的朱主神,她屬於典型的中立派,不主和,不主鬥,誰也別惹她就行。

張林若是強大了,恐怕也會這麼做,權力鬥爭,不是危機自身的情況,沒有必要去做。

可這世界,偏偏不讓人如願,世道催促着你前行。

張林跟陳護衛商量好了,陳飛去招呼張林的朋友了。

而張林,坐上了陳護衛的專家,朝南部市區那邊行駛地去。

車子開到了南部市區,張林看向了這裏的街道。

東部的市區,整體的風格,看起來規整,嚴肅一些。

而這南部市區,看起來隨和一些,建築之間的間隔很遠,這裏風景物也多一些。

看起來有些像是二環市區那邊的環境,可張林他們,纔剛剛進入三環市區而已,這或許便是南部市區的特色吧!

沒個地區,由於主神統治者的管理方法不一樣,所呈現的建築風格也不一樣。

東部哪裏,井然有序,看起來像是一個隨時可以發動的大都市。

而南部市區這裏,給人一種自由,心之嚮往的感覺。

張林看着周圍的風景,車子不知不覺,就開到了二環市區的最頂端。

途中,有檢查人員,檢查了一下陳護衛的身份。

二環市區最裏面,不是誰都可以進去的,只有三十六護衛才能入內。

二環市區最裏面,在過去,便是整個主神世界最高的權力中心。

哪裏纔是主神世界的一切所在,張林這身份,連進入這南部主神殿的資格都沒走。


至於一環市區裏,張林目前,是沒辦法進去的。

張林下車,在陳護衛的陪同下,來到了一處建築高貴的宮殿門前。

看着這雄偉的建築,這裏便是主神世界,權力統治者之一。

張林摸了摸褲袋裏的黑色購房證,之前聽別人說過,這是身份的象徵。

也不知道,這黑色的身份卡,能不能給張林帶來一些驚喜。

或者,有了這黑色身份卡,張林其實是可以進入一環市區的。

陳護衛爲張林說着一些,等下需要注意的事情。

“張林小友,等下見到朱主神,直接稱呼主神大人就好,不要稱呼朱,她不喜歡。”

張林點頭,也是,朱主神,這個稱號有點那個意思。

“朱主神是女的,你目光注意一些,這些大人物,不好說,稍微表現出什麼,讓她們生氣的話,小命難保啊!”

陳護衛一邊說,一邊帶着張林往裏面走。

一層層臺階,倆人走的很慢,看起來雄偉宮殿就在眼前。

可實際上,卻有一段很長的距離,這裏沒有負責守衛的執法者。

也不用,主神統治者就住在這裏,誰敢在這裏鬧事。

很快,倆人來到了宮殿的大門口。

陳護衛對着大門恭敬一禮說道。

“東部三環護衛陳曉東求見主神大人。”

隨着陳護衛唸叨出這麼一句,宮殿的大門,緩緩打開。

裏面傳來一道清麗的女聲。

“進來吧!”

陳護衛不敢有絲毫異動,帶着張林朝裏面走去,每一步都走的很是小心。


要不是這次有事,需要陪同張林來這裏,陳護衛是不想來這裏的。

張林好奇的打量着宮殿門後的環境,沒有說話,他有些擔憂。

如今已經沒有退路了,張林生死的概率五五開。

希望老天保佑,這南部的主神統治者,最好不要是敵人。 陳護衛眼神有些慌張,這些主神統治者,表面上,只是比他們護衛高一個等級,可他們倆者之間,卻是有着天差地別的區別。

張林腦海裏,不停的想着,接下來有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沒有緊張我,有的只是坦然,這麼多大風大浪都過來了,只是面見主神統治者而已,沒什麼大不了。

倆人進入宮殿,這處宮殿內部,前方就是一個金碧輝煌的大廳。

在大廳上方,有着倆個寶座,在左邊的座位上,一個身着淡紅色長袍的靚麗女子,慵懶的躺在寶座上。

張林進來後,靚麗女子,睜眼看了一眼張林。

女子一眼看過來,張林有一種想要跪下的想法。

都一旁的陳護衛,彎腰低頭,明顯要低人一等的感覺。

張林氣勢張開,眼神深邃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這女子剛纔那一眼,居然直接展現了強大的氣勢出來。

等級上的氣勢,宗師級別的強者,鑽石以下實力的人見到了,當場便會跪下。

都鑽石的人,他們見到了,多少也有點被壓制的感覺。

寶座上的女子,語氣一改之前的清麗,語氣清甜帶着一絲調皮。

“小陳來了,我記得還不到每年交貨的時間,這次來這裏有什麼事。”

陳護衛聽到女子的話,頓時愣住了,這聲音,不是朱主神的聲音。

陳護衛擡頭看去,剛纔被氣勢壓制,他沒有去看寶座上的女子。

張林則是一臉好奇,陳護衛不是說朱主神高冷女王範,可她居然表現出一副小女孩的姿態出來。

陳護衛訕笑一聲說道。

“陳曉東見過雀主神。”

張林看向一旁陳護衛,原來是見錯了人。

雀主神不在意的說道。

“小陳,不用多禮,姐姐去參加四部會議了,這裏只有我在,你有什麼需要說的,儘管跟我說吧!”

陳護衛臉色有些無奈,要知道這雀主神跟朱主神,那可是倆個完全相反性格的人。

她們倆人是姐妹,八大主神,唯一的一對姐妹。

其他主神統治者,他們都是代表各自的立場。

而這南部倆位主神姐妹花,由於是姐妹,因此一條心,也正因爲如此,其他主神統治者不敢招惹她們。

張林打量了一下雀主神,給他的第一印象就是,人畜無害,看起來很單純的一位。

這位高高在上的主神統治者,是不是有點那啥了。

不過這樣也好,至少可以保證一點,這雀主神,絕對不會害張林,在安全上,張林有了保障。

陳護衛看向張林,不知道該怎麼跟這位說了。

如果是朱主神在這裏,陳護衛還能說的清楚,可這位雀主神,說了也沒什麼用。

陳護衛想了一下,這件事還是交給張林自己去解決吧!

若是朱主神,那還可以談,可這雀主神,心思活絡,完全猜不透她在想什麼。

想清楚這些,陳護衛趕緊指向張林說道。

“雀主神,是這樣的,我這有一位朋友,他叫張林,他找朱主神有點事,你跟他說就好。”

雀主神好整以暇的看着張林,張林則是詫異的看着陳護衛,來的時候,不是這樣說的吧!

陳護衛見到雀主神看向張林,他趕緊接着說道。

“雀主神,那你跟我朋友先聊,我在外面等他。”

說完這句,陳護衛趕緊退了出去,這裏不是一個好地方。

至於張林的危險,陳護衛完全不擔心,這雀主神,最多調皮了一點,不至於殺人。

陳護衛走了之後,忍不住搖了搖頭說道,爲難張林小友了。

張林看着陳護衛離去的背影,他這走的是不是太突然了。

之前來的時候,陳護衛雖然說過,一切都由他自己談,不過前頭的引薦,是不是有些不負責任。

意識到不對勁的張林,微微一笑,看着雀主神說道。

“雀主神,是這樣的,我主要想跟朱主神商討,既然她不在,那我就不打擾了。”

雀主神見到張林想走,嘟嘴說道。

“哼,你是不是嫌棄我實力低,不能幫你解決麻煩。”

張林搖頭。

“怎麼可能,雀主神可是主神統治者,實力怎麼可能低。”

雀主神接着說道。

“別跟我來這一套,你給我說說,你到底來這裏幹嘛。


如果不說,你下次找我姐姐,我不會讓他見你的,還有,你稱呼我姐姐爲豬主神,我會告訴她的,”

張林瞬間頭大了,這位也太會玩了,現在是騎虎難下呀!

張林只好如實說道。

“雀主神,關於東部三環,哪裏死了一個護衛,因此多了一個護衛空缺。

我想讓主神大人,給我做個擔保,好有知道競爭這護衛的職位。”

雀主神好奇的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