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他就聽說挽救派失勢,現在聽張新媛的意思,自己是要被當作嚇猴子的雞殺了。

「也就是說,表妹沒救了?」唐立的臉上,彷彿覆蓋著一層黑色的煞氣,隨時都有暴走的趨勢。 「有辦法?」

唐立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這種局面下,居然還能有反轉的可能?

當然對於唐立來說,早就已經是死馬也要當活馬醫的時候了,哪還管得了這方法從何而來?

「沒什麼危險,是可以和表妹的安危相提並論的。」他直接給出了肯定的答覆。

對方不著痕迹的點了點頭,繼續低聲說道:「等一下,我會用語言刺激你,你就借題發揮,作出癲狂的舉動。然後我會要求把你帶到我的治療室做電擊治療。那時候,就有讓你逃脫的機會了。」

唐立的眼睛里漸漸放出光來,但是隨即,他就生出了幾分疑惑。

「張姐,你為什麼要幫我?」

對方淡淡一笑,說出讓唐立十分驚訝的話來:「我不是在幫你,我只是在利用你。」

「利用我?」

「對。」對方點了點頭,坦然說道:「我的目的,是希望你能幫我製造一個亂局。最好能帶動更多的人參與進來。」

「你想沈墨陽的造反?」唐立終於明白了對方的目的:「你是挽救派的人?」

對方定定地看了他一會兒,才搖了搖頭:「我是哪一派的人,並不重要,我只是不喜歡沈墨陽的做法。我在各個世界中穿行,看到了無數的悲歡離合,人生百態。他們雖然已經死了,但是和活著也沒有多大區別。沈墨陽說放棄就放棄,是我所不能忍受的。」

停了一下之後,她又苦笑一聲,道:「當然,我有一個親人,也被他軟禁了起來。」

「原來是這樣。」唐立想要的理由已經很充足,不需要更多的懷疑,不過,還有件事他仍然沒底:「就算我逃出去了,沒有異能的使用許可權,我還是什麼都做不了啊。」

對方嗯了一聲,道:「這個,你先到我那裡,我再幫你解決。」

於是,在片刻之後,審訊室里就打起來了。唐立像個瘋子一樣滿屋子追打對方,門外的守衛火速趕來,把他按住,卻依舊無法控制住他狂躁的癥狀。

張新媛檢查之後,認定唐立是連續被關押在幽閉環境之中,產生了癔症,需要立即治療。

就這樣,唐立被抬離了小黑屋,運送到了張新媛的治療室,牢牢地鎖在了電擊台上。一陣亂電之後,昏了過去。

那些被他折騰了半天的守衛,這才長長鬆了口氣,退出了病房之外。

隨即,張新媛將他救醒了過來。

「你這真電啊?」唐立只覺得自己的心口還在顫抖,說話不由得心有餘悸。

張新媛微微一笑:「不真電,怎麼能讓他們放心離開?等會兒我關掉這裡的數據控制系統,你隨時可以下線回到真身。再從外面進入關押你表妹的數據分析室。至於你的許可權么,我現在去辦法,等你回來的時候,應該就可以搞定了。」

唐立心中大喜,連忙稱謝。

張新媛此時忽然又問:「你有沒有想好,如果你救出了表妹,卻沒能製造出足夠的混亂,將沈墨陽推翻,你又該帶著表妹去哪兒呢?」

「這……」唐立定了好一會兒,才淡淡苦笑道:「這我還真的從來沒有想過。實在不行,就回現實世界吧。」

「現實世界?」張新媛搖了搖頭:「你要讓表妹永遠生活在磁碟里嗎?」

唐立一時呆住了:「也許,我可以為她製造一副身體。」

「仿生人?」張新媛緩緩點頭:「可能是個辦法,不過,那個世界……你一個人想活下來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過了一會兒,張新媛關掉了數據控制系統,唐立也隨即解除了自己的數據投送,身體隨之分解,從病房裡消失了。

張新媛望著空出的病床,嘴角微微勾出一道弧線,隨即,她從床頭的柜子里拿出了一樣小型的儀器,稍作調試之後,將其開啟,一瞬間,病床上就又出現了唐立的身影。

「只要沒人碰,應該可以冒充一陣了。」

她點了點頭之後,轉身離開了病房。

……

……

一片昏暗的燈光里,唐立從休眠倉中坐了起來。

他已經很久沒有回到真實世界了,發現自己的身體,都有些陌生了。緩了好一陣,才解掉艙蓋,艱難的爬了出來。

這裡是一座完全密封的巨大艙室,除了他之外,還有數百個休眠倉。

出了門,是一座工作大廳。此刻,這裡一個人都沒有,只有幾個工作機器人,在機械的四處檢查著各類儀器的狀態。

這幾個月來,隨著各墳墓崩塌的事件越來越頻繁,沈墨陽宣布了加班令,所有人都必須呆在中樞站,不得回到現實世界。直到危機解除。

唐立輕吁了一口氣,走到了大廳側面的窗口,隔著厚厚的強化玻璃,往外看去。

世界還是那個世界,一樣的熾熱,死寂,熔岩橫流,就像是一座地獄。唐立苦笑一聲之後,回頭望向了大廳屏幕上顯示出來的副本伺服器狀態表。密密麻麻的灰暗圓點,表示了有多少副本世界已經崩塌。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就算有能源裝置損壞,也不至於這麼嚴重啊?」

對於最近的狀態,所有人都有疑問。只不過大多數人都不是這方面技術的專家,就是瞎猜都沒有猜的方向。

他長嘆一聲,然後,收拾起了心情,準備重返中樞站。無論現實是怎樣的,他也不能讓表妹永遠的消失掉。

就在他即將返回休眠倉的時候,忽然聽到什麼地方傳來了一個非常輕微的電子報話音:「三號引擎,加註完畢。」

「什麼?什麼加註完畢?」唐立暗自納悶,順著聲音的方向尋找過去,拐過兩個通道岔口,前面,是一扇金屬閘門。

「這是逃生飛船的出口?」

他沒有開啟出口的許可權,只能從閘門上一個很小的觀察窗口往裡看。


「有人?」

唐立很是詫異,這座巨型副本基地的逃生飛船,已經放在那裡很久沒人動過了,據說是早已損壞。而且基地的能源,幾乎全部用來支撐眾多副本的運行,也沒能力供應它。久而久之,大多數人都忘了還有這樣東西的存在。但是現在,有人在這裡,他想幹什麼?

有限的視野中,只能看到此人的一部分背影,看不清是誰。

而此人的動作,看上去應該是在檢修引擎。

再聯想到剛剛聽到的播報音,唐立心頭大震,有人想使用逃生飛船?

此事可是非同小可,先不說這是整個基地,或者說是人類最後的一點希望。光是要開動它,就要消耗掉巨大的能源,對現在副本伺服器本就捉襟見肘的狀況,更是要雪上加霜。

「等等!」

唐立瞬間意識到一件事。最近這段時間裡,關於眾多副本的紛紛崩塌的原因,能源短缺,是最多人猜測的。那麼會不會就是和這裡發生的事情有關?

驚訝之間,他更是想要搞清楚裡面的人是誰。可惜,對方始終沒有正面走進他的視野。

唐立低頭想了想之後,忽然眼前一亮,立即返回休眠室,開始一個個休眠倉掃了過去。既然所有人都被禁止返回現實世界,那麼這裡除了自己之外,就只會有一個空倉。找到它,就知道是誰回來了。

幾百人說少不少,不過一眼掃下來,缺的那一個,立即就暴露了出來。

休眠倉上沒有名字,但是有編號,編號與人是一一綁定的。

「二號?」

唐立的眼睛在這一刻睜得老大。

編號2的人,是這個基地里,除了沈墨陽之外,最有權勢的人。而他的名字,叫做沈重。

沒錯,既然是姓沈,當然和沈墨陽有關係,他是沈墨陽的叔叔。難怪他會有進入逃生門的許可權。

「用全員加班令,禁止人回到現實世界,修復逃生飛船,加註能源,大批的副本因為電力不足而崩塌……」

在這一刻,眾多的事件,被他迅速的聯繫在了一起,立即產生了一個極為可怕的可能性。

「有人想拋棄所有人,單獨逃走!沈墨陽,你太卑鄙了!」他猛地一咬牙。


片刻之後,他重新回到了休眠倉中,將數據投送的目標,放在了數據分析室附近的一個廢棄倉庫中。

一回到中樞站,他就發現,自己的許可權限制果然解除了。從管理員工具,到各種淘來的異能,一個不少的回到了自己的身上。張新媛果然是個有手段的人,連這件事都能做到。

現在目標就在附近,他必須儘快動手。現在他的目標,首先是救出表妹,接著,就是揭露沈家叔侄的行徑。

之前,他還在擔心,即便救出表妹,也將面臨走投無路的絕境,但現在,他已經有了希望。

守衛在數據分析室前面的兩個機械衛士,唐立幾乎沒有聲響的就拿了下來,干擾電子設備的運轉,是他在進行末日副本的時候,順便刮來的異能。用來對付機器人,是最簡單有效的。

拿下了守衛,悄悄溜進了大門,唐立低著頭,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中央機房。一路上,幾乎沒有撞到人,唯一的一個,還不認識他,雖然看他眼生,但是也沒有觸發警訊。 說話的人,正是沈墨陽。

「以你們幾個人的技術,這麼長時間,還沒檢測到違規數據?不會是在跟我磨洋工吧?」

聽這口氣,傅童的零散數據,至今未被檢查出來,這讓唐立鬆了一口氣。自己至少還沒有來晚。

隨後,就是幾個技術人員的解釋和抱怨之聲。都在申辯,他們已經逐一分析了薛怡人的記憶數據,沒有看到任何特徵代碼。

「沒有?這不可能,d772毀滅之後,系統沒有回收到副本系統的數據代碼。它一定在外出的人身上。而除了程依依, 總裁駕臨,老婆別囂張 。再查!」

「是!」

婚內燃情,厲少的獨家蜜愛 ,唐立從門邊探出一隻眼睛,往房間里看去。

房間不算很大,長寬也就是十米左右,四面都是儀器和電腦。而在它們的中間,有一個奇怪的中央吸頂裝置,它所投下的光幕中,薛怡人的身體赫然懸浮於其中。

此時的表妹,表情獃滯,一動不動,似乎對外界的事物完全失去了感知能力。看得唐立一陣心疼。

而最讓他感到憤怒的是,隨著對薛怡人的不斷檢測,她的身體時常處於被分解拆散的狀態,令她現出隱隱的現出痛苦之色。

唐立有心衝進去救人,但是這是不現實的,沈墨陽擁有整個中樞站中最高的許可權,只要一發現自己,就能將自己再次封禁,讓一切前功盡棄。自己要動手,必須等到沈墨陽離開。

但看眼前的架勢,對方似乎有種釘在這裡,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意思。

「得把他引出來。」

唐立思忖了一會兒之後,眼前已然一亮。因為手段是明擺著的,也是對方送給自己的。

於是他又默默看了一眼表妹之後,就反身混了出去。

回到醫療站,唐立偷進了張新媛的辦公室。

「你怎麼到我這兒來了?」這位醫療官見到他很是好奇:「你不是應該去數據分析室那裡么?」

撿個女神總裁當老婆 沈墨陽一直守在那裡,我下不了手。」唐立皺眉道:「我需要把他引出來。」

張新媛好奇道:「引出來?你想怎麼做?」

唐立想了想之後,說道:「張姐能幫我解開許可權禁制,應該是在主控室有人吧?」

對方愣了一下,隨即點頭一笑:「好吧,這事兒我想否認也否認不了。除此之外,也沒有別的可能接觸到許可權控制了。那麼,你是想用這個做什麼呢?我的人可是不能隨便暴露的,要除非你能把局面徹底攪亂,讓我們不需要考慮後路的問題。」

「我能。」唐立很有把握的回答道:「我發現沈家叔侄正在進行的一樁陰謀。只要公布出來,整個基地,都會天翻地覆。」

張新媛頓時驚奇地睜大了眼睛:「陰謀?什麼陰謀?」

……

不久之後,整個中樞站內,從各個艙室,到大大小小的通道,所有能夠播放視頻信號的地方,原本*的內容被全部掐斷,而切換上來的內容,是唐立的一段視頻。

視頻中,唐立首先將自己返回現實世界后看到的一切,詳詳細細的描述了一遍,隨後,再將與此相關聯的幾件事聯繫起來分析了一番。其中包括返回現實世界的禁令,包括越來越多墳墓世界莫名其妙的崩塌。還有沈墨陽製造事端,將挽救派的眾多高層鬥倒,以防止他們阻礙自己的行動。而現在,拿唐立開刀,更是為了在挽救派背上再壓上一根稻草,徹底斷絕他們拿回自己權力的可能性。

所有這一切,目的,就是摧毀更多的墳墓世界,將更多的能源注入逃生飛船中,以利他們叔侄逃跑。

在看到這段視頻之後,包括工作人員和暫時滯留的靈魂們,所有人都驚呆了。

雖然他們不知道唐立所說的內容是真是假,但是相信陰謀論,是人類的天性,何況這還是真的。

於是,整個中樞站都開始暴一動了。從工作人員,到滯留此地的靈魂,幾乎沒有人置身事外,因為此事一旦屬實,那就是針對所有人的背叛。

即使有少部分人擔心這只是唐立的一面之詞,怕輕舉妄動會遭遇秋後算賬,而沒有在第一時間加入。但是沒過多久,有些膽大的人返回了現實世界,證實了唐立所說的一切,那麼所有的顧慮就都是多餘的了。

不過很快,這場暴動就被控制住了,發現情勢失控的沈墨陽,動用了超級許可權,封鎖了整個主控室對外的廣播。並在主要交通要道和大型聚集區域設置了異能封禁區,防止有人利用強異能造反,同時調動了所有的機械戰士,在中樞站內進行了一場嚴酷的鎮壓。

當然,他最重要的目標,還是立即前往主控室,抓住唐立。

然而,當他趕到主控室的時候,唐立早就不見蹤影了。而且,所有的監控和許可權設備,全部被邏輯鎖死,短時間內要解開已經不可能了。

「他在哪兒?他想幹什麼?」沈墨陽的話剛出口,自己就已經得出了結論:「混蛋,這小子是在調虎離山!」

他猜的不錯,唐立早在視頻播放之前,就已經潛回了數據分析室的附近。等到暴一亂開始,沈墨陽匆匆離開數據分析室,唐立和他前後腳就溜了進去。

而唐立的視頻,也在不久之前,被這裡的人分享了,這些憤怒的技術宅,自然不會阻止他救出表妹。甚至還有人幫他用放電裝置幹掉了一台留守在這裡的機械戰士。

薛怡人的鎖定被迅速解除,但是因為遭受了太長時間的分裂解析,她在脫困之後,依舊處於不省人事的狀態。唐立搖著她的肩膀連叫了幾聲,她才勉強睜開了眼睛,但依舊萎靡不振。

「表哥,我……我好難受。」

「別說話,表妹。我先帶你出去。」唐立咬牙說道。

可他剛剛轉過身來,眼前,就被人攔住了去路。


「帶她出去?去哪兒啊?」

來人,是沈墨陽的心腹,站務助理陳晃。之前唐立被抓住的那一次,他就跟在沈墨陽的身邊。這次發生暴一動,他被派出去鎮壓群眾。剛剛沈墨陽意識到這裡可能出問題,特意將他調了回來。

唐立試了試自己的許可權,發現全都還在,心中稍安。這說明沈墨陽還沒有搞定主控中心,想要遠程把自己的許可權封住暫時還做不到。而只要有許可權,對付這個陳晃,問題還不算太大。

自己由於在各種管理員業務評比中始終名列前茅,所以拿的是鑽石級許可權。而對方雖然是沈墨陽的助手和親信,但是論管理員許可權,卻比自己還差個半級。

所以,他橫抱著薛怡人,徑直走到了對方的面前,凝視著對方的眼睛,冷笑道:「你這個狗腿子倒是忠心耿耿,大家現在都反了,只有你還在為他做事,莫非沈墨陽這次叛逃,會帶著你一起走?」

對方瞬間怔了一下,用他的反應證實了唐立的猜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