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這獨立空間跟次元之間的區別並不是很大,只是獨立空間比之次元更加難得,那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遇到的,而且還有最為關鍵的一點就是,獨立空間能被人掌控。

其實也就是是認主,而只要掌控了獨立空間之後,在這個獨立的空間內會獲得無數的好處,最厲害的直接就相當於神一般的存在,可以隨意創造和毀滅,只要在自己的獨立空間內那就是無敵的存在!

但是冷昊宇現在所在的這個獨立空間卻給了胡艾薇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但是具體是什麼地方她又說不上來。

只不過胡艾薇所不知道的是,總堂雖然在一定的程度上算得上是獨立空間,但卻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獨立空間。

那麼自然也就不存在認主這種事情了,只不過冷昊宇雖然不是這『獨立空間』之主,其實也就是總堂的主人,但是卻一樣在這總堂之中能所別人不能,那就是兩倍屬性,當然隨著幫派等級的提升,會不會出現其他的功能這就不是現在的冷昊宇所能預知的了!

展承鋒見冷昊宇他們進來之後,看了一眼冷昊宇,問道:「三弟,這就是狐族的族長?」

冷昊宇笑道:「不錯這位就是狐族族長鬍艾薇。」

然後轉身對胡艾薇道:「這位是我的大哥展承鋒,這位是我的二哥陸風嘉,我想以後大家都有時間彼此了解的!」

胡艾薇淡淡的開口道:「機會是有的!」

展承鋒則是對冷昊宇問道:「我說三弟,你會妖獸語言這個能力還真不錯,能不能交給我呀!」

這個冷昊宇還真的沒有辦法,除非是得到另外的一塊鸚鵡學舌玉,只是這鸚鵡學舌玉可不是常規裝備,要得到一塊這都運氣,所以冷昊宇也不敢說自己就一定能得到下一塊,畢竟這太飄渺了一些。

而胡艾薇這個時候則是開口道:「我們在虛空境之後一樣會說人言,至於說在虛空境之下的妖獸,不理會也罷!」

胡艾薇這話明顯是對展承鋒說的,展承鋒自然也感覺到了,只是他卻不懂其意思,只能向冷昊宇問道:「三弟她說什麼?」

冷昊宇笑道:「大哥我雖然沒有辦法交你聽懂妖獸語言,不過讓能聽懂還是可以的!」

展承鋒大喜道:「三弟你說的是真的!」

在展承鋒想來冷昊宇既然能召喚那麼多妖獸作戰,肯定在對妖獸的研究上很有一套,那麼要讓一個人聽懂妖獸的語言也不是什麼難事,而對於掌握這樣的一個能力展承鋒不可能不敢興趣。(未完待續) 但是展承鋒又怎麼會知道冷昊宇本身根本就不聽不懂妖獸的語言,自然不可能傳授什麼能力給他,而冷昊宇所說的那個方法只是將一件裝備給他而已。

冷昊宇對展承鋒微笑道:「這是自然,你將它戴在身上就會聽懂妖獸的語言了!」

冷昊宇在說話的時候,將鸚鵡學舌玉交到了展承鋒的手上,展承鋒頓時驚喜道:「真的那麼,容易,我試一下!」

說完就從冷昊宇的手上將鸚鵡學舌玉給接了過來,戴上之後試探著對胡艾薇道:「胡族長你好!」

胡艾薇好奇的看了冷昊宇一眼,她還真的不知道冷昊宇身上居然有這樣的東西,她有些好奇的對冷昊宇開口道:「他真的就能聽得懂我在說什麼了!」

此時她是在對冷昊宇說話,只是冷昊宇沒有了鸚鵡學舌玉自然就聽不明白鬍艾薇在說什麼,但是展承鋒卻是聽懂了,忙道:「我真的能聽懂了,三弟這真的太神奇了!」

冷昊宇淡淡一笑:「我不是都已經說了嗎,感覺怎麼樣?」畢竟鸚鵡學舌玉的功能他早就知道,此時自然不會有什麼好奇的感覺。

但是胡艾薇對於這一點卻沒有絲毫的興趣,再次對冷昊宇道:「算了,現在送我回去吧!」

但是讓她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那就是這一次冷昊宇居然不在理會她,當然這並不是冷昊宇裝著沒有聽到她的話,而是,似乎冷昊宇聽不懂她的話了!

不只是胡艾薇,就算是展承鋒此時都已經感覺道奇怪了,因為冷昊宇所表現出來的樣子明顯就不像是能聽懂胡艾薇話的意思。



胡艾薇為了確定再次問道:「我們現在可以回去了吧?」

但是冷昊宇還是一樣並沒有什麼反應,當然如果真要說有的話。那就是在他的臉上有些無奈的表情。

我有億萬神話基因 。況且就算裝也裝不了的。

展承鋒為了確定開口問道:「三弟,你聽不懂她說的話了嗎?」

冷昊宇淡笑道:「我能聽懂妖獸的語言完全是因為那塊玉佩!」

雖然沒有明確的回答。但是這個已經算是給了他們答案,展承鋒頓時道:「那你怎麼不早說!」

在說這話的時候,展承鋒就將身上的鸚鵡學舌玉給取了下來,並且遞給了冷昊宇。

見狀,冷昊宇問道:「大哥你這是什麼意思?」

展承鋒不樂意道:「我還以為三弟你能聽得懂妖獸的語言這是一種能力,但是誰知道是因為這塊玉佩的原因,既然你給了我就自己都聽不懂,那還是你拿著的好!」

冷昊宇沒有在第一時間將鸚鵡學舌玉給接過來。道:「這個……」

冷昊宇的話還沒有說完陸風嘉開口了:「既然這玉佩三弟你更有用,那麼你就收回去吧!」

話說冷昊宇是真的有些遲疑了,首先一點,這鸚鵡學舌玉對他的價值不可謂不大,現在如果就給了展承鋒,這對他確實算得上是有些可惜。

但是這也只是有些可惜而已,因為有一點他卻不得不重視,那就是這玉佩已經給了展承鋒,這要是收回怎麼說也有些不合理。

鸚鵡學舌玉雖然珍貴,但是在冷昊宇的心中。他們之間的兄弟情義卻遠不是一塊玉佩能比的,就算這塊玉佩的價值很高也是一樣。

在陸風嘉說話之後展承鋒也開口道:「我們兄弟之間難道還會因為這點小事而鬧得不愉快不成?」

冷昊宇無奈一笑道:「既然這樣,那我也就不矯情了。」

在說完這話之後。冷昊宇將鸚鵡學舌玉給接了哥來,然後重新佩戴在了身上。

原本他還想說,如果下一次能得到這樣的裝備一定給展承鋒和陸風嘉都弄上一塊,但是想想還是算了,畢竟鸚鵡學舌玉這東西雖然能力很單一,甚至品級也算不上多高。

但這並不是說其價值就低了,相反其價值還很高,畢竟能與妖獸溝通,這之間就不知道涉及了多少。當然最為主要的是,要得到這東西那隻能拼人品。絕對是可遇不可求的。

見冷昊宇將鸚鵡學舌玉給佩戴好了之後,胡艾薇開口道:「現在我們可以回去了!」

冷昊宇點了點頭。然後對展承鋒和陸風嘉道:「兩位哥哥,我現在先去將他們的事情弄好,然後再回來與你們細說!」

展承鋒道:「去吧,雖然不知道你在忙什麼,但是我們都相信你!」

冷昊宇點了點頭,然後就進入副本,然後將胡艾薇給召喚了過來,話說如果不是在瀛州大陸得到的那些靈石,此時就算是護駕召喚冷昊宇都不一定敢如現在這般的隨意使用。

畢竟這一次可是要消耗不少靈石,當然護駕召喚這個技能需要的靈石雖然多,但是同樣的也絕對算是物有所值。

冷昊宇他們再次出現在副本之中后,胡艾薇開口道:「現在是不是可以先將我的族人都送出去!」

冷昊宇淡淡一笑:「將你們都送出去那是肯定的事情,只是在這之前我還得做一些事情!」


胡艾薇看著冷昊宇,半響之後道:「你是想在得到靈脈之後才將我們都送出去?」

冷昊宇點了點頭:「不錯,我可不想在付出了那麼多之後,連這唯一的東西都得不到,況且這也是在這之前你就承諾給我的!」

話說這本就是最開始的時候胡艾薇用來誘/惑冷昊宇的東西,只不過現在不管是冷昊宇還是胡艾薇都知道,要說不想掌控這極品靈脈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畢竟這極品靈脈的含義可太大了,這在一定的程度上決定了一個族群的未來,這樣的東西其價值那絕對是難以用一定的價值去估算的!

胡艾薇認真的看了冷昊宇半響道:「要得到這極品靈脈也簡單,只要你能得到他的承認就行!」

這話說得有點讓冷昊宇鬱悶看,得到極品靈脈的承認,這極品靈脈明明是死物,又怎麼會說得到他的承認,怎麼會有這樣的一種說法呢?

見冷昊宇疑問的樣子,胡艾薇淡淡的開口道:「只要你將我們一半的人送出去這個次元,我就告訴你其方法!」

冷昊宇想了一會道:「這個可以,但是首先你得先離開,然後你們得發誓不能將我與極品靈脈的事情說出去!」


冷昊宇深深的知道這極品靈脈的價值,雖然是自己救了狐族,這在絕對算得上是他們的恩人。

但是冷昊宇不並不敢憑此認定,只要將他們都救出去之後,他們不將自己得到極品靈脈的事情說出去。

話說如果現在冷昊宇的血旗會已經有十級,那麼他肯定不懼這點麻煩,但是很可惜,現在的血旗會太弱小,根本就不可能跟神武大陸,或者說瀛州大陸的那些大勢力相比。

雖然冷昊宇也知道要想將血旗會升級,這在一定的程度上就註定了,在成長的過程中戰爭那絕對是不可少的。

只是很可惜如果真的將自己得到極品靈脈的事情傳了出去,那個時候迎接血旗會的可不是戰爭,而直接就是毀滅,毀滅在其他勢力對極品靈脈的貪婪中。

如果說冷昊宇此時還只是一個散修,那麼他對於這些事情肯定是無所謂的,但是現在的冷昊宇已經不在是單獨的一個人!

在他的背後還有一個血旗會,所以冷昊宇在考慮問題的時候不得不將血旗會的安慰也考慮在其中,畢竟這可是無數人的生死!

所以他雖然不懼兩塊大陸之間的戰爭,也不懼怕任何一個勢力,如果真的只有他一個人,那麼自然就能做到百無禁忌,只是很可惜他已經不可能再做到這一點。

畢竟他現在已經是血旗會的會長,自然不可能真的甩下血旗會的眾多成員,畢竟這些人給冷昊宇的幫助也不小。

而如果將他們都升級到虛空境之後,這也是不小的助力,要知道現在整個血旗會的巔峰大宗師,加起來也有近千人的存在。

如果說這一千人都成為了虛空境,那對冷昊宇而言更是莫大的助力,那個時候相信就算是在神武大陸也有了立足之地!

但現在的問題就是,要他們都成長為虛空境,那麼需要的時間可不短,而且就算是他們都成為了虛空境,也不代表就真的有實力能跟兩塊大陸的強者對抗。

畢竟在兩塊大陸之上還不知道有多少飛升境強者,所以無論什麼時候,除非是血旗會已經成為了整個神武大陸最為強大的幫派,不然這極品靈脈的事情泄露出去,那對血旗會和冷昊宇而言都是絕對的災難。

胡艾薇雖然很不願意發下什麼誓言,但是在目前這樣的情況下,她也知道,要是不發誓,冷昊宇肯定是不可能讓她們出這個次元。

當然此時的胡艾薇還不知道冷昊宇是不是有那個實力,能在這個次元中將他們都收拾了,畢竟冷昊宇的身上秘密實在太多了一些。

所以就算在這個山洞是他們的大本營,但是她們也還是一樣並不敢真的與冷昊宇對抗。

當然了最為主要的一個原因還是,冷昊宇算是掌握了狐族未來的命運,所以無論如何他們都是不可能與冷昊宇為敵的。(未完待續) 既然不能與之為敵,相反還有求於人所以就算胡艾薇再怎麼不想發誓,也只能狠狠的對冷昊宇道:「你不要太過分!」

雖然已經決定了發誓,但她還是想在最後的時刻挽回一下,但是冷昊宇在這件事情上可不容商量,他只是看著胡艾薇但是卻沒有說話,這是一種態度。

而在此時不說話,那原本說任何的話都來得有威懾,胡艾薇只能瞪著冷昊宇道:「好我現在就發誓,要是我胡艾薇在出了這個次元之後,如果將冷昊宇得到極品靈脈的相關事情說出去,那麼將死於雷劫之下!」

對於人類修鍊者而言,用體內的靈力發誓無疑威脅是最大的,但是對於妖獸而言卻不是。

對妖獸而言,最嚴重的誓言莫過於用雷劫發誓,因為它們的雷劫本就比一般的人類要強太多,當然對於妖獸發誓的傳聞,冷昊宇在這之前是沒有聽說過的。

也許他是第一個要妖獸發誓的人類也不一定,而胡艾薇在發下誓言之後,頓時就心中一驚。

因為在完成誓言的瞬間,她頓時感覺自己的靈魂都被什麼鎖定,似乎只要真的敢將冷昊宇得到極品靈脈的事情說出去,那麼她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只是到底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或者來自什麼懲罰這點她卻不知道了。

反正就是在這威脅之下甚至她都不敢試,是不是真的會受到懲罰,因為在發誓之後,那種感覺真的太詭異了一些,那完全就是不敢有絲毫違反發下誓言的內容呀!

此時的胡艾薇自然不會知道,他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感覺。那只是因為系統的原因,此事畢竟跟冷昊宇有關。

二跟冷昊宇有關在一定的程度上來說就是跟系統有關,如果說在胡艾薇的身上也有一個系統。那麼她此時很有可能就會收到系統的提示,系統會告訴她該怎麼做。只是很可惜她身上肯定是沒有系統的。

所以系統的提示,在一定的程度上就化成了,那種在胡艾薇看來極度不安卻又無比真實的感覺。

當然對於胡艾薇的感覺冷昊宇並不知道,但是在胡艾薇發誓之後冷昊宇就放心多了,然後他才開口道:「讓他們一個個來發誓吧!」

胡艾薇怒道:「你不要太過分,我發誓就行了,難道也要他們都發誓!」

冷昊宇不屑道:「既然出去了,那麼就都有可能將我得到極品靈脈的事情說出去。而我可不想有任何的隱患!」

這話已出,胡初晴和胡初珍頓時站了出來喝道:「冷昊宇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我們怎麼可能將你得到極品靈脈的事情說出去,不要當所有人都想你那樣!」

冷昊宇淡淡的看著胡初晴和胡初珍,然後慢悠悠的道:「在這件事情上沒得商量,無論是誰,只要想出去,那麼就必須發誓。」

當總裁戀愛時(狐狸的夏天) ,但是她們還沒有說話,胡艾薇再次開口道:「你確定要這樣做!」

話說此時的胡艾薇可謂是異常的憤怒。畢竟被人逼著發誓,這種事情在妖獸界的歷史上都少有的,甚至可以說是第一次。

胡艾薇可以預見。如果說狐族被冷昊宇逼著發誓的事情傳出去之後,他們狐族在妖族將在再無立足之地。

但是此時的形式卻讓她們很無奈,因為看冷昊宇的樣子就知道他對於這件事情的執著。

他既然說得出來,那麼肯定就能做到,畢竟不管怎麼說或者怎麼做,這個都掌握在冷昊宇的手上,可以說狐族沒有一點優勢!

半響之後,胡艾薇冰冷的聲音傳出:「你們開始發誓吧!」

這話自然是對胡初晴和胡初珍說的,而胡初晴和胡初珍則是胡艾薇的話之後。恨恨的瞪了冷昊宇一眼,然後發下了相同的誓言。

在他們之後。冷昊宇就開始了收人行動,不對。應該說是收狐狸行動,整個山洞中的七尾狐一個個出現在冷昊宇的面前。

首先是發下誓言之後,才是加入血旗會,沒有任何一個能免掉。

而在邊上看著這一切的胡艾薇等三位,他們的臉色可謂是異常的難看,胡初珍擔憂道:「族長,難道我們就真只能這樣做,然後受制於人不成!」

胡艾薇聲音毫無感情道:「如果可以的話,我肯定不會如此,但是我們有得選擇嗎!」

這是一個讓她們很不願意麵對的問題,因為他們真的沒得選擇,除非他們不想出這個次元,那樣的話自然就不會在冷昊宇的面前低頭。

但是她們不可能不出去,畢竟這不是一兩隻,而是整個狐族,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又怎麼可能選擇在這等死?

其實他們也不想想,如果不是這樣就能送他們出去,那麼等待他們的可就是主僕契約,這樣一來那受制更嚴重!

胡初珍和胡初晴對望一眼,然後在心中對冷昊宇的恨就更多了,但是他們也知道這感覺就沒有其他的辦法可言。

冷昊宇這一次在這個山洞中呆了好多天的時間,畢竟要每一個七尾狐都在他的面前發誓,然後才將他們收進血旗會,這個需要的時間可不短。

至於在八天之後,最後一隻狐狸都成功的發誓,然後成為了血旗會非人類名單中的一員。

在弄完這些之後,冷昊宇找到了胡艾薇道:「現在已經準備好了沒,如果可以的話就送我們出去吧!」

對狐族而言她們一點都不想呆在這個該死的地方,而相信不管是誰都是一樣,畢竟他們已經在這呆了十萬年的時間。

冷昊宇淡淡的開口道:「你似乎還有什麼事情忘了做!」

此話一出,胡艾薇怒道:「你說什麼?」

冷昊宇淡淡的開口道:「你還沒有告訴我怎麼才能得到極品靈脈的承認!」

不錯這其實才是最重要的,畢竟冷昊宇的目的只是為了極品靈脈而已,現在既然不能從狐族的手上直接得到極品靈脈,那麼要得到極品靈脈承認的方法,那也是必不可少吧!

冷昊宇的話說完,胡艾薇吸煙看了他一眼,然後淡淡的開口道:「我們之前就已經說好了,你要送我們一半的人出去之後,我才能告訴你!」

對於這個冷昊宇無奈的聳了聳肩,其實他還真心不想他們都在這,畢竟這沒有什麼用,還有一點就是,只要將他們都送出了這個次元之後,在一定的程度上來說,這些狐族都是他的屬下了。

雖然說只是在幫派名單上面這一點,並不足以限制他們,而且他們也沒有理由說就一定會幫助冷昊宇,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只要冷昊宇有需要,那麼一個護駕召喚就能將他們給召喚到身邊。

而在那個時候他們會不會出手幫自己,這就不是他們說了算的,所以就算他們在心裡上不是冷昊宇的屬下,也不是血旗會的成員,但是這根本就沒有什麼關係,因為冷昊宇完全有能力將他們都當成是自己的屬下來用。

不過既然那話是自己說的,那麼現在將他們一半的人送出去也無所謂,反正這是遲早的事,還有就是,如果不滿意,自己不是還能將他們都給送回來嘛!

所以冷昊宇很乾脆到:「那好吧,我這就送你們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