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哥,你又騙我……哼,我不理你了……”

說着,她便跑了。

林嶽不禁一陣頭大,只不過是推遲一些時間帶她去玩而已,居然就這麼大觸動。

林依然心中,果然沒有什麼事情,比去玩更爲重要了。

林嶽也不知道怎麼去安慰林依然這小丫頭了,不過,林嶽知道,只要自己好好帶她去好好地瘋玩幾天,這丫頭,肯定就會原諒他了,所以,他並沒有害怕,林依然會對他懷恨在心。

林嶽因爲很瞭解林依然的個性,所以,並沒有搭理林依然,所以,他繼續修煉自己的“瞪眼神功”……

江靈看見哭着跑過來的林依然,便拉住了林依然,問道:“依然,是誰欺負你?跟姐說,姐給你報仇去!”

“二哥他不帶我去玩。”林依然說道。

江靈聽到原來是這個原因,差點笑尿,不過,她依舊是一副怒氣衝衝的樣子。

“依然啊,你就別哭了,姐給你報仇去!” 第九十九章 莊園

江靈雖然說了幫助林依然討回一個公道,但是,她並沒有真的去打擾到林嶽,隔着窗戶紙,看到林嶽那似乎發呆似的神情,雖然江靈不知道林嶽那是什麼東西,但是,她隱隱覺得,這是林嶽的一種新奇的修煉方式,再加上她問了一下陪同她來報仇的林依然,知道了之前林嶽的事情,便更加確定了,所以,她果斷不來打擾林嶽。

不過,她答應了給林依然報仇,但是,卻沒有來報,她不免覺得愧對林依然,所以,她就替林嶽帶着林依然好好地玩了一天……

翌日。

林嶽在吸收完紫氣之後,他便是如約,帶着林依然去好好玩了一下,不過,可不是在紫檀鎮內玩,而是去紫檀鎮十里外的一個莊園之中去玩,本來,林嶽想要帶上江靈三女的,但是,她們都拒絕了,理由就是,想讓林嶽兩兄妹好好地相處一下,畢竟,他們可是隔了十多年沒有見面了。

所以,此次莊園之行,只有林嶽兩兄妹。

“二哥,快點啊!快點!我看到了!”林依然看着遠處那滿園春色的莊園,激動地說道。

“好叻。”林嶽說着,便將自己落下的腳步給趕了上去。

看着那美麗的莊園,林嶽也是由心底感到一陣輕鬆。

緩步走入這莊園,一陣清新的花香撲鼻,林嶽不禁陶醉了一下。

“兩位,這是來遊玩度假的嗎?”一個看似富態的胖子恭敬地迎了上來,對着林嶽兩人說道。

“恩,是的。”林嶽點了點頭。

“那兩位,就隨我來吧。”胖子恭敬地說道,然後,領着林嶽二人,朝着莊園內走去。

林嶽帶着林依然,走進了那個屋子之後,隨着胖子轉來轉去,轉來轉去,終於是走到了整個屋子的盡頭。

屋子的盡頭,居然又是一番天地,如果說,剛剛林嶽看到的,是一幅滿園春色圖,那麼,這裏,就簡直是世外桃源了,這裏面,居然別有一番洞天,一片翠綠的草地,幾棵茂盛的大樹,還有一個湖泊,湖泊旁,還有着一棟木質的房子,有山有水,簡直,可以說是比世外桃源還世外桃源。

在這種情景下,林嶽煩躁的心,便是安靜了下來。

“是這樣的,客官,因爲這裏,還暫未全體開放,許多人都未曾聽過這裏,所以,就暫時沒有人來,我想,您們,一定是紫檀鎮三大家族之中的一族的族人吧,你們也不用驚訝,因爲我們,也僅僅跟這三大家通知過,所以,才知道你們肯定是林、郝、錢三家其中的一家族人。您們是小莊的第一對客人,所以,這裏會給您們最大的優惠,您們可以在這裏享受,我就先走了,告退……”

胖子說完,就緩緩走了。

林嶽很驚訝,沒想到,自己和林依然居然是第一批客人。

林嶽也知道,恐怕,這裏這種安靜的環境,也只有第一批來的客人才能夠享受得到吧,所以,他決定,藉助這次短暫的休閒,放輕鬆一下……

林嶽也深深懊悔,沒有堅持帶着江靈三女來,恐怕,自己下一次帶她們來,就只剩下一番熱鬧景象了,現在這種如此安靜的景象,恐怕,很難再出現。

“二哥,這裏,好安靜啊。”林依然似乎沒有感受過如此安靜的環境,說道。

“安靜一點,不也好嗎?遊山玩水,自然是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林嶽笑道。

“可是,我不習慣,我還是習慣熱鬧的場面。”林依然顯然生活在她母親家的時候,便是生活在一個熱鬧的環境當中,自然喜歡熱鬧了,而此刻,卻是如此冷冷清清,不免讓林依然感到有點不適應。

“呵呵,熱鬧慣了,就需要安靜地冷靜一下,這樣,才能夠讓自己處在一種良好的心境當中。”林嶽說道。

他看着那平靜無波的湖面,他的心,也好像被這湖面所感染了,整個人,似乎融合在了這片大自然之中。

這個湖泊,清澈見底,裏面有小魚在互相追逐嬉戲,那平靜的湖面,被輕風一吹,便是吹起了一圈圈的波瀾。

“走吧,哥帶你去爬山。”林嶽看着那邊的那座高山,說道。

“爬山多沒意思啊。”林依然無聊地說道。

“你不懂,你跟我來就知道了。”林嶽說着,便拉着林依然朝着那座高山而去。

林依然在被林嶽死拉硬扯之下,來到了山腳下,她擡起頭來,看着那直衝雲穹的山頂,她吞了一口口水,林嶽剛剛說了,不能靠自身的天元輔助,只能靠自己的雙腿,爬上去,這麼高,她怎麼可能僅靠自己的雙腿,爬上去呢。

“走吧。”林嶽說道,然後,率先朝着山頂進發。“可不要落後於我哦!”

“哼,來就來,怕你啊!”林依然賭氣般的,追上了已經前進了的林嶽……

在爬山的途中,林依然終於是領悟到了爬山的愉快,特別是和林嶽爬山,林嶽時不時還會弄出一點什麼東西來,給林依然弄笑,整座山,留下的,就只剩下林依然那銀鈴般的笑聲。


山頂上。

“啊!”林依然看着遠方的景色,大喊一聲,享受着東風的洗禮,她逐漸感覺,身心都輕鬆了許多,以前在自己母親孃家裏面的那種壓抑感,也是舒放出來了。

她躺在了一塊大石頭上,看着頭頂上距離自己並不遠的白雲,她不知道,這山,到底有多高,林嶽也漸漸覺得奇怪,既然這裏是紫檀鎮十里外,那麼,這裏怎麼會有一座這麼高聳的山峯?

林嶽逐漸覺得,這個地方,是一個小天地。


林嶽的猜測也是對的,這正是小天地。

不過,林嶽也只是想想而已,並沒有進去深究,因爲,這次,他可是來休假的,可不是來想別的事情的。

“怎麼樣!我說的沒錯吧?”林嶽看着天空,大聲地對林依然問道。

“沒有錯!哈哈!”林依然被東風吹得聲音差點發不出來,同樣喊道。

“哈哈。”林嶽站起來,看着這片天地。

“啊!這種居高臨下傲視的感覺,真是太好了!”林嶽大聲喊道。

“好你個妹子!”林依然看着林嶽的樣子,罵道。

“我妹子不就是你嗎?哈哈!”林嶽看着林依然那囧樣,笑道。

“哼!讓你趁機取巧了。”林依然嘟着嘴,說道。

“哈哈。”林嶽笑道,然後,他就被林依然給扔了一塊小石頭,砸在了身上,雖然不痛,但是,林嶽感覺得到,有什麼東西,觸碰了自己一下。

“這是你教我的。”林嶽笑着,將一枚石子扔了過去,砸在了林依然頭上。林依然叫痛了一聲。

然後,林依然抓起一大把石子,朝着林嶽給扔了過去。

林依然的大範圍技能,林嶽的確是閃不開,所以,大部分他都沒有閃過去,直接砸在了身上。

“林依然!你死定了!”林嶽一字一句的說道。

“啊……救命啊~”林依然笑着跑下了山去。

“別跑。”林嶽也衝下了山……

當他們來到山下的時候,天已經是全暗了,林嶽藉着天上的點點星光的光線,才找到了那棟木屋,他便是直接進去,點亮了整個木屋,林嶽這個時候,才感覺到了周圍的東西,不然,像剛纔那種情形,林嶽就如同一個五感全失的盲人一樣,什麼也看不到。

林嶽打開了自己的房間,然後,便是進去了……

而林依然,也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然後重重地關上了門。

林嶽躺在牀上,看着木質的天花板,他覺得,實在有點無聊,他現在,閉上眼睛,也是睡不着,所以,林嶽乾脆坐了起來,他看了看房屋四周,他發現了一副漁具,所以,他決定出去釣一下魚,至少這樣,不會讓林嶽感到無聊。

林嶽剛剛走出來,來到湖泊邊,坐了下來,弄好漁具,剛剛纔扔了魚竿,頓時,水中便是動盪了起來。

譁!

某樣東西出水的聲音。


林嶽看清楚是什麼浮出了水面之後,便是愣了……

一個嘴巴,張得大大的,看着那赤身裸.體地站在湖面上的玉人,鼻子不爭氣地流出了血。

林嶽趕緊扔掉漁具,將流血的鼻子給捂住,然後,轉身就往木屋裏面跑去,砰的一聲,關上了門,林嶽靠在門背,胸口大幅度的起伏,顯然,如同受了什麼驚嚇一樣。

看着林嶽那驚慌失措跑了的樣子,林依然感覺很奇怪,小時候她也是這樣子,也沒覺得有什麼啊,林嶽剛纔的那個樣子,就好像一個害羞的小男孩一樣,難道,長大了,林嶽變靦腆了?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林嶽趕緊擦乾淨自己臉上的鼻血,然後,讓自己的心冷靜下來,他心裏暗示自己,忘記了剛纔看到的、發生的事情,他什麼也沒有看到,什麼也沒有看到……

林嶽自己提醒着自己,胸口卻是上下起伏着,顯然,他還沒有平靜下來,林嶽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穩定了自己的氣息,讓自己,不再那麼緊張。 第一百章 突破!炎陽焚天訣第四層!

林嶽經過莊園的短暫休假之後,便是繼續埋入了修煉的道途之中,這幾天的莊園之行,林嶽可以是說乃是前去偷懶的,既然已經偷懶回來,那麼,就應該以最好的態度,迎接今後的事情,林嶽在瞭解清楚,林家之中,沒有什麼需要自己幫忙的事情之後,便是開始閉關起來,這次閉關,林嶽也不知道需要閉關多長的時間。

這天,才微微泛紅,但是,林嶽卻是能夠看到天邊那淡淡的一道紫氣,紫氣東來,林嶽自然不可能錯過這一縷能夠增添自己體內紫源的體積的紫氣。很快,一道淡淡的紫氣,便是壓縮變成了一點濃厚的紫氣,順着林嶽的鼻孔,進入到自己的體內,然後,緩緩分散在四肢五骸之中,一陣酥鬆之意,讓林嶽的骨頭,一陣**。

這紫氣,在經過了四肢五骸之後,最後,便是融入到林嶽的紫源之中,林嶽漸漸感受得到,自己體內那團紫源,便是因爲這樣,而慢慢擴大了一點點。

林嶽吸收完紫氣之後,平緩好呼氣,胸腔隨着呼吸的呼、吸而上下起伏着,漸漸吐出一口濁氣,林嶽緩緩睜開眼睛,眼裏射出一道紫光,直至遠方,看不到爲止。

林嶽看着身旁放着的一個矮桌子,桌子上,平放着一顆暗紅色的魔核,這顆魔核,便是從那頭名叫謷醜的魔獸的身上取下來的,經過了這麼久,它上面的氣味,即使沒有被消滅完,也是被消去了四之二三。那股氣味,已經不再是林嶽剛剛拿到的時候那股惡臭味了。

這顆謷醜的魔核,顯然比其他魔核大得多了,林嶽知道,自己想要吞服它,恐怕,需要的,不僅是時間,而且,還需要一份毅力,林嶽已經切身感覺過了,那種吞噬魔核的感覺,絕對不是一個正常的人想要一次兩次地吞服的滋味,林嶽能夠堅持吞服下去,已經算是不錯了。

林嶽輕輕拿起這枚魔核,輕輕地拿鼻子嗅了嗅,然後,便是從背後抽出了自己的黑劍,然後,用黑劍的劍尖輕輕地在那枚魔核上面一劃,那顆看起來堅韌過金剛石的魔核給砍下了一點兒,然後,林嶽輕輕地放下那枚大的魔核,然後,輕輕地拿起了那枚小魔核上面,這枚小魔核,因爲是林嶽隨便一劍給砍成的,所以,並沒有什麼工藝可言。

林嶽看着這暗紅的顏色在藍天之中,射出一點暗紅,林嶽體內炎陽焚天訣漸漸運轉起來,林嶽吞了口口水,然後,仰天張嘴,直接將那點魔核給吞下了肚子,林嶽緩緩閉上了雙眼,盤膝坐好,緩緩地,進入修煉狀態。

林嶽透過自己那薄弱的精神力可以看到,那枚小魔核在自己的體內,緩緩流動,漸漸進入炎陽焚天訣的運行軌道之中,然後,便消失在了炎陽焚天訣的運行軌道之內。

林嶽明顯感覺得到,炎陽焚天訣此刻已經來到了第三層的頂峯,只要再來一點外力輔助,那麼,炎陽焚天訣肯定會更上一層樓,達到第四層的位置。

林嶽漸漸地讓那枚小魔核給融進自己的身體之中,然後,他又能夠感受到,自己體內的筋骨,似乎又再次被淬鍊了起來,似乎,又堅韌了許多,這是林嶽從來都沒有想到的。

哪怕這顆小魔核乃是十分細小的一顆小魔核,但是,這顆魔核卻是具備着龐大的能量,作爲與陽神期高手修爲相同的謷醜,從它身上獲取下來的魔核,也就是它整個身體,最重要的一個部分,其中,最多的,就是魔核一顆的能量,其中的能量,幾乎能夠當做是一個珍寶來處理。

一陣不舒服的感覺,從林嶽的喉嚨傳上來,林嶽頓時想要將喉嚨裏面所卡的東西吐出來,林嶽甚至知道,但是,也沒有什麼辦法,所以,他漸漸沒入將一顆魔核給吸收乾淨,然後,取下黑劍,繼續砍了一劍,隨着一顆魔核的掉落,林嶽快速將它給撿了起來,然後,二話不說,便是將它給吞服下去……

林嶽雖然很想要將之吐出來,但是,林嶽還是將此慾望給忍了下來,而是艱難地吞過喉嚨,然後,進入體中,接着,就是林嶽催動炎陽焚天訣進行消化融合了,林嶽漸漸感覺,一股暗紅的水流,在自己的體內,漸漸活躍,整個身體,都非常地燥熱,林嶽知道,恐怕,自己吸收了的那些魔核,也是終於有了一點回報了,林嶽感到了暗紅水流的出現,並沒有鬆懈,而是全力以赴地進行修煉起來,頓時,整個場地的天地元氣漸漸豐沛起來。

而林嶽,卻如同一個大漏斗一樣,將這些活躍的天地元氣給吸收進去,直接進入了林嶽的身體,這和之前是由林嶽身體的經脈所轉化的天地元氣有着本質上的不同。

林嶽的皮膚,似乎張開了一個緊接着一個的大洞,無止境地吸取着外面的天地元氣,林嶽額頭上,漸漸滲出了一點點汗水,顯然,他現在也並非處在一個非常好的環境當中。

林嶽咬着牙,身子搖搖晃晃,但是,卻還是堅持着,林嶽的雙手,已經滿是鮮血,這些都是他自己抓的,指甲嵌入手肉裏面之後,流出來了殷紅的鮮血。

林嶽嘴角,漸漸地溢出了一點點鮮血,顯然,林嶽此刻處在一個極不好的情況下,要是現在要是有些人上去打擾的話,恐怕,林嶽醒來後,第一個殺的,就是打擾了他的人。

林嶽的呼吸漸漸平緩起來,可是,這種狀況還沒有持續多久,整個人便是再次顫抖了起來,林嶽差點摔倒,他定了定身子,哪怕他的身子還在顫抖,他依舊沒有睜開雙眼,依舊保持着修煉的時候的樣子,似乎,林嶽已經決定要一舉突破了!

因爲林嶽他本來就處在聚氣末期的修爲,而且,還有所提升,如今,謷醜的魔核的能量的參入,已經讓林嶽體內的那股並非多平穩的能量,蠢蠢欲動起來,肌膚上的毛孔,都如同飢餓的嬰兒一般,將周圍的天地元氣給吃了下去,以給自己填飽肚子。

林嶽體內的炎陽焚天訣,此刻,已經是開始緩慢地晉級了,林嶽此刻,已經無心去顧慮這邊了,這邊,只要自己穩住了,就一點事情都沒有,但是,在另一邊,林嶽也必須要鎮好,不然,林嶽這次閉關,恐怕,也便是他最後一次的閉關了……

林嶽趕緊分出一份心神,去壓制體內暴動的天元,因爲這次天元暴動比較龐大,要不是有着紫源在一旁協助,恐怕。想要好好地控制這團暴動的天元,恐怕,還需要一段較長的時間。

林嶽感覺到自己體內的變化,牙一咬,乾脆來了一個大沖擊,林嶽毫不拘束地開始吸收周圍的天地元氣,漸漸形成的漩渦,也是能夠將人們給吸飛,林嶽將體內的擴容給大大的擴大了一些,以至後面源源不斷涌進來的天地元氣有了足夠的容納空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