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接下長刀幫的五名帝級高手,快速的打鬥在一起。

刀無形看著手下的帝級高手被堵,大喝道:「都這個時候了還不出手,難道你們想背信棄義嗎?」

大地突然開始顫抖,一聲聲猛烈的撞擊聲,突然沖樹林中傳出。雖然沒有看到具體是什麼東西,但是巨大的動靜,就讓人知道,此物定然龐大無比。 隨著一陣陣轟鳴,無數的獸吼突然開始在森林的四周響起。眾人彷彿感覺進入了魔獸之都,一雙雙兇狠的眼睛如無數的鬼火,在他們的周邊閃爍。

突然出現的魔獸大軍,讓長刀幫的幫眾信心大增,一個個發起了兇猛的反擊。

此時,本該驚慌失措的魔城武者,臉色一如既往的平靜,他們只是不停的揮舞著手中的兵器,對著周邊的魔獸大軍視若未見。

刀無形大笑道:「狄一刀,這次就算殺不死你,我也要將你的帶來的人全部消滅。我看你以後拿什麼和惡鬼斗。」

狄一刀沒有說話,而是靜靜的看著樹林里,身軀龐大的黃金巨龍。

他冷冷道:「如此嗜睡的你們,也要征戰混亂大陸嗎?」

黃金巨龍笑道:「暗黑精靈和惡鬼都出來了,我們魔獸又怎麼能夠不動。難道非要等到他們佔據了混亂大陸,我們才反抗嗎?」

狄一刀道:「可是你們現在對付的好像並不是暗黑精靈和惡鬼,而是我。」

黃金巨龍笑道:「是的,在我的眼中。你要比他們可怕的多。因此唯有先消滅了你,我才會率領大軍,和他們開戰。」

狄一刀點頭道:「說的不錯。可是你拿什麼來消滅我,難道就憑這些蝦兵蟹將嗎?」

黃金巨龍氣道:「你認為不夠嗎,可是我認為足夠了。給我殺死他們!」

無數的魔獸飛快的撲出,魔法和利爪鋪天蓋地而來。就連長刀幫的人也被籠罩其中。

刀無形大喝道:「混蛋,你怎麼連我的人也殺!」

黃金巨龍冷聲道:「我可以分清誰是你的人,但是你們在他們眼中可都是一樣的。」黃金巨龍伸出巨爪,指了指無數的魔獸。

隨著魔獸的加入,戰局更加的混亂了。一會要對方跟前的敵人,一會要攻擊一旁的魔獸。瞬間兩方都出現了大量的傷亡。

就在這時,一頭雪白的獨角獸飛快的闖進了樹林,全慧心大叫道:「刀哥,惡鬼攻城了。」


狄一刀冷聲道:「如果我沒有聽到你剛才的話,我還以為你們和惡鬼已經勾結到了一起呢。」

黃金巨龍冷聲道:「我們強大的魔獸還會和他們聯手,他們遲早也會被我們消滅的。」

狄一刀大聲道:「全部撤離!」

魔城的武者,飛快的交替掩護,朝著樹林外奔跑。雖然有著不少傷亡,但是長刀幫的傷亡卻更加的慘重。

大規模的戰鬥並不是個人實力的戰鬥,它需要的是配合。有過幾次大戰經驗的魔城武者,在這方面無疑佔據了絕大的優勢。

雖然死了近兩百人,但是它們撤離依舊章法有序。看著魔城武者撤離,刀無形大喝道:「上,給我纏住他們!」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從五名帝級高手的戰團略過。隨後兩聲慘叫聲劃過長空。

四號一直隱匿到現在,終於出手了,一擊必殺,將五名帝級高手,瞬間重創了兩人。受傷的兩名帝級高手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死在孟道源和和尚春的手中。 狄一刀冷聲道:「武者全部撤離,十將掩護。」

全慧忠、朱無戲和路維迦,飛快的拋下對手和孟道源、和尚春一起,組成了一個巨大的防線。

五人加上屋頭魔獸,長刀幫的人再難前進一步。弱小的魔獸看著大地熊等魔獸,忍不住駐足。強大的魔獸,孟道源對著就是一拳。

隨著魔城武者潮水般的退去,狄一刀對著覃煙柔道:「你們先走,我會在你們之前到達魔城的。」

眾人都知道狄一刀有著羽皇,飛快的朝後退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狄一刀身邊的林中燕突然幽怨的看了覃煙柔一眼,飛快的向刀無形撲去。

早在狄一刀為了覃煙柔甘願挨刀的時候,林中燕的心中就充滿了嫉妒。

董事會秘書 。她也想要這樣一個機會,看看狄一刀是否會為了她,同樣願意犧牲。

當狄一刀命令撤退,她知道機會稍縱即逝,於是他將目標放到了刀無形,這個沒有給她機會的人身上。

此刻的她變得瘋狂,在她而言,狄一刀願意為她犧牲,那麼她的仇也就報了,死後也可以和他在一起了。並且還沒有人和她爭搶。

如果狄一刀不願為她犧牲,那麼她死了也就罷了。她實在不想再這麼煎熬下去。她已經感到仇恨在她的心中逐漸變淡。

看到林中燕撲出,狄一刀臉色一變。對著覃煙柔道:「你先走!」

覃煙柔雖然心中不忿,但是她也知道此刻不是耍性子的時候。飛快的跟著魔城的武者離開了樹林。

林中燕實力低微,在刀無形的跟前,有可以說根本就沒有實力。她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摸出一柄短劍,飛快的刺了出去。

刀無形本就因為計劃失敗而氣憤,又看著長刀幫的幫眾死傷無數,更是一肚子怒火。現在看著林中燕這個弱小的女子也不將放在眼中,長刀兇猛的朝著林中燕狠狠的劈了過去。

狄一刀飛快的撲出,眼看就要攔下刀無形。這時一根巨大的金色長矛突然出現在他的眼中。跟著就是黃金巨龍那得意的冷笑。

狄一刀並不是不敢和黃金長矛硬拼,但是此時他最主要的是救人。他閃過黃金長矛,再次撲向了刀無形。

可是有了黃金長矛的阻擋,已經讓狄一刀失去了最後的機會。無奈之下的狄一刀,只能抬起手臂格擋刀無形的長刀。

長刀被擋下,狄一刀沒有來得及運轉《魔欲九轉》的手臂,瞬間出現了一道深深的血槽。

他抱著林中燕飛快的滾到一邊,一腳踢出,將刀無形給震得後退。

有過喘息之機的狄一刀,抱著林中燕飛快的退後。緊張的看著懷裡的林中燕。

只見林中燕面色蒼白,嘴角殘留著鮮血。臉上卻帶著一絲解脫的笑意。

狄一刀雖然擋下了刀無形的長刀,但是長刀凌厲的殺氣早就進入了林中燕的體內。對於實力弱小的林中燕,長刀上的殺氣和實體已經沒有多大區別了。 凌厲的殺氣早就損壞了林中燕的五臟六腑,眼見就要活不成了。

狄一刀輕柔道:「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還要殺我呢,怎麼能夠去死?」

林中燕艱難的伸出縴手,輕輕的撫摸著狄一刀的臉龐。笑道:「我怕我到時會狠不下心,我怕我會真的愛上你。現在好了,我死了,就不用再想著報仇了,就可以愛你了。」

狄一刀悲戚道:「你都死了,還談這些有什麼用。」

林中燕笑道:「其實我早就想死了,只不過在死之前,還想知道你的心裡有沒有我。現在我知道了,我很高興。」

狄一刀低聲道:「你怎麼這麼傻,你想知道可以問我啊,為什麼非要死!」

林中燕笑道:「我知道你不會說謊,但是只有這樣,才能讓我覺得真實。如果有來世,我想好好的做你的妻子。」

看著林中燕逐漸閉上的雙眼,狄一刀猛烈的搖晃著林中燕,叫道:「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林中燕看著狄一刀眼中閃過的波紋,笑道:「能夠讓你心痛,我也算。。。。。。是。。。。。。報。。。。。。了。。。。。。仇。。。。。。」

狄一刀感覺臉上的手臂猛然落下,突然大喝道:「燕子。。。。。。」

嘶聲的吼叫,穿過蒼穹,彷彿要撕裂長空般,讓長刀幫和周邊的魔獸都停住了動作,一個個震驚的看著他。

之前不知道感情為何物的狄一刀,根本就不知道林中燕所說的仇恨是什麼。他所作的不過是因為有人冒犯了他皇者的威嚴。


而現在他終於知道了什麼是感情。那是他無法用語言描述的感覺。他只覺的自己的心好痛,好痛。伴著這股疼痛的,還有一股恨意。


強大的恨意,讓他的雙眼再次變得血紅。他緩緩的將林中燕放在地上,對著全慧心道:「將小白留下,你先回去。」

冰冷的話語,有種讓人難以抗拒的威勢。全慧心拍了拍獨角獸,柔聲道:「小白,過去吧。刀哥會讓你長大的。」

獨角獸是聖潔的,它感到狄一刀身上的恨意和冰冷的殺意,不住的在全慧心身上磨蹭。

狄一刀兩眼盯著獨角獸,冰冷道:「過來,要不就死!」

強大的皇者威壓,和巨大的殺意,讓獨角獸低下了它高傲的頭顱。緩緩的走到狄一刀的身邊。

狄一刀冷冷的看著刀無形和黃金巨龍道:「這次你們真的惹怒我了,下面就讓你們看看惹怒我,會有著什麼樣的下場。」

狄一刀騎著獨角獸,飛快的穿越在長刀幫和魔獸之間。

獨角獸本就以速度見長,在狄一刀的威壓下,疾如閃電般的奔跑,就像是一道光影,唯有餘光閃爍,絲毫不知道具體的位置。

紅黑色的手刀,帶著近尺的青光,不斷的劃過長刀幫幫眾和魔獸的身體。

鮮血如血雨般落下,殘肢飛灑一地。而落下的殘肢,早就變成了乾癟的肢體。猶如一根根枯枝,散落在樹林中。

為了讓小白長大,狄一刀將《兵皇決》的噬血技能瘋狂的運轉。除了灑落和飛濺的鮮血,所有的鮮血都變成了小白成長的養料。 快速動作,讓許多魔獸和長刀幫的幫眾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變成了乾癟的屍體。

沒有血腥,沒有慘叫,有著只是一陣陣陰風吹過,和那閃爍不定的白色光影。

此刻,狄一刀彷彿真的變成了魔頭。他的眼裡已經沒有了絲毫的生氣,周身除了紅色和青色的光芒,只有濃郁的黑色。


白色的光影上,一口巨大的黑色球體,不停的收割著周邊魔獸和長刀幫幫眾的性命。

詭異的場景和冷冷的陰風,讓所有在場之人,毛骨悚然,心臟收縮。

片刻之間,死在狄一刀手中的長刀幫幫眾就有兩百之多,而魔獸更是不計其數。

刀無形膽怯的看了狄一刀一眼,飛快的朝著樹林外奔去。隨著刀無形的動作,剩餘的長刀幫的幫眾,猶如被驚嚇的老鼠,四處逃竄。

黃金巨龍怒吼一聲,大口一張,一根金色的巨矛飛快的朝狄一刀飛去。緊跟著就是一隻巨大的腳掌踢出。

狄一刀再也不會閃避,他一掌劈開金色巨矛,一拳轟擊在黃金巨龍的腳掌上。

轟然的巨響中,狄一刀的身形飛快的向後退去。同時在他飛退路線上的魔獸,和來不及逃走的長刀幫的幫眾,再次無聲的死在了他的手刀之下。

黃金巨龍也沒有想到狄一刀變得如此厲害,身形一個趔趄,忍不住的向後退了四五步。龐大的身體,撞斷了無數的樹枝。落葉隨著林風四處紛飛,像是一片綠色的雨。

噬血技能帶來的強大功效,讓小白渾身紅光流轉。額頭上的獨角,以可見的速度增長著。

突然間,小白髮出一聲嘶吼。一道道電光從它的額頭電射而出,猶如一張巨大的電網,向四處擴散。

電光所過之處,樹木被劈開,猛獸被電死。無數的魔獸再也不敢攻擊,飛快的向四周逃匿。

黃金巨龍雖然咆哮不止,奈何魔獸的威壓又怎能和天威相比。在魔獸的眼中,灰濛濛的天空,閃爍的電光,就是上天的怒吼。

雖然狄一刀和小白不能交流,但是看著小白的表現,他也知道小白成年了。

狄一刀對著剩下的黃金巨龍,冷聲道:「就讓你再嘗嘗老子的一刀殺!」

狄一刀猛然從小白身上躍起,雙手合十前伸,像是一把鋒利的長刀,急速旋轉著,朝黃金巨龍飛去。

凌厲的殺氣和銳利的鋒芒,讓無數樹枝掉落,樹葉也被切割的支離破碎。

黃金巨龍感受到此招的威力,大步挪開,想要避開狄一刀的攻擊。

可是龐大的身體,在這時卻成為了巨大的累贅。狄一刀飛快的攻擊在黃金巨龍的腰間。

一陣刺耳的摩擦聲傳出,彷彿要撕裂所有生物的耳膜。紅黑色,伴著絲絲青光的手刀下,金色的光點,宛如流星般的朝樹林中飛落。

黃金巨龍眼見身上的鱗片不斷的掉落,身上的劇痛,讓它一爪拍向了狄一刀。

此刻的狄一刀已經變得瘋狂。他飛快的運轉《魔欲九轉》,將手刀的威力再次提升。 這時,黃金巨龍的巨爪已經拍擊在了狄一刀的身上。巨大的轟鳴聲中,黃金巨龍發出巨大的慘叫。

狄一刀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鑽頭,努力在黃金巨龍的身上開鑿。而這時黃金巨龍巨爪的猛烈拍擊,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鐵鎚,狠狠的將狄一刀的手刀給深深的打進了他的身體。

洶湧的血液全部噴洒在狄一刀的身上。狄一刀再次運轉《兵皇決》的噬血技能,將黃金巨龍的血液無情的吞噬。


黃金巨龍的血液實在太多,即使狄一刀全速運轉《兵皇決》,也不過吞噬了一小半。

巨大的痛楚和血液快速的流逝,讓黃金巨龍頓時醒悟過來。它用巨爪抓住狄一刀,用力的將他給拔了出來,再狠狠地摔了出去。

可是就是這番動作,已經讓它變得無比的虛弱。它大吼一聲,就向森林深處逃竄。

如果是平時,狄一刀肯定會殺了黃金巨龍。但是此刻,魔城危在旦夕。他不能將那麼多人的性命不顧。況且那裡還有他的女人。

林中燕的死亡,已經讓他體會到失去的痛苦。他再也不想有第二次。

狄一刀抱著林中燕的屍體,騎著小白,飛快的向魔城奔去。

小白成年之後,速度有了巨大的提升。風馳電掣般的消失在森林中。

如果之前小白趕到魔城需要一個時辰,那麼現在肯定用不到半個時辰。白光帶著黑影,突然出現在魔城。

魔城死寂般的沉靜,除了不時有著驚悚的惡鬼聲音,好似一座死城,沒有一個人影。

狄一刀一拍小白的脖子,小白猛然長嘶。前蹄躍起,奔到了城牆之上。

藍色的獨角,瞬間閃亮。像是一顆明珠點亮了魔城。隨著明珠的光芒,「噼啪」的電流密密麻麻的向魔城落去。就像是水中的漣漪,一道道向四周蔓延。

無數的慘叫,瞬間響起。那尖銳的叫聲,帶著陰冷的顫抖。讓人毫毛乍起,毛骨悚然。

而就在這時,小白猛然的向城中跑去,隨著它的移動,無數的電流飛竄。

或許是感覺到了小白的到來,全慧心突然從一面牆壁后跑出,幸喜的抱著小白。

與此同時,一聲嬌呵道:「城主回來了,讓這些惡鬼知道我們魔城的厲害。給我放!」

大片大片的火雲像是一道天網,將被電得惡鬼全部攔下。炙熱的火焰中,灰色煙霧狀的惡鬼,除了慘叫,再也反抗不了。

原來,在狄一刀走後不久,惡鬼就襲擊了魔城。

他們在十名鬼王的帶領下,對魔城發起瘋狂的攻擊。十名鬼王相當於帝級高手,他們的闖入,讓魔城的城牆防守如同虛設。

為了保存實力,忻百惠果斷的下達了放棄魔城的命令。所有的城民和大軍,都躲進了早就構築好的密室之中。

雖然十名鬼王有著帝級高手的實力,但是想要打開防禦強悍的密室,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而那時,全慧心已經趕往了北方森林。惡鬼面對著一座空城,只能發出咆哮。 十名鬼王破開密室的第一層防禦的時候,忻百惠已經退到了第二層密室。

早在忻百惠建立密室的時候,就已經算計過來往北方森林的時間。因此當十名鬼王攻破第二層防禦的時候,小白已經發出了攻擊。

巨大的電流,即使十名鬼王,也不得不避其鋒芒。也正是他們的閃避,讓范世游帶領的土系魔法師再次建立了防禦。

知道狄一刀已經回來,忻百惠果斷的發起了攻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