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楠,你別這樣,這個人實在不適合你,和他分開對你來說是件好事!”江君張口勸道。雖然他自己都不知道心裏面對待亞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情結,但是一起交往了幾年的時間,所經歷的快樂幸福,也絕對不佔少數,即使亞楠最後離開自己了,江君也是希望她能找到一個好人家,而不是趙光這樣的二世祖。

“江君,我不需要你的同情,當初我離開你是我的不對,但是要再次給我一個機會,我還是會選擇離開你,我需要錢,我不想和你過着緊巴巴的生活。我知道我拜金,而你現在也已經找到了幸福,我沒資格去和你說這些話,但是,我的事情,也同樣不需要你在一旁指指點點!”亞楠的聲音已經有些沙啞。

“站在江君的角度來看你,你不是一個好女人,但是,站在一個女人的角度,你絕對是一個敢作敢當的女人,我心底不討厭你。”一直冷眼旁觀的路小茹,終於說話了。

亞楠深深的看了江君一眼,然後又看了看路小茹和白雪,鄭重的對江君說道:“我應該恭喜你,找到這麼兩位如此漂亮的女朋友,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認清你自己,不要以爲有兩個女人你的鼻子就飛上天了。”

江君苦笑,他心底並沒有想要嘲笑王亞楠的想法,他永遠也忘不了,在下雨的某天半夜,自己高燒不退,是王亞楠硬把江君背到了醫院。他也不能忘記,拿張整日與他說笑,傳紙條,寫情書的小臉。


滄海桑田,物是人非,江君不再是以前的那個傻小子了,而王亞楠也不是以前的那個單純的姑娘了。

看着亞楠漸漸離去的背影,有些蕭索,有些頹廢,江君心底忽然很不是滋味。 “還沒看夠?”路小茹伸出五指,在江君面前晃了晃,

“那還有個看夠?男人不都是花心大蘿蔔麼?吃着嘴裏的,看着鍋裏的。”白雪陰陽怪氣的說道。

江君不想和這兩個女人繼續廢話下去,剛剛所發生的事情他需要好好的調整一下,在沒有路小茹之前,王亞楠幾乎就是江君的全部了。

即使在江君心底對亞楠也談不上恨的地步。只是心底還是有那麼一道坎,他永遠也忘不了王亞楠對自己說出“我們分手吧”這句話。就像對待路小茹一樣,這世界上總有這麼一種人,如果不愛,就會冰凍內心,一旦融化,那炙熱的愛意絕對能焚燒他心愛的那個女人。

“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我說我對亞楠沒有什麼想法,你們信嗎?”江君擡頭。

“如果我對你說,我看到母豬上樹了,你會信嗎?”路小茹反問,直接把江君噎的夠嗆。

白雪很是時候的鑽到了江君的身邊,然後揚起手中的小袋子,在江君眼前晃了晃:“新買的內衣哦,想看嗎?晚上回家穿給你看!”

“白雪,你不要臉。。。”

“哈哈哈哈。。。”

看着打鬧的兩個女人,江君心底的陰霾也揮去了不少,如果要是沒有亞楠,自己還會認識路小茹嗎?如果自己要是有錢的話,還會接觸到白雪嗎?如果的事情太多了,所有的事情解決完畢後,有心人都會總結出一條經驗,人生,沒有如果。

回到家裏,江君直接就鑽進了臥室,不是他害怕白雪真的穿着新買的內衣在他面前晃悠,而是他不想聽到兩個女人拌嘴。而且白雪是什麼樣的人,江君也清楚,嘴上大大咧咧的,什麼事情都不是事情,但骨子裏保守的她,卻也被江君瞭解的很深。

是夜,白雪和路小茹打鬧一番之後,便回到屋子裏睡覺了。江君躺在牀上無聊的發着呆,不是他不想睡,而是他睡不着,從回到家裏,亞楠臨走時候的那種如死灰一般的眼神已經深深的刻在了江君的腦子裏。

“叮咚。。”江君的手機忽然震動了一下,鈴聲是山寨機的專利,模仿門鈴設置的聲音。

江君拿出電話看了一眼,是個陌生的號碼,信息中只有一句話 “你的兩個女朋友真漂亮!”

不用想,能在這個時候給自己發短信的人,就只有傍晚時分見面的王亞楠了。

“誇你的那個人是我的女朋友,踹趙光的那個女人不是。”江君簡潔的回覆。

“呵呵,方便出來一趟嗎?我在老地方等你。”

江君心裏明白,亞楠所說的老地方是個什麼地方,是他以前學校附近的一家咖啡店,店老闆很拼命,24小時打理着這家咖啡店,就連睡覺也是在店裏面睡的。

上學的時候,亞楠曾經帶着江君來過很多次。

“等我20分鐘。”江君回覆了一句後,直接就起身穿起衣服來。

房間門外的燈是關着的,由於害怕驚醒兩個姑奶奶,江君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輕輕的推開了房門,然後大氣都不敢喘的跑了出去。

他沒有看到的是,在他把房門關上之後,路小茹的那件屋子的房間門,被打開了一條縫隙,露出了兩個小腦袋。

“我說什麼來着?江君晚上絕對會揹着我們兩個出去約會的。”白雪一臉驕傲的對路小茹說道,彷彿自己很瞭解江君一般。

“哼,那可不一定,萬一他晚上出去買菸了呢?不要太早下定論。”路小茹沉吟了一下,然後細細的分析了起來。

“跟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嗎?”白雪扔下這句話,直接就打開了房門,連衣服兜不知道什麼時候換好了。

當江君來到咖啡廳之後,一眼便看到了坐在角落裏的亞楠了。那個位置是他們以前經常坐的地方。王亞楠正無聊的往窗戶上喝着哈氣,並在玻璃上畫着一張張笑臉。

“這麼晚了,找我出來有什麼事?”江君一屁股就坐在了亞楠的對面。


亞楠停下了“摧殘”玻璃的動作,整理了一下額頭有些凌亂的髮絲,每一個動作都充滿了成熟女性的韻味,這種感覺,是江君在白雪和路小茹兩個人身上體會不到的。


“時間過的好快啊,一轉眼咱們兩個都已經是大人了。”亞楠拿起勺子,攪動着早就已經要好的咖啡。

江君看了擺在自己面前的咖啡,並沒喝,而是靜靜的等着亞楠的下文。

“你恨我嗎?”亞楠忽然問道。

江君搖頭:“不恨,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我沒權利去決定他人的想法,但是我會支持別人的想法。”

“也對,你現在都有這麼漂亮的女朋友了,自然不會記恨我這個在你最困難時棄你而去的女人了。”亞楠自嘲的笑了笑。

“你和趙光怎麼樣了?”江君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繼續糾纏,他很清楚自己現在的狀況,白雪和路小茹的事情還沒解決完呢,又哪裏去理會那些。

亞楠喝了一口咖啡,原本臉上厚厚的濃妝也被洗了下去,露出了原本清純可愛的面龐。

“我和他之間沒有以後了,是我太高估了我自己,原以爲能傍上一個富二代,並且把這個富二代留在自己的身邊,卻沒想到最後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那個人心術不正,跟了他你以後不會幸福!”江君想起了趙光那張陰險狡詐的臉。心裏有些噁心。

“哦?那按你說,什麼樣的纔算心術正的?我和趙光純屬是利益的關係而已,只不過到最後我認真了。呵呵,也不知道是誰曾經說過這麼一句話,我覺得很不錯。”


江君閉口,沒有說話。

亞楠咬着嘴脣說道:“認真你就輸了,這句話我心底一直都很是認可的。”

江君悶頭喝了一口咖啡。

”你還記得嗎?我第一次帶你來這家咖啡店的時候。”

“記得。”

“哈哈,那個時候,你還沒有來過這種“高檔”的地方呢,我還記得你第一次喝咖啡的場景,喝第一口就噴了出去,讓我足足笑了一個星期。”

“還有上課的時候,你給我扔小紙條,被老師抓到了。還有。。。。。”

亞楠就這麼自顧自的說着,江君時不時的補充兩句,兩個人都紛紛陷入了回憶當中。 江君就這麼靜靜的聽着,亞楠的話已經讓他陷入了回憶當中,期間,他沒有說話一句話,在這個時候,說打斷她對江君來說就是一種不尊重。


亞楠終於停下了,桌子上的咖啡也已經涼了。她低着腦袋,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江君並不介意咖啡的冷暖,對於他來說,只要能喝就行,畢竟浪費是可恥的。

“你說,如果當初我沒有離開你,現在會是什麼樣子的?”亞楠低聲道。

江君沉默,他不知道怎麼去回答這個問題,畢竟事情已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了,或許當初亞楠要是真的和自己在一起的話,自己依然還是個平凡的修理工吧,江君能走到現在,很大的動力都是亞楠賦予的。

“現在很好就行了,以前的畫面再美,畢竟都已經過去了,我不恨你,也不想去考慮那些,我就想和你說一句話。”江君緩緩的說道。

亞楠擡起頭,認真的看着江君。

“貧富是與生俱來的,但改變貧窮命運的權力卻是自己的,靠天靠地,依靠誰都不如靠自己。只要自己擁有的,纔是真正屬於你的。”

亞楠強笑了一下,臉色有些難看:“我不知道你現在是什麼樣子,工作是怎麼樣?也不知道你現在是有錢沒錢,但是我還是想對你說一句,那兩個姑娘,和你不是一個世界的,她們的言談舉止,穿着打扮,根本就不是我們這個層次的,你要是想和她們在一起,恐怕是不太可能的。”

江君嘆了一口氣,亞楠話裏的意思他也清楚,他自己也是想了許久。但是人活在這個世界上,不就是在於一個“拼”字嗎?不管以後他和路小茹怎麼樣,他都不會放棄,即使遍體鱗傷,也會追尋到一個他想要的結果。

“我和你不一樣,我喜歡的東西,或者是人,我都會不顧一切的追回來,而你想要的,你會不顧一切的,買回來,這就是我們的區別。”

亞楠的手輕輕顫抖了一下,臉色有些蒼白:“呵呵,我的確是下賤了一些,我很後悔當初的決定。”

咖啡店外面,兩個身材高挑的美女,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要了兩杯咖啡之後,便靠在江君隔壁的位置上。

亞楠眼角撇到了兩個身影,眼神裏閃過一絲驚訝,然後便目光便淡然下來。

“你怎麼了?”江君發現亞楠的不對。

亞楠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吸了一口氣問道:“我想和你複合,可以嗎?”

這一句話就好像怒雷一般,直接轟進了江君的腦海,他怎麼也不會想到亞楠會對他說出這樣的話。

江君隔壁的白雪和路小茹,也變得緊張了起來,身子一顫,豎起耳朵聽着身後的聲音。

“我沒車,沒房!”江君從嘴裏吐出了這五個字。

亞楠笑了,但江君隔壁的白雪和路小茹卻是笑不出來了,兩顆心已經高高的吊起。但是江君的下一句傳出後,兩人的心,又重新落了下來。

“根本就配不上你。而且我們都分開這麼久了,不管是從友情,還是愛情,都淡化了許多。”

亞楠笑了,緩緩的彎腰向江君的方向湊了湊,透過V字領,江君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裏面雪白的一片。

江君的呼吸聲不自然的急促了幾分,強忍着把目光移開。

亞楠嘴角噙起了一抹笑意,然後起身坐在了江君的身邊,用胳膊挽住了江君。腦袋已經湊到了江君的耳邊,吐氣如蘭的問道:“那如果我要當你的情人呢?她們兩個是你的女人,我做你的情人,只想和你在一起,你看怎麼樣?”

此時的白雪和路小茹已經瀕臨崩潰了,心裏快要恨死亞楠了,但是兩個人都心神意會的想要知道江君給出的答案,互相拉着對方,強忍着不叫自己生氣。

江君忽然笑了:“你把我叫過來,就是爲了要說這些?”

“呵呵,不要急着拒絕,我知道我身子髒,入不了你的法眼,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接受我,我想把以前沒有給你的東西交給你。”亞楠繼續說道,眼角劃過了一絲媚意。

江君把亞楠的 手臂從自己身上拉開,然後站起身子做到了亞楠原來的位置上:“我真是看錯你了,我原本以爲你會改過自新的,卻沒想到你還是這個樣子,你知道你現在的樣子是多麼的可悲嗎?難道你就離不開靠着男人活的命運嗎?”江君質問着亞楠。

“我有女朋友了,而且很愛她,即使是當初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也沒有做出對不起你的事情,更何況是現在。”

白雪和路小茹兩個人互相緊抓着對方的雙手,在聽到這一句後,也緩緩的鬆開了來。對白雪而言,她就是一個追求者,只要江君沒有觸及到原則性的問題,那麼她就不會放棄江君。而路小茹卻實實在在的是江君的女朋友,在心底,更多的是想考驗一下江君。

亞楠笑了,笑容就像綻開的花朵一樣漂亮、

“你真是一個好男人,如果你的那位女朋友聽到的話,一定會很開心的。”亞楠目光停留在江君背後一眼,加重了語氣。

江君沒有明白是怎麼回事,怎麼着亞楠倒是一副很開心的樣子,明明是被自己拒絕了!

“好了,我要離開了,這個城市已經不屬於我了,我想要重新選擇一個陌生的城市,找一個對我好的男人就嫁了。你自己也要幸福啊。”亞楠對着江君再次笑了一下,然後拎起椅子上的包起身離開。

路小茹和白雪聽到後連忙就坐正了身子,一副我只是過來喝咖啡的樣子。

待王亞楠路過她們兩個人身邊時候,輕輕的扔下了這麼一句話:“好好對他”

兩個女人頓時身子一震,心裏充滿了愧疚,聰明的她們,哪裏是不知道亞楠是幫助她們考驗江君呢,唯一可惜的就是沒有親自對亞楠說上一聲“謝謝”。

江君依然愣在了原地,心裏反覆想着亞楠對自己說過的話,當亞楠說要做自己情人時候,自己要是心裏沒有點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所有的男人對女人都有慾望,江君也不例外,唯一不同的就是有些人能很好的剋制住自己的慾望,而有些人,卻是不能。 江君離開時,滿懷心事的他,並沒有注意到路小茹和白雪兩人,不管亞楠約他來這裏,到底是出於什麼目的,那都不重要了,自己現在也已經有了一份穩定的工作,而且也有一位美麗的女朋友,還有什麼不知足呢?亞楠對自己來說,也只不過是一位見面頗多的過客而已。

當江君回到家裏面的時候,路小茹和白雪已經坐在家裏了,這兩個姑娘害怕江君回來發現她們不在家,幾乎是油門踩到底回來的。和江君回來的時間也僅僅相差了幾分鐘而已。

“你們還沒有睡啊。”江君推開屋子看到還在洗漱的兩個人打了個招呼。

“嗯!”

路小茹點頭十分的乖巧,而白雪也是臉色溫柔的朝着江君點了點頭。

也不知道是因爲什麼?總之江君在和亞楠見面之後,心裏面總是壓抑着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江君從箱子裏面拿出了一罐啤酒,拉開拉環直接就喝了一大口。

“你去哪裏了啊”白雪看着喝酒的江君。

“嗯?”江君先是愣了一下,然後道:“沒什麼事情,就是出去見了一個朋友。傍晚時候你們見過的那個王亞楠”

這種事情並沒有什麼需要掩飾的,江君也懶得撒謊,自己並沒有做出什麼虧心事。

“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