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說,打開一扇關閉的門需要勇氣,,因為無知總會造成恐懼,而打開這扇門,絕對需要更多的勇氣,

咔噠,我把門打開了一條縫………..沒有【那個】湧進來,很好,

很好,我鬆了一大口氣,然後徹底的打開了門,

我真的不想描述我的所見,為了你們好,嗯,為了你們好,

總而言之,我發現了那些正在破壞防護陣的蛀蟲們,,寄生生物,他們用帶著粘液的身體十分詭異的趴在空中,也就是那透明的防護罩上,本來防護法陣是有電擊與其接觸的敵意生物這樣的功能的,但是非常非常消耗能量,為了節省能源,我們只好關閉了,

那我就來手動清理吧,

抽出了左輪,,大劍,,我可不想把大劍伸出去然後弄髒,,輕輕的瞄準之後開了一槍,砰,然而,這時候船身的一次急轉彎卻讓我的子彈偏到了幾乎另一個方向,子彈嵌進了甲板里,該死的,我在站穩之後又立刻開了一槍,這一次倒是打中了一隻,但是接下來的一槍還是因為我的技術不好偏差了…呃,接下來的兩槍,

還剩一發子彈,我咬了咬牙,如果這次我再次失誤的話,為了正義左輪那自動補充子彈的特殊能力也沒用了,因為為了自動補充子彈我得先殺死或擊傷一個邪惡生物才行……啊,

我高高的舉起了槍,,雖然我不能百分之百肯定可以射中寄生生物,但是這隻鯨魚我絕對可以擊中啊,不可能會失誤的,而它,據我判斷顯然是邪惡的,

於是我自信滿滿的朝天開了一槍,子彈射進了鯨魚的腸道,雖然不可能對巨大無比的鯨魚造成一點實際傷害,但是這也有用,

接著,我扶好船艙的門框,朝著那些發出嘶嘶聲攻擊著防護陣,簡直想要把我撕碎的寄生生物扣下了左輪的扳機,

咔,

…咔,這是、這是彈輪空轉的聲音啊,沒子彈了,,

我睜大了眼睛,然後不自覺的放下了左輪,這意味著什麼,

這意味著,這隻鯨魚並不是邪惡的生物,這意味著我的判斷是愚蠢並且錯誤的,

……不,也許我並沒有完全錯誤,它絕對是故意襲擊人類的,但是,我突然想到,鯨魚在進食的時候會排干嘴裡的所有空氣和海水啊,為什麼它會留著空氣和海水直接把我們吞進去,

噢,

噢天啊,

它並不是想吃掉我們,它只是想讓我們進去,它並不是在邪惡的襲擊人類,它……

是在求救, 是啊、是啊,是啊,

這樣就說得通了,許多就都說的通了,

這隻鯨魚從來沒想去傷害任何人,,傷害了的那些也至少並不是有意的,它一直以來想做的,只是去求救,

用這種它唯一可以的方法去求救,

它選擇我們,也許正是因為它看到我們殺死了那隻鯊魚和之後的章魚,因為它需要實力強大的人去救它,,從寄生蟲的手裡,

沒錯,另一點可以說得通的就是,,寄生蟲們把所有鯨魚吞進來的人都殺死,有必要嗎,看來的確有,但這不代表他們並不邪惡,

你看…他們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不停繁殖的同時他們也不停地吸取著鯨魚的鮮血與營養,我想雖然從表面看不出,但是鯨魚現在一定非常虛弱了,所以寄生蟲們要給自己瀕死的宿主任何能找得到的營養維持自己卑鄙無恥的寄生,他們不但謀害了那些水手們,還慢慢的謀殺這隻世界上最巨大的生物,

想到這,我突然發覺我們正在離開鯨魚的身體…而追擊我們的寄生生物很明顯並不是全部,遠遠不是,事實山大概只有不到十幾個,現在我們離開了,就再也無法拯救這條鯨魚了,甚至……我還可能被逼殺死他,阻止他繼續吞噬過往的大型船隻,,哪怕這是為了自救,它也間接的傷害了太多人了,

為了避免這個結果,我們不能一走了之,

「啊啊啊啊啊~~~」我嘆出了最長的一口氣,抒發我的無奈,因為這就代表啊,我們必須【逆流】而上了,

但首先,我得解決這幾個跟屁蟲,我也不想讓我的太極飛出去幹掉它們,因為太極會讓防護法陣解體,,這是它能力的一部分,不過很遺憾的是不分敵友,

幸運的是,我還是有第三個遠程攻擊方法的:勝利者之戒,

啊啊,就是那個艾莉卡從騎士大賽上贏得的強大魔法物品,她送給我之後我居然一直都還沒真正用到過(只試用過一次),現在看起來是時候啦,只不過它的能力是吸收陽光,並且一次性的發射出去,,只有一發,我依舊必須命中…另外一個幸運就是,正義左輪並不是必須要我用它擊傷敵人才會獲得規則恩賜的子彈的,只要我幹掉了邪惡生物,它就能得到子彈,

考驗我時不時的練習且並不怎麼專註但是我似乎還有點天賦的射擊技巧的時間到了,

念誦出了那幾個在古語里意思是「勝者得到一切」的詞之後,白金紅寶石戒指亮起了太陽般的光芒,讓本來只有飛空船幾盞船燈的亮光的四周如同白晝,接著,一道更加明亮幾乎是橙黃色的束狀射線從紅寶石中射了出去,將一隻寄生生物的胸口輕而易舉的穿透,,他隨後在墜落的過程中就化為了灰燼,,可那射線繼續飛去,到最後還是擊中了鯨魚的腸道,不過幸運的是,因為鯨魚吞下去的海水也流了下來,那裡沒像寄生生物一樣燃燒起來……所以沒造成什麼傷害吧,咳,我希望如此,

我放下了手,這隻戒指得等到我出去之後照射到陽光才能用了,現在,左輪應該有子彈了,咵,我甩開彈輪快速的看了一眼,沒錯,那三髮式的巨大彈輪里有著一顆子彈,

依然不能失手,

經過短暫的瞄準,我扣動了扳機,可是在扣動扳機的時候我就後悔了,因為些許的緊張,我握著左輪太用力了,槍口過度下壓…子彈也向下稍微偏了偏,看上去,它打不到任何一隻了,

可就在這時,飛空船有來了個讓船體都傾斜的大轉彎,一隻正好在捶打魔法陣的寄生生物沒抓緊摔落了下去,,

嘭,

血肉飛散,那子彈奇妙加巧合的打中了它的腹部,弄出了一個和他腦袋都差不多大的洞來,

「啊哈,」我高興的大喊了一聲,沒錯,就像這樣繼續下去,把他們一個一個的打下去啊,

隨著我接下來的幾擊居然都完美的命中,我似乎有些得意忘形了,很顯然,我那時不時的練習且並不怎麼專註但是我似乎還有點天賦的射擊技巧經受不住得意忘形,就在寄生生物還剩下三個的時候,我終於有失誤了,而這一次可沒有奇妙的轉彎補救我的失誤…又沒彈藥了,唔啊啊,難道我只能冒著弄髒我親愛的大劍去,,

砰砰砰,

但三聲槍響卻拯救了我親愛大劍讓它不會成為攪【嗶,,】棍,只不過從我耳邊震響的槍聲讓我有點發暈,

是漢特,他把握著左輪的手搭在我肩上開了精準且快速的三槍,

「喂…下次可要請我喝酒,哼嗯,我可是冒著被排泄物淋一身的風險來救你的,」漢特吹了吹槍口,然後把還在揉耳朵的我往回拉,同時關上了船艙大門,


別說那個詞啊啊尤其是在這種地方啊,,另外,我不也是冒著被淋一身的風險為了救大家么,…可、可惡,隨便啦,

「總之,快回去,告訴老范,,我們要掉頭行駛,」

聽了我的這句話之後,漢特看看我,表情簡直是覺得我被外面的氣味熏的瘋了:「別告訴我,你對沼氣上癮了,」

「怎麼會,啊啊,快點回去我給你們一起解釋,」我非常著急,因為我根本不知道現在還有多久我們就進入下一個區域了,雖然這鯨魚很大很大很大,但是飛空船也是很快很快很快的,

哐哐哐哐跑到了底層的駕駛室,我在推開門的同時大喊:「老范,,,掉頭行駛,我們要重新回到鯨魚的胃裡,」

於是呢,大家看我的目光就都和漢特一樣了,

唔,我真的沒被那氣味熏瘋啦,

但是現在真的沒時間解釋了,所以我深吸一口氣:「聽我說那鯨魚不是為了吃掉我們才吃掉我們它是為了讓有實力的船隻進來幫它消滅寄生生物防止他們把它吸干這也是為什麼它會連海水帶空氣一起吞進來的緣故我們必須掉頭回去幹掉所有寄生生物不然就再也來不及啦,,,」

呼哧、呼哧…好孩子千萬別嘗試把我剛才說的那句…重複一遍哦,

哐,我靠著牆坐到了地上, 我剛才說的那:「聽我說那鯨魚不是為了吃掉我們才吃掉我們它是為了讓有實力的船隻進來幫它消滅寄生生物防止他們把它吸干這也是為什麼它會連海水帶空氣一起吞進來的緣故我們必須掉頭回去幹掉所有寄生生物不然就再也來不及啦,,,」太快了,,不說快點我肺里的空氣可不夠,,雖然不知道大家聽懂沒有,但是老范吹了吹鬍子,拍了拍額頭說:「行、行,俺知道了老闆……咱自己會到人家肚子里去,」

很好,…呃,雖然這樣一說顯得這一舉動有點瘋狂,雖然事實上它本來也很瘋狂就是了,

總之,我們要回去,

「嘶嘶嘶……」

「一百二十五,」

這時候,臨近昏迷的善良寄生生物一百二十五似乎想要說些什麼,不過是用自己的語言說的,庫如索試圖讓他用通用語再說一遍:「一百二十五,你想要告訴我們什麼,我聽不懂,,」

「嘶…可以麻痹鯨魚,讓它、讓它慢下來,」

噢,一百二十五是說,他可以讓鯨魚的腸道蠕動慢下來,這樣一來我們回去的話就不會太難了,我本來還想著回去必須讓飛空船飛起來冒著撞毀的危險呢,

但是拉邦看了看他脖子上的傷口,那裡的骨刺被取出來了,但是還未癒合的傷口看上去觸目驚心:「你還可以站起來嗎,不要勉強,」

但是庫如索搖了搖頭:「我剛剛看了看,一百二十五沒有受到致命的攻擊……他們不是透過嘴巴呼吸(他們還根本沒鼻子),所以脖子上的那個也不會致命,」

不使用嘴巴呼吸,,啊現在不是好奇他身體結構的時候,總之,讓一百二十五試一下吧,

庫如索扶著他的朋友,來到了二層的一個窗口,,不需要走到甲板上,開啟一扇窗戶,那扇窗戶依然有魔法防護,不用擔心有什麼【東西】濺進來,所以在這裡一百二十五就可以……呃,話說他到底打算怎麼做,

他虛弱的抬起了滿是骨刺看上去就像是畸形的手,然後噴射出了一顆骨刺,,他們似乎是用血管的瞬間泵動力噴射的,因為每次噴射骨刺之後那都有不少鮮血流出來,,那骨刺射中了鯨魚的腸壁,而也就是這樣了,

只不過,那個被射中的地方抽搐了一下,很快,沒過一會,四周都開始抽搐了起來,而隨著抽搐最後慢慢的減弱,果然,我們【隨波飄蕩】的速度也減慢了,

我們終於可以安全的轉彎掉頭行駛了,很好,讓我們趕快結束這個吧,我都不知道我是怎麼能慢慢接受我們身處何地的這個事實的,

「掉頭行駛,殺死那些邪惡的寄生生物,」我帶著怒氣的舉起了大劍,然後補了一句:「呃,無意冒犯啦,一百二十五,」

一百二十五虛弱的搖了搖頭,發出了嘶嘶的聲音,

「嘶…然後,去、去外面的世界,」

「啊,去外面的世界,」我覺得我不比一百二十五期待的少,


————————————————–

逆流而上,

困難的程度根本不用我多嘴去描述啦,到最後,魔法陣的能量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了,

但是,最後我們終於看到了那個漩渦一般的洞口,,噗通,穿破了胃液,船首帆首先從胃液之海里露頭,然後是整個船頭,接著,我們九十度朝天的角度終於順應重力的召喚倒了下來,船身四周濺起了巨大的浪花,我們重返鯨魚之胃,

同時,這巨大的空間也響起了不少嘶嘶聲,水面上露出了不少既像是蟲子又像魚的頭來,他們很顯然沒有想到我們居然會自己回來,所以那嘶聲裡帶著即使是我們也能聽懂的興奮,

不過,他們的興奮馬上就要消失了,

我們所有人都站在因為魔法防護陣的保護而一塵不染的甲板上,掏出了武器,並且把船最終停在了庫如索定居的船隻碎片上,小小的碎片瞬間站了這麼多人居然差點沉沒,所以我們只好把上面的大部分東西都踢了下去,,一些裝著庫如索剩餘食物的箱子,帳篷,還有不少雜物,當然,那個留聲石庫如索找回來了,並且放到了懷裡,

看著我們就站在防護陣外,寄生生物們似乎更加興奮了,他們前仆後繼的衝到了碎片邊,,然後變成兩半落進了胃液海里,因為我終於揮動了大劍,

哈,我就不信你們變成兩半還能繼續抵擋胃液的侵蝕…給你們的宿主一點回報吧,混蛋們,

當然,死掉幾隻同類根本不能阻止他們,他們可還有幾百個剩下呢,但是,,

無聲的子彈又帶走了幾隻寄生生物的生命,隨後是刺鐵箭頭的箭矢(這是維瑞拉買的),還有石化傷口的長劍、先是藍光緊接著又散發著紅色光芒的巨斧、血紅色長相猙獰有許多倒鉤的長槍、一把銀色如同拉長心形的匕首與一把樣式原始古老的剝皮刀、如同一片暴雨的小鉛彈、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的黑貓(奈這傢伙終於肯戰鬥了)、能捏碎骨骼的藤條(怕寄生生物血液有毒所以我們不讓里奇去攻擊),

這些武器一個個的都帶走了許多寄生生物的生命,只是短短一輪的攻擊,寄生生物的數量就減少了差不多有四十隻,損失慘重的終於讓他們意識到危險了,

所以,他們試圖逃跑…哈,如果他們能跑的話,

藤條迅速的生長,和伴界生的先祖交談過之後,蔓藤似乎變強了許多,不管是治療能力,還是生長的能力,藤條包圍了碎片,,這些藤條被腐蝕,蔓藤也不會感覺疼痛,放心好啦,,並且在底下擺動著,讓碎片比較快速的向前遊了過去,

然後,上面的那些武器再次將死亡帶到寄生生物身上,終於,那些傢伙意識到自己無法逃跑,沒錯,雖然巨大鯨魚的胃也許和一個城市差不多大了,但是它也是有盡頭的,他們逃不了永遠,


他們再次向我們衝過來,更加殘暴,拼上了全部,

…….我等的就是這個,認真起來了,

我轉過頭,隨意的甩了甩大劍,用低沉的聲音說:

「除蟲時間到了,」 當我們確認沒有一隻寄生生物倖存下來的時候,我們四周的胃液之海上飄著的都是他們的屍體,

啊,慢著…一隻被我劈下肩膀和半個胸口的還在動,不過,,噗嗤,不再動了,沒錯,沒有一隻倖存下來,我想他們可能還會在一些地方留下卵(他們當然是卵生的),但是沒有任何成年寄生生物的照顧,那些卵也不會活下來的,啊啊,不用對這些生物產生憐憫啦,即使是幼體,他們也是吸取著宿主的生命成長起來的,

而唯一善良的寄生生物…大概是這個族群的最後一個,一百二十五,看著自己的同胞們全數滅絕,並沒有感到太悲傷,,他們之前還想殺死他來著,,但是,他到底還是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與落寞,他最好的朋友庫如索站在他身邊默默的安慰他,

隨後,庫如索還說:「一百二十五,走吧,去外面的世界,」

一百二十五眨了眨眼瞼,又重新獲得了希望,嗯,我們也是,

外面的世界啊,我說不出我有多期待,

「回到船上吧,沒有落下的東西了吧,」我如此問道,阿加雷斯之前取回撕裂的時候自然也取回了永夜,深入章魚腹的他還十分有心的拔下了幾顆鯊魚牙來,但是米婭可能因為上面沾的不明液體怎麼也不想要更別提把它戴在脖子上了,所以,我想我們就留下一顆,和一顆章魚的牙一起放在我們的紀念品柜子里當做這一次瘋狂旅程的紀念好了,

「老闆啊,咱還是那樣出去,」老范苦著臉說:「咱得快點了…俺覺得俺沒多大信心跑完全程還讓防護陣不破啊,」

呃…啊,噢,哇,,對了,在我們清理蟲害的時候,防護陣也必須一直開著,現在,我猜應該沒剩多少能量了,該死,

最糟糕的事情就是走到一半路的時候防護罩突然消失,然後我們就……

「絕對,不能讓這件事情發生,」我站了起來,臉嚴峻的簡直和山峰一樣,

但是,怎麼才能不讓這樣糟糕的事情發生呢,這是個問題,比生存還是毀滅還要嚴肅的,生不如死的問題,

「嗚嗚嗚、太糟了,人家才不想被胃液消化啦,更加不想去鯨魚的腸子裡面……」米婭看上去沮喪的都快哭出來了,但是她突然睜大眼睛,看著我說:「楊寒哥哥,你去讓鯨魚把咱們吐出來吧,」

「啊,是啊,我就敲敲它的胃然後說:鯨魚先生啊,快點把我們吐出來吧,然後它就會聽到我說的乖乖把我們吐出來,」我撐著額頭語氣都有點像漢特了,

米婭生氣的敲了敲我的腦門,然後大聲喊:「用你的心靈能力啦,笨蛋,」

心靈能力……哇哇,我、我怎麼沒想到,對啊,雖然很顯然這條鯨魚並不是什麼奇妙的生物不能說話,,呃,雖然它的體型哪怕按鯨魚來說也大的奇幻,,但是,如果用心靈能力的話,不管是什麼生物,也可以進行交流的,而我,恰巧,就因為手刃了奪心魔主腦繼承了這種能力,

我揉了揉腦門,臉上的表情慢慢變得興奮:「說得對…好,我就嘗試一下,,慢著,我可從沒有和這麼巨大的生物交流過…呃,不如說我根本沒用心靈能力和幾個生物交流過,所以如果失敗了可別怪我哦,」

其他人也慢慢升起了希望,這可能是我們不被【骯髒物】污染安全離開的最後一個辦法了,所以他們開始給我打氣:

「楊寒哥哥,安心的去吧,如果失敗了…人家呀,就親手幹掉你,喲~」

說的那麼可愛,米婭,也不會改變你說了多麼可怕的事情的事實,,

「去吧,加油,嗯哼…如果你成功了,那瓶四十年窖藏羅蘭威士忌我就不要了,」

漢特在說他之前替我解決寄生生物要請他喝的酒么…什麼時候變成那種貴的離譜的酒了啊喂,,

「孩子,加油,如果失敗了的話頂多也只是沾滿排泄物罷了,不要有任何壓力,」

拉邦爺爺,你現在給我的正是壓力啊…喂,

「老闆,你可得加油啊,俺在底下給你打氣,」

我很感激,只不過用你的嗓門打氣的話我怕我根本集中不起精神去使用能力,

「喵,船主啊(不知道為啥奈喜歡叫我這個),放心的去好了,實在不行我就用一半的生命交換撕開一個通道回到深淵地獄,」

到最後你只是讓你自己不被排泄物淋到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