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有人頂著神鍾,光耀四方,有人持著仙劍,斬裂蒼穹,有人展出玄仙級大神通,殺道之光攝人心魂。更有人直接探出大手,拍碎虛空,震裂了茫茫大地。

「滾開!」

姜小凡吼嘯。

其頭頂衝起了一面古樸的石境,極道神威大放,朝著前方掃出數十道懾人的光輝。一時間,血霧無聲無息的擴散,衝上前來的十數玄仙直接被湮滅了。

神器之威,區區玄仙怎麼可能擋的住?

懸空的幽黑神島很是陰森,充斥著一股腐朽的氣息。姜小凡邁入到最深處,前方有一座黑色的石門,其上布滿了一顆顆銀色的鐵釘,交織著一道道詭異符文。

「咚!」

沒有半分猶豫,他直接揮拳,將這座石門轟的四分五裂。

這是一座狹小的密室,其中非常的黑暗,有一股濃濃的血腥味。姜小凡跨入其中,一眼就看到了前方的一個披頭散髮的男子。男子渾身沾染著血跡,衣衫襤褸,皮肉翻開,許多地方已經腐爛了。

男子不是別人,正是秦羅。

「誰?!」

石室中還站著另一個人,正手持著一條血鞭,回頭怒視著姜小凡。

「你?!」

這是一名強大的玄仙,看到姜小凡后頓時神色大變。

「嗡!」

姜小凡雙眼發紅,殺意衝天。

金色大手探出,他的雙眼中像是有億萬神魔在墜落,一巴掌將前方的朱家玄仙拍了個粉碎,連骨頭渣子都沒有剩下,一點血都沒有留下。

他抬腿跨步,瞬間出現在秦羅身邊。

「淫賊。」

姜小凡眼中滿是血絲。

曾經並肩作戰的兄弟被人折磨成如此摸樣,他身上的殺機欲裂天地。

秦羅的生命之火已經快要熄滅了,他的四肢被鐵鏈貫穿,血肉與鐵鏈的交接處已經完全腐爛了。似乎聽到了熟悉的聲音,他緩緩的抬起頭來,滿臉血跡。

「你……誰……」

他的雙眼有些木然,意識近乎模糊了。

聞言,姜小凡狠狠震了一下。

我們的養娃時代 ,磅礴神能湧上前方,將秦羅整個覆蓋在其中。同一時間,佛家六字真言運轉,本源天音擴散四方,以無上手段喚醒秦羅的神魂。

漸漸的,秦羅的雙眼中有了絲絲光亮……

重新望著姜小凡,他的雙眼微微一震,滿是血跡的軀體輕微的顫了一下,艱難的開口:「本……大爺……不是做夢吧,小子……你……去哪泡妞了……」

「我回來了!」

姜小凡咬牙,拳頭死死的握著。

「想不到……咳……想不到……你我兄弟還能再相見……」秦羅渾身都是傷痕和血跡,面容憔悴的如同乾枯樹皮:「我不行了,小……小子,照顧好霜霜和月月,咱兄弟,地……地獄再見,我……先去那邊幫你找美女……」

「滾蛋!老子既然回來了,天來了也別想收走你!」

姜小凡罵道。

「嗡!」

神秘小世界被他撐了起來,他以柔和的佛道聖力包裹著秦羅,拔掉他身上的所有鐵鏈。小世界內充滿著磅礴仙光,他以聖力包裹著秦羅,將他置放到七彩神湖最中央,運轉整片小世界的生命氣機將他覆蓋。

至於那具聖天屍骸,他直接將其移出了七彩神湖,忍著碎體的疼痛將之搬出了數萬丈之外,丟到了一座不大不小的林子中,放在了一株最粗壯的老樹下。

「呼!」

淡淡的仙風在這片小世界內吹拂。

姜小凡意念一動,扶桑古樹搖曳,朝著秦羅掃出滿天的仙光,七彩神湖中的仙源也升起,將之包裹在其中。僅僅只是剎那,秦羅身上的傷痕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本源也漸漸變得明亮。

「過來!」

姜小凡揮手。

他將這片世界最頂端的六團神華召喚而來,讓它們圍繞著秦羅旋轉。他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但是卻知道它們絕非凡俗,對於秦羅的傷勢絕對有益無害。

做完這一切后,他微微鬆了一口氣。

秦羅傷的太重了,遠遠超過了凌霜,還能活著簡直就是一個奇迹。或許是因為再次見到了摯交好友,此刻,在說出那麼幾句話后,他再次昏厥了過去,

姜小凡掃了四周一眼,緩緩退了出去,收起了這方小世界。

重新出現在外界,他的眸子變得無比冰寒,眼中的殺機像是大海在翻騰。無匹神能自他體內浩蕩而出,匯聚成一道通天的光柱,直接震碎了這方巨大的神島。

「轟!」

攝人的神能涌動四方,朱家內滿是殺道神光。


在姜小凡救援秦羅的這段時間裡,牛魔老祖等人個個發狠,對著朱家內部無情的狂轟亂炸。他再次出現在朱家虛空上的時候,這個地方已經是煙硝滾滾。

「啊!」

慘叫在回蕩,一道道血霧爆射虛空。

「一群小兔崽子,竟然敢欺負到你牛爺爺頭上來,找抽!」

「媽的,全部殺光!」

「對,殺它個片甲不留,連只螞蟻都不給留下!」

數十個老妖怪憤憤的咒罵。

他們個個處在三清五重天以上,在三清領域中是狠渣子級的存在。如此一群老妖孽沖入朱家之內,毫不留情的大殺四方,簡直就是一場毫無懸念的屠殺。

「噗!」

「噗!」

傲嬌屍兄賴上我 噗!」

血霧一道一道的炸開,慘叫一聲一聲的回蕩。

朱家傳承數十萬年,為一個不朽的傳承,底蘊深厚。然而如今,面對數十尊三清古王殺來,這個不朽的傳承也慌亂了,能擋住牛魔老祖的人幾乎沒有。

「轟!」

朱家高手很多,無盡的法寶殺光朝著虛空中的三十五個老妖怪砸去。

然而對於三清古王而言,這等手段簡直和撓痒痒沒有絲毫差別。牛魔老祖最是個暴脾氣,一聲大吼,音波壓下,當場震碎成片的朱家子弟,血水染紅了大地。

「大膽!」

突然,一聲爆喝傳出,炸裂了蒼穹。

朱家有三清古王出世了。

這是一個身著紫衣的中年人,眸子冷漠,眼神如電。

ps:感謝諾別離和ghl1788兩位兄弟的月票支持,謝謝! 「你們家的煉器房在哪?」終於,找了一圈之後,樊洛洛沒有發現煉器房的存在,便問道。

「陸家沒有煉器房。」侍女說道。

「沒有煉器房?」樊洛洛一愣,難道是她記錯了?不應該啊!

「路家不是煉器世家么?」樊洛洛問道。

「樊小姐聽誰說的?陸家沒有煉器師的。」侍女說道。

「路是哪個路?」樊洛洛問道。

「陸是大陸的陸!」侍女說道。

「看來我是弄錯了啊!」樊洛洛自言自語的說道。

「樊小姐您說什麼?」侍女問道。

「沒什麼。」樊洛洛搖了搖頭,雖然弄錯了陸家,但是既然答應了人家要做客卿,斷斷沒有反悔的道理。

不過這個陸家不是路伶的路家,樊洛洛還是有一些失落的,不管怎麼說,路伶都是樊洛洛來到上界之後第一個朋友。

隨後,樊洛洛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既然沒有煉器房,那她也沒有逛下去的想法了。

一會到房間,隔壁聲音很大,樊洛洛一聽,又是在打麻將,這幾個傢伙居然還把陸甫給拉過來一起玩。

樊洛洛覺得,這也就是陸家主不在,不然一定也會被他們給荼毒了!

搖了搖頭,樊洛洛進入玉佩空間煉製飾品去了。

樊洛洛進入玉佩空間后,發現樊小雪正在修鍊,樊洛洛便沒有過去打擾她。

煉製飾品對於樊洛洛來說是一件很無聊的事,因為這些飾品對於她來說煉製太簡單,但即便如此,為了仙石,樊洛洛還是要煉製的,或者說,想到了仙石,樊洛洛心裡就有了無限的動力。

「找個機會要把他們手裡的武器都重新升升級了。」樊洛洛心裡想著。

之前楚漣卿他們手中的那些武器,材料都是凡間的材料,哪怕有一些是有靈氣的,但是也不能和仙界的材料相比。

所以,樊洛洛打算重新給他們再煉製一個仙器,畢竟凡間的靈器材料在哪放著,若是樊洛洛從原有的材料上改造,等級也提升不了太多。

說做就做,樊洛洛煉製完足夠的飾品之後,就開始煉製仙器了。

所有人的仙器煉製的形狀和從前都沒有差別,樣子也都沒有太大得變化,只不過因為材料不同,而稍有變化,若不是自己的武器,其他人根本發現不了到底哪裡變化了。

休息的這幾天,樊洛洛就將自己關在玉佩空間中,房間也設置了禁制,其他人也進不來。

五天之後,樊洛洛終於將所有的仙器都製作完畢,楚漣卿的刀、白雪皓的三棱軍刺、李曉峰的手術刀、趙寧的瘋狗軍刺和趙雅的白綾,所有人的仙兵都達到了六品,不是樊洛洛不想煉製的等級更高,而是七品仙兵實在不多,再加上這麼短的時間內想要全部煉製成七品仙兵也不太實際。

樊洛洛離開玉佩空間的時候,隔壁房間依舊在吵鬧,聽聲音還是在打麻將,而且和樊洛洛想的一模一樣,陸家主也被他們拉著一起玩上了。

來到隔壁房間,根本沒人發現樊洛洛的到來。

「都停一停,別玩兒了,我有好東西給你們。」樊洛洛說道。

「什麼好東西?」成浩他們連忙放下手中的麻將跑過來,鄧旭升姐弟倆還沒有反應過來。

「阿卿,這是你的。」樊洛洛先是拿出一把刀,和楚漣卿之前的刀幾乎一樣,不同的是,這是六品仙器。

「我的天,六品仙兵!」鄧旭升眼睛都直了。

「你不是有七品仙兵嗎?還羨慕什麼!」成浩說道。

「我那仙兵可是我家為數不多的寶貝,你以為七品仙兵是大白菜一抓一大把啊?」鄧旭升說道。

「這是雪皓的三棱軍刺、曉峰的手術刀、趙寧的瘋狗軍刺和趙雅的白綾。」樊洛洛說道。

「師父,我太愛你了,全部升級了哈哈!」趙寧說道。

「輪不著你來愛。」 妖孽寶貝腹黑娘親


「不是吧師爹,你連這醋你都吃?」趙寧說道。

「怎麼?皮癢了?」楚漣卿挑挑眉問道。

「哪能啊!」趙寧姍姍說道。

「樊姑娘,有沒有我的?」鄧旭升見用武器的人都有了,便問道。

「你都有七品仙兵了,我的仙兵根本拿不出手,不過我給你和你姐都做了軟甲,六品仙器,要是不嫌棄的話……」樊洛洛一邊說一邊拿出兩套軟甲。


「不嫌棄不嫌棄!」鄧旭升不等樊洛洛說完,一把把軟甲搶過來。開玩笑,那可是六品仙器啊!誰腦袋進水了才會嫌棄。

看的陸家主一臉羨慕,那可是六品仙器仙兵啊!

「陸家主,這是你的護甲。」樊洛洛說道。

「還有我的份?」陸家主一愣,怎麼也沒想到居然還有自己的份。

「嗯,你給了我這麼多仙石,總要給你點什麼。」樊洛洛說道。

其實這護甲只是鄧旭升姐弟的邊角料,但是不管怎麼說也是六品仙器,而且陸家主對樊洛洛他們的恭敬是發自內心的,對樊洛洛他們也比較坦蕩,心裡是怎麼想的,有什麼目的就直截了當的說出來,這樣的處事方式讓樊洛洛比較滿意。

所以索性就順手做了一個,順便給陸家主一個。

陸家主連忙小心的將護甲接過來。「多謝洛洛大人。」

「不客氣。」樊洛洛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虛的說道,本來就是順便做的,沒想到陸家主居然如此感謝。

「行了,都別打麻將了,回去好好休息,明天上工了。」樊洛洛說道。

「好!」眾人得到了禮物,都開心的離開了,沒有得到仙兵的也都有了仙器軟甲。

每個人的銀針也都換成了六品仙器,要多奢侈就有多奢侈,看的鄧旭升羨慕不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