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這樣擁有超出世間已知自然規律的人的存在,都沒有讓風雲子道長太過驚訝。既沒有羨慕他們,也沒有排斥他們,完全是一種平常心與他們相處。甚至還指點了江宏一番。而風雲子道長的指點,江宏很重視,他決定以後每天都要好好練習青雲掌。

這樣一個高人,確實讓江宏和賀青青兩人唏噓不已。

看書網小說首發本書

… 這時候天還沒亮,江宏和賀青青兩人出了病房,打的去東城區的東方化工廠。兩人一致認為在市內這裡最偏僻,也沒有人煙,即使在這裡面修鍊火球術,也不會有人發現。

江宏道:「青青,你再試試元素法術,這兩天你的法力又進步了。也許能成功也說不定。」

賀青青有些不自信地說道:「這些天,我每天都嘗試元素法術,可是無一成功的。是不是我不適合元素法術?」

江宏道:「別擔心,可能是你法力提升太快,身體還沒有適應造成的。」

賀青青咬著嘴唇道:「好吧,我來試試。」

首先她嘗試的是火球術,然而念完咒語,什麼動靜也沒有。

接著她嘗試了風刃術,依然沒有動靜。

賀青青已經有些沮喪了,哭喪著臉說道:「你看,我就知道不行的。」

江宏笑道:「不要著急嘛,不是還有好幾個法術沒試嗎?」

賀青青又打起精神開始嘗試閃電系的電球術。

賀青青雙腳站定,嘴巴里念念有詞,右手平舉至胸前。當她把咒語念完之後,突然感覺到右手掌心之中有閃光亮起,一團乒乓球大小的光球在賀青青的右手手心之中發出淡藍色的光芒。

賀青青興奮地叫出聲來:「出來了,出來了!」

然而賀青青這麼一叫,右手手心裡的光球一下子就消失了。

江宏笑道:「這不是出來了,看來你真是閃電系法師啊。」

賀青青高興得要命,歡呼雀躍。她再一次念動咒語,平舉右手手掌,這時候在她手掌中又出現了一個淡藍色的光球。

這一次賀青青沒有再激動,而是小心翼翼地一揮手,把這個光球向前面的空地扔了出去。然而光球卻在空中拐了一個彎,差點砸到站在一邊的江宏。江宏立刻一彎腰,光球從江宏的頭上飛過,砸在江宏身後的一堆碎石上。

「轟隆」一聲爆響,那堆碎石被炸得四分五裂。

江宏走過去仔細看了看,發現爆炸中心的石塊已經全部燒成了粉末,地上被炸出一個黑色的小坑。

「厲害,這電球術不比我的火球差啊。」江宏手裡搓著地上的粉末說道。

「可是我沒法控制方向啊,剛才就差點砸到你!」賀青青也走過來蹲下來看自己電球術的效果。

江宏道:「可能電球不像火球和風刃這麼好控制,不過你注意力一直要很集中在電球之上,用意念引導電球直到砸到目標。你再試試看。」

賀青青又一次站定了,開始試驗電球術,這一次她先對自己實施了一個清心咒,把自己的心態穩定下來,然而注意力高度集中,開始念咒。

當光球在手中形成之後,賀青青一揮手,將光球扔向一個另一堆垃圾。這一次賀青青的意念全都在光球之上,這光球果然沒有再四處亂竄,而是直直地砸在那堆垃圾之上。

又是「轟隆」一聲,那堆垃圾頃刻之間就被炸成了一堆黑色粉末。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賀青青高興地跳了起來。

江宏張開雙臂,擁抱了撲上來的賀青青。然後抱著她轉了好幾個圈,這才放下來,道:「青青,我早說過你會成功的。而且有我在,你以後一定會成為一個頂級的女法師的。」

賀青青激動地點點頭道:「謝謝你,宏!」

說完揚起了嘴巴,閉上了眼睛。她出身法師家族,但是她個人性格懶散,不算勤奮,所以練了十來年還是一個中級法術學徒。直到遇上了江宏,她的生命就出現了巨大變化。也許一開始是她帶給江宏變化,但是當江宏進入法術世界之後,很快就帶動她也出現了驚人的進步。兩人就像是命中注定一樣在冥冥之中遇到了一起,不能不說這是兩個人的幸運。

江宏一看賀青青這個姿勢,立刻低頭吻了上去。這一次賀青青相當主動,舌頭立刻就伸進了江宏的嘴巴,與江宏的舌頭纏繞起來。

賀青青的主動讓江宏很是快樂,他一邊親吻著賀青青,一邊雙手在賀青青的翹臀上揉捏起來。

「嗯哼……」賀青青雖然不能說話,但是鼻子里的嬌喘,卻讓江宏更是興奮。

江宏一把就把賀青青推倒在地,嘴巴也不離開賀青青的嘴唇,雙手卻在脫賀青青的衣服。

賀青青有些猶豫,畢竟這是在野外,席地幕天,好像有點過分,她開始掙扎。

江宏鬆開嘴巴,說道:「怕什麼,這裡白天都沒有人影,現在是深夜怎麼可能有人來。」

賀青青在月光下的白皙的臉上印上一片紅暈,她嬌嗔道:「哪有這樣子的。」

江宏現在精蟲上腦,那裡忍得住?他說道:「要不我們隱身吧,這樣即使有人來了,他們也看不到我們。」

賀青青一愣。隱身之後,如果不解除隱身狀態,只要不對別人進行元素類法術攻擊,也不進行物理攻擊就不會現形。倒是沒有任何書籍上有記載兩人如果做這事會不會現形。自己在想什麼呢?誰會把這事寫到書里呢?


她有些羞澀地點點頭。他們兩個法術水平都不高,很多法術都是他們實驗出來的。所以賀青青倒是願意做這個實驗。

她掏出一面小鏡子,借著月光,鏡子裡面可以模糊地看見自己的面容,於是她念動隱身咒,很快鏡子裡面就什麼都沒有了。

既然賀青青已經隱身了,江宏當然也跟著隱身,然後兩人把衣服脫光,滾在了一起。

兩人修鍊自然法時間已經不短了,一般的塵土根本不能近身,所以他們哪怕是躺在爛泥地里,也不會讓身上弄髒。這樣席地幕天的***對他們來說是第一次,兩人都很興奮,努力享受著這種快樂。

賀青青在中間的間隙又拿起了鏡子,發現鏡子裡面仍然什麼都沒有。她放心了,這就是說別說他們兩個在這偏僻的地方***,就是大白天在大街上***,也不會有人發現。

發現了這一點,兩個人更加興奮。這種感覺是多麼奇妙。這是普通人永遠也不能體會到的快感。兩人更加投入,一場大戰持續了快一個小時。

這時候一直因為雙修只能是疊股而坐而耿耿於懷的江宏,突發奇想對賀青青說道:「青青,我們是不是現在試試法術雙修?」

本文來自看書蛧小說

… 賀青青正沉浸在快樂之中,突然江宏不動了,說出這樣的話來。

賀青青想都沒想,閉著眼睛道:「別停啊,嗯,哦,等會再說。」

江宏yd地笑道:「我是說我們現在一邊那個一邊雙修。」

「呃!」賀青青一下子就清醒過來了,睜開眼睛,媚眼如絲地看著江宏,「你個壞蛋,那有這樣雙修的!」

江宏親了賀青青那吹彈即破的白裡透紅的臉蛋一口,說道:「你怎麼知道就不應該這麼雙修,我們疊股而坐雙修難道就一定是對的嗎?我總覺得雙修應該就是這種時候才對。」

賀青青的臉越發紅潤起來,她看著一臉笑意的江宏道:「就你這個色︶狼,才這樣想,雙修我看就是疊股而坐的姿勢了。」

江宏道:「我們就試試看嘛。又沒有人教我們,我們也進不了法術學校,不試驗,我們那裡能知道這雙修是怎麼回事?」

賀青青無奈地點點頭道:「好吧,就隨你,我們就一起一邊修鍊自然法,一邊那樣吧。」

江宏大樂,兩人心靈相通,然後一起開始修鍊自然法。這個時候兩人還纏繞在一起。自然法的修鍊並不講究姿勢,什麼樣的姿勢都可以。只要咒語沒有錯誤就可以了。所以兩人的摟抱在一起的姿勢似乎並不影響自然法咒語。

隨著自然法咒語的兩人一起吟唱,兩人身體也接觸在一起,江宏又開始開始慢慢動起來。這時候兩人突然感覺到兩人身邊的紅色物質一下子增多了,平時兩人雙修時那薄霧一般的紅色物質現在已經變成了濃霧,接著向兩人身體里湧進來。

兩人就感覺到自己身體內的藍色法力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就充滿了,然後法力值不斷向上攀升。速度之快超過了兩人的想象。平時一次雙修能夠超越法力值一兩個點,兩人就很高興了。但是現在法力攀升的速度太快了,快得兩人都感到有些害怕。

而這時候,兩人***也感覺到了巨大的快感,這種快感是他們從未體會過的,超越了以往快感的數倍。兩人被這種巨大快感所淹沒,再也不願意停下來。而這種快感卻沒有影響咒語的吟唱,似乎兩人咒語吟唱得越合拍越準確,這種快感就越強烈,與此同時那法力值上升得就越快。

兩人都沉浸在這種快要爆炸的快感中間,一直到一遍自然法咒語念完,兩人才渾身大汗地停下來。

而直到這時,江宏發現自己居然仍然沒有射。難道這就是真正傳說中的雙修?

哈哈哈,江宏躺在地上,高聲大笑起來。原來練功也可以如此爽的。原來雙修是兩人肉體結合的時候才能進行的,原先的疊股而坐只是接近於雙修,而不是雙修的本質。這太讓人高興了,生活居然可以這樣美好啊!

賀青青躺在一邊,剛剛從極美的回味中清醒過來,就聽到了江宏的大笑。她啐道:「笑成這樣,也不怕噎著。」

江宏扭頭對賀青青道:「我們掌握了真正的雙修,我當然高興,難道你不高興嗎?」

賀青青翻了江宏一眼,低聲道:「色︶狼!」

江宏哈哈笑著道:「不知道剛才叫著別停,別停的是誰。」

「哎呀。」賀青青臉一紅,惱羞之下突然抓起江宏的手臂,狠狠地咬下去。

「啊呀,疼啊,鬆口,鬆口,好疼!」江宏大叫起來,「我說錯了,我說錯了,我是色︶狼,你不是!哎呀,疼。」

賀青青聽江宏認錯,這才笑眯眯地鬆口道:「記住了哦,以後千萬別說錯哦。」

說著還齜了一下她滿嘴雪白的牙齒。

江宏很無奈地用治療術治療胳膊上的傷口。肚子里說道,這丫頭片子,上輩子絕對是屬狼的,動不動就咬人!對,一定是母狼。嘿嘿,自己是色︶狼,她就是母色︶狼!江宏這才覺得心裡平衡許多,臉上露出了笑容。

兩人雙修結束,賀青青這時候已經和江宏脫開了思維聯繫,所以並不知道江宏的腹誹。否則江宏身上又得多一個牙印。不過看著江宏那一臉奸笑,就知道江宏肚子里肯定沒好話。所以她美目一瞪,道:「又在想什麼壞事?」

江宏立刻說岔開話題道:「我在想我們這樣的雙修,究竟能提高法力多少。」

賀青青立刻被這個話題吸引了,馬上就要江宏用探測術來探測一下。

江宏對自己和賀青青逐一實施了探測術,驚喜地發現自己的法力居然達到了251,精神力已經到達了86,而賀青青的法力達到了224,精神力已經有91了。

老天啊,這才是第一次雙修啊。照這個速度,只要一兩個月時間,自己豈不是就能升到法師級別了。原來真正的雙修有這樣大的威力啊。

兩人都欣喜異常。雖然兩人剛才進行了一場長時間的盤腸大戰,但是由於是在雙修,兩人的體力和精力都沒有損失,反而覺得神清氣爽。

現在天還沒有亮,賀青青一下子跳起來,又開始練習剛剛才有所掌握的電球術。現在隨著賀青青的法術值的提高,對電球的控制越來越得心應手,一個個電球扔出去,都能直接命中目標。

到最後賀青青居然可以用意念控制電球在空中拐彎,這樣就可以攻擊在障礙物後面的東西。賀青青興緻大增,一遍一遍地練習。

而這時候的賀青青是沒有穿衣服的。在月光之下,一個白花花的身體在黑夜之中如同一個精靈一樣,上躥下跳。胸前的大白兔也隨之上下波動。江宏站在一邊看得口乾舌燥,激動不已,難道這丫頭片子不知道她這樣有多麼誘人嗎?她是故意在勾搭自己,還是太興奮忘記自己沒穿衣服?

賀青青很快就把224點法力值給用光了。當她再也不能使出電球術的時候,賀青青轉過頭來,看著在一邊張大嘴巴的江宏,伸出食指,勾了勾,媚聲道:「宏,來,補充能量了……」

「嗷。」江宏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就撲上去,叫道,「好你個丫頭片子,居然竟敢勾引為夫,看為夫如何收拾你……」

本書源自看書網

… 江宏和賀青青兩人一直鬧到天亮,這才趕在查房之前回到了醫院。醫院的醫生對江宏的傷口又做了檢查,驚訝地發現傷口基本上已經癒合了。他們都感到不可思議,不過在江宏和賀青青對他們進行了思維干擾之後,他們也沒有把這個病例當成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慢慢也就當成普通病例給遺忘了。

而江宏倒是很想立刻就回家,不過賀青青卻認為還是要多住幾天為好。畢竟薄長安不是那麼好糊弄的。中槍流了這麼多血,居然二三天就出院了,開什麼玩笑?江宏想了想最近也沒有什麼事情,公司里的事情已經交待給汪玲了。以汪玲的能力,處理好這些事情非常簡單。

不過江宏對汪玲內心很是歉疚,汪玲從來沒有推脫過自己的請求,總是滿口答應給自己幫忙,總是把自己的項目處理得非常好。其實汪玲是廣告公司的頭牌,自己也很忙,還要幫自己處理這麼多事情。這讓江宏很不好意思。

好在公司又給汪玲配了一名助理,也是一位女性,汪玲最近要輕鬆一些。

於是江宏就和賀青青在醫院裡住了一個多星期。

這一個星期,江宏和賀青青每到晚上就會去東方化工廠練功。兩人現在掌握了真正的雙修,所以每天夜裡都要雙修好幾次。兩人都樂在其中。這雙修不僅不會讓身體受到傷害,反而有吸收天地靈氣和人氣,強身健體的功效。而且雙修的過程又是如此旖旎快樂,兩人都樂此不疲。

而江宏每天晚上都會練習一下青雲掌,按照風雲字道長的所教,配合內功心法,走上兩趟掌法。一開始這掌法還有些生疏,到後面還有些掌法忘記了。打開風雲子道長的小冊子查看,這才能連貫起來。到後來掌法越走越熟。一個星期下來,自己居然感覺都丹田之處有一股隱隱約約的熱氣存在。莫非這就是風雲子道長所說的內力?

江宏看過一些武俠小說,所以對所謂丹田之氣還是有些了解的。不過這也沒地方問人去,只能自己摸索著練習。

風雲子道長說過,一旦丹田之中有了氣感,就可以按照他教授的內功心法引導丹田之氣進行全身經脈的運行。

在風雲掌拳譜的最後一頁有一張全身經脈圖,江宏只要按照圖上所標註的箭頭運行就可以了。

於是江宏事先把這張經脈圖記憶下來,然後在腦子裡過了一遍,確認無誤這才開始引導丹田之氣運行。不過現在江宏的丹田之氣是若有若無的,往往走不了多遠,就消散了,又必須重新從丹田引導。這樣幾次江宏就不耐煩了,索性丟掉這個內功心法,開始練習雙系合併法術。


江宏不知道他這樣無所謂的態度正符合了道家清靜無為的思想。道家講究順應自然,千萬不能急於求成。這個功法崇尚自然,如果有人以為多練就能練得好,每天從早上到晚上都在修鍊這種功法,反而事倍功半。到了功法高超的時候,還有可能出現走火入魔的現象。反而像江宏這樣對內功有沒有都無所謂,並不強求的態度,最利於這種功法的修鍊。

到了出院前的一天,江宏的法力值已經突破了300,達到了中級法術學士等級。而賀青青的法力值也已經達到了279了,距離中級法術學士也不算遠了。兩人的精神力也上升較快,江宏精神力達到了101,賀青青的精神力達到了105。

而風雲掌江宏已經可以完整連貫地走一趟下來了,並且已經糅合了風雲子道長所說的掌法變化精要在裡面。而與之相適應的內功心法,在丹田也有了一點氣感了,雖然還是不能引導內力沿著經脈走一遍,但是已經比一開始走得遠多了。

江宏的火球術和風刃術威力已經大了許多,單個火球從拳頭大小,現在已經有籃球大小了。而單獨的風刃威力也大了許多,東方化工廠厚厚的水泥牆,居然已經可以砍穿了。而火球術和風刃術的實施距離也大幅提高,達到了十米多遠。如果是雙系合併的話,距離更是達到了二十米遠。

而賀青青的電球術也已經從兵乓球大小變成了手球大小,爆炸威力和距離也提高了很多。

終於這一天江宏出院了。再不出院,江宏覺得自己就要住出毛病來了。

為了慶祝江宏病癒出院,薄長安在王府大酒店宴請江宏,這一次幾個老朋友都來了。包括梁中生、嚴偉民和劉世初。

酒宴之中,薄長安把江宏的英雄事迹說了一邊。包括在風雲武館的事迹以及,獨自一人對付武新豪的事情。

幾人都吃驚不小,沒想到江宏看起來只是一個年輕人,居然有這麼高的武功,面對持槍歹徒這麼英勇。於是眾人自然要向江宏敬酒,說些敬仰無比的話。而江宏謙虛一番,說自己中槍之後什麼都不知道了,還以為是薄大哥救了自己呢。

眾人又是一番噓唏,猜測是誰做的。最後還是薄長安時候有可能是風雲子做的。江宏才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摸樣,說道怪不得那天晚上總覺得還有一個人在現場,原來是風雲子道長救了自己。

坐在旁邊的賀青青心中好笑,不過自然不能揭穿江宏的謊話。接著江宏又說了一番風雲子道長還教了自己青雲掌,自己卻連他救了自己的命都不知道。很是慚愧的樣子。

於是大家又說了一番對風雲子道長的敬仰,這頓酒宴才算是結束。要不是江宏大病初癒,這幫傢伙肯定要喝到深夜的。還是薄長安體諒江宏的身體,只喝了幾瓶白酒就結束了這段酒宴。飯後的節目也沒有再安排,而是各自回家。

梁中生把江宏送到租住的地方,說道:「我說江老弟,這地方實在有點不太好。你現在工作挺好,又是風雲武館的鎮館之寶,你就住這裡,也不怕委屈了弟妹。」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罓

… 江宏倒是一直想著要買房子的。只不過他的錢不夠。要買一套像樣點的房子,沒有七八十萬拿不下來。雖然最近江宏接到的項目總數不少,但是要等提成到手還得有一陣子。風雲武館的薪酬倒是不低,但是也得等一年才能攢夠六十萬。江宏即使用公積金貸款買房,江宏暫時也付不起首付。所以暫時他和賀青青還住在那個窩棚里。

現在梁中生這麼說,江宏苦笑一聲道:「梁大哥,不是我不想買房子,而是我囊中羞澀,暫時買不起啊。」

梁中生大手一揮道:「我們公司就有房地產的項目,明天我給你找套房子,你先住著。放心,是精裝修,裡面連傢具都擺好了,進去就能住。」

江宏立刻說道:「這不合適,一套房子幾十萬,哪能就要來住著。說到哪裡也說不過去。」

梁中生道:「現在房地產受到政策調整的壓力,空置率比較高,與其房子空在那裡,還不如給你住。」

江宏道:「那這樣,我辦按揭買下來。反正我也要買房子,你給我打個折就是。」

梁中生道:「江老弟,說實在的,你幫助薄長安榮升公安局長,別說一套房子,就是十套房子拿來感激你都不嫌多。你就別和我推了。否則薄長安要是知道了,非收拾我不可。」


江宏道:「那不一樣,我雖然間接地幫了薄大哥,但是薄大哥也幫了我大忙,而梁大哥也給我介紹了不少業務。這房子我不能收。」

梁中生瞪起了眼睛道:「你這人怎麼這麼難說話?我們兄弟一場,怎麼能看你一直住在這樣的地方?不行,你明天必須給我搬家。明天我來安排。」

江宏則正色道:「梁大哥,房子我可以買,但是要是送給我,我不要。我覺得我還是有買房子的能力的。現階段房地產日子也不好過。」

「呃!」梁中生噎住了,他還真不知道江宏居然這樣固執。現在這個世道,居然還有送他房子不要的人。他雖然臉色難看,不過內心很是敬佩江宏這樣的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