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搭著法海的肩膀道:「你看啊,佛說眾生平等,既然都是平等的,那麼我為什麼不能跟跟妖精站在一起呢?

難道你認為佛比妖要高一等嗎?

既然如此,那你認為你心目中的平等又是如何的呢?」

面對李修緣的三連問,法海也啞口無言。

憋了半天,他只憋出了一句:「強詞奪理!」

李修緣聳了聳肩,把身後的扇子拿在手裡一邊扇風一邊道:「老弟,聽哥一句勸,別總想著降妖,多讀讀經書,妖怪什麼的你把握不住。」

法海被氣得夠嗆,咬牙跺腳道:「你那是詭辯!」

「你認為是詭辯就是詭辯吧。」

李修緣也明白,像這種死心眼,不是一次兩次光靠嘴就能度化的。

他走到張小乙面前,笑呵呵道:「乙哥,一會兒去宵夜去呀?」

「你請?」

「咱哥倆誰跟誰,我請就我請。閨女,你裝錢了嗎,先借爸爸點。」

黃淑女從身上掏出一錠銀子,怯生生的遞到李修緣手上,關鍵到現在她還沒搞明白。他們倆到底是真打算跟我認親還是想殺了我?

搞不明白狀況,這也太折磨人了。

「走,咱先去給周半城報個喜,一會兒這老東西肯定得給咱們備飯。」

「您不是說你請嗎?」黃淑女疑惑道。

「是啊,他又沒說他花錢。」張小乙非常了解李修緣,知道他就沒打算請,那錠銀子完全是他為了坑而坑的。

「走吧,也去見見你老公公。」張小乙調笑一句。

就在三個人說說笑笑準備去跟周半城報平安之際,路過法海身旁,法海一把薅住黃淑女的衣襟。

黃淑女被下了一跳,怯生生的往後退。張小乙和李修緣急忙擋在法海身前:「怎麼,強搶民女啊?」

法海神色嚴肅,低聲說道:「她不能跟你們走。」

「為什麼?」

「我要將她壓在雷峰塔下,為她祛除妖性,引她向善。」

法海越想越氣,他覺得降龍羅漢就是在下凡以後沾染上了凡間的不良嗜好,所以他一定要把降龍羅漢從新引向正途。

現今的最好辦法就是把這個女妖精帶走,省的降龍羅漢受她迷惑。

「閨女,你現在是一心向善嗎?」

黃淑女能咋辦,他們大神鬥法,我小妖遭殃。

「爸爸,我已經一心向善了。」

「你看,她都已經向善了,就不勞您費心了,再見。」

剛要走,法海依舊不鬆手,他勢要把降龍羅漢重新引向正軌!

李修緣嘆了口氣,鬱悶道:「你這個人怎麼就這麼死腦筋呢。」

「要不怎麼解決你們倆商量,我們先去一旁等你們?」張小乙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法海:「今天你們誰都不準走!」

張小乙也無奈了,要麼你成不了佛呢。這不是路走窄了的事,這是要把路封死的節奏啊!

他是不想捲入八百羅漢扛把子,和羅漢替補隊員的鬥爭之中。權衡一番過後,還是要避免誤傷的好。

只不過法海並不想放過他,因為在法海眼裡,張小乙也是墮入邪道之人。

「法海禪師,您這就有點過分了吧,我又不是你們佛門中人,跟我有什麼關係?」

爸爸叫伯伯(bāibai)大哥,又叫老和尚老弟,伯伯叫老和尚禪師,這到底是什麼輩分?

「妖孽,一切都是因你而起,看我大威天龍!」

他深知講道理自己不是對手,所以打算直接放大招。

只見法海手掐訣,一條金龍將張小乙他們仨震開,隨後左手缽盂亮出,一股吸力將黃淑女吸住,準備將黃淑女吸進缽盂之內。

李修緣也無奈了,他的目的是要度化法海,而不是要跟他打架。

我去,老法海也會大威天龍,串戲了吧?

還沒等張小乙想明白,一股巨大的衝擊力將他震倒。

張小乙非常無辜,說的好好的,突然就被震出好遠。

吃著火鍋唱著歌,突然就被麻匪給劫了,莫名其妙嘛。

李修緣也很無奈,將扇子一收,翻掌喝道:「哄媽咪我特么轟死你!」

巨大的卍字和金龍對在一起,轟然爆炸,巨大的法力波動震得黃淑女五臟六腑生疼。

她被震倒在地,欲哭無淚,我招誰惹誰了……

法海終歸不敵李修緣,一個還是凡人,一個是西天羅漢,誰強誰若高下立判。

三兩招,法海就被李修緣騎在身上彈腦崩。

法海氣急,他也不管李修緣如何打他,急忙握住缽盂,對著黃淑女大喊:「進來!」

還在懷疑人生的黃淑女作勢就要往缽盂方向飛去。

張小乙一看不出手不行了,剛認了個侄女,總不能讓法海弄走吧,他又不能去水漫金山。

順腰間解下紅葫蘆,打開葫蘆口,對著黃淑女喊:「黃淑女!」

「哎。」黃淑女下意識答應了一句。

霎時間一道比缽盂更大的吸力襲來,將黃淑女收進了紅葫蘆里。

張小乙滿意的扣上蓋子,我就知道這玩意是批量生產的。

之前張小乙就觀察過葫蘆得內部結構,知道這玩意兒裡邊有一個法陣。

雖然比不了金角銀角那個高配的,但收收小妖小怪什麼的還是輕輕鬆鬆。

「哇,紫金紅葫蘆哇!」

「模擬的。」

「那也不錯了,好寶貝。」劉修緣很感慨。

法海見黃淑女被救走,功虧一簣。

他無奈的嘆了口氣,意味深長的瞧了一眼李修緣道:「降龍,你好自為之吧。」

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

張小乙見他被李修緣弄得衣冠不整,還有臨走時那幽怨的眼神,撇了一眼李修緣道:「渣男!」

李修緣:「……」

————————————————————今天第四更,還有一更!!! 接到九君傳訊的那天,楚閑溟一眾人在趕回宗門途中遇到晉雲宗的襲擊。

逃脫后他們來到、、、

無法,無天探查好地形來到楚閑溟面前。

無法:「少爺,這裏是一條狹長的峽谷,它的周圍是更加危險的康成森林。所以我們還是要走這條峽谷——殭屍谷。」

無天又說:「其實這裏本是一個無名的峽谷,因為100多年前我國和蔚藍帝國在這裏決戰,我們背後的仙界宗門也在這裏廝殺。

哀鴻遍野死傷無數。其後蔚藍帝國的百姓也繼續往這裏扔無人認領的屍體。這裏就變成了殭屍的溫床。」

地:「溫床?」

無天:「對!」

無法介紹道:「嗯!這裏有殭屍,自然也有抓殭屍的武者。他們會把殭屍煉化成自己的戰鬥傀儡。還會有撿屍體遺物的普通凡人,也會有壽元將至的人來到這裏。更有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事情在這裏上演。

這就叫溫床,萬惡的天堂。

但這些對於周圍的康成森林都是小兒科。畢竟這些只是人禍,還不是魔獸發狂,那可真是無法抗拒的災難。

不過高階位魔獸都有領域概念,所以這條狹長的山谷不會有多大危險。」

楚閑溟心想:自己家族挺有意思,給人起的名都讓人聽起來毛骨悚然的。「天昏地暗」、「無法無天」。

楚閑溟跟着大家邊走邊看殭屍谷的地理地貌。

因為康成森林的緣由,楚閑溟想起宗主給他的功法匣。

匣里除了功法,還有和功法配套的書籍。其中一本書中記載着三種特殊的體質。

魔獸世界裏有魔寵。身體可變化成陸地上每一種魔獸。

魔寵的遠方親戚海寵。身體可以變化成海里每一種海獸。

它們修鍊幾乎沒有門檻,不能變為仙獸,低價位不能幻化成人類。

人寵就是楚閑昊,只能變為仙獸吞噬之龍。資質超群遠壓魔寵、海寵。

正在大家走路的時候,一隻殭屍殺過來。

看他的衣着是蔚藍帝國將軍的服飾,熊法用重力場將它壓得粉碎。

解決他們后,又過來一群士階的殭屍。

楚閑溟率先出手用『烈焰斬』,斬殺兩隻殭屍。天、昏、地、暗也每人斬殺了幾隻殭屍。可憐的殭屍們還沒恢復記憶就又死了。

他們一眾繼續往前走。

楚閑溟看到一個殭屍吸食武者的血液時,發現這裏的殭屍吸血跟前世的殭屍好像不一樣。他們不光咬脖子,而是那裏都咬。

「法叔,你身為暗黑屬性武者。要是被那個殭屍咬了,能不能通過什麼手段變成殭屍?」楚閑溟好奇的問道。

無法耐心的給楚閑溟介紹:「少爺,殭屍只會吸食人的血液、骨髓。並不會把其他人變成同類。」

楚閑溟與熊法一組,天、昏、地、暗兩兩一組。

無法無天相互配合,保護大家。

無法囑咐道:「殭屍對氣血的旺盛的人十分敏感,大家都盡量保持自己的氣息不外泄。」

隨着大家小心的前進不斷有士,靈階位的殭屍到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