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眸光一閃。身影掠了過來,看著掌教真人,嘴角揚起一絲笑容。

「上榛真人」他行了修行界慣用的禮節,雙手交疊,拇指相貼。

上榛淡淡瞥了他一眼,高冷無比的哼了一聲。

周浣赫赫的笑了兩聲,與顧肆說的差不多,儒門近些年與天啟院關係確實不怎麼樣,在這樣的關係下,打個招呼給一個冷哼還算是和善的。

「花妖已經困住了?」他疑惑問道。

高冷的掌教並未答話,寂靜之下,橫瀾冰開口了,「是的。」

周浣眼底掠過一絲驚喜,回身便準備離去。

上榛繼續冷哼,周浣不解回頭,「真人可是有話要說?」

「哼!」

有人話不說盡哼哼啥?周浣無語的翻了個白眼。

修行界也是講究資歷的,上榛輩分比他大,身份比他高,冷哼他也得乖乖受著,於是他笑得燦爛,回身繼續問道,「真人有何指教?」

上榛又哼了一聲,周浣快要被他搞得崩潰,幸好他下一句終於說了人話,「天啟院明年再敢往桃花林放人,信不信我命門中弟子…..」

狠話還未放出來,周浣眼睛一轉,立即接道,「是了!小子一定將話帶給副院長!」


上榛氣的白眼一翻,鼻孔一揚,「哼!」

周浣笑的純真,「可還有吩咐?」

「哼!」

「……」看來是聊不下去了,周浣默默垂首,提步就離去。

……..

夜幕之下,桃林某一處如同濃墨一般,趙區區與蓮生相互對視許久。

直到不遠處花妖的那一聲怒吼,打破了寂靜的氣氛,趙區區揚眉問道,「你不去幫幫他?」

蓮生微笑不語。

趙區區恨得牙痒痒,心說最討厭這種裝逼裝深沉的人了。

大約是察覺到她的不滿,蓮生輕聲解釋到,「紅河岸之外的妖族,無妖王的手諭,任何子民不得相助,任其自生自滅。」

合著花妖這麼可憐吶

趙區區搖了搖頭,「他說不讓幫就不讓幫,你咋這麼聽話?」


蓮生認真的看了她一眼,「殿下,需要我出手相助與他?」

趙區區驚悚的連忙擺手,退後幾步,心說這人是聽不懂話了,她哪句是說讓他去幫忙?

真是要了命。

「不準備放我走嗎?」趙區區看了一眼周圍濃墨一般的壁障,警惕的看著他。

蓮生伸手,指了一個方向,「殿下請自便。」

趙區區不相信的瞥了他一眼,向那個方向走了幾步,濃墨漸漸消失,看起來這路確實是對的,似乎覺得有什麼被忽視,她皺著眉,回頭問道,「你就讓我這麼走了?」

蓮生也不理會她的矯情,點了點頭。

趙區區腳步一頓,說道,「出去之後,如果在遇見,不要再叫我殿下了。」

這個稱呼…很可怕啊。

殿下,妖族的殿下,一下子就將她的立場擺在了異族之上,給人聽見了多不好。

蓮生皺眉,「這個要求我可以答應,但…沒有再遇見這個說法,你回族之前,蓮生會一直伴你左右,不離不棄。」

「……」

牛皮糖!

好可怕的牛皮糖!

趙區區扶額,有些心累。

「不,你別跟著我,我給你跪下了。」說罷,便一撩衣擺,準備跪下。

蓮生臉色一變,率先跪了下來,垂首說道,「不可,萬萬不可!」

四周一片寂靜,他目光一愣,迅速抬頭,眼前哪有什麼人影。

「…..」跑得真快。

蓮生無可奈何一笑,站起身,閉上眼,仔細感應了一下的位置,隨即邁起步伐,跟了上去。

………

出了妖族特製的壁障之後,一路坦途,不久之後,便看見了周浣。

這個有些清秀的男子第一次在她面前露出了猙獰的面孔,雙目死死的盯著她,又怒又氣的嘶吼,「趙區區!」(未完待續。。)

… 哦天哪,要聾了。

趙區區捂著耳朵,不滿的看著他,「叫魂呢?」

周浣冷哼,學著上榛的一張臭臉,嘴角弧度諷刺無比,「我看你是一點事都沒有啊。」

這說的什麼話?

趙區區茫然,「我一定要發生什麼事嗎?」

周浣走過來,忍不住揚起手,準備湊她幾下,忽而對上她懵懂的目光,又氣又好笑,深呼吸一口氣之後,將手放了下來。

「真是沒心沒肺,知道我們急成什麼樣了嗎?」

趙區區眼裡多了幾分瞭然,隨即笑道,「不好意思,讓師兄擔心了。」

她鄭重的鞠了一躬,也知道自己這樣自作主張跟著花妖走的行為會讓人鬧心,但如若沒有跟上去,有些事情,她可能現在還蒙在鼓裡。

周浣目光柔和許多,走上前,使勁的揉了揉她的腦袋,「快走吧。」

她點了點頭,看了遠處微亮的天空,心下多了幾分安定。

一路與周浣向外走去,離開桃林,天露出魚肚白,看見晨光的那一瞬間,她懷裡一重,皺眉,將天凈石掏了出來。

玉白石頭上赫然多了一朵蓮花印記。

握草!

真是湊不要臉!這也能跟上來,都懷疑身上是不是被裝了定位-器。趙區區咬牙切齒瞪著印記,恨不得將天凈石一起扔了出去,轉念想想,又覺得有些虧,這可是她目前唯一覺得有些趁手的武器。扔了,她以後用什麼?


「怎麼了?」周浣見她表情有些不對,回過身。關心問道,「可是出了什麼事?」

趙區區將天凈石放回懷裡,抬頭一笑,「沒什麼。」

無論如何,她與蓮生的談話,不想讓第二個人知道。

在她的身份未確定之前,有些事情。只能保密保密再保密!

周浣凝眉,也沒在說什麼,指著前方白霧中若隱若現的身影。說道,「那裡,大約就是儒門弟子駐守的地方了,我們快過去。」

「好的。」她揚眉一笑。接著問道。「出了桃林,我們是不是就完成了試練的第一步?」

周浣腳步一頓,嘆了口氣。

「這次試練難度…有點問題。」他猶豫說道,「前些年,可沒有這麼多人折在桃林。」

趙區區目光一亮,「你的意思是,我們勝利的希望就更大了!」

周浣斜睨了她一眼,「怎麼不關心一下你的同門師兄弟?」

趙區區恍然。立即單手放在胸前,語重心長的嘆了一句。「阿彌陀佛,罪過,罪過。」

周浣冷哼,懶得理她。

…………

天蒙蒙亮,儒門外駐守弟子紛紛佩帶上了符文加身的護身符,準備去桃林救人。

金科站在最前方,胸前有一塊濕漉漉的,正是玉律昨晚給哭的,這姑娘也是心理也是強大,這麼多人面前毫不怯場,哭的一抽一抽的,鼻涕眼淚爬滿一張臉….

迎著風,金科胸口一涼,低頭看了一眼胸前的淚痕,轉頭看了一眼在樹下睡著的玉律,眸中略過幾分無奈。

到底,她什麼時候能長大?

桃林之內響起一陣腳步聲,眾人目光一亮。

「是不是掌教和橫瀾師兄?」

話音剛落,趙區區與周浣的身影便出現在他們面前。

一陣難言的寂靜,趙區區尷尬的看著一群人,笑了笑。

照她的理解是,大家都是正派修行者,見面不說相見恨晚抱頭痛哭,起碼也得給個好臉色維持一下表面的關係撒,怎麼現在都這樣?

一副見到瘟神的表情…..

她偷偷扯了扯周浣的衣袖,問道,「天啟院與儒門有仇?」

周浣低下頭,輕聲說道,「仇怨算不上,有些過結倒是真的。」

趙區區瞭然的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她也不好意思再多說場面話,但…有些事情,還是要問的,她目光一移,看向最前方的金科,眯了眯眼,問道,「昨天晚上,你領的什麼路?」

從橫瀾冰讓他帶他們出桃花林開始,金科的臉色就不太好,本以為臉色不好心腸好就行,帶他們出桃林就萬事大吉,誰曾想,兩人給他們帶進那死胡同,一片詭異的濃霧,給何所惜弄得半死不活,現在都不知道怎麼樣

「是你們自己不聽話!我說了不許進去的!」玉律不知何時醒了過來,胡亂的抹了一下臉,站起身,目光恨恨的看著趙區區。

周浣冷笑,「你敢說,你們不是故意帶我們走那條路?真正的出口離那地方差的可不遠。」

「你想怎麼樣!橫瀾師兄都為你破壞門規了。」玉律大聲喊道,眼淚說來就來,委屈無比的看著她,「你憑什麼讓他這麼做…嗚嗚」

一邊說,一邊抹著眼淚。

趙區區心裡一震,看向周浣,「她什麼意思?」

金科上前,擋住玉律的身影,認真看了一眼趙區區,一字一頓說道,「你確實不配。」

趙區區被這對奇葩搞的要崩潰,翻了個白眼,回身就看向周浣,再次問道,「橫瀾幹什麼了?」

她帶著幾分焦急,對於橫瀾冰她總是有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愧疚,如今,聽金科的話,就愈發難受,她不敢想象橫瀾會做些什麼…也不願意去想,但事情已經發生了,再逃避也沒有用。

周浣搖了搖頭,「這事我不清楚,昨晚一直忙著找你來著。」

趙區區穩住情緒,眼睛多了幾分堅定,不論如何,她今天必須見到橫瀾冰,之後在商議去紅河岸尋找莫邪之心的事。

這麼一想,她看著玉律也多了幾分嘲諷,「橫瀾為我做的事情,就能補償你們的過錯?你們三個關係有多好?」

金科氣的一笑,「不要臉。」

玉律徹底被她激怒,站了出來,就大聲喊道,「你不配!你不配橫瀾師兄的喜歡!」

「難道你配?」趙區區目光一冷,立即反問,「我可不知道橫瀾什麼時候喜歡一個愛哭鼻子的孩子。」

說罷,玉律一愣,下意識抽了抽鼻涕。

「啊嗚嗚」她被說的又是一陣心痛,看著趙區區如同看著殺她全家的仇人,恨不得上前啃她的骨頭,喝她的血。(未完待續。。)

ps:不好意思,今天更晚了。

… 趙區區冷冷看著她,漸漸平息心內的火氣,本就不願與一個孩子鬥嘴,降低自己逼格不說,還影響心情,奈何這人說話難聽至極,忍不住就回了一句。配不配上是她與橫瀾的事情,何時輪得上一個外人吵嘴,最重要的是,她怎麼不配了?

她氣,玉律更氣,兩個人-大眼瞪小眼,誰也不肯放過誰。

周浣伸出手,擋住她的視線,低聲說道,「別鬧了,我們先找到自己隊伍!」

她嘆了口氣,閉上眼,默念了一段經文,再睜開時,眼裡一陣澄明。

周浣讚賞的看了她一眼,拉起她的手,提步離去。

一道符文驀然出現在他們面前,散發著凜然的氣息,玉律能被破格收入儒門,天資自然出眾,符文之中蘊含著浩然正氣,足以絞殺一切,趙區區眯著眼,看著符文之中的圖案,回眸一笑,說道,「喂,有沒有跟你說過,符陣本是一家。」

玉律雙手掐訣,眼底一片恨意,「你不能走,我要告訴師傅,就是你讓師兄壞了門規,你必須替他承擔這個懲罰!」

趙區區笑得無奈,往後退了一步,看著那道流轉生光的符文,在懷裡掏出天凈石,幻化成雲弓,單手握在手上,弓上那道蓮花印機微微一亮,弦上便出現了一根木箭,她嘴角一僵,心說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拍馬屁?

缺什麼來什麼,她眼光一閃。懶得再矯情,右手握住木箭,箭頭指向玉律。

眾人神色一變。儒門弟子怒目而視。

「放肆!」金科率先上前,站在了玉律前面,擋住了弓箭。

周浣也站了出來,笑得璀璨,「怎麼,就許你們動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