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他們的眼力,以他們的境界他們豈能不知這些傢伙們是死靈。但也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感覺到更加的不可思議。

按理來說,所有的死靈都對著生靈包含著極深的惡意。恨不得親自動手殺了他們,讓他們成為自己的同伴,而此時卻是這些死靈來拯救這些生者,這不得不說極為不可思議。難道說他們不怕此界天道的制裁么?

而且更為奇特的事情,就是這些死靈的統率居然是一個人類女子。

對於這難言的千古奇景,青眼白龍一族對於這個叫做桔梗的死靈統領有著十分的興趣。

當下也不遲疑的就對著桔梗開始圍繞捕捉起來。他們要生擒這個傢伙,問出她是如何成為這些人統領的秘密。

但是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這個人的實力卻是強的可怕,尤其是其手上源源不斷的陣法,無限套娃大陣,更是困住了他們所有龍,

但是這個時候究極龍騎士出手了,破了這個大陣,並且率領他們開始了反攻。不過這個時候他們也知道這個女人的厲害,心知這女人只怕只有究極龍騎士才能敵的過,因此他們自知之明的沒有自討苦吃,而是開始向著這個女人帶來的死靈們出手,


而究極龍騎士們也開始對著這個叫做桔梗的人類女人開始圍捕。

雖然說現在的桔梗很厲害,但是說到底拼盡全力也只能和一個究極龍騎士拼個高下,因此面對幾隻究極龍騎士,桔梗還是敵不過的。但是這次,她並非一個人獨自前來,現在來的人么,還有著原希臘神界的戰爭與智慧之神雅典娜,和天界之中執掌殺戮權能的太白金星,

二人也紛紛選擇了其中一個究極龍騎士作為對手。

但是這樣還有兩隻究極龍騎士作為對手。

犬夜叉和殺生丸兩人聯手勉強在加上了斗牙王骨頭七人眾等人才抵擋下了一隻究極龍騎士。

原日暮神社的幾代日暮巫女帶領著一些日暮巫女們和一些強大的妖怪和修士這才抵擋下了第五隻究極龍騎士。

但是對方還有著十幾隻龍騎士,究極青眼白龍,青眼白龍等強大的妖怪。

一時之間,在這裡的無論是參與戰鬥的還是沒有參與戰鬥的芸芸眾生,都被這差大戰所波及之中。

無數的屍體在戰場上堆積。

流淌下的血液就像是那細小的河流匯並成一汪洋大海。

這片天地已然已經被染成了猩紅之色。

尤其是那桔梗等達到了天仙級的強者,僅僅只是戰鬥的餘威,也能夠摧毀一座山頭。

大戰持續了整整幾天幾夜,山河都被這些仙級高手們的戰鬥之中崩碎。無數的慘叫,痛苦的哀嚎,裂肺的吶喊在天地之間無所不在的飄蕩著。

這個星球的人或是妖更是死的已經差不多了,然而敵方,受損的程度卻是極其的微小,比如說那五大究極青眼白龍雖大多挂彩,但大都性命之危,那細小的傷口對於本身的威能更是無礙發揮。

至於其他龍種,卻也沒有死掉幾隻。

然而這個時候一道散發著滅世一般的威能降臨了! 「咦?人呢?」當邵大師興奮的跟古休分享自己的收穫時,卻發現房間中已經空空蕩蕩,古休早已渺無蹤跡。

無奈的搖了搖頭,邵大師又沉浸在晉陞的喜悅之中。

……

悄無聲息的離開寶器閣,古休長舒一口氣。

所謂計劃不如變化快,古休原本計劃將手套晉陞成二階仙器,不過,在發現心火的作用,並得到《三陽煉器法》后,這個計劃已經可以作廢。

古休準備自己煉製仙器。

事實上,如果古休真的要自己煉製仙器,那應該留下來仔細請教邵大師,只有這樣才能得到煉器的精髓,畢竟只憑一份《三陽煉器法》,是根本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有所成就,不應該不告而別。

不過,古休之所以這麼急著離開,自然是有原因,因為他從《三陽煉器法》中,發現一種以變形體材料為基礎的煉器方法,而且這種煉器方法,極為適合古休。

因為它是以先天真火來煉製仙器,能夠獨自煉製出二階仙器,而心火恰好屬於一種先天真火。

而且,變形體材料實在太過珍貴,足以令先天境武尊動心,古休不想讓別人發現它,要不也不會費盡心思的變換形象,所以一發現這種方法,古休就悄然離開。

……

古休在外面轉了一個圈,換成一副濃眉闊臉的青年模樣,身上氣息仍保持在罡氣境,不過卻不再是冰寒,而是微風習習,一看就是修鍊風系功法的武者,任何人都不會將他與剛才的冷麵武師聯繫到一起。

古休重新返回寶器閣中。

剛才的帶路青年再次走了上來。

「給我開一間煉器室,要能煉製二階仙器的。」

寶器閣之所以能夠吸引如此多武者,不僅因為這裡擁有最好、最多、最便宜的仙器,也因為這裡有著下九區最好的煉器室,裡面擁有各種先進的設備,可以供那些建不起煉器室的煉器師們煉製仙器。

而且這些煉器師們煉製的仙器,還可以就近賣出,賺回成本,採購煉器材料也可以足不出戶,極為方便。

可以說,來寶器閣的人,只有一半是來買仙器的,另外一半,則是煉製仙器的。

「二階煉器室每天一枚一階仙石,請武師大人先預付押金,十枚一階仙石。」帶路青年帶著古休來到一處櫃檯,微笑道。

「一階仙石?」古休差點沒反應過來,不過他很快想起這是什麼,從儲物寶戒中,取出十顆葡萄大小的晶瑩玉石,遞了上去。

這就是仙石,全宇宙的通用貨幣。

事實上,仙石原本只是宇宙中一種比較常見的玉石,後來人們才發現,如果將妖獸的生命精華抽出,灌入這種玉石之中,就可以長久保存,使用時又可以輕易的汲取出來,十分方便。

仙石中的妖獸生命精華,不僅能夠快速回復血氣,還能輔助武者修鍊,效果堪比一些藥劑,因為它的產量大,需求高,消耗也大,所以成為宇宙中的通用貨幣。

至於古休原本使用的那些貨幣,也只是宛明市所屬的七十二城聯盟自己發行的貨幣,價值遠遠不如仙石不說,還無法通用,出了七十二城聯盟,就沒人使用了。

也正因為仙石價值太高,平時交易中,都沒有人用過它,古休才差點沒有反應過來,若非殺了火雲大盜和良哥,從他們的儲物戒指中找到幾百顆一階仙石,古休說不定要出個大丑。

不過,煉器室的費用之高,也讓古休心中驚嘆,要知道,一枚一階仙石足足價值一萬元,而這隻夠煉器室一天的費用。

古休又花費十塊一階仙石,購買了煉器所需要的一些材料,然後走入煉器室,關緊大門,從基因晶元中調出《三陽煉器法》,找到以先天真火煉製仙器的那一部分,開始研究。

足足半天時間之後,古休終於收起《三陽煉器法》,從購買的材料中,取出幾件,仔細的練習。

眨眼一天時間過去,古休沉浸在煉製仙器的過程中。

驀地,古休手中的一對手套劈啪作響,彷彿點燃的鞭炮,連綿不絕,震耳欲聾。

待炸響聲停止,古休一臉興奮的將手套帶上,熾熱的罡氣湧入手套中,發現這幅新的手套,彷彿與自身融為一體,有種如臂使指的暢快感。

這幅手套原本只是一階下品仙器,受限於它的材料先天不足,無論古休如何淬鍊,它的品級也只有一階上品,無法發揮出古休全部的實力。

如果不是因為古休長期淬鍊,尤其是經過心火淬鍊之後,手套中的血脈品質大幅提高,堪比罡氣境中級武師體內的血脈,不僅十分堅硬、韌性十足,而且能夠容納二階上品甚至二階極品的罡氣而不受損,更因為長期受到烈陽罡氣的淬鍊,對烈陽罡氣也有一定程度的增幅,使得古休捨不得放棄,這幅手套早就應該淘汰了。

但現在,古休用變形體材料為主體,抽取手套中的血脈,重新煉製出的新手套,品質已經達到二階下品,不僅能發揮出他的全部實力,還能有所增幅!

能量之心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手套中一條條細微的毛細血脈,從幾條主要血脈上分部出來,遍布整副手套,罡氣涌動,立刻就能在手套的血脈之中流轉七八個來回。

古休心中頓時生出喜悅,這種狀況,就說明手套已經快要被古休煉化,一旦煉化成功,就可以徹底將這幅手套,納入體內。

煉化仙器的過程,就是一個不斷在仙器中滋生血脈的過程,當仙器中的血脈完全貫通,血氣通達,那就意味著仙器被煉化成功。

「難怪變形體材料會有那麼大的價值,原來用它煉製的仙器,有如此大的好處!」

原本的手套中,血脈雖然品質極高,但受限於本身材料,因此只有幾條主要血脈,而沒有毛細血脈,嚴重的影響煉化,但現在,更換了變形體材料之後,古休驀然發現,從主要血脈中滋生出毛細血脈,變得十分容易。

就彷彿變形體材料是一種血肉一般。

而事實上,變形體材料就是一種由金屬原子所組成的特殊高分子材料,既擁有一定的生命特徵,有具備金屬的許多特性,因此才成為煉製仙器的絕佳材料,縱使用來煉製四階仙器,都不嫌落伍。

除此之外,變形體材料還具備了一個極為特殊的能力。

記憶變形!

這種能力與武器上加裝的物質記憶功能相似,只不過一個天生擁有,另一個屬於人為加裝,但變形體材料的記憶變形特殊之處在於,變形體材料可以在幾種記憶形狀中,隨意變形而不影響性質!

「既然這幅手套中沾染了烈陽罡氣的氣息,適合烈陽罡氣的發揮,那就叫它烈陽手套吧。」 那足以毀天滅地的一掌目標自然就是那究極龍騎士。而這一掌的來源,自然是見勢不妙的宮水星所通知而來的聖統天皇宮本清。

然而此時的宮本清卻是才剛剛突破了大羅金仙之境,尚且還不能無視天道意志,因此這一掌是她所能夠做到的極限了。

而也正是因為這一掌,宮本清與天道之間有了間隙,或者該說這宮本清是天選之人,不應該是運氣與實力一同逆天之人。即使在金仙多如果,大羅遍地走的仙界,哪怕其中還有著天道的惡意的加持之下。

宮本清和著因此受到牽連的翠子織田市等人,依舊在這個世界之中好好的活了下來。而且更為重要的是她們總能在逆境之中在突破。突破自身天賦的潛能達到了一個又一個的新高度。

而面對這大羅金仙的一掌,哪怕之間疊穿了幾個世界壁,那幾隻究極龍騎士通通死在了這一掌之下。

犬夜叉自然是認出了這一掌的主人,需知他小時候可被這掌打腫了小屁屁好幾回。因此犬夜叉大聲高呼著:

「這是聖統天皇的力量!她從仙界歸來『!幫助我們覆滅強敵!反擊的時刻到了!所有人聽令!給我殺光這些雜種們!」

「殺!」

「聖統天皇沒有放棄我們,兄弟們殺啊!!!」

……

見識到了這毀天滅地絕世無雙的一掌,所有人都被其所震驚,此時又聽見犬夜叉的高呼聲,他們內心因絕望而冷卻的熱血再一次的復燃。


拖著疲憊的身軀,拿起笨重的武器,一個個大都帶著或大或小的傷口的人們。向著那些崽種們衝去!

此刻他們的內心已經被無限的仇恨和殺意所填滿,暴怒使他們的雙眼變的極為猩紅,血絲從雙眼之中浮現,這是在入魔。在和這些強大的敵人們對戰之中,他們已然發現他們只不過是這些崽種們所屠殺取樂的玩物罷了。

在這麼久的對抗之中,一切可以提高他們哪怕一絲一毫的實力的方法,都在人群之中迅速傳播。為的只是為這顆星球之上剩下的生靈拼得一條生路。

而其中入魔之法,最為有效。這是以在透支著他們生命潛力所能夠變強的陰邪之法,他們很明白用了這樣的秘法之法,留給他們的時間就已然不多。或是早早暴斃而亡,又或者淪落為只剩下殺戮意識的魔頭。

這一切並不少他們所想要的但卻是他們所需要的……

他們本可以不用這麼做的,但是他們卻依舊這樣做了。

因為疼痛!悲傷!哀愁……一切的負面情緒都衝擊著在場的人們。

在見到那無知究極龍騎士雜種都化成了灰飛之後,那是敵人之中最強大的敵人,此時已然滅去。他們知道他們即將勝利!贏得勝利的果實!可是這又能夠如何呢?

他們所愛的他、她、它都已經不在了!

他、她、它可能是為他們的愛人,父母、兄弟姐妹、至交好友、師徒、師兄弟姐妹。但是此時他們都已經不在了。

而他們所不在的原因或者是為了他們擋下了刀子,或是救助了其他他們所不曾相識的凡人。甚至有可能只是因為在這些渣渣垃圾們玩樂時所遭受的災難。

無限的悲傷,憤怒在他們的心中猛然激發,他們用盡一切手段極盡升華,此仇唯有手刃仇敵才能平復。

帶著必死的決心,所有人開始咆哮著衝殺起了這些與他們而言的龐然大物。

在這帶著血與仇的暮色之中,兵器之間的碰撞之生,斷裂之聲奏響了這一曲無限的輓歌。

……

還在吐血的犬夜叉,看見這些不知死活的弱小的人們,在這勝利前夕做這無疑是在做無謂犧牲的傢伙們。不由得一口氣沒有吐出來,猛然的咳嗽了起來。

他十分生氣的看著這些人,當下就要制止他們愚蠢的行為。可是就在一邊的殺生丸卻是制止了他。

「你想要幹什麼?哼!你難道想要違背他們的意願么?」

「可是!」犬夜叉並不表示個傻子,自然是聽的懂殺生丸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可是他的心中卻是並不想看到這樣的結果。然而他知道殺生丸說的是對的,他不應該制止才是對的。

因此一時之間犬夜叉也沒有了動作。

「這樣就對了!你還在磨蹭著什麼!我愚蠢的弟弟啊!難不成你就要傻站在這裡不動嗎?」看到犬夜叉居然果真就這樣傻愣愣的呆在那兒,殺生丸再一次斥責道。

只不過這個時候,他也不想和這個愚蠢的弟弟說話了,而是抽出了他自己的刀刃斗鬼神,對著殘餘的普通龍騎士衝殺而去。


看見殺生丸的行動之後,犬夜叉也連忙舉起自己的十米大長刀鐵碎牙對著另外一隻實力保存尚好的普通龍騎士衝殺而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