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是美色當前,突然就不覺得害羞了,伸手摸了摸他的腹肌,笑道:「身材不錯啊。」

帝凌桀的身體有一瞬間的僵硬,按住她的手,他目光中有壓抑的慾望,他聲音變得非常的沙啞,頭抵著她的頭,低聲道:「你不要再亂動。」

鳳九黎感覺到小腹處有什麼堅硬的東西抵著自己,臉上一燙,她將手抽出來,臉轉到一邊,往後退了退,小聲說著:「是你自己拉我下來的……」

帝凌桀無奈一笑,本來是想逗她玩一下,沒想到反而引火燒身。

鳳九黎看著他蠢蠢欲動,轉身就往浴池邊游去。

帝凌桀一把拉住她的手把她拉回來。

鳳九黎心裡驀然一跳,「你還拉著,一會兒你忍不住禽獸了,你讓我怎麼辦?」

說著就要抽出自己的手。

「火是你引起來的,你這樣跑了,會不會太不負責任?」聲音是磁性的沙啞,聽得鳳九黎心裡發麻,一個不留神,人又被他拉回去,抱在懷裡,低頭吻上。

他的動作有些急躁,含著她的唇,然後果斷伸出舌頭開始攻城略池,鳳九黎被他的瘋狂弄得幾乎喘不過來氣,伸手抵在他的胸前,被他握住手舉在頭頂,壓著她往前走了幾步,將她按在玉石的池壁上,繼續著瘋狂的親吻。

鳳九黎臉上酡紅,在她以為自己快要窒息時,帝凌桀放開她,唇停在她的唇角,看著她張著嘴大口呼吸,目光迷離,臉上暈紅,心中驀然一動,低聲道:「再來。」

鳳九黎還沒來得及躲閃,就又被他吻上。

這次不同於方才的激烈,他似乎多了些耐心,很輕柔的吻,軟軟的,甜甜的。 感覺到他握著她手腕的手突然鬆了力道,帶著薄繭的手指輕撫她手腕內側細膩的肌膚,粗礪的感覺讓她皮膚上一陣陣的麻癢,如此的溫柔,讓她不自覺放鬆了身體,漸漸的開始回應他。

帝凌桀一驚,突然停下了動作,伸手將她推到一邊,自己轉過身,淡淡道:「你出去吧。」

鳳九黎眼角還帶著迷離的紅暈,「嗯?」

「你再不出去,我怕我會真的控制不住……」他的聲音已經沙啞到了極致,是真的快到了剋制不住的地步。

鳳九黎知道他尊重她,也在保護她,畢竟,兩個人現在還沒有名分,他若在這個時候要了她,對她名節沒有好處。

雖然,她自己並不在乎什麼名節。

但是,她計較的是這個身體的年齡,雖然已經到了及笄的年齡,可是,十五歲,還是太小了。

鳳九黎離開浴池,身上已經濕透,紅色的紗料衣裙緊緊地貼在身上,將她已經發育的差不多的身體勾勒地玲瓏有致,帝凌桀瞥了一眼,只覺得心裡的火焰又騰騰升起,立刻轉過頭,不再看她。

「屏風那裡有你放置的巾帕,你裹在身上再出去。」帝凌桀聲音傳來,沙啞的聲音向鳳九黎暗示著他忍得有多辛苦。

鳳九黎腳步一頓,有些猶豫。

沒有聽到她離開的聲音,帝凌桀苦笑,「九兒,我忍不了多久的,你再不走,一會兒想走就走不了了。」

「阿桀。」鳳九黎蹲在池邊,輕聲喊道。

帝凌桀背對著她,沒有說話,水下的手卻是控制不住的緊握。

「其實,我可以幫你……」鳳九黎說了一半說不下去,臉上再次泛起紅色。

帝凌桀驀然轉身,眨眼之間已經到了她面前,握住她的手,目光緊緊盯著她,「你想怎麼幫?」

鳳九黎雖然沒有經歷過這些,可是,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吧,一些常識她還是知道的。

「我聽說男人忍太久了對身體不好,雖然我現在沒辦法真的幫你那啥,但是,我可以,可以用手……」鳳九黎低著頭不敢看他,臉上已經燙到不行,她覺得自己真是瘋了,這種話也說的出來。

沒聽到帝凌桀說話,鳳九黎羞赧難耐,就要抽出手,「既然你不想那我走了……」

手腕一緊,帝凌桀直接從水池裡出來,鳳九黎嚇得趕緊閉上眼,腰間一緊她被緊緊抱住,耳邊傳來低啞的聲音,「誰說我不想?」

說著就拉著她的手送到他的身下。

(剩下的自己腦補哈)

洗個澡整整花了一個時辰,鳳九黎覺得也是瘋了!

她一身衣服盡濕,進來時只帶了帝凌桀的衣服給他,最後還是他穿好衣服,又去她房裡給她拿衣服。

一直到離開浴房,鳳九黎都有些沒回過神,臉色一直是泛著紅暈,漆黑的眼睛也蒙了一層水光,像是暗夜漆黑的夜幕閃爍著點點繁星,耀眼而迷離。

將她送到房間,帝凌桀看著她,笑了「好了,今天委屈你了,你也累了,快休息吧。」 鳳九黎點頭,看著他離開還給她帶上房門。

雖然覺得有些害羞,不過,兩人的關係更進了一步,也沒有什麼不好。

鳳九黎笑了笑,躺下睡覺。

次日。

房門被人咚咚敲響,鳳九黎皺眉喊了聲:「誰啊?」

「小九,你今天要去軍營嗎?」流朔的聲音傳來。

鳳九黎坐起身,回道:「嗯,你們先去,我待會兒就過去了。」

「好,那我們先走了。」

鳳九黎聽到他的腳步聲離開,起身到梳妝台坐下,將頭髮高高紮起,露出光潔白皙的額頭。走到衣櫃前,打開門,取出一套紅色勁裝,去軍營還是這種衣服最舒服。

鳳九黎剛走出房門,就看到在門口木欄處靠著的帝凌桀,想起昨天夜裡的事,兩抹飛霞出現在她的臉上。

「去換衣服。」帝凌桀淡淡道。

「嗯?」換什麼衣服?

帝凌桀站直身子,將她推回房間,「快去,今天帶你去街市上逛逛。」

鳳九黎扶住門框,「不行啊,我跟流朔說了我一會兒要去軍營。」

「流朔那裡我已經讓顧憐影追過去說了,你今天不用過去。」帝凌桀把她手從門框上掰下來,然後推她進去,關上門。

「快點換。」帝凌桀又說了聲,靠在門口唇角勾起一抹淺笑。

今日一早,他去御花園晨練,聽到過路的宮女說今日是一年一度的乞巧節,他便想著,帶著九兒出去逛逛。

這兩年,他們到處奔波,九兒更是受苦受累,正好趁著今日乞巧節,讓她好好放鬆一下。

鳳九黎又換回往日的衣裙,頭髮散下來,對著門口喊了聲,「莫笙,你進來給我梳頭髮。」

沒辦法,她自己不會梳什麼好看的髮髻,帝凌桀說帶她出去,她總不能披頭散髮的吧!

房門被推開,進來的卻不是莫笙,而是帝凌桀。

「你再等會兒,我把頭髮梳一下。」鳳九黎以為他等不及了。

帝凌桀走過來,手輕撫她的長發,及腰的長發打理的很好,烏黑髮亮,輕撫之間像是細滑的綢緞。

「我給你梳。」帝凌桀長手一伸,拿過她手裡的木梳。

鳳九黎透過銅鏡看著站在身後的男子,遲疑道:「你會嗎?」

「看過莫笙給你梳過,也不難。」帝凌桀用梳子將她的頭髮梳順了,然後用手指挑起一縷頭髮,開始給她綰髮髻。

鳳九黎唇角勾起,突然一瞬間,感覺兩人之間就像是老夫老妻一樣,很幸福。

「你昨天怎麼想到去天牢?」鳳九黎覺得沒事做,便問道。

「他傷過你幾十刀,我去把他划你的那幾十刀還給他。」帝凌桀淡淡道。

「那你幹嘛割了他那裡?」季寒雖然讓人很恨他,但是他怎麼會想著閹割了他?

「因為他說,他曾經羞辱過你。」帝凌桀語氣很淡然說道。

鳳九黎卻是聽后一怒,手一掌拍在梳妝台上,上面放的東西被震得彈起來又落下,帝凌桀看著她生氣,笑了笑,道:「我也沒相信他說的,你沒必要那麼生氣。」 「他說謊敢說到你頭上,當著你的面說著侮辱我的話,他想死吧他!」鳳九黎想要站起來,被帝凌桀空出一隻手按住她肩膀,「淡定點。」

「你沒相信吧?」鳳九黎坐下冷靜了會,問道。

「你覺得我會相信嗎?」帝凌桀心裡覺得好笑。

「不會。」 愛情公寓之新的起航 鳳九黎也是一笑,兩人的感情早就堅不可摧,彼此相互信任,互不隱瞞,他怎麼可能會不相信她?

帝凌桀拿起一直玉簪插進髮髻固定住,「好了。」

鳳九黎看著鏡子里的自己,頭髮綰的並不是很複雜的髮髻,簡單的卻很精緻,簪子是紅色的珠花,深淺不一的紅色碎花,很漂亮。

握住她的手,拉著鳳九黎站起來,「走吧。」

鳳九黎點頭。

兩個人相伴出宮,宮門處的守衛看著兩人,心道心就是公主和駙馬,兩個人簡直是一對天生的璧人。

集市上非常熱鬧,人群擁擠,帝凌桀握住鳳九黎的手,「你拉住我,人太多,萬一被擠散了。」

鳳九黎點頭,握住他的手。

路過一個賣小首飾的攤位,鳳九黎看上面的東西很精緻,就停下來多看了兩眼。

帝凌桀看她停了下來,問道:「有喜歡的嗎?」

攤位的老大爺看到兩個人,趕緊道:「公子小姐快看看,咱們這裡的東西都是純手工的,別人那裡可是沒有的。小姐有沒有喜歡的?」

鳳九黎拿起一個戒指,上面鑲嵌了一顆藍色的寶石,寶石表面被切割的很精緻,陽光下閃閃發光。

很像以前的鑽戒。

鳳九黎看向帝凌桀,正要說話,感覺自己手裡的東西被人搶去,微微皺眉看過去,只見一個身著鵝黃華服的女孩兒正站在自己身邊,手裡拿著那枚戒指。

「這個多少錢啊?本小姐買了。」那女子看都沒看鳳九黎直接對著攤位的老大爺說道。

說著已經讓她身邊的婢女開始掏錢。

鳳九黎伸手奪過她手裡的戒指,說道:「多少錢,我買了。」

還真沒人敢這麼公然地從她手裡奪東西!

老大爺有些為難,看著鳳九黎和那位女子。

「這是本小姐看上的東西,你敢搶我東西!」那女子一臉怒意,瞪著鳳九黎。

鳳九黎挑眉,「你敢搶我的,就不能我再搶回來?」

說著鳳九黎直接將那枚戒指帶在右手中指上。左手中指帶著宛如黑曜石的空間戒指,正好被那女子看到。

空間戒指非常貴,一般人都買不起,而且,空間戒指根據空間的不同,價格也不同,最貴的要屬五等級的黑色空間晶石打造的空間戒指,空間最大,十萬金才能買到。

她打量著鳳九黎,似乎是沒想到她會如此有錢。

像她堂堂丞相之女,也只能戴的起三等級的黃色空間晶石打造的空間戒指。

「大爺,多少錢?」這戒指戴上剛剛好,鳳九黎很滿意。

「五兩銀子。」老大爺說道。

鳳九黎看了眼帝凌桀,「我出來沒帶錢,你把錢付了吧。」

帝凌桀點頭,拿出錢袋拿出五兩銀子放在攤位上。 女子這才看到鳳九黎身邊站著一個男子,方才只顧著奪那枚戒指,反而沒注意她身邊站著的人。

這一眼看過去,她直接愣住了,天底下竟然還有如此好看的男子!

那女子臉上驀然一紅,走到帝凌桀身邊,盈盈一拜,行了個禮,瞬間像個知書達理的名門小姐,絲毫沒有方才搶東西時的刁蠻,輕聲輕語道:「小女子何亦瞳,是何丞相家的小女兒,今日乞巧節,不知公子可否與小女子為伴,共過乞巧。」

千月大陸的乞巧節,無論男女都可以在集市上向自己心儀的人提出共過乞巧的請求,其實這也是求愛告白的一種方式,好多年輕男女都是趁著乞巧節當日向自己喜歡的人發出邀請,提出告白。

只是……

鳳九黎眉目間有些陰沉,這女的,當她不存在啊?!

帝凌桀皺眉,還沒開口,便聽到鳳九黎冷笑:「這位姑娘,你是瞎了嗎?」

何亦瞳臉上表情一僵,正要罵回去,看了眼帝凌桀,輕咳了一聲,繼續細聲細語道:「這位姑娘,今日你搶了我的戒指不說,你還要和我搶人,這就說不過去了吧。」

鳳九黎瞪了眼帝凌桀,看你惹得桃花!

帝凌桀苦笑,看回去,這我也管不了啊。

鳳九黎氣的想打人,「你這顛倒黑白的話說的真不錯,今天我就是搶人了,你怎麼著!」

說罷,伸手從腰間抽出軟鞭,「啪」的一聲甩在地上,霎時間地面的青石磚被劈裂,嚇得周圍路過的人都是一驚。

何亦瞳看著鳳九黎,女子輕笑間目光中帶著絲絲的怒氣,何亦瞳眼睛一轉,突然身子一歪倒在地上,哭喊道:「救命啊,打人了,快來人啊,光天化日之下打人了!」

鳳九黎看著她倒在地上哭喊,冷笑,還敢在她這裡碰瓷?

我讓你以後死都不敢碰瓷!

驀然抬手一鞭子下去,重重地落在何亦瞳的背上,瞬間打出一條血痕,「我就是打你了,你能怎麼樣?」

何亦瞳瞬間發出一聲慘叫。

周圍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人群中有人認出了鳳九黎,突然大喊道:「這不是九黎公主嗎?」

「公主?哪兒呢?」人群瞬間騷動起來。

所有人看向鳳九黎,如傳言中的一襲紅衣,傾國傾城的容顏,所有人立刻跪下,「拜見公主殿下,公主萬安。」

何亦瞳看著周圍跪倒一片,吃驚地張大了嘴巴。

攤位的老大爺也是震驚地趕緊跪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