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頭加起一顆冰豆弦,卻又想起了,她和北曲昱辰在逆流溪的時候。

她為他準備的那些小吃,他每次寫的那些話,全部都是歷歷在目。

現在無論在何時何地,做任何事情,都會想到北曲昱辰。

喝的茶里,是他;飛過的行雲上,是他;睡夢裡,是他;吹的曲子里也是他。

好像,他每天都和她在一起,但是,她還是想他。

北曲昱辰,你快點兒回來吧。

每天的太陽走的好慢的啊。

南歌紫川看著南歌傾月,將一個冰豆弦放進嘴裡,卻停在那裡,連咀嚼都忘記了。

任誰也看得出來,她此刻,神思恍惚,心魂早已飛出靈竅。

南歌紫川並不是偶然之間,發現了她的心事,她的心事從一開始,就明明白白的寫在眼睛里。

南歌紫川此時若是喊她,怕也會不經意嚇到她。

他又添了一些水,在茶壺裡,煮好,為她添茶。

總算,南歌傾月在水聲里,回了神兒。

她定了定神,想起一句早就想問的話。

「紫川哥哥,你和知華師姐,會每天見面嗎?」

南歌紫川倒水的手一頓,又接著繼續倒下去。

南歌傾月那天都看到了,「你一直都喜歡知華師姐,對嗎?」

南歌紫川大方的承認了,本來有沒打算瞞著誰的。

「我會在有空閑的時候,和她見面,聊聊天。她很對經書,也有許多,不同的見解。」

哇,果然是高雅的知華師姐才可以和同樣博學多才的南歌紫川在一起的。

啊他們在一起,是那麼不同的方式,聊起天來,都是經書子集,人生哲學。

這種約會級別太高深了,她這種背書背到直想吐的,也只有望塵莫及的份兒。

南歌紫川對她說起一件最近聯萌社的安排。

「七月七日,是蟠桃節。這是個天界的節日,不過,雲外天也過,當天我們會好好的辦個聚會。」

南歌傾月:「嗯,好。」

「那天,北曲昱辰應該也會被放回來的。」

南歌傾月終於聽到了重點的那句。

「他真的可以提前出關嗎?」

南歌紫川看著她心急的樣子,淺淺笑著,「是可以,在節日那天不必繼續執行懲戒。」

「真的嗎?」

南歌紫川本想再逗她,但是,算了。

人說,相思最苦,自己又何必,作弄他人呢?

「太好了。那個……我可以見到他了?」

南歌傾月有些禁不住心裡的歡喜,開心的笑起來,又不好意思的捂住嘴巴,可是眼睛里的笑意,閃著亮晶晶的光,怎麼能遮得住呢?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我可以見到他嗎?那天……太好了!。

南歌傾月有些禁不住心裡的歡喜,開心的笑起來,又不好意思的捂住嘴巴,可是眼睛里的笑意,閃著亮晶晶的光,怎麼能遮得住呢?

本來依照錢樂天的主意,是要給南歌傾月來個驚喜,但是,南歌紫川還是想減弱,這種驚喜的作用。


前一段時間,南歌傾月鬱鬱寡歡,是因為和北曲昱辰相互不理睬對方。

那時候,他每每看到南歌傾月發獃,心裡微微會懷疑,自己當初的決定。

南歌紫川看在眼裡,有種莫名的擔憂,他們之間也許比他想象的還有親密。

上次北曲昱辰救過她,那還是他去設計的,當時只有北曲昱辰可以做到,也只有願意去做。

那麼如果,南歌傾月在迷戀上北曲昱辰之後,受了傷,是不是,也有他的責任?

莫非是天定的緣分,會讓他們在一起?

不過,南歌紫川不信什麼天定。

北曲昱辰會在被設計后,和他起了衝突之後,還對南歌傾月放不下,也許,這就是他能表達出來的真心。

至少證明,他真的想通了。

但願他以後不會後悔,否則……

南歌傾月能開心快樂起來,也是,他們的願望。

通過錢樂天,要想辦一場熱鬧的聚會,會是很簡單的事情。

更何況,南歌紫川也知道了,北曲昱辰也有這個意思。

當然北曲昱辰原來的設想,沒有想過辦這樣大的規模。

他們也算是殊途同歸。

南歌傾月的世界突然之間,就變得明亮起來,燦爛起來。

彷佛從雲霧裡看到了光,一陣歡樂的風,吹開了雲霧籠罩的憂鬱,陽光重新灑下來。

「嗯,還有三天啊……」

南歌傾月數著天數,過日子,好吧……日子真的好慢啊。

「你又在數手指頭了,別數了,再數也不會多出來一個的呀。」

易雪舞看著她,很難想象,再三天,她會不會把手指頭摸的掉皮了。

「你,你還笑話我?我可告訴你,那天我們還會請靈力仙師去呢。」

南歌傾月好整以暇的,瞅了她一眼。

易雪舞彷彿,被觸動了某個靈敏的機關,瞬間變化,從聲音到表情,都切換到截然相反的狀態。

「傾月,你覺得我哪件衣服最好看?我是不是要換一個髮髻樣式?我都不會梳,怎麼辦呀?哭死了……」

呃,好可怕的力量啊。一個戀慕的對象對一個人影響力,居然是這麼大。

「你傻笑什麼呢?快幫我想想辦法,出出主意啊……夠不夠朋友啊喂!」


易雪舞很快變臉了。

「……」好凶哦。

這是全部溫柔都給了那一個人嗎?

南歌傾月看著她嘴賤了一句:「……呃……其實,你弄成什麼,太奇怪的模樣,他不一定看得見你。。」

南歌傾月自從知道了易雪舞的少女心事,頓悟原來,它還可以是一件,無往不利的弓箭。

不論從哪個角度,每拿出來隨手一射,一擊必中,每次都非常管用。

果然,易雪舞瞬間從嘲諷她的冷靜旁觀者,一秒變身成一個,比她還狂熱的,聚會積極分子。

「那我跟那麼多人都一個模樣,他也不一定能看見我。」


還真是,多慮了啊。

難道以前分得清,現在這麼久了,反而分不清了嗎?

「你安心啦。那麼多的人,他都記得住你的名字,你穿什麼衣服,他都會記得的。」南歌傾月坐在菱花鏡邊,拿起她一縷兒頭髮。

易雪舞很不滿意她這種不痛不癢的安慰。

「那也是更好看,才好呀。」說著白了南歌傾月一眼,又回頭研究髮髻的樣式。

南歌傾月知道她的脾氣,也不生氣,:「曉得了,你最美了。來,我幫你選。」

易雪舞又嬉笑起,:「嘿嘿,好,試試這個。」

兩個人一聊起,女生們的小玩意兒,耳環啦,妝花了,就沒完沒了。

好不容易弄完了頭,南歌傾月和易雪舞,又將穿什麼鞋子,系什麼鞋帶兒,搗鼓了一個遍。

汗呀,真是看人不能看表面。

誰能看的出,女漢子似的易雪舞,竟然,也有少女心泛濫成災的時候。

而且這熱情,就像是山洪爆發,不發則已,一發不可收拾啊。

南歌傾月在蟠桃節的前一日,向師尊東樂徽音告假。

「師父,明天我們要不要過節呢?

南歌傾月眼睛雪亮的望著東樂徽音,如果雲外天全部都過這個節日,那麼她就不用特別說,要求師父給她一天時間了。

東樂徽音平時要求很嚴,半日也不得休息的。

東樂徽音手裡正在調試著琴弦,頭也未抬起,就回絕了她試探的問話。

「傾月,修鍊不可偏廢,你需得每日不間斷,才可超越自己,將來……」

南歌傾月內心慘叫,不要啊,再說下去,就又是準備,迎著一大波新的考驗了。

不過盼來這一天,她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的,數著手指頭,猜盼來的,如論如何,也不能放棄啊。

南歌傾月不死心地追問,「師父,您就不打算過個節,畢竟每年只有一個。」

東樂徽音停下手,「傾月,莫非你打算好了要過節的事情?」

師父啊,您真是慧眼如炬。什麼也沒逃不過您的眼睛呀。

「嗯,我和朋友都想要去,據說今年是最盛大的,有好多人呢。我們也過吧,師父。」

南歌傾月如是撒嬌著說,差不多眼裡都要寫上,「求求師父,讓我去吧。」

東樂徽音微微一笑,是呀,每年只有一次呢。

人不風流枉少年,也許,這種歡樂,在自己看來,不過一場浮華,可在南歌傾月的心裡,那是盼望已久的一場盛大狂歡。

「好吧,為師也湊個熱鬧去。」

南歌傾月的心裡興奮不已,嘭地開了花兒似的,「您太好了!師父,我明天來和您一起去。」

東樂徽音搖搖頭,「不必了,你既然約了朋友,哪裡還顧得上師父。」

「我哪有不陪著師父開心的道理呢。我就是要給師父端茶倒水,讓您享受節日嘛。」

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接觸,東樂徽音的嚴厲,還有愛護,完全讓南歌傾月,是把對娘親樂緋羽的感情,轉移到了師父東樂徽音身上。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接觸,東樂徽音的嚴厲,還有愛護,已經讓南歌傾月,是把對娘親樂緋羽的感情,轉移到了師父東樂徽音身上。

南歌傾月對著東樂徽音,有時也會,如同在樂緋羽身邊時一樣,撒嬌耍賴。

不過,東樂徽音若是在尋常小事上,才會允許她,小小的任性。

「好了,既然是節日,就好好玩兒吧。不必來打擾我了。去吧。」

南歌傾月想到她確實不可能,一直陪著東樂徽音。

「師父,您就像娘親一樣疼我。在我心裡,您就是和我娘親一樣。」雖然心裡這樣想,可說出來還有點兒害羞。

說完她就揮揮手,留下一句話,「那我去了。師父你也要過個開心的節哦,」

噠噠噠,跑了。

扔下被她哄得,愣住了的東樂徽音,回過神兒,寵溺的微笑望著她飛起的行雲,「這個孩子。」

時間上南歌傾月有充分的時間,所有的一切都很順利。

一個夜晚的期盼,終於等來蟠桃節的太陽升起來。

南歌傾月興奮不已,醒得很早,害怕浪費一刻時光。

這個蟠桃節,其實已經和蟠桃的關係不大了。

天界的蟠桃節,是西天王母創立的,不過是桃子豐收了,老太太樂了,搞個分享,讓親戚朋友都過去,嘗嘗,順便歌舞娛樂一下。

而雲外天的神尊,此時也有被邀請去的,因此上呢,學院里也會有一日空閑時間,於是師生們也是各種歡樂,就這樣形成了一個節日。

南歌傾月今天裝扮的很新,上次南宮蒼熠為她做的新衣,還特意弄了新的髮髻,整個兒人都和以前不同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