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紅珊他們看着高大帥氣的黎析,一臉懵逼。

不禁在心裏猜測,這是不是孩子的父親。

手術室裏,半身麻醉的冷清悠意識清醒。

已經大出血,順生風險很大,安全起見直接改成剖腹產。

“清悠,你放心睡一覺,醒來就沒事了。”黎析輕聲安慰。

“我不睡,我要看着孩子出世。”冷清悠不知是凍得還是害怕,瑟瑟發抖。


她望着天花板上耀眼的手術燈,心裏有些慌。

兩隻手上都紮了針,輸着她不認識的液體。

“血庫沒那麼多血熊貓血,怎麼辦黎醫生?”一個只露出眼睛的醫生問道。

“用我的。”黎析毫不猶豫地伸出胳膊。

“黎醫生,你?”

“沒事,來吧。”他早就做好了隨時獻血的準備,第一次給冷清悠建檔的時候,就發現了她的血型與衆不同。

跟阿冷一樣的血型。 “謝謝。”冷清悠發自內心的感動。

鮮紅的液體輸進她的身體,她第一次知道自己是熊貓血。

只聽“呲啦”一聲,刀切入肉的聲音。

又感覺醫生在拿什麼東西吸她肚子裏的血,一會兒又往裏掏腸子還是孩子。

她不知道,只感覺肚子被揪得難受,心也跟着發緊。

黎析躺在另一張手術牀上,戴着眼鏡神情專注地看着忙碌的醫生們。

“哇~哇~哇~”

嬰兒的哭聲傳來,大家鬆了一口氣。

“繼續,肚子裏還有一個。”黎析眉頭緊鎖,他催促着剛要放鬆的醫生。

醫生們弄孩子的弄孩子,縫合的縫合,馬上又緊張地動作起來。

冷清悠歪過頭去,看着那個哭聲響亮,皺巴巴的嬰兒蹙眉,這是自己的孩子嗎?好小,好醜!

忙碌的醫生圍着她的肚子工作,只感覺肚子又猛地被揪起,另一個孩子也出來了。

這里有妖氣 ,“醫生,孩子沒事吧。”

醫生熟練的托起孩子,拍了他的臀部兩下。這個小嬰兒才發出像小貓一樣虛弱地“哇~哇~”聲。

“送保溫箱,照藍光。”

冷清悠剛放鬆的心又被提起來。

黎析溫和輕柔的聲音飄過來,:“沒事,早產的孩子很多都這樣。”

“嗯-”

冷清悠所有的精力都要用光了,她闔上眼,沉沉睡過去,有黎析在,她莫名地安心。

樹上的麻雀,飛來飛去,還有一隻落在窗臺上。她被“嘰嘰喳喳”地聲音吵醒。

“清悠姐,你醒啦。”田丹眉眼彎彎,甜美軟糯。

“嗯。”她動了下,腹部撕裂的疼痛傳來,“孩子呢。”

“黎醫生照顧,他讓你不用擔心。”田丹按黎析交代的話,說給她聽。

冷清悠微微點頭,“你回去上班吧,不用管我。”

“那怎麼行呢,你現在身邊離不開人。”田丹趕忙說道,“對了,何阿姨已經報警了,警察會處理這件事。”

“額?何阿姨?”冷清悠反問,“你們確立關係了?!”

“何阿姨非讓我改口。”田丹低着頭,用幾乎只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答道。

冷清悠不在逗她,麻藥勁兒已經下去,她是真的很疼。

“林小姐,您醒啦?”

一個乾淨清爽的姑娘風風火火地走進來。

“你是?”冷清悠眼皮擡了擡,確定沒有見過她。

“自我介紹下,我叫唐馨,是黎醫生請的護工。”唐馨熱情大方。

“嗯。”又要承黎析的情了,“辛苦你了。”

“林小姐,太客氣了。”唐馨說話間把牀邊導尿管上袋子裏的尿液放入便盆裏。

冷清悠有些尷尬,轉頭對田丹說:“你先回去上班吧,不然何姐他們忙不過來。”

“好,那我就先回了,下班再來看你。”田丹背上包,給冷清悠掖了掖被子。

有唐馨在,的確方便了很多。


她一會兒給冷清悠擦擦身子,一會兒又給她捏捏腿。

連身下的產婦護墊也幫她換了幾次。

摘掉導尿管,冷清悠強撐着已經能下牀了。

“我想去看看孩子。”她扶着牆走一步歇兩步。

“孩子就是早產虛弱點,有我在你還不放心呀!”黎析穿着白大褂笑容溫暖,把簽字筆放進兜裏。 冷清悠站定,靠在牆上,“你沒事吧,那天用了你很多血。”

黎析拍拍胸脯,“我這麼健壯,完全沒問題,修養幾天就緩過來了。”

火影之大美食家 ,這裏安靜舒適,不用怕別人打擾。

寬敞的樓道里還能聽到他們說話的回聲。

“想去看看孩子嗎?”黎析雙手插兜,目光溫柔。

冷清悠猶豫了下,點點頭。


重症監護室是無菌病房,她們只能從監控視頻裏看。

不時有嬰兒的哭聲傳來。

黎析讓護士找出冷清悠兩個孩子的影像。

“好醜。”冷清悠目不轉睛地盯着兩個皺巴巴,比其他嬰兒小出很多的寶寶。

他們的眼睛蒙着黑布,在藍光的照射下,蹬抓着細細的小胳膊小腿,好像很難受。

冷清悠眼角一酸,竟熱淚盈眶。

與狼謀皮 傻丫頭,別哭。”黎析抽出紙巾遞給她,“過不了一個月,他們就能像普通孩子一樣健壯了。”

她沒有接,生怕眨眼的功夫就會錯過孩子們的一舉一動。

黎析嘆了一口氣,陪她站了很久。

有孩子的冬天,也變得很暖。

在黎析的一再堅持下,冷清悠帶着孩子們住進了他租賃的高檔小區。

跟他成了門對門的鄰居。

“黎爸爸,暖暖要這個。”冷清悠的女兒林暖暖摟着黎析的脖子撒嬌。

三歲半的小女孩眼睛閃閃發亮,她像小鹿一樣的眸子漆黑而精爽。

她指着櫃檯上的香草蛋糕偷偷地嚥了下口水。

“小姐,給她拿這個。”只要林暖暖要的,黎析都會滿足她。

售貨員把糕點放在精緻的紙盒裏遞給她們,“謝謝惠顧,這款蛋糕要現吃才更美味,不要放得太久哦。”

“謝謝姐姐。”林暖暖軟軟糯糯的聲音打動了售貨員,售貨員又送給她一顆小熊軟糖。

“暖暖,咱們去那邊的桌子吃吧。”黎析指了指店裏小圓桌。

“不要,暖暖要給弟弟吃,他吃了就不會再生病了。”林暖暖嘟着小嘴,煞是可愛。

黎析無奈地搖了搖頭。

這個小機靈懂事讓人心疼,跟她們的媽咪一樣讓人心生歡喜。


初春的依然寒風凜冽,窗上的冰花已然退卻,老樹將自己黑褐色的枝丫用力向上延伸,有幾株嫩芽悄悄露了頭。

“媽咪,我能出去玩嗎?”稚嫩的聲音軟糯無力。

“康康乖,等好天氣咱們再出去曬太陽好不好。”冷清悠聲音輕柔,看上去溫婉了很多。

“好吧。”冷清悠的兒子林子康撅着小嘴,臉上寫滿了不高興。

他又重新坐坐最喜歡的陽臺邊,看窗外的麻雀飛來飛去。

“叮咚~”

“康康,讓我們猜猜看是誰來了?!”冷清悠雙手捧着他的小臉,眉眼彎彎。

林子康一下來了精神,從榻榻米上蹦下來,“媽咪,康康去開門呢。”

林暖暖對着弟弟做了個鬼臉。

“暖暖,快下來。”冷清悠板着臉,嚇得林暖暖“跐溜”一下從黎析懷裏跳下來。

黎析輕咳一聲,“清悠,不怪孩子,是我看不想她走得太累,堅持抱的。” “媽咪,你別生氣,暖暖以後都自己走路好不好。”林暖暖軟糯的聲音有些發顫。

冷清悠心底一酸。“嗯,去跟弟弟玩兒吧。”

“媽咪,黎叔叔給弟弟買了蛋糕。”林暖暖把蛋糕捧在手上,獻寶似的拿給她。

“暖暖,媽咪不是說了,不能讓黎爸爸破費。”冷清悠很是無奈。

這三年多黎析總是無聲無息地幫她,對孩子們更是視若己出。

她想過儘量不要拖累黎析,黎析爲她花費的每一筆錢,她都記在賬簿上。

等她有能力了,一定雙倍還給黎析。

“好了,別說孩子了。”黎析忍不住出聲勸道,“暖暖才這麼點兒,你要說,說我吧!”

“你……”冷清悠無言以對,賭氣坐在沙發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