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麼意思?”雖然還是冷冷的口氣,可是路平內心卻有一絲顫動。

‘小丫頭?’吳浩炎奇怪了,路平明明是個男的,怎麼說他是小丫頭。

“哼,這些話,去問閻羅王吧!”狠狠的看着路平,下一刻,男子身影一動,頃刻間消失在了衆人眼前。

“啊!”


一陣慘叫,在衆人身邊的六個死靈直直的向後飛出了好遠。躺在地上不住的**。

下一刻,男子顯出身體出現在了衆人上方“哈哈,你們違抗我的命令,背叛我,這是給你們的懲罰。現在我要讓你們永不超生。”

聽此,路平急忙喊道:“快散開。”

聞言,幾個死靈,迅速的朝邊上散開。

見此,本想動手的男子,又突兀地消失在了空中。

見此,迅速的放下背後的包,路平拿出了一個圓圓的像盤子一樣的東西,並從外衣中抽出了一把桃木劍。

“喂,你手上圓圓的是什麼?”畢曉楓一臉好奇的看着路平。

“這是‘追魂移’用來追蹤這些靈體的。你們都跟在我身後,跟好了。”


看着邊不斷觀察追魂移邊拿着桃木劍移動的路平,吳浩炎、畢曉楓和六個死靈都緊緊跟在他的身後。

皺着眉頭,看着追魂移,下一刻,路平突然停了下來轉身喊道:“快散開,他在後面。”

“啊!”

聞言望去,只見,其中一個男死靈被一股力量拉到後面,整個身體漂浮在空中,雙手無力的抓着空氣,不斷的掙扎着,表情扭曲、痛苦。

見此,其中一名女死靈就準備向那男死靈衝去,幸好被其它死靈及時攔了下來。

緩緩顯現身體,男子出現在漂浮的男死靈身後,冷冷的看着路平“可惜啊,你提醒晚了一步。真是不好意思了。我就不客氣了,先取走他的性命了。”

下一刻,浮在半空中掙扎的死靈,突的兩眼一睜,一隻慘白的手直接從他的身體中穿透了,過來,還帶着絲絲無色液體,令人作嘔。

呆怔了半晌,緩緩隨着那隻手的緩緩縮回,原本漂浮在空中的死靈,直直的掉落了下來。

“不要!”


下一刻,一陣歇斯底里的喊聲從原來那個想要衝去的女死靈中喊出。不顧一切奮力的推開其它死靈,女死靈跑了過去,哭泣着抱着身體開始漸漸消散的死靈“不要,你說過,不會離開我的,你說過你會一直陪着我的,你說過的,不要…”

擡起手摸着,哭泣女死靈的臉,男死靈的眼中充滿了溫柔:“不會的,我會一直守護在你身邊,就算我消失了,我也會靜靜的陪在你身邊的,因爲我對你的愛永遠不會消失。”

“彭。”

下一刻,一聲撞擊聲響起,只見吳浩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哼,無知的人類,憑你那弱小的實力想要對付我嗎?簡直是自取滅亡。”冷冷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吳浩炎,男子眼裏充滿了不屑。

“那加上我呢?”

聞言,轉過頭去,只見路平已經跳到了自己前面。

“啊!”

還未反應過來,下一刻,男子重重的被震飛了數米。

看着,倒在地上的男子,路平迅速的一劍向男子刺去,可是下一刻。男子又憑空消失在了路平劍下。

“好、好。”再次現身,男子出現在了吳浩炎身旁,臉上露出了一絲駭人的笑“***是嗎?那我就讓你的同伴試試,我的掌和你的掌誰厲害。”冷冷的看着路平,下一刻,男子迅速伸手擊向身體自己浮起的吳浩炎道:“溝滅掌”。

“啊!”

同樣一聲慘叫,吳浩炎就像脫了線的風箏飛出了數米。

看到吳浩炎重重的摔倒在地,畢曉楓疑惑了,自己現在到底該出手嗎?

看到此時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吳浩炎,路平一急,將桃木劍拿在手上,另一隻手一擊,重重的將桃木劍向男子打去。一聲輕語也響了起來“鍾家金劍,伏鬼降魔,萬惡之靈,皆化虛無。”

輕巧的避過桃木劍,下一刻,數道金光閃過,一聲慘叫,男子被埋沒在了金光之中。

看着埋沒在金光之中的男子,路平不由鬆了口氣。

急忙向躺在地上的吳浩炎跑去。

“咳咳……咳咳……”

突地響起的咳嗽聲,使得原本筆直跑向吳浩炎的路平,不由呆愣在了原地,停了下來,雙眼緊張的向聲音的源頭望去。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男子緩緩顯現出身體。此時的男子身上出現了許多疤痕,原本完好的黑衣,也變的殘破不堪。頭髮也早已凌亂不堪,。原本較好的臉龐,失去了原有的帥氣。在微風吹拂下也顯得更加的落魄。

緊張的看着漸漸顯現出來的男子,路平心中異常的緊張,由於自己剛纔的一時緊張,所以沒有拿包就跑向了吳浩炎。現在自己處在包和吳浩炎之間。無論去那邊都已經遲了。緊緊的捏着雙手,路平知道,自己帶的法器都在包裏,現在該怎麼辦?

“好,不愧是鍾家人,‘鍾家金劍’果然厲害。可惜啊,由於人在緊張時所發出的力量,是要大減的。而你卻偏偏太緊張那個男的,這就是你們女孩的弱處啊?”

“靠,你他媽的白癡啊,男女不分的啊!看不到,人家是男的啊?還女的,你運氣好就運氣好,說什麼廢話。”畢曉楓突地打斷了男子的話,看着男子,一臉你白癡的表情。

“呵呵,看樣子,你爲了隱藏身份,使用了‘幻符’啊!那可是你們鍾家人的獨創,一般可是禁用的喔。”

“住嘴。”

一聲怒吼,路平從口袋中迅速的掏出一張符紙。低聲一吼“道——天雷落”。

話音落下,一張符紙,夾着絲絲金光。在黑夜中閃出耀眼的光芒,猶如閃電般快速向那名男子擊去。又彷彿如夜晚的黃色精靈, 在不斷移動。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

直直的看着黃色符紙擊向男子,所有人都能感覺到黃色符紙所帶去的強烈殺意。那股力量對於現在的那些弱小死靈來說,是可怕的。

默默的看着這一切,畢曉楓知道,路平是真的火了,現在他使用的招術,招招是他自己的強技。對於,那些像學哥學姐一樣的弱小死靈來說,擊中一擊皆是必死無疑的。而路平此刻卻一而再,再而三的使用這種殺技,可見他的憤怒了。

“噗!”

詫異的看着突然倒在地上,一口鮮血吐出的路平。所有人都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無法置信的看着緩緩顯現在自己眼前的男子,路平喃喃道“不可能,你不可能躲的過我的‘天雷落’來出手傷我。你到底是什麼人?”

“哈哈。”

一聲冷笑,男子緩緩向後退去,浮到了半空。“怎麼,很奇怪是嗎?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想問我。看在你已是將死之人的份上,我就發善心告訴你。讓你死的瞑目。” “哼,我叫黒成。想當初,我只是玩着,殺了幾個人,可是那個老頭,竟然就將我封印在了不見天日的罐子裏。天意啊,真是天意是,那天你奶奶帶你來找那老頭,你不小心碰掉了罐子,不但使得我能夠重見天日逃了出來。也使我知道了,許多事情和你們鍾家的祕密。”男子一臉笑意的看着路平。

看着眼前的男子,路平內心開始劇烈顫動,自己知道,他所說的老頭,就是自己的師父,當初自己十歲的時候,奶奶帶自己到師父哪裏去。自己不小心打碎了罐子,兩位長輩都安慰自己沒事,可幾人卻不知道剛纔的談話卻全都被他聽了見。如果,是這樣那鍾家的祕密不是全部泄漏了?想到這可怕的後果,路平背後開始冒出了冷汗。

指了指路平,畢曉楓笑道:“哦,那他不就是你救命恩人了?那沒事了,我們走吧!”

“等等。”笑了笑,男子玩着手指玩味的看着路平“對呀,救命恩人啊,我可是看在你是我救命恩人的份上,所以沒把你鍾家的祕密說出去。可是沒想到,你竟然害死了我最親愛的弟弟。所以,你今天必需付出代價。”

弟弟?聽到這,吳浩炎明白了,原來那天的男子是他的弟弟,怪不得如此之像。可是此刻,自己卻沒有想這,腦海中還回蕩着男子的哪句話‘我見你的時候,你還是個小丫頭呢?’。

聽此,路平心裏放下了一塊大石,看樣子,他只是和他弟弟說過。冷冷的看了男子一眼“哼,如果我當時知道,絕對不會放了你這害人的妖孽。”

“是啊,可惜啊,你知道的太晚了,一切都是天意,現在你的生命都掌握在了我手上。”轉過頭看了看畢曉楓,男子笑了笑“你想走是嗎?那我就先送你走。”

話音剛落,下一刻,畢曉楓整個人飛出了數米,直直的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看着這一切,路平道:“你對他做了什麼?”

不屑的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畢曉楓“我只是讓他去想去的地方,一個普通的人類而已,死不足惜。你也不用着急,下一個就輪到你了。”

看着路平不充滿恨意的眼神,男子緩緩笑道:“怎麼?不甘心嗎?我告訴你,我今天能打敗你,也是拜你自己所賜。今天這些人的死都是因爲你。”

“我?”呆怔的看着浮在天空中的男子。路平滿臉詫異。

“對,就是你。如果不是你打傷了我弟,我也不會狠心殺了他取得了他的力量,這也是我能抵制你攻擊,製造我弟的幻想在你面前讓你攻擊,然後偷襲成功,使得他們現在生命全掌握在了我的手上。你本就不該讓他們和你在一起,也不該打傷我弟。這一切都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男子冷冷的解釋着一切。

“讓我一個個解決你們吧!”男子臉色一冷,“噬魂靈”

話音剛落,下一刻,在男子身邊憑空出現許多靈體,飛快的向吳浩炎飛去。


剛剛支起身子的吳浩炎。呆呆的看着衝來的靈體一時還未反應過來。

焦急的看着即將發生的一切。衆人都是擔心,因爲現在並沒有任何人能快速到吳浩炎身邊救下他,按照此情況在衆人眼中身爲普通人的吳浩炎必死無疑。

“啊!”

睜着眼,看着眼前的一切,所有人都無法相信眼前的一幕。

只見,原本抱着男死靈哭泣的女死靈,此刻用身體擋在吳浩炎身前,痛苦的承受着那些靈體的吞噬,卻一臉笑意的望着男死靈消失的地方,“我來找你了,你要等我。等我。”

呆怔的看着擋在自己面前正被靈體吞噬的女死靈,吳浩炎內心翻起了波濤。看着吸收了足夠力量漸漸回到了黒成體內的靈體,緩緩的倒下身體,女死靈倒在了吳浩炎懷裏,微笑着看了看吳浩炎“沒事的,我只是去找他了,你要好好活下去,某人可很關心你。不爲了你自己爲了她也要活下去。”說着看了看,一臉憂傷看着自己與女死靈的路平。

“哈哈,沒想到,連死都有人要搶,不要急啊,慢慢來,我會一個個滿足你們的。”黑成一臉笑意的看着所有人。卻殊不知死亡正一步步向他逼近。

看着一臉笑意的看着自己,樣貌恢復到原來人類樣子的女死靈。吳浩炎內心開始不斷波動,這是一個看上去,多麼活潑可愛的女生啊,爲什麼要經歷如此殘忍的事。上天爲什麼要對他們如此不公。一切都是他造成的——黒成

突地感覺到整間教室氣溫下降,整間教室突然充斥着強烈的殺意。所有人人包括死靈,都不禁打了個寒戰。

不由的望向冷氣的源頭,只見吳浩炎低着頭看着已漸漸消散的女死靈,喃喃道:“不可饒恕。”

突地感覺到吳浩炎這一變化,所有人都直直的盯着吳浩炎。

緩緩擡起頭吳浩炎緩緩站起身,一雙清澈透亮的雙眼,冷冷的看着漂浮在空中的黑成,眼裏滿是殺意。

正不屑的看着突然站起身的吳浩炎,黑成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力量的流動,那是與自己相似,卻又好像不同與自己的力量。詫異的看着眼前男子的變化,黑成冷冷道:“你到底是誰?”

嘴角微微一咧,吳浩炎一聲輕笑“哼,小小死靈,有何資格問我話,像你這種不把人的生命當回事,甚至連自己親兄弟都殺的死靈,活在世上已無用。”

鎮定的看着眼前的男子,黑成一笑“你認爲就憑你,能打贏我嗎?我現在已經擁有比原來強很多的力量。如果你人多點,在我不知道你實力的情況下,我可能還有點畏懼,但你只有一人,我還怕你,在場又有誰能幫你?”黑成知道,就算明知道打不過,氣勢上也不能輸給他,況且還不知道這小子的實力呢,雖然他身上的力量很奇怪,但也不代表我一定會輸。

露出一絲譏諷的微笑,吳浩炎此刻的表情令男子一驚“呵呵,是嗎?原本是想親手解決你的,不過,既然你想要多一個人解決你,那我就滿足你。曉楓,玩夠了沒,可以起來了。”

聞言,衆死靈和路平一驚,快速的向畢曉楓望去,下一刻,黃色氣流逐漸在畢曉楓身上形成並旋轉,突地跳了起來,畢曉楓笑着看着吳浩炎“你小子,憋死我了,我可等你這句話,等了很久了,終於可以動手了。哈哈。”卻全然沒有顧及所有死靈和路平驚訝的表情。

“你們倆身上到底是什麼力量?”看着一樣起身,發出力量的畢曉楓,黑成終於按捺不住了自己的心情,開口問道。

“怎麼很奇怪是嗎?奇怪我們倆的力量你不認識?”吳浩炎望着黑成的臉上滿是不屑。“哼,你不是自認爲自己很強嗎?連我們的力量都認不出,還怎麼和我們鬥。小小死靈,這一切都是自找的,受死吧!”

下一刻,吳浩炎周身赤色氣流迅速的圍繞在了自己身體周圍,也許由於魔力,也夾着絲絲黒色氣流。

“哼,唬我啊,連鍾家後人都敗在了我手上,憑你有什麼資格到面前囂張。你是什麼角色,一個學過法的普通人類。在我面前你只不過是螻蟻。”黑成狂笑着看着吳浩炎。全然沒有發現吳浩炎表情的變化。

“人類的生命在你眼裏就那麼不值嗎?你曾經不也是人類嗎?你就因爲這殺了那麼多無辜的人類嗎?”

詫異的看了看突地提這些沒來由的問題的吳浩炎,黑成笑道:“對啊,就是這樣,我喜歡。我就做了。你奈我何?”笑着說完話,卻殊不知這句話爲他帶來了殺生之禍。

“哼”緩緩低下頭,吳浩炎發出了一絲輕蔑的冷笑。死界的知識現在自己是知道的,眼前的黑成,進入死界,只不過是死界最低層的死靈。最多是屬於比較厲害的。可區區一個死靈,竟然如此的不珍惜人的生命“我想問你,你到底有什麼權利,剝奪他們的性命?”

看着依舊低着頭的吳浩炎,黑成笑了起來“靠,我想殺誰就殺誰,誰叫他們沒用呢?”

“你的意思就是,誰厲害,誰就有資格殺別人是嗎?”

“對,成王敗寇。”毫不考慮,黑成直接說了出來。

一臉微笑的看着眼前的這一幕,畢曉楓知道好戲就要上演了。

“是嗎?”

沒有等黑成回答,吳浩炎緩緩擡起頭,臉上滿是笑意,卻明顯夾着殺意。冷冷的看着男子,吳浩炎喃喃道:“我以你的主人,吳浩炎之名,召喚,魔狼門之刃——夜靈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