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爲什麼不早說!”

“站住!傑少主你要往哪裏走?你聽我講完!第一個方法並不是百分百的成功,首先,少主你必須得確保你的青蓮非常的愛你!其次,第一個辦法他的成功率並不是百分之百,他的成功率大概也只有一半這樣!!”

“就是百分之一我也要試!我要去把她帶回來!”

“你給我站住!你不想知道是誰把她害成這樣?更何況還有第二個辦法可行且成功率達到百分之分,你爲什麼不試試呢?”

孫盛也是有點急了,把少主的恭稱都給忘了。


“快說!第二個辦法是什麼?”

“嗯,就是殺掉那個施法的人! 徹底解了他在清蓮身上下的法術,就能救回清蓮姑娘!!” 王二狗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雙手緊握,怒目圓睜。

“倒底是誰在清蓮身上施法?我要殺了他!!”

王二狗的最後一句話,像是在牙縫裏擠出來的,聲音低沉而有力。

“想知道嗎?現在回去,跟上她!”

原路返回茶攤,那茶攤早就沒有人,王二狗駕起輕功追趕,終於看到那道熟悉的倩影。

青蓮小心的向後看了看,然後擡起腳向前走,走了一段路,又小心巽巽的向後張望,王二狗在後面屏息靜氣,不讓青蓮發現這邊的舉動。青蓮在走過幾段山路後,在一座寺廟前停了下來,只見她右手捧胸,似乎在微微喘氣,擡頭看了看寺廟,然後走了進去。

王二狗跟着來到這座寺廟前,這座寺廟顯然已經荒蕪了許久,連牌匾都不知道掉到哪裏去了,門口的立柱漆都掉光了,整體一副破落的樣子。

王二狗貼着大門邊往裏看,只見裏面一尊金漆木雕大佛端坐其中,青蓮站在佛像前沉默不語,許久才擡起頭來對着佛像道:“小慧姐,我已在那狗賊的茶水裏下了毒,瞳幫主可否答應我入幫了嗎?”

“你辦事不力還敢邀賞?這就去死吧!”

王二狗一聽,三魂七魄倒被嚇去了二魂六魄,但見一支凌厲的飛刀向青蓮的腿部刺去,緊接着另四支凌厲的飛刀兩路直向青蓮的咽喉,胸部刺去,另一路一路刺向青蓮的左路,一路刺向青蓮的右路,出手狠辣,下手絕情不留餘地,不論青蓮往何處躲閃都絕計沒有活路。

王二狗大喝一聲,祭起《煉體決》中的運氣決,雙掌發力猛的一下虹吸,青蓮嬌呼一聲,整個身軀急往後退撞入王二狗懷裏,王二狗抱住青蓮嬌軀往後一轉,魚骨劍飛快的揚劍出鞘,五柄飛刀被叮叮鐺鐺的擊落在地。

對方沉默了一會兒,顯然是被王二狗的驚世絕技震住了。過了一會兒,但聞一陣鼓掌聲,然後從佛像後面走出一個身材苗條的黑衣女子,年紀大概在二十左右,容貌秀麗。

“楊少俠果然好身手!真是讓人驚歎啊!小女子真是欽佩的緊!”

“閣下是誰?爲何對一個弱女子下此毒手?”王二狗冷冷的道。

懷中的青蓮也不老實,幾次掙扎不脫,拿住王二狗的手腕就是狠狠的一口,把王二狗疼的直冒冷汗,血順着手腕處直往下淌。

“對不起了,青蓮!”

王二狗在青蓮的脖子後面輕輕一擊,青蓮只覺的眼前一黑,昏迷不醒。

“呵呵,天下人都知道楊少俠是一個多情種子,不這樣又怎麼能逼楊少俠現身呢?”

“廢話少說,你要怎樣?”

黑衣女子也不說話,走到王二狗面前拋了個媚眼,挺了挺她傲人的豐胸。

“楊少俠,我美嗎?”

“你廢話太多了。”

黑衣女子勃然變色,冷哼道:“想我馬小慧年輕貌美,追我的男人不知道排出幾條街,真是不識擡舉!”

王二狗拔劍在手,橫在了馬小豔的玉頸上。

“你有幾個男人追我沒有興趣,我感興趣的是,爲什麼你,還有你身後的那個什麼瞳幫主,要處心積慮的對付我們?”

馬小慧翻了翻眼珠,媚笑道:“我不會告訴你的。”

“你不說我就殺了你!”

“楊少俠是一個多情種子,我知道你是不會殺女人的,尤其是美女。”

“那也要看什麼情況,如果是對付蛇蠍心腸的女人,我是不會心軟的,尤其是美女。”

王二狗略微一使勁,魚骨劍切入馬小慧雪白的肌膚內,一絲鮮血順着玉頸流淌下來。

“你!瞳幫主本來就要見你,跟我來!”

馬小慧帶着王二狗繞過佛像,在佛像後面摸索了幾下,只見吱嘎一聲,佛像後面顯現出一條祕道。

“我馬小慧是瞎了眼了,碰到你這樣不解風情的臭男人,你要去尋死,我不攔你!”

“哦?聽你口氣,似乎你剛纔還想幫我?”

“哼!你現在已經沒有後悔藥可以吃了!”馬小慧狠狠的瞪了一下王二狗,再也不言語,在前面帶路。

順着臺階往下走,呈現在王二狗眼前的是一個規模宏大的地下世界,寬闊的通道兩邊幾乎每隔五六步就有一盞青銅燈,還有侍立兩旁的年輕女子,個個膚白貌美,身材苗條。王二狗抱着沉睡不醒的青蓮,不知道走過多少通道,拐了三四個彎,前面出現了一扇厚重的大門,推開大門,氣勢磅礴,富麗堂皇的大廳呈現在眼前。

只見一個身材苗條,肌膚賽雪的絕代佳人,正躺在裝飾考究的錦榻上,臉上蒙着一絲白紗,雖然看不到她的容貌,但看到她那令人血脈賁張的玉體,就知道這絕對是一個大美人。

整個空曠的大廳,除了這躺在錦榻上的大美人外,她的身邊還有兩位亭亭玉立的侍女站立兩邊。

“幫主,我把人帶來了!”

“嗯,很好,馬左使,你過來,我有心法傳你!”

馬小慧顯然很高興,走到那個瞳幫主面前,只見瞳幫主飛快的伸出左手抓在馬小慧的天靈蓋上,只聽一聲慘叫,馬小悲的腦袋裏溢出許多鮮血,倒在地上死去,死後雙目圓睜,似乎死不瞑目。

王二狗閉上了眼睛。

他此生最見不得的就是摧花的事情發生,每當見到這樣的情況發生,他就會覺的很難過。

“你爲什麼要殺她?”

瞳幫主用性感的朱脣舔了舔手上的鮮血,然後饒有興趣的看着王二狗。

“你,就是楊傑?”

“正是在下!姑娘認識在下?”

“豈止認識!你就是化成灰我都認識!”

“哦?”

王二狗陷入迷茫了,他什麼時候得罪過這樣的大美人?難道是蕭梅?她不是在信裏講去逍遙山了嗎?不可能是她啊?

“你是蕭梅?梅姐姐?”

“我呸!誰是你的梅姐姐?”

“姑娘倒底是誰?”

“哼,你可還曾記得,那個在百里城外,無名水潭洗澡的那名姑娘,那個姑娘就是我。”

“啊!”

王二狗吃驚的張大了嘴巴。

“你這個下流的男人,做出這般齷齪無恥的事來,就是殺了你,也難泄本姑娘心頭之恨!”

“那日在下本無意冒犯姑娘,姑娘若實在介意,大不了在下負起這個責任,娶了姑娘就是,姑娘又何必這般害人?更何況,這青蓮姑娘,和你又有什麼深仇大恨,你要這般置她於死地?”

瞳幫主聽了王二狗的話,看了看躺在王二狗懷裏的青蓮,然後咯咯的媚笑。

“呸!做你的千秋大夢去吧!你想娶本姑娘,本姑娘還不答應呢!至於這個青蓮姑娘,這個你可是誤會人家了。要殺你的青蓮的人可不是我,正是那個馬小慧,好在我已經替你殺了她了,也算是替你的青蓮報仇了。”


“她既是你幫裏的人,就算有過錯,又怎麼能說殺就殺?”

“本幫的規矩,又什麼時候輪到你這個外人來說三道四?”

“規矩再大,人命大如天,怎能如此草菅人命?“

“哼!本幫禁止和男人有姦情,這個馬小慧犯了禁忌,怎能不殺?

王二狗正欲反駁,身體裏的聲音響起。

“這個瞳幫主被邪魔附身了,傑少主千萬要小心!”

王二狗大吃一驚,瞪大眼睛看着那瞳幫主。

“那個瞳幫主身體裏的邪魔應該會用攝魂術對付你,等會那個瞳幫主用眼睛直視你的雙眼,你就用《煉體決》裏面的空明決對付她!空明決最是清神益智,對付擾亂人心智的攝魂決有奇效!然後如果那個邪魔看對付不了你,必然會大吃一驚,你就在這節骨眼上,用《煉體決》裏面的運氣決猛擊那個女人的身體,把那個女人身上的邪魔給打出來!!” “來人呀!給我拿下他!”那瞳幫主一聲令下,外面的年輕女弟子都涌進來把王二狗團團圍住!

紅袖幫由穿越地球的美瞳所創,她依靠在地球上所得的隱身術成功偷竊了幾部專供女子練習的武功祕及,比較有名的有《素女劍法》/《****》,又怕人家找上門來,於是祕密安寨於阿里山。等成勢後又祕密招收女弟子,皆是二八芳齡的年輕姑娘,偶有年紀稍長的也絕不超過二十,概因爲紅袖幫有規矩:入幫女弟子必須是未曾婚嫁的黃花大閨女,才能練習這素女劍法和****。素女劍法是基礎劍法,入幫的女弟子皆可練習,而****是較高深的武功心法,只有幫內輩份較高或者立下奇功的女弟子纔有資格練習。紅袖幫女幫主美瞳發誓要把紅袖幫發展成爲和少**當等六大派齊名的第七大派。

那天美瞳在無名水泉洗澡,被同樣赤身裸體的王二狗當面看個盡光,羞愧難當,回去越想越氣。於是在發展壯大紅袖幫後就派人在青林國四處做案,最後都留下王二狗的筆跡,以此栽樁於王二狗。但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美瞳自己卻被來自於地元星的一個大能盯上了,並附上了美瞳的身體,控制了美瞳的意識。

來自地元星的這個邪惡人物叫胡克,是地元星地邪派的長老。地邪派在地元星上算不上是非常強大的門派,但卻是臭名昭著,惡貫滿盈。門派內的攝魂術,血刀等都是枉殺生靈的非常殘忍的法術。

那天地邪派的掌門胡寒在修煉血刀第九重境界時,枉殺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條人命用來祭刀!!造成地元星有史以來最大的屠殺慘案!!這近十萬條人命的怨氣直衝雲宵!但這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個胡寒誤殺了一個他不應該碰的人。

這個人叫李可,是青雲門執事長老李不凡的小兒子。這個李可不願修仙,卻喜歡在凡間隱居過世外桃源的生活,平時讀讀書,彈彈琴,吟吟詩什麼的。他的父親拗不過他,想着就讓他先玩幾年,等過上幾年再想法勸他這個寶貝兒子回山修煉,卻沒想到慘死在胡寒手裏!

兒子被殺,這李不凡豈肯善罷干休?於是青雲門高手盡出,一夜之間實力較弱的地邪門被滅門,只留下這胡克拼命舍卻這肉身,在血戰中逃出生天逃到這人元星來,然後附身於美瞳身上。

“楊傑!我知你武藝高超!雖傷不了你,你可能護得你懷中的嬌娃?”

美瞳手下的女弟子得了美瞳的指示,個個心領神會,使起嫺熟的素女劍法,招招向王二狗懷裏昏迷不醒的青蓮刺去。王二狗一手緊緊抱着青蓮,另一手趕緊揮劍擋開刺向青蓮的幾柄劍,這邊才擋開,那邊又刺了過來,弄的王二狗手忙腳亂,急中出錯,只聽“撲撲”幾聲,王二狗的身上捱了幾劍見了紅。

王二狗皺着眉頭看着四周圍着自己的女弟子心想:格老子的,如果是男的手起刀落結果便是,這都是年輕小娘,這也下不了手啊?怪不得老孔說:女人和小孩都不好伺候啊!

“哈哈哈!楊傑!我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美瞳得意的看着王二狗,眼帶煞氣。

“楊傑!把你身體裏的運氣決使出來,佈滿全身!”

王二狗身體裏的那個孫盛的聲音響起。

王二狗依言而行,周身真氣遍體遊走。

“哧哧”幾下,女弟子們的劍又刺在了王二狗身上,正暗自高興,卻突然感覺虎口發麻,劍刺在對方身上如刺在鐵板上一樣,幾個刺的重了被反震的拿捏不住,劍紛紛掉在地上叮叮噹噹作響。

這下刀槍不入的王二狗再也不懼女弟子們手中的利劍,於是形勢立馬逆轉,只要女弟子們把劍刺向青蓮,王二狗就用身體去擋,女弟子們節節敗退。

“啊喲我去,我說盛伯,這算是氣功嗎?”


“氣功?氣功算什麼玩意?能比得上這至尊至純的護身真氣?”

“護身真氣?啊喲我去!我有這高級玩意了?我算不算修仙者了?”

“還離的十萬八千里呢,小小成就把你得瑟成這樣?你也不看看對手是誰?都是肉體凡胎的凡人罷了,如果換個修爲稍微高深點的修仙者,你這點薄弱的護身真氣頂個毛用?”

“那你看這招如何?”

王二狗覺的身上的真氣越聚越多,鼓的自己爆爆的,當下雙掌拍地,然後以雙掌爲中心,迸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流,把圍住自己的紅袖幫的女弟子們都震倒在地,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搞定!”王二狗搓了搓手道:“一了百了!省事!”

“切!對方是凡人你纔敢這樣做?如果遇到強大的修仙者,你這樣冒然散去護身真氣,就等於打開了自己防守的門戶,不死也得重傷!”

“唉,我說盛伯!人家纔開始修仙嗎?至於這麼刻薄嗎?還有你現在怎麼不管我叫少主了?左一口你,右一口你的?”

“嘿,你小子給你三分顏色還真敢開染坊?這不逗你玩的嗎?真當自己是主了?你也不去青雲門打聽打聽,我孫盛服過誰?

“““““““”

“不過你小子資質確實是屬於上上之佳,在沒有專門指導,和專屬靈藥的輔助下仍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參透這淨身決,運氣決和空明決,這在青雲門裏也是絕無僅有的啊,我承認我激動了,我激動了,嘿嘿!”

王二狗一時無語,都快三百歲的人了,還跟個老小孩似的。


“不跟你小子貧了,那最大的女BOSS要過來了,搞定她,你這關就這了!快點,照我說的搞定她!”

王二狗擡起頭,那美瞳已離了錦榻,慢慢揭開她臉上的面妙,露出她那禍國殃民的絕世美顏。

“我美嗎?”

美瞳的美眸秋波流動,顧盼生輝。

王二狗看着這張傾國傾城的臉,不得不承認,他是他從孃胎生出來以後,看到的最美的臉。

明眸皓齒,如雲般的秀髮,吹彈可破的細嫩肌膚,這幾乎是近乎完美的臉,你在這張臉上幾乎找不出一個瑕疵!

再配上那魔鬼般的身材,光滑潔白的玉頸下,那豐滿的酥胸起伏不定,平坦如鏡的小腹,柳腰盈盈可握,圓潤性感的臀部,玉腿修長潔白。

這實在是上天的最佳傑作!如果美瞳沒能意外穿越到這人元星,憑着這傲人的身體資本,在地球上大紅大紫也是早晚的事!

美瞳的笑容嫵媚,輕移玉足慢慢向王二狗直來,修長的睫毛下那雙美麗的大眼睛直視王二狗的眼睛不放。

王二狗的眼睛一對上美瞳的眼睛,就感覺自己的身體有點不聽使喚了,強大的氣場撲面而來,使王二狗幾乎透不過氣來。

“我美嗎?”

“嗯。”

“你願意爲我犧牲一切嗎?”

“願意?”

“哦哈哈哈“““”

王二狗體內的聲音爆響,在王二狗的耳邊轟鳴,直接把王二狗的意識轟醒。

“小子找死嗎?還不祭起空明決?是想死在這個女人手裏嗎?”

王二狗趕緊祭起空明決,身體頓時感到一股清涼的清流流遍全身,去除了剛纔還熱躁不已的身體,然後意識變的清晰可見,然後王二狗在性感美麗的美瞳女體上,看到了一張醜陋不堪的臉。 “爲什麼!?爲什麼你們青雲門總是跟我們地邪門作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