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人,準備迎敵!”

一時間,這城主府裏就亂了。

江沉:“……”

“主子,他們好像在準備和咱們開打。”

隋景山挽起袖子,做出一副忠心護主的樣子。

“哎。”

江沉搖了搖頭,嘆息道:“我欲將心映明月,奈何明月照茅坑。”

“好詩,好詩!”

一衆狗腿子趕忙拍馬屁。

“噁心!”

滕梓楽撇了撇嘴,一臉不屑,“你自己就是個茅坑吧。”

四個狗腿子怒目而視。

滕梓楽揚起小臉,雖然做出出淤泥而不染的樣子,但內心卻慌得一批。

據說那狗腿子頭頭是個神二代,嗯,回頭和他交流交流,看看能不能拿到神界的毒藥,毒死這個混蛋!

嘎吱!

忽的,城主府的大門開啓,一衆家丁護衛手持利器從門裏衝了出來,把江沉等人圍在中央。

“江沉,你要攻打我滕王城城主府?”

霍西閣坐在擔架上,被人擡着,一馬當先衝了出來。

他的腦袋和四肢上還纏着繃帶……被江沉扭斷了胳膊腿,也是他出身顯貴,城主府中的靈丹妙藥無數,才能讓他在短時間內恢復一些。

否則現在他也只能躺在牀上哼哼着。

霍西閣坐在擔架上,他怒視江沉,眼睛裏幾乎噴出火來。

“我記得你!”

江沉看着霍西閣,大驚小怪道:“你是那個什麼什麼,霍東閣?”

“老子叫霍西閣!”

霍西閣怒吼一聲,卻又帶動了身上的傷口,忍不住一陣齜牙咧嘴。

“莫非你真的欺我城主府無人?來人,將他拿下!”

在匯鮮樓的時候,霍西閣身邊只有一衆狗腿子,差不多都是氣海境,乾脆煉氣境的修爲,最強也就幾個元海境。

但是在城主府的地頭上,強者無數,還怕他一個小小的江沉?

當即,幾百個家丁護衛就衝了過來。

滕梓楽縮了縮腦袋,她明智的退到最後,把江沉讓了出來。

滕王城的城主乃是大御官員,拿着大御的俸祿,抱着人皇的大腿,統領着大御的軍隊,滕梓楽很樂意看到江沉和滕王城城主產生衝突的。

“護衛!”

少將大人,契上身 ,將他從天外拉了回來,“給我打!”

“啊?是!”

霍北樓打了一個哆嗦,他擡手一擊,一道湛藍色的靈蛇從他手中釋放出來,就將衝在最前面的一干護衛打倒在地。

“霍北樓!”

霍西閣氣的哇哇大叫,道:“你是城主府的兒子,現在竟然胳膊肘往外拐,幫着外人打自家人!?”

霍西閣並不是城主的兒子,他在城主府的地位也遠不如霍北樓。甚至在平時,霍西閣在霍北樓面前,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可是這個時候,在江沉攻打城主府的時候,霍北樓竟然成了幫兇?

霍西閣忍不住破口大罵。


“啊?”

此刻的霍北樓就好似剛剛睡醒的時候,還在半夢半醒之間,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他一臉茫然的看着躲在大後方的霍西閣,又扭頭看了一眼江沉,然後無奈的攤了攤手,道:“誰能告訴我,究竟發生了啥?”

剛剛明明還在客棧裏,王福年那條老狗似乎也死了,對哦,小主子還說要來拜訪父親的……可這怎麼一下子就來到自家大門口了?這也太快了吧?傳說中的神通瞬間移動?

“這貨不會是腦袋有病吧?”

江沉無語望天,他覺得被這樣的護衛保護,自己的安全着實是個問題。

“西閣,你告訴我發生了啥?”

霍北樓定了定神,才一本正經的問道。

此刻,眼見着霍北樓出手,城主府的人也不敢再動手了。

霍北樓,可是滕王城的少城主。

“少城主,您怎麼幫着外人攻打咱們城主府啊。”

一個家丁小心翼翼的問道。

“攻打城主府?”

霍北樓定了定神,然後說道:“沒有啊,我記得主子寫了拜帖,要來城主府拜訪父親來着……哎對了,這就到了?”

手裏拿着江沉拜帖的那個護衛,猛的打了一個激靈,他總算看清楚,自己手裏的是拜帖,而不是戰書。

更過分的是……自家少城主,竟然稱江沉爲……‘主子’?


“給我打!”

霍西閣忍不住了,怒聲喝道。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紈絝發瘋,還在乎什麼後果?

打就完了。

更何況,霍西閣本就被江沉打了,全身上下裹的跟個木乃伊似的,肚子憋着一股子邪火。

現在眼看着江沉又跑到自家大門口耀武揚威,大打出手。若是現在忍住了,他還是滕王城的地頭蛇霍西閣嗎?

隨着霍西閣一聲令下,城主府的下人和家丁嗷嗷的就衝了過去。

自家少城主鐵定是被江沉用邪法控制了,沒看反應都慢了好幾拍嗎?

少城主別怕,我們現在就救你脫離魔爪!

不得不說,滕王城城主府的下人和護衛武道境界極高,各個都是能頂一方的強者。

幾百人同時出手,竟然也給江沉的狗腿子們造成了一些壓力。

“這些都是散流武者中的強者,被霍天擘收服到府裏,這霍天擘野心不小。”

江沉瞬間反應過來。

一個丹海境的大管家不算啥。

捉星宿 ,頭戴小帽,一副低等下人模樣的丹海境武者,這就有些誇張了。

而且這樣的人還不在少數。

作爲人間王朝,大御的實力很強,但擺在明面上的實力,神海境就是頂天強者,神海境之下的丹海境,那便是坐鎮一方的巨擘。

擺在明面上的實力,也就是大御的主流節奏,被衆人認可的。當然,其中一些隱藏的強者,比如滕琛,霍天擘這樣的人,遠遠超越神海境,那也只是個例。

在武道世界之中,一方王朝需要穩定,一是制約強者,讓武道強者不敢肆意妄爲,在世俗之中顯現實力。

二是控制強者,將一些武道強者收爲己用,爲國出力,比如綦聖輝,就是被大御控制的一個武道強者,甘心留在宮裏成爲大內總管。

第三便是樹立強者,將某個境界,或者某個武道強者推出來,成爲王朝武者以及平民,所有人都能看到的旗幟。

這個境界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

神海境,不高不低,正好。

甚至大御武功府之中,推選出來的那些長老,也都是神海境的……但實際上,那些長老的身份,也不過是慕家家奴的後裔罷了。

大御武功府真正的強者,並不在雲湖山,而在異族戰場。

可這並不能說,丹海境或者神海境就是一抓一大把的。

能被樹立爲國民目標,作爲千百年來的旗幟境界,無論是神海境還是丹海境,都是神州,乃至整個諸天萬界的主流境界。

踏入丹海境,便可有資格自稱高手,成爲神海就是強者。

神州浩渺,大御同樣幅員遼闊,人口萬萬,丹海境或者神海境多一些也沒什麼。

修爲達到丹海境,便是武者之中的貴族,無論是在武道宗門,還是在人間王朝,都會獲得極高的地位。

但是眼下,圍攻江沉的這一百多家丁護衛之中,竟然藏着超過二十個丹海境,這就有點誇張了。

甚至江沉也敏銳的發現,城主府的大門裏,還有不少神海境武者默默注視着。

這滕王城的城主府,果然不見得吶。

滕梓楽心安理得的躲在江沉身後,她是江沉的丫鬟,可不是來打架的。

江沉的護衛卻是一倆茫然,剛剛還在神遊天外,回味江沉的武道,一瞬間就要和自己家的下人大打出手,這個變化讓他有點無法適應。

四個狗腿子則是嗷嗷的衝上了上去。

想要在江沉的身邊過的好一點,爲了日後能夠順利脫離魔爪,現在他們也只能盡心爲江沉辦事。

可惜,他們面對的城主府下人,確實有些強的過分,若是沒有神二代在的話,其餘三個狗腿子早就敗下陣來。


“還在等什麼呢,還不快去給小爺我打!”

江沉又一腳踹在霍北樓的後輩上。

“啊,是!”

霍北樓猛的醒悟過來。

武者一諾千金,既然答應江沉成爲他的護衛,當然不能臨陣脫逃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