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之前所看到的星空中三百六十顆星辰,像如今的每活動一定距離,星空中的星辰就會隨機變化,像他們每移動一定距離,總感受到一些危險存在,像外面的靈月湖,為什麼是此陣中的一部分,卻又不會對身在外面的生物沒有任何攻擊力呢?這一切的一切,都在向他展示著這座金龍陣的布陣原理,布陣經歷,布陣的理念等等。

讓他不斷的自我完善著自己對於陣法一道的理解和學習。

不知不覺中,黃民軍對於陣法一道的認知在升華。同時,在越是理解了陣法一道的同時,陣法一道中所需要結合的各種大道的理解,也給他帶來了新的感悟。這讓他的仙識對於天地間的大道的理解,更加的深入,這卻是從另一方面幫他鞏固了那剛剛晉級的金仙級仙識。

而他們的變化,一直都落入了陣靈的感知中,對於黃民軍能夠在這樣的環境里有這樣的提升。陣靈知道,就算是當年的靈月仙宗里,那些從下界飛升的潛力無限的仙人們,恐怕都比不上這個小傢伙。可惜,自己無法給與他任何幫助,讓他得到這靈月湖裡的所有寶藏。否則的話,自己鐵定會助他得到所有寶藏,讓他重建靈月仙宗的。

陣靈不由得自語道:「宗主,您為什麼不讓我想辦法重建靈月仙宗呢?為什麼會說那次大劫即是靈月仙宗的劫難,也是靈月仙宗的機緣呢?卻是寧肯將靈月仙宗的所有寶貝分別存放留給其他無關的人呢?唉,如果您看到這樣一個資質妖孽的小傢伙,會不會興起收徒的想法呢?」

終於,經過了近一個月的闖陣后,他們終於看到不遠處的一座山峰山頂之上,有著一座金碧輝煌的巨大宮殿。想來,那就是第十九偏殿吧。也就是此刻,他們焦急的臉上才浮現出笑容來。

宋祁遠感慨道:「靠,終於看到目的地了,好威武雄偉壯觀的宮殿啊。比起興華城裡那些仙宮都要巨大威武多了。」

焰血也說道:「嗯,是很威武,比我那片行宮的宮殿都壯觀多了。」

為什麼這麼說呢?看看那十多萬公里高的大山,其山巔部位,卻是被人用武器給劈掉了一截,形成了一片面積近百萬平方公里的平地。平地上,建造著一座高近千公里的巨大宮殿,這座宮殿建造得古色古香,其外表某些地方的些許破損可以看出其歷史悠久,帶著淡淡的滄桑之感。

雖然如此,但是,越是接近宮殿,黃民軍破解陣法的速度卻是越慢起來。其真正原因,卻是因為黃民軍好不容易找到這樣一座大陣,並且還擁有著一部分的陣圖,另外,越是靠近宮殿,他越是能夠感覺出這座大陣的各種布陣手段手法,這些,都極大的讓他汲取自己對陣法一道的學習。

終於的,又經過了近一月的時間,他們才終於來到了宮殿之前。

上到山頂后,有一條大道通向了大門處,從此處可以看到,宮殿前方那寬和高都在萬米的大門上方,有著一塊牌匾懸挂著。上書「第十九偏殿」。而宮殿的大門,此時卻是關閉著的。

另外,在大門前方這大道兩邊兩片佔地共近萬平方公里的地方,栽種著近萬株植物。其中有一棵高近萬米的灰色樹葉大樹上,就掛著近百枚火紅色直徑約十米的果實,這些果實外形就像是檸檬一樣。

焰血早在上到這山頂后,雙眼就一直盯著那株植物看著。從這點上,黃民軍他們就知道,那株植物,就是焰血渴望得到的血靈果樹了。而據它所說,那些果實,它只要得到三枚,就可以讓它的血脈之力得到提純,從而能夠讓它體內龍之一族的血脈之力得到激發,讓它得到龍族的傳承。然後只要再經過一段時間的修鍊,相信他以後的修鍊之路將會更加的通暢。

一眼望過去,可以看到,這些植物大部分都是仙級以下級別的植物。也只有靠近大門的一小部分,三十幾棵是屬於仙級的植物而已。而血靈果樹就是這三十幾棵中的其中之一。

另外,在最靠近大門處,還有著兩棵玄仙級別的仙樹,這兩棵仙樹上,各自只結出三枚仙果而已。

看到這大門外居然就已經出現了六枚玄仙級仙果了,這一刻,就連黃民軍也忍不住臉露興奮的表情來。

就算是這六枚玄仙級的仙果,其在焰血眼中,也不及血靈果萬一,所以,由始至終,他的眼光都被血靈果樹佔據了。

隨後,兩人一獸就把所有仙果靈果都採摘了個乾淨,並分配完。

焰血分配到的,是所有的血靈果,雖然對他來說,他也只能服用三枚血靈果而已。就算是服用再多的血靈也不會再有任何效果了。不過,他卻可以拿著這些血靈果去跟其他妖獸或者妖仙換別的更好的物品。所以,這對他來說,已經很滿足了。更何況,其他的仙果靈果,基本上都是人族使用效果更好,給妖獸妖仙用的話,作用不大,所以他才沒有跟他們計較那麼多,只取血靈果而已。

至於宋祁遠,原本他以為自己能夠分到一些仙級仙果以及仙級以下的靈果,就不錯了。可是誰知,黃民軍不單分了他認為自己可以得到的仙果靈果外,居然還分到了兩棵玄級仙樹上的仙果各一枚。

本文來自看書罔小說


… 分配完仙果靈果后,兩人一獸走到了大門前。

只見,大門上有著四方神獸的浮雕刻畫在大門之上,雖說只是浮雕,可是從那大門上傳來的淡淡威壓,也讓他們感覺到了有點窒息感。


站在大門前,黃民軍頓時感覺到息好像極其渺小似的。這種感覺,不單是從體型上感覺的,還從修為上、精神上感覺出來的。從這點上來看,他知道,如果自己修提上去了的話,那麼就算是自己體型相對於大門來說只有丁點大而已。可是卻絕對不會有那種感覺到自己極其渺小的感覺的。

宋祁遠和焰血看了一會大門后,齊上前去,用力的推了推大門,可惜的是,大門卻是紋絲不動。

黃民軍想了想后,再次拿出那枚天明晶來,用手托著走向了大門處。

當他靠近了大門約五百米時,只見從大門牌匾下方,大門上方鑲嵌著的一個小圓珠射出了一道光芒來,照射在他手中的天明晶上。然後,只見那枚天明晶好像受到了那道光芒的牽引似的,朝著那圓珠飛了上去。

「咯吱咯吱。。。。」一陣響聲傳來,只見那兩扇大門就這麼慢慢的朝後打了開來。

直到大門完全打開后,門上的圓珠又是一閃間,把它吸上去的天明晶放回了黃民軍手中。

收起天明晶,黃民軍帶頭走向了大門內。

「啪嗒。。。。」隨著他們的腳步聲傳來,兩人一獸進入到了宮殿之中。

門內的空間,是一個巨大的空間,正面最靠牆的地方,有著一塊高百米的平台。平台的正前方,有著一道階梯通向平台上方。平台的下方兩邊靠牆,則是擺放著一張張古老的石雕桌椅。這些桌椅上,布滿了種種歲月留下來的痕迹,彰顯出無比久遠過去的盛況。

宋祁遠明顯是對遠古的建築都有所了解的,在看到黃民軍看到這樣的擺設后,臉上那淡淡的不解之情后,他就道:「前輩,這大廳中那個百米平台,其實是專門給宮殿主人站立其上點將用的。以這座宮殿的布置來看,這座宮殿在當年,應該是屬於一處點將宮才對。」

「點將宮?」黃民軍不由得疑惑的問道。

宋祁遠就道:「是的,點將宮。當大宗大派準備出兵攻伐他人,或者是對於他人的防守時。就會先在類似此處的點將宮中先點出征的將領,然後讓這些將領帶兵出征。只是想不到這靈月仙宗的一個偏殿居然就是有一個點將宮。要照這麼看的話,那麼其他三十五個偏殿不是都是有一個點將宮存在嗎?那擁有這麼多點將宮的靈月仙宗,得多麼強大啊。嘖嘖嘖,真是難以想像當年的靈月仙宗到底有多強大啊。」

而在點將宮后牆的兩個角落,則有另外兩個偏門分別是通向後面的。

看到這點將宮裡沒有什麼值得留意的物品后,他們先朝著左邊的偏門走去。

只見偏門後方,是一個方圓一萬平米的小客廳而已。客廳的後方,還有一個小門通往宮殿的後方。而宮殿的後方,則是一座荒廢了的花園。

看到這情況后,他們轉回了點將宮,從另一個偏門走了進去。

只見門後有著一道樓梯,直通向宮殿的二層、三層、四層。。。。

當他們來到二層后,看到的是一間間的房間,從房間里的布置來看,這些房間里曾經住著的人,應該都是身份比較顯赫的仙人。而三層以上,最頂層以下則是一些比較低級別的房間,這些房間里,曾經住著的,應該是士兵級的人員吧。

至於最頂層,則是一個超級大廳模樣的地方。這裡靠牆一圈,擺放著一套套高端奢華的金屬類桌椅。從這些金屬上可以看出,如果把這些桌椅拆了熔煉的話,絕對可以作為玄仙級仙器的煉器材料的。大廳的中央,布置著一座陣法,陣法的周圍則擺放著九隻萬米高的鼎爐。

看到這樣的情況,他們不由得朝著鼎爐中央的陣法走去。

當他們走過鼎爐后,就看見從中央的陣法邊緣升起了一塊牌匾來。

最上面一行寫著:「緣之空間」

然下面一行則寫著:「歡迎後來者們,能夠來到這裡,是為有緣人。對於有緣人,本宗藏於此處的寶藏將對你們進行開放。請你們進入後方的緣之空間中,緣份如何,就看你們的造化了。祝你們好運!靈月仙宗宗主靈雲劍書。」

焰血不由道:「原來如此,這裡的寶貝居然是放在那什麼緣之空間的。」

宋祁遠也道:「就是不知這緣之空間里有著什麼?會不會有危險存在?」

黃民軍就道:「從我們來到這裡的這一路來看,這緣之空間里應該是沒有危險才對。如今我們已經到了收穫的一步了,如果放棄了就可惜了。走,進緣之空間里看看裡面有什麼東西吧。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宋祁遠和焰血聽了也贊同他的說法,就跟著他走進了緣之空間里了。

當他們踏入了陣法中后,他們分別進入到了一個多彩的空間之中了。

看向周圍,黃民軍發現,自己跟他們已經被分開了。想來任何進來的人都會被隨機送到不同地點吧。而自己目前所站立的地方,又是一座懸浮著的圓台。

他知道,只有自己朝前走,才能進入到真正的緣之空間里。所以,他毫不猶豫的朝前走了過去。

景色變化,黃民軍來到了一座陣法當中,看著周圍的景像,他試探著走動了一下后,知道自己已經落入了一座比較普通的乾元陣中了。熟練的按照乾元陣的破陣方法,只不過一刻鐘都不用,他就已經走出了這座韓元陣了。

誰知他這一出陣后,卻是發現,自己又進入到了另一座陣法當中去了。而這座陣法,比起韓元陣來說,更加的高級了一些。可是對於已經達到融會貫通境界的黃民軍來說,就是小菜一碟而已。同樣花了一些時間后,他再次走出了這座陣法。

「暈,又是一座陣法,難道沒完了嗎?」在再次發現自己又踏入了另一座陣法后,黃民軍一陣無語了。

隨後,黃民軍一座一座陣法的不斷突破后,出現在他眼前的卻是比之前更高級別的陣法。到了此時,他已經能夠確定,這些陣法有可能是那什麼靈月仙宗宗主所留下來的一種考驗了。為的是檢驗進來的人對陣法一道的認知到底有多深。

原本就對陣法一途有所研究的他,沉下心神投入到研究陣法的世界中來了。

隨著陣法的升級,黃民軍破陣的速度也越來越慢。

而他所學到的有關陣法方面的知識,卻是越來越多起來。在他自我感覺中,他發現,自己對陣法一道的了解,應該已經達到了融會貫通巔峰的境界了。只需要某種契機,或者什麼時候靈光一閃的話,那麼自己的陣法境界就將真正踏入到宗師級的境界了,也就是達到登峰造極之境。

一旦自己在陣法一道達到了登峰造極之境的話,那麼自己的戰力將會發生巨大的變化。雖說自己的仙識已經達到了金仙級別了,可是那對提升自己戰力方面的幫助卻是不大。說到底自己的真正戰力,也只是達到地仙後期左右的實力而已。可是如今,情況卻是有所不同,自己在陣法上的境界,如果還只是融會貫通層次的話,其戰力也只相當於地仙巔峰程度而已。

可是如果自己在陣法一道上再次突破,達到登峰造極之境的話,那麼自己所布出的陣法,可以讓自己的戰力達到金仙級,這樣的情況想想都讓人興奮的。

最重要的,目前華夏門的只有自己這個最強實力的人,如果自己的實力越強,那麼對於華夏門的發展將越有利。所以,在破解了大量陣法后,他不單樂此不疲的,反倒是興緻勃勃的越破陣,越興奮。

終於的,當他對於陣法一道的感悟突破到了登峰造極之境時,他的身影,也同時出現在了一個寬暢的大廳里。

大廳里的主座上,此時正端坐著一個身形瘦小的中年男子。他笑著對黃民軍說:「哈哈哈。。。。一千億年了,終於有人來到了這裡。小傢伙,祝賀你成功的通過了本宗主的考驗。老夫靈雲劍。」

當黃民軍聽到那中年男子的話,才知道原來這個中年男子就是當年靈月仙宗的宗主靈雲劍。就恭敬的行了一禮后,道:「晚輩黃民軍,拜見前輩。能夠在此見到前輩,真是晚輩三生有幸啊。」

聽了黃民軍的話,靈雲劍就知道,他一定是把自己當成了本尊了。就道:「呵呵呵。。看來,你這個小傢伙是以為這是老夫本體了?」

黃民軍一聽老者這話,就奇怪了:「難道前輩不是本體而是意念留音?」

靈雲劍說道:「哈哈。。。這當然不是本體了,老夫的本體早在當年大劫時,就已經被封印起來了。如今你看到的,是本體留下來的一枚神念而已。唉。。。要是你再晚來一億年的話,那麼你就看不到老夫了。」

黃民軍就奇怪的問道:「看不到前輩?這是為什麼?」


靈雲劍就說:「老夫的這枚神念由於本體被封印了,所以得不到本體的神念之力補充,所以只能留存一千億年而已。而距離那個時限,也只有不足一億年而已。如果是在一億年後,老夫的這枚神念就將消散了。」

黃民軍才知道原來是這麼回事。想想又問道:「請問前輩,這神念是什麼意思?」

一聽黃民軍這話,靈雲劍就知道他應該是一介散修了。就道:「如此看來,你還是一散修仙人啊,難得你一小小散修居然能夠走到這裡,想必你的機緣極其的逆天啊。這神念吧,其實就是大羅金仙的像征。這麼說吧,只有凝練出神念的金仙,才算是達到了大羅金仙之境。」

黃民軍才表現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道:「原來如此。」

靈雲劍繼續說道:「其實大羅金仙的任何一枚神念,都可以算是本體的一個分身,其實力也擁有本體的八成實力。可惜,所有仙人,能夠突破這道檻,成就大羅金仙的金仙們,萬中難尋一個啊。」

黃民軍不由得驚訝的道:「靠,這麼難晉級大羅金仙啊?那這源界星上不是要找個大羅金仙都難?更別提那些准聖了吧。」

靈雲劍道:「是挺難的,可是,你要想想,這源界星地域如此之大,機緣又多,還是有一些人能夠成功晉級的。」

黃民軍說道:「照您這麼說的話,那麼每一次大劫前,都會有不少的大羅金仙誕生?」

靈雲劍就道:「基本上,每次大劫后,從第三個億年開始,就會有大羅金仙開始誕生了。到大劫前,別說大羅金仙的誕生了,就是死了的大羅金仙,都會有好多的。不過,如果想要在十億年內晉級成為準聖的話,那可以說機緣只有億分之一而已。也就是因此,這源界星上的准聖數量才一直都不多。」

黃民軍聽到靈雲劍的話,又問道:「那這麼多次大劫以來,是否有準聖晉級成為傳說中真正的聖人?而這天地間的聖人到底有多少人呢?」

靈雲劍不由得嘆了口氣道:「唉,說到晉級聖人之境吧。真的沒有任何人知道有誰真正晉級到聖人之境的。就是老夫,雖然也是准聖之境,可是要說讓老夫在被封印前晉級聖人之境的話,那可是無比艱難的。那機率,小到接近於零,這才是讓我們這些已經晉級准聖的人絕望的地方。至於說這天地間的聖人,也只有傳說中,這片天地初開后的一些時期曾經有聖人出現過。至於聖人的數量,前前後後總共有八人人的樣子。只是不知是不是真的,畢竟那個時代早已經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之中了。而隨著消失的,還有那些個傳說中的聖人。唉,真不知道這天地大劫為什麼一直不斷,照這麼多年來的情況來看。恐怕要想有人晉級聖人,來打破目前的局面的話,真的極其的渺茫啊。」

聽到曾經的准聖居然這麼形容准聖突破達到聖人的難度,雖說早已經有所準備,還是被嚇了一跳。也讓他知道,想要突破到聖人,幫助師傅的想法是多麼的幼稚了。可是,自己還能夠有其他選擇嗎?沒有,對於自己來說,只有努力提升修為,盡自己一切努力,去尋找那無限接近於零的那點機緣。自從自己晉級成仙人一刻起,自己就將註定沒有了退路了。

黃民軍的臉色,從聽到靈雲劍的話開始,就一直有點失落的感覺。可是是經過他細細想過後,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了之後,他才堅定下自己的信心,臉上才漸漸的露出了堅定的笑容來。

看到黃民軍臉色的變化,靈雲劍知道,這個小傢伙如此心性,將來的成就必將不可限量。

看書惘小說首發本書

… 原本黃民軍對這次尋寶,心中還是有著小小的抵觸的,可是在體會了靈月仙宗對於陣法一道的精髓后,他知道,自己這次是來對了地方了。隨後在碰到了靈雲劍的神念分身後,再聽了他所說的話后。黃民軍更是知道,這次花費最少長達三月之久來探索,值了。

黃民軍在堅定了自己的信心后,他的心好像得到了升華似的,整個人都輕鬆了起來。就是他的洞天和那血滴,也都有著一些微不可察的細小變化在發生著。

看到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黃民軍,靈雲劍對於這個小傢伙實在是太喜歡了。就道:「黃民軍,目前我們靈月仙宗的傳承相必已經消失了吧?」

黃民軍就道:「前輩,其實說真的,晚輩來到源界星,也才不過近百年而已。而這近百年來,晚輩也只是初步了解了一些信息而已。對於源界星上的各宗門之類的,卻是不甚了解。所以,前輩想知道的,晚輩還真不知道。」

聽到黃民軍的話,靈雲劍臉上不由得驚訝莫名,這不就是下界飛升者的典型案例嗎?原來如此,怪不得以他只在這大劫過後的短短萬年左右的時間裡,就已經成為了玄仙級的高手呢。不過,這卻不是最恐怖的地方,其他最令自己感覺到恐怖的地方,是他對陣法一道的領悟力,以及他在陣法一道的境界上。真是想不到,這樣一個一沒背景,二沒資源的下界飛升者,居然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裡,就達到了如此高度。相信只要給他資源和時間,那麼他的成長將是超級恐怖的。而樣的一個人,如今居然來到了自己面前,那麼,這是不是就預兆著靈月仙宗的傳承將有可能從他的手中再次得到發揚光大的機會呢?

想到這裡,靈雲劍就不由得興奮了起來,道:「小子,原來你是下界飛升者啊。這樣吧,你加入我們靈月仙宗,老夫把我們靈月仙宗的傳承給你,從今以後,你以靈月仙宗宗主的身份在源界星上闖蕩如何?」

黃民軍一聽靈雲劍這話,知道他這是好意,也是想要拉攏自己加入他們宗門,幫他們延續傳承。可是自己已經得到了崑崙傳承,如果再得到靈月仙宗的傳承修習下去的話,那恐怕不太好。就道:「謝前輩,可是晚輩已經得到了崑崙宗的傳承了,如果再轉入貴宗的話,不太好,所以。。」說到這,黃民軍有點擔心的看著靈雲劍。

靈雲劍一聽黃民軍這話,不由得跳了起來,叫道:「什麼?崑崙宗的傳承?你,你,你真的得到了崑崙宗的傳承?」

黃民軍看到靈雲劍給嚇到了,也覺得很奇怪,就回道:「嗯,的確是崑崙宗的傳承,《崑崙仙決》的傳承。」

聽到黃民軍說出了《崑崙仙決》傳承時,靈雲劍已經確定了他確實得到了崑崙宗的傳承了。不由得感慨道:「真不敢相信,想不到你會得到崑崙宗的傳承。要知道,這可是從曾經的聖人時代就已經廣泛流傳的一部超級仙決啊。就算是老夫所修的這靈月仙宗的仙決,也曾經是崑崙仙宗的一個小分支中的修鍊法決啊。如此看來,崑崙仙宗將在接下來的時代中,再次迸發出耀眼的光輝了。小夥子,既然你得到了崑崙仙宗的傳承,那麼老夫也拜託你,好好的修鍊崑崙仙決,並傳承下去。可好?」

黃民軍想不到,自己所學的《崑崙仙決》名氣居然如此之大,就連眼前這准聖級高手的傳承,都只是崑崙仙宗的一小小分支的傳承而已。如此可以想像得出,崑崙仙宗在遠古的聖人時代,是多麼的強大了。

他就道:「前輩放心,晚輩既然已經修習了崑崙仙宗的法決,那麼發揚崑崙仙宗的重任就將落在晚輩身上了。」

靈雲劍不由得輕點了下頭。想了想又道:「既然你已經得到了崑崙仙宗的傳承,那老夫這靈月仙宗的傳承還真的入不了你法眼了。不過,我們靈月仙宗的傳承還是算是比較高端的仙決。老夫有一個小小的請求,想請你幫靈月仙宗尋找合適的弟子,幫老夫將靈月仙宗的傳承傳下去,可好?」

黃民軍慎重的想了想后,道:「可以,只不過,要找到資質可靠的人,有點難度。如果找不到資質好的人,晚輩絕不會輕易就將靈月仙宗的傳承傳下去的。這點請前輩放心吧。」

靈雲劍就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來,道:「好,好,好,能夠得到你的承諾,老夫已經心滿意足了。接下來,由於你成功的經受住了老夫的考驗,所以,老夫要把準備好的寶物作為獎勵獎勵給你。」說完,靈雲劍就轉身朝著大廳的後門而去。

黃民軍立刻跟了上去。

當走進了後門后,黃民軍就看到原來在那後門里,是一個方圓近百公里的圓形室內廣場。這裡堆放著大量的物品。看得他眼花繚亂的。

靈雲劍指著廣場里的物品對黃民軍說:「這些東西,你可以得到五件地仙級物品,一百件玄仙級物品。至於黃仙級及以下級別的物品,你要拿多少,就拿多少吧,反正這些東西留在這作用也不大。能夠幫到你的話,你只管拿就是了。」

走到廣場中,黃民軍就看到這裡的物品擺放,都是一圈圈的擺放的,越是靠近圓心,物品的品級越是高檔。以圓心為中心,直徑五十公里內的物品,是玄仙級以上的物品,直徑十公里以內的,為地仙級物品,而最中心部分,居然還有著三百件天仙級以上級別的物品。

看到這樣的情況,黃民軍心中就奇怪了,為什麼這些東西還能夠留存下來?不是說只要寶藏里的物品一旦超過地仙級的十件以上就會被大劫所毀了嗎?難道真有什麼方法可以掩飾嗎?想到這,黃民軍的臉上不由得顯出了疑惑不解的表情來。

靈雲劍一看到黃民軍的表情,就知道他看到這裡的東西后,心中充滿了疑惑。就道:「你是不是覺得奇怪,為什麼這裡的物品如此多,還如此高檔,卻沒有被天劫光顧?」


黃民軍不由得輕點了點頭,恭敬的道:「是的,晚輩是在疑惑這個問題。還請前輩指點一二。」

靈雲劍輕點了點頭道:「嗯,你能夠想到這點,可見沒有被眼前的寶貝沖暈了頭。不錯,不錯。其實,之所以能夠讓這些寶物留下來,是因為老夫利用混元石的特性,才布置下了這麼一座陣法,得以藏下這許多寶貝來的。」

黃民軍一聽到靈雲劍說這裡有混元石,立馬就蹦了起來道:「混元石?前輩這有混元石?」

靈雲劍看到黃民軍的反應如此激烈,就奇怪了。這小子怎麼一聽到混元石,就興奮成這樣子了呢?難道他不知道混元石對仙人來說,其他作用最多就是布置成陣法,隱藏一些寶貝留給後來有緣人而已嗎?不過,轉念一想,他一個小小飛升者,才來到源界星沒幾年,能夠知道混元石是什麼,已經算是難得了。

就道:「混元石,我這倒是有一些,不過基本上都被我用來布置了這隱道陣了。而以你目前的修為,想要破陣拿到這些混元石的話,那不現實。除非你能夠達到大羅金仙之境的話,還有可能能夠破陣拿到手。不過,老夫還是有著幾塊剩下的混元石。不知你要這混元石何用?」

黃民軍原本興奮之情,在聽說以自己目前修為無法拿到時,就很難受了。不過,在聽說靈雲劍還另有剩下一些。他的心情才好了點,不過,卻是沒有再表現得極其渴望的樣子。

他違心的回道:「前輩還有剩下的幾塊混元石?不知道前輩能否送給晚輩呢?就算是用晚輩該得的寶貝換,也可以。可以嗎?至於這混元石要來何用,卻是晚輩的崑崙傳承中,有用混元石布置的陣法,至於其威力如何,沒有布置過,晚輩還不知道怎麼樣。」

靈雲劍就奇怪了:「用來布陣?你一小小玄仙居然可以用混元石來布置陣法?難道崑崙傳承真的那麼強大?唉,可惜,老夫的本體不在此間,否則的話,還真的想看看用混元石來布置的陣法到底有多強大呢。老夫目前所剩下的混元石,只有三塊。最大的一塊約有一千立方,最小的一塊也有近五百立方。既然你能夠用這些混元石,那麼送你也無妨。就當是老夫提前支付的請你幫我們靈月仙宗的傳承傳承下去的報酬吧。如何?」

黃民軍興奮道:「好啊。那可真的謝謝前輩了。對了,前輩,這混元石在源界星上,多不多?一般在那能夠得到?」

靈雲劍就道:「你想要去收集?呵呵,不是老夫小看你。要想去到出產混元石的地方,沒有大羅金仙巔峰的修為,那是想也別想。一般來說,能夠出產混元石的地方,都是極度兇險的地方,實力不夠的人就是想看到混元石,都辦不到。就更別提要得到了。想當年老夫也是成就准聖之階后,才敢進入那些險地的去尋寶的。也算是運氣,九十億年中,總共得到了三萬多立方的混元石。唉。可惜的是,雖然得到了這麼多的混元石,可是卻無法研究出如何最好的利用這些混元石來提升修為。」

黃民軍就詫異的問道:「提升修為?混元石真的能夠提升修為嗎?」

靈雲劍道:「說起來,這混元石里充滿了混沌能量。而我們這方天地,從傳說中可以知道,就是盤古聖人從混沌中開闢出來的。傳說中不是說了,混沌是一,陰陽是二,這方天地是由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慢慢演化出來的。所以,照道理來說,這混沌能量也能夠提升修為才對。可是,從古自今,卻是從未有人研究出如何利用這混元石里的混沌能量來提升修為的。要不是時間太短了的話,相信會有準聖高手研究出如何利用這混元石來修鍊的。可惜呀,可惜,沒有那個時間來研究。」

黃民軍就奇怪了:「難道前輩您的神念分身不能研究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