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說過,不同血脈的種族,精血也不一樣,血脈越好,精血純度越高,也越是能夠發揮不凡的效果。

這點秦陽是認同的,龍鳳之血,自然遠超一隻蜥蜴的血液。

精血在瓶子內,雖然只有三滴,但散發的氣勢,卻比一瓶伐髓圓滿的精血都要強烈。

這種精血,甚至讓他產生了一種淡淡的渴望。

秦陽立刻掏出了許多靈石,在地上擺開,一堵靈石牆再次被他砌出,秦陽坐在中間,取出一滴精血,開始修煉。

精血入腹,當即開始或作能量,瘋狂的涌出,開闊秦陽四經百穴。

這一刻,所有的靈氣更加蜂擁的進入秦陽體內,比之前任何時候都要更快的修煉速度,立刻開始運行。

“果然是更高品質的精血,這效果,和普通的伐髓圓滿,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秦陽感嘆。

這種修煉速度,真的讓他感受到了飛起的感覺。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秦陽無時無刻都在運行八蘊補天訣,他現在經歷過一場大戰,底蘊深厚,根基穩固,完全可以一舉突破。

待到第二天傍晚,地室內,忽然一股強烈的氣勢涌出,濃郁的靈氣向外擴散開口,之後被快速收回去。

無形的變化產生,秦陽起身,渾身氣勢凝實,靈氣運轉暢通無比,丹田開闊到了極大的水平。

練氣圓滿,成!

下一次,他將踏入結丹,在體內凝聚一顆氣丹,那時候,他就會有更大的一種進步。

而此刻,他手中再次恢復了沒有精血的狀態,所有精血全部使用完畢,三滴精血推動一個小境界,已經是極其不凡了。

之後,秦陽開始思索,他實力上來了,還需要些許手段,目前他的攻擊手段太少,在很多時候,都會受到限制。 秦陽在地室內思索,最後將想法落在了御空能力和遠程攻擊手段上,這是他目前的兩個缺陷。

在和烏慶戰鬥的時候,他沒有遠程手段,處處被針對,而御空能力,則是針對那些可以飛的禽類。

“七星宗內號稱有千萬門武技和功法,我倒是可以去看看。”秦陽默默自語。


最後,他下了覺醒,兌換兩門類似的武技。

他拿出那本《七星宗上下介紹》,開始細細觀摩,秦陽有印象,這上面有關於在七星宗兌換各種武技的介紹。

“原來如此。”秦陽自語。

這七星宗養活全宗上下無數弟子,自然不是白白養活的,宗門也有運行之道。

比如任務,七星宗接受外來委託,由弟子們完成,委託的資金,一部分給弟子,一部分用來發展宗門。

而想要在七星宗兌換功法,需要先去完成任務,獲得任務點,累計道足夠任務點,纔可以兌換各種功法武技。

秦陽看完只有讚歎了一下,這倒是頗爲方便。

之後秦陽起身,準備前往任務殿,去接受任務,然後賺取任務點,獲取武技。

在出門前,他從戒指內取出一些裝扮,臉上帶上一個全遮面具,身上換了一套衣服,稍作僞裝。

他是緣峯弟子,雖然不知道緣峯爲何會被針對,但還是僞裝一番爲好,免得暴露招惹來麻煩。

秦陽一路來到山腳,因爲沒有飛行武技,只能一步步走下臺階。

整個緣峯何其高大,臺階又是何其長,這一路下來,都讓花費了秦陽接近半個小時。

這也更加堅定了秦陽要換取一門飛行武技的決心。

山腳之下,這裏有緣峯的護峯大陣,若是沒有出入手段,必將受到大陣的攻擊,所幸,秦陽有着師傅緣義給的令牌。

令牌之上有光芒閃起,射入大陣,便是融化出可以通過一個人的洞口。

秦陽緊了緊身上的僞裝,這裝備也只有對低階的弟子起效了,高手從來不看僞裝。

出了緣峯,他徑直向着天峯而去。

七星宗有七峯,天峯爲首,緣峯老七,是按照綜合實力排行,緣峯上下只要三人,自然拍在最後。


而任務殿,功法殿等衆多重要機構,都是設置在天峯之上的。

天峯峯主,不但爲一峯之主,更是七星宗宗主,身份堪稱貴重,平日裏,弟子們難得一見。

功法殿是一座修的很大氣的地方,首先佔地就很寬闊,一座大殿立在那裏,進去之後,首先的是一個極大的大廳,兩邊有通道和房間。

在大廳內,掛着衆多的任務告示,可以任由弟子們觀看,只要遇到心儀的任務,便可去大廳內的登記處,將這任務綁定下來。

大廳內的弟子很多,來來往往,秦陽看到,在大廳內,豎着四隻高柱,其中一直上,很顯目的掛着一個任務。

“尋找一種草藥,有強化精神的奇效,找到者,一小枝五千任務點,數量無上限。”

在任務下方,還有着一張圖畫,正是秦陽當時的那枝‘驅蚊草’,也就是當時秦陽在修仙界流傳出去的一小枝覺醒植物。

“也難怪會有那麼多弟子進入後山尋找覺醒植物,原來這覺醒植物,居然這麼值錢!”秦陽感嘆。

一小枝就有五千任務點,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通過對比就知道,其他的任務,大多是幾百任務點,一些雜活兒,甚至只有個位數的任務點。

這五千點的任務,立刻就被承託的高大上起來。

這時候,旁邊有弟子小聲議論:

“這奇異草藥的人物,掛出去這麼久,也沒人能夠完成一次,哎,如今落得個吃灰下場。”

“可不是,當時那麼多人興致勃勃的去後山,結果連點蹤影都沒有發現。”

“別想了,那種草藥,據說可遇不可求,只有大機緣之人,才能尋找的到。”

這般議論,吸引了秦陽的關注,聽他們的討論,不難分析出來,這任務引發過一次搜尋大熱潮之後,便是火速降溫,如今都無人問津了。

如此,秦陽面具下輕輕一笑,便是快走走向那登記處。

“我要接取後山尋找神奇草藥的任務,麻煩給我登記一下。”秦陽直接開口。

那負責登記的人,是一個職位不高的長老,聽此,眼皮子微微擡高,接着晃了晃腦袋。

在他看來,又是一個想要碰運氣的弟子,最後也不過只是荒廢幾天時光罷了。


“身份令牌給我,登記一下!”長老語氣波瀾不驚的開口。

這種渴望碰運氣的弟子,他是真的見多了。

秦陽看這長老的狀態,就知道這個任務在近期有多麼不受歡迎了。

當即也不猶豫,直接從儲物戒指內取出自己的身份令牌。

這個動作,倒是讓長老微微差異,眼中頗有些異彩。

因爲儲物戒指這東西,雖然是修仙界的常用物品,但金丹之下的修士,根本沾染不得,因爲太貴了。

除非,是背後有人,有地位,才能佩戴的起。

由此,這長老估計,秦陽是某家或者某峯的天才子弟,一般這種人,氣運也是非凡的。

氣運這東西真的說不明白,但確實存在。

氣運大發,便是隨便走路,都能撿到靈石,氣運不好,就是喝口涼水,都能塞牙。

“說不定這弟子,還真有幾分氣運,能夠找到那一直未聞的神祕草藥。”長老心中默默一語。

接着,便是刷刷兩下,將秦陽的名字登記在本上,揮揮手讓秦陽離開了。

秦陽接收了任務,也不猶豫,當即返回緣峯。

對他而言,完成這個任務,簡直不要太容易,緣峯藥園內,載種有近一百株覺醒植物,隨便掰下一小枝,也足夠完成任務。

當然,得過一陣再去交任務,如果今天接,今天完成,那免不得被人懷疑一番。

一路沒有任何波折,很順利的返回了緣峯。

在緣峯上,他先去藥園看了一番,新載的那些覺醒植物,長勢都很不錯,秦陽頗有些期待它們二次結果的模樣。

這可是修仙界,結出來的果實,應該也會有些變化纔是。 之後,他去了獸棚,給瘦骨嶙峋的極影兔投了一把食,放下了足夠多的草藥。

此間事了,秦陽沒有猶豫,直接破壁,迴歸了地星。

熟悉的密室環境,秦陽返回來的第一件事,便是給手機充上電,然後打開手機查看消息。

之前狼族依靠謠言,部下了一場針對他的危險陰謀,只不過隨着一羣獸二代的闢謠。

加上西方黑鹿王,小鹿王,峨眉山老猴王的力挺,這段時間,這場陰謀逐漸被粉碎了。

而且秦陽不在的這幾天,在華夏西方,還有幾隻獸王發聲了,他們站出來支持秦陽,甚至敢於叫囂狼王。

堪稱天不怕,地不怕!

秦陽打開消息,果然有大黑鹿的留言:“小子,我可是將西方所有朋友請出來,給你助威了,還不快好好謝謝我。”

秦陽一笑,當即回覆:“多謝黑鹿王力挺,我會盡快和黑鹿王在西方會和。”

之後,秦陽繼續查看消息,還有顧安濟的留言。

“小劉,最近一段時間,狼族已經銷聲匿跡,低調了許多,但這很不對勁,他們定然是在預謀着更大的一場陰謀。”

“你要格外小心,狼族針對你不是一天兩天了,千萬不要被他們抓住機會。”

幾句話中,透露出了顧安濟的擔心。

秦陽看完後,摸着下巴思索,確實如此,狼族的銷聲匿跡,定然是在密謀更大的陰謀。

他可不會相信,狼族會就此撤銷針對他的仇恨。

此刻,在狼族的領地內,衆多頭獸族聚集在這裏,除了那最高級別的狼王,衆多獸族領袖都在此地。

無一例外,這些獸族,都是和人類關係僵硬,敵視人類的那一批。


“可惡,這秦陽當真該死!”一位獸王一爪子怒拍大地。

“現在不是憤怒的時候,許多小獸族,已經投靠了人類一方,現在的局勢,對我們而言,相當不利。”狐王也開口了。

她黑色蹄子也有些焦躁的踩着大地,針對秦陽的謠言計劃,本就是她一手策劃的。

原本一切順利,可誰都沒有想過,居然出了貂太等人幾個‘叛徒’!

“哼!等我王出關,成就最強戰力,一擊之下,殺了那秦陽,這幾個‘叛徒’,也絕對不會放過!”狼族的一位頭狼狠狠開口。

“那就說現在該怎麼辦吧?咱們總不能坐等狼王突破,任由那秦陽在外逍遙?”犀牛族的犀牛王開口了,他很憤怒。

秦陽殺了犀牛族許多族人,甚至於,他們族羣內,伐髓圓滿的中堅力量,都被殺空了。

要說對秦陽的仇恨,除了狼族,也就數他犀牛族了。

“當然不是!”狐王開口。

她眼睛很長,閃過矯捷的光芒:“狼王將要突破的消息秦陽不可能不知道,他不可能沒有壓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