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書點了點頭:「那既然如此,我親自帶人去找吧。」

在全家人馬出動的時候,李家也是熱鬧了起來,李龍也是一臉的興奮,若是能夠得到藍心液的話,李躍的進步可就好得多了,到時候,即便是要比得過幽雨,也唯有不可。

「呵呵,竟然和東臨門做對,也怪你自己了。」

淡淡的笑了一聲,李龍將手下盡數派了出去。不過,聽到他的命令,李新蘭一臉著急,不過,任她怎麼勸阻,李龍根本就沒有理會她。李新蘭不禁急的眼淚都是流了出來。

「父親,我們將人收回來吧,我要堂堂正正的打敗幽雨,這些手段,我不屑為之。」李躍傲然的道,這些天,他一直閉關,進步飛躍,說話也是底氣重了幾分。

李龍搖頭:「他得罪了東臨門,即便是我們不去,別人也會去,我們何必浪費這麼好的機會,失去了藍心液呢?」

李躍聽他說的有理,也就沒有在勸了。

作為四大勢力,幽家和兩家是唯一沒有出動的勢力,此時,兩大勢力大門禁閉,顯得極為蕭條,沒有什麼生氣。

辛玉閣在聽到幽雨的消息,一個個都是擔憂不已,他們雖然想要派人出去援助,不過,閣主梁修卻是在療傷,他們做不了主,只能著急的等待。

相比於他們的擔憂,幽家則是平靜的多了,若非幽影回家之後,不許任何人出動,幽泉早已經派人出去尋找幽雨了,對於藍心液,他也是垂涎的緊。

「真是的,這麼好的機會,就這麼浪費了。」幽泉語氣頗有些不滿。

幽雲已經從辛玉閣回來了,臉上帶著惋惜,不甘心的說道:「若是我得到了藍心液,現在的進步一定會更大。」

「父親也真是的,那個雜種都得罪了東臨門了,還要護著他,都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總有一天,我們都要給那個雜種害死了。」祝妙芙哼道。

幽泉嘆了一口氣,說道:「也不知道這個孽障怎麼這麼好命,讓父親看上了。不過,這一次,他即便再厲害也是插翅難飛了,東臨門連門主都出動了,那個孽障只怕也沒命回來了。」

祝妙芙鬆了一口氣:「也好,讓這個雜種消失,也算是好事一件了。」

給讀者的話:

求推薦,求收藏,謝謝!

!! 流光城城門以外的賀蘭山,一群群武者不斷的經過,朝著山脈的深處行進,其中這些武者的衣飾各異,顯然不是同一個勢力的武者。

隨著行進,這些武者目光不斷的朝著周圍掃視,臉上的神色越來越是凝重和警惕。正是響應東臨門,一起出來參與捕捉幽雨兩人的流光城武者。

「真是夠倒霉的,一大早就要出來找死,我昨天都沒有睡好。」

「嘿嘿,知足吧,若是找到了幽雨,我們就可以得到藍心液了,這對我們的修鍊可是有極大的好處的。」

「別多想了,就算是找到了幽雨,藍心液也不會落在我們的手中,肯定是家主的東西,藍心液這麼珍貴的東西,怎麼可能會給我們這些人呢?」

「就算是這樣,家主也不會少了我們的好處的。即便是沒有藍心液,對我們來說,也同樣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這雖然只是一支小隊,不過卻是有十五六人,而其餘的隊伍至少也有二十人,這樣的隊伍,在流光城大勢力中,也足有不少,何況還有一些散修組成的隊伍,這樣的搜尋力度,雖然賀蘭山很大,不過,兩人被搜出來,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在這等緊急的關頭,幽雨兩人卻是絲毫沒有察覺,在一處山峰之上,擺脫了白日的兩人,彼此冷冷的對視,眼神當中,皆是有著戰意在涌動著。

「小鬼,出手吧,不然你可就沒有機會了。」黑衣女子冷冷的道,在兩人的身後是一出深淵,深不可見底。

聽到黑衣女子的話,幽雨也沒有客氣,體內的氣力的涌動了起來,他用戾氣壓制住了毒藥,可暫時使用氣力了,不過,這種壓制,令的幽雨同樣不好受,戾氣壓迫幽雨的身體,不斷的發出一陣劇痛。

「解藥拿來。」

幽雨又是用冰冷的聲音,彷彿命令一般的說道。

「哼,解藥沒有,要命一條。」黑衣女子冷冷的回應,說什麼也不給幽雨解藥。

「既然這樣,那我自己取吧!」

幽雨沒有再問,淡淡的說了一句,身體一陣衝刺,朝著黑衣女子飛射而來。

「你若是有這個本事的話。」黑衣女子怒喝一聲,氣力澎湃而出。

「彭!」

兩人拳頭交匯,頓時一陣沉悶響動傳開,兩人都是狼狽的倒退了好幾步,雖然幽雨勢力比起黑衣女子要強,不過,幽雨之前戰鬥,受了不輕的傷勢,一時間,也才和黑衣女子打成平手。

在退開的一瞬,兩人彷彿心靈感應一般,都是用腳撐住了地面,將自己的身形穩定了下來,腳下的氣力猛然一漲,兩人又是朝前疾射而來。

「雷光掌!」

「悲業掌!」

兩道巨大的掌力,帶著尖銳的破風聲音,猛然對撞在了一起,掌力對撞發出的巨大響動,在整個林間傳開,驚起了不少的家禽走獸。

「果然厲害,小鬼!」

見到幽雨受此重傷,還能和她拼成平手,黑衣女子發出一道讚歎聲音,不過,饒是如此,她下手也是絲毫不留情面,一掌朝著幽雨的面門而來,若是幽雨被打中,只怕要當場身死。

將腦袋一側,幽雨躲開了黑衣女子的攻擊,手掌猛然前探,帶著紫色雷光的掌力緩緩送了出去,出手也是沒有任何的留情。

黑衣女子臉色變了一變,身形往天空疾射而出,躲開幽雨的掌力,身體在半空不斷的旋轉。

「雷光掌!」

見到黑衣女子落在半空,幽雨又是一道雷光掌劈了出去,掌力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黑衣女子沖略。

若是一般的武者,可沒有能力在半空做出反擊,不過,這黑衣女子卻是少見的天才,反應速度絲毫不比幽雨慢,察覺到了疾射而來的掌力,她旋轉的速度更加的快捷,猛然踢中掌力,將掌力踹開。

這個黑衣女子也唯有實力比不上幽雨,別的,甚至可以說比起幽雨更強,而幽雨也是被其算計了一次。面對這等對手,即便是幽雨,也是極為的忌憚。在其落地的一瞬,衝上身前,猛然攻擊。

黑衣女子似有所感,嘴角含著一絲冷笑,手掌當中的黑色光球猛然爆炸而開,劇烈的黑氣,朝著各處快速的蔓延而開。

這是一股毒氣,比起幽雨體內的絲毫不弱,見此情形,幽雨臉色大變,往後暴退,堪堪躲開了毒氣的侵蝕,不過,還沒有等幽雨鬆氣,黑衣女子的身形,猛然從毒氣當中飛竄而出。

「小鬼,你輸了!」

黑衣女子帶著笑容,一手朝著幽雨的面門捉來。

然而很快,她的笑容便是僵住,幽雨的大手,將她的手掌牢牢捉住,令的她的攻擊,不能再進一分一毫。這種情況,戰局自然也是明了,在氣力之上,幽雨略勝一籌,即便要分出勝負要很久,最後也是以幽雨的勝利告終。

「交出解藥!」

捉著黑衣女子的手,幽雨再度冷冷的道,眼神極為兇狠的盯著黑衣女子。黑衣女子哼了一聲,也沒有理會他。

見到黑衣女子的態度,幽雨心頭的怒氣不斷的湧現,剛欲出手,臉色突然一變,不僅是幽雨,即便是黑衣女子神色也是大變。

他們察覺的到,有不少的氣息朝著他們的飛掠而來,這些氣息足足有上百道,對於現在的他們來說,簡直便是絕望。

「鬆手!」

黑衣女子狠狠的甩開了幽雨的手,在這種關頭,幽雨也唯有將心神放在即將到來的敵人身上。

「這一次算是平手,哼,要我的解藥,沒門!」

黑衣女子強詞奪理,在這樣的時刻,依舊計較著和幽雨的勝負,末了,還加了一句,怎麼說,也不肯給幽雨解藥。

幽雨將體內的略微紊亂的氣息平息下來,眼睛極快的掃過四周,此時,他們正在深淵之前,三面都有著敵人的追捕,並沒有任何的退路。

見到幽雨的神色,黑衣女子也明白事態的嚴重,也不再和幽雨對抗,哼道:「現在這種情況,只有從一面突破,不然的話,我們唯有死路一條。」

「我們的實力,就算是對付幾個武者都成問題,不要說對付這麼多了,一面突破,和留在原地,都只有死路一條。」幽雨說道。


黑衣女子哼道:「你就這麼悲觀?」

幽雨眼睛瞥向了身後的深淵,說道:「唯一的出路,就唯有這裡了。」


黑衣女子順著他的眼睛,臉色頓時一白,說道:「要跳你自己跳,我可不陪你,要是跳了下去,只怕要粉身碎骨了,我可不跳。」

黑衣女子一向天不怕地不怕,此時終於臉色多了一絲慌張,對於眼前的深淵,帶著恐懼之色。

在兩人說話之間,百名武者匆匆趕來,一個個看著幽雨兩人,眼中光芒大熾。

這些武者,有東臨門的,更多的是流光城本地的。面對這等陣容,若是幽雨兩人沒有受傷,倒是可以嘗試逃走,不過,如今的情況,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逃走的可能,何況,後面還有不少的武者,在繼續的趕來。

「該死,就知道不應該和這個小鬼打的。」黑衣女子語氣有些惱怒,面對這群武者,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兩位,乖乖束手就擒吧,免得受皮肉之苦。」為首的一名全家武者叫道。

黑衣女子本想投降算了,她實在不想去跳深淵,不過,聽到這個武者的威脅話語,傲氣頓時上來了,哼了一聲,道:「想捉住我花紫玉,門都沒有!」

她一個前沖,縱身一跳,朝著深淵跳了下去。

「攔住她!」

在場的武者,都是大驚,連忙衝上前去。不過,衝到崖邊,他們連忙剎停,身形不禁往後退了幾步,臉色有些發白。

而幽雨早已經在黑衣女子跳的時候,也跟著她跳了下去。

「怎麼辦?」

看著幾乎到手的鴨子就這麼飛了,在場的人,都是一陣不甘心。

「下去找!」

東臨門的武者沉吟了一陣子,下令說道。而一旁的武者,對視了一眼,都是點了點頭,對於藍心液,始終是割捨不下。

……

深淵之上,山壁之前,兩道身影朝著下面,呼嘯而下,幽雨很快便是看到了下面的情形,可不是什麼水潭,反而是一塊堅硬的大石,足足有十多米大小,大石之上有著不少的尖刺。

「真是最壞的情況!」

見到這種情況,幽雨的臉色有些發白,而黑衣女子在跳下的時候就閉上了眼睛,絲毫沒有察覺到這種情況。

幽雨有些無奈,咬著牙齒,在這種距離的下墜速度當中,努力的將自己的身體擺正,身手捉了幾次,將黑衣女子捉了過來,而後,雙掌劈出兩掌,令的他的身體貼近山壁。

而在貼近山壁的時候,辰雲雙腳踏在山壁之上,腳掌與山壁不斷的摩擦了起來,從幽雨的腳掌之上,不斷噴薄起來,令的兩人的速度,緩緩的減慢了下來。

不過,兩人下墜速度很快,此時已經快要接近地面了。

「喂,給我醒醒,對著地面出掌!」這種關頭,幽雨當機立斷,搖晃黑衣女子的身體,朝著她喝道。

黑衣女子睜開了眼睛,看著距離不遠的地面,一掌俏臉頓時嚇的蒼白。

「出掌!」

幽雨再度吼了一聲。

黑衣女子立馬反應了過來,咬著牙齒,對著地面猛然劈出一掌。

「彭!」

在兩人即將墜落地面的時候,黑衣女子的掌力劈出,轟擊在地面之上,接著反襯之力,兩人下墜的速度,猛然一滯,才是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之上,發出一道慘呼聲音。不過,兩人也是有驚無險的度過了難關!

給讀者的話:

求推薦,求收藏!萬分感謝!

!! 「呼!」

雖然身體被砸的渾身是痛,不過,幽雨也鬆了一口氣,總算是度過了。

一旁,黑衣女子有些心有餘悸的撫摸著胸膛,臉色依舊是有些蒼白,不過,她想起剛才被幽雨緊抱著,臉色不禁多了一絲紅潤。

「馬上離開這裡。」

歇息了一會兒,幽雨說道,雖然他們暫時保住了一條小命,不過,很快,那些武者就會追來,到時候,他們的處境同樣危險。

「哦!」黑衣女子驚醒的過來,慌張的應了一聲。

緊張警惕當中的幽雨,並沒有察覺到她的異樣,兀自細心的檢查這周圍的情況。這裡是一片荒林,樹木並不多,再過不遠,是一片草地,也藏不住人。

見到這種情況,幽雨的心裡沉了下來。

「別擔心,我們先找找有沒有別的藏身之所吧。」黑衣女子難得的安慰了幽雨一句。

幽雨自顧自的往前走,並沒有理會她的話。

「哼!」黑衣女子見到幽雨的態度,不爽的哼了一句,喃道:「若不是看在你救我一命份上,本小……少爺就叫你生不如死。」

兩人走了約莫十多分鐘,前面是一片有些遼闊的草地,想要藏人,根本就是不可能。

而幽雨兩人雖然暫時逃脫了那些武者的追捕,不過,他們想要下這道深淵,也並非不可能,以東臨門的能耐,相信很快他們就能趕到這裡來了。

黑衣女子顯然也是知道情況的緊急,皺著眉頭沉思了起來。

「小鬼,我有一個辦法,不過,那是那句話,非常危險。」黑衣女子突然說道,神色凝重。

「什麼辦法?」幽雨問道。

黑衣女子低頭看著一路蔓延的草地,帶著自傲的笑容,說道:「我能把這篇草地全部毒化,到時候,只要踏進這片草地,那麼就會中了我的毒,相信很快就會全身無力了。」


幽雨點了點頭。

黑衣女子從懷中驅除幾包青色的毒粉,將其中的一半交給幽雨,說道:「將這些毒粉灑遍這裡就可以了,這些毒粉有傳播的功效,相信過不了兩個時辰,整個草地都是毒了。」

幽雨也鑽研過毒藥,不過,還是第一次碰到會傳播的毒,不禁意外的看了黑衣女子一眼,這個人,手段真的很可怕。

「納,這是這些毒粉的解藥,你吃了之後再動手,不然的話,你可不會好受。」見到幽雨接過毒粉,黑衣女子將一顆黑色丹丸交給了幽雨。

幽雨拿著丹丸,卻也是不敢胡亂吃。

「切!」黑衣女子不屑的切了一聲,晃了晃手中同樣的丹丸,一口吞進了肚子。

說實話,即便是這樣,幽雨可也不敢吃下女子的東西,不過,後面還有不少的追兵,迫於無奈之下,幽雨呼了一口氣,也唯有將丹丸吞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