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輕舞!

仙界驕陽弟子之一。

這也是她近些年來第一次露面,甫一出現,頓時震驚全場。

因為無論是葉唐、姬玄冰他們,亦或者是陳汐,皆都在一瞬間察覺到,對方的氣息已臻至聖仙之境!

「凌師姐。」

葉唐的神色間泛起一抹複雜之色,但最終還是洒然一笑,迎了上去。

「葉唐師弟。」

凌輕舞點了點頭,氣質雍容平靜,波瀾不驚,談不上驕傲,卻給人一種很難接觸的感覺。

有關凌輕舞的傳聞,陳汐也不知聽到了多少,不過當此時真正見到對方時,心中依舊不免泛起一抹驚艷的感覺。

對方氣質太過獨特,恬靜、優雅、遺世而獨立,仿似與整個世界格格不入一般,偏偏卻讓人並不感覺難受,顯得極為特別。

而就在凌輕舞甫一抵達,再次有著一道身影憑空而現!

這道身影孤峭如山嶽,一身灰衣,白髮如霜,劍眉醒目,甫一抵達,虛空中就像席捲來一股冰寒刺骨的凜冽之風,令得虛空亂顫,凍結出層層冰霜!

華劍空!

剎那之間,場中氣氛變得沉寂,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這灰衣白髮青年身上。

「這一次道皇古地之行,將由我來主持,其中規矩,想必爾等都已清楚,我便不再多言。」

華劍空甫一抵達,根本沒有任何廢話,探出右臂,駢指為劍,輕輕一劃。

嗡!

整個蒼古仙山上空,驀地產生一股劇烈的空間波動,而後,一道幽邃、神秘的門戶憑空浮現,徐徐映現在眾人眼前。

「切記,你們只有一個月的期限,一個月後若不返回,此生便會被困於其中!」華劍空隨口吩咐了一聲,便即一揮袖袍。

轟隆!

還不等陳汐反應,整個人就被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席捲,而後眼前一黑,再也感知不到周身一切。 嘩啦!

虛空一陣波動,陳汐的身影略帶狼狽地從中走出,他抬眼一看,這才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一片陌生世界。頂點小說

天地之間,冰雪飄曳,純白剔透,陣陣寒風呼嘯,凜冽如刀。

這明顯是一片冰原地帶,一眼望不到盡頭。

「想來這就是道皇古地中的風雪域了……」

陳汐喃喃,按照蚩蒼生給他的玉簡中記載,道皇古地便是當年道皇的棲居修道之地,其內自成一片世界,而這風雪域,就是道皇古地中的一塊初始地。

所謂初始地,就是從這片冰雪平原上,可以進入到道皇古地的其他區域。


這些區域總共有上百個之多,每一個區域都猶如一個小世界,其內存在著不同的機緣和福地。

當然,既然有機緣和福地,自然也伴隨著考驗和磨礪,唯有通過的弟子,方才能夠獲得其中好處。

這和其他的秘境不同,其他秘境中充斥諸多兇險和劫難,而道皇古地的存在,則是專門為道皇學院弟子試煉和磨礪所準備,談不上有多兇險,但想要獲得好處,同樣不會那麼容易了。

簡而言之,道皇古地完全可以稱作是一塊充滿機遇和挑戰的試煉之地,專門為道皇學院內的弟子所準備。


嘩啦!嘩啦!

隨著陳汐抵達,附近虛空中在此泛起一圈圈的波動,浮現出葉唐、佛子真律、趙夢璃、姬玄冰等其他九位弟子的身影。

「這就是風雪域?」

「走,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可不能浪費了這次機緣。」

「去哪裡?」

「不死王冢!」

那聶興貞、谷月茹、鍾離落等人甫一出現,就匆匆一交流,身影一閃就朝極遠處憑空瞬移而去。

顯然,他們早有打算,此次進入道皇古地,為了就是獲得道皇古地認可。

唰!

就在聶興貞等人離開之後,孑然一人的凌輕舞也是身影一閃,消失在漫天風雪中,自始至終沒有和其他人有任何交流。

不過陳汐如今已經清楚,凌輕舞性情本就如此,談不上孤僻和冷傲,只是習慣了獨來獨往罷了。

「你們打算去哪裡?」

陳汐問道。

「自然是不滅王冢。」


葉唐、佛子真律、姬玄冰、趙夢璃幾乎是異口同聲。

陳汐不禁笑了笑:「那就一起行動。」

當下,他們一行人也是展開行動,齊齊朝遠處飛馳而去。

唯獨只剩下了那敖戰北佇足原地,沉吟猶豫不已,他在參與到此次行動之前,已得到那位隱居在藏經院中的龍界老古董囑咐,讓他進入一個名叫「龍血戰場」的區域中。

不過他對那「不滅王冢」也心動不已,一時之間有些難以抉擇。

畢竟,通過不滅王冢之後,就能有機會獲得道皇傳承的認可,這等天大機緣恐怕誰也無法不心動了。

「罷了,先去不滅王冢看一看,若是難以通過其考驗,大不了再轉道去龍血戰場……」掙扎許久之後,敖戰北一咬牙,做出了決斷。


……

風雪域極其廣袤,分佈著上百個通往其他區域的途徑,不滅王冢便是其中之一。

他們這十位弟子在進入道皇古地之前,手中都擁有著一塊有關道皇古地的玉簡,所以再進入風雪域之後,倒也不愁尋覓不到這不滅王冢的具體位置。

幾乎是飛馳了盞茶時間后,一座古老的門戶出現在了冰天雪地之中。

這一道門戶浮現的極為突兀,猶如鑲嵌在虛空之中,其內幽邃一片,猶如通往另外一個世界的路徑。

當陳汐他們抵達時,早沒了聶興貞等人的身影。

「進入這一道門戶,便是不滅王冢了,傳聞道皇前輩開闢此地時,搜集了太古時期諸多隕落的仙王烙印,融入無上禁制之中,方才打造了這樣一處秘境。」

葉唐感慨了一句,就率先帶隊進入到了那一道門戶之中。

嗡!

當進入門戶之後,陳汐只覺眼前視野一變,竟是出現在了一片浩瀚的星空之中!

星空浩瀚,點綴著億萬星辰,閃爍著神秘而刺目的光澤。

令人震撼的是,在這一片星空中,赫然矗立著一座座古老墳冢!每一座墳冢都猶如擎天般高大,通體漆黑,釋放出蒼涼、古老、庄肅的迫人氣息。

若非這是在星空之中,陳汐差點以為自己闖入了一片亂墳崗!

不過,這些墳冢和以往所見不過,每一座都橫跨上百星辰,高大雄渾無量,仿若神跡一般,實在很難想象,當初道皇為何要開闢這樣一處所在。

而按照玉簡上記載,這便是不滅王冢,攏共有三千座之多,每一座王冢中都埋藏著一道隕落於太古時期的仙王烙印!

所謂仙王烙印,便是仙王隕落之際,所遺留的一股意志,這種意志至高而強大,除非被煉化掉,否則歷經萬世歲月,也無法將其磨滅!

眼前這三千座不滅王冢中,便埋藏著當年道皇遊離太古諸地,所搜集到的三千道仙王烙印,而後被融入一股無上禁制,才形成了眼前這樣宏大一幕。

「仙王何等至高,誰曾想到,太古歲月時就會有這麼多仙王隕落,真不敢想象在太古時期,這天地間究竟有多少通天般的至高存在了。」

姬玄冰感慨,神色間帶著一抹震撼。

其他人也都和姬玄冰差不多,目睹這樣一幕,心緒久久難以平靜。

唯獨陳汐顯得平靜許多,因為歷經了封神之域的行動后,他已經很清楚在那仙王之上,還有著神明的存在!

仙王,只能稱作三界至高。

而神明,則可以稱作三界無上!

「諸位,三千座不滅王冢,代表著三千大道,每一座王冢中皆都有著一股不滅仙王意志,想要獲得道皇傳承認可,第一步便是選擇一座不滅王冢,進入其中接受考核,只要能夠通過,便能進入寄放仙冥之棺的區域!」

葉唐深吸一口氣,目光灼灼道,「我聽聞那不滅王冢中的考驗,對手只有一個,那就是其內不滅仙王意志所化的對手,每一個對手都要比我等境界高出一籌,想要通過,可是難上加難。」

「不錯,我聽聞不滅王冢的考核,只允許失敗一千次,超過一千次之後就會被移送出王冢,再無緣進入下一道考核關卡中。」

姬玄冰神色嚴峻說道,「眾所周知,道皇古地每一次開啟,便由十位弟子進入其中,並且這些弟子中十有**是奔著道皇傳承而來,可據我所知,單單是這不滅王冢的考核,都將近乎九成的弟子擋在門外,並且不乏全軍覆沒的狀況。」

此話一出,眾人神色皆都變得嚴峻許多。

陳汐同樣也清楚,別看進入不滅王冢中接受考核的機會有上千次,可對手卻是極為強大可怕,若無法在一千次機會內將其擊敗,那就徹底和道皇傳承無緣了。

「想來如今聶興貞師兄他們已經開始進入不滅王冢進行考核了,事不宜遲,我們也開始行動。」


趙夢璃紅唇輕啟,徐徐說道,瑩白的眉宇間隱隱帶著一抹期待灼熱之色,似已忍不住躍躍欲試了。

「也好,我便選擇那一座代表著『刀之大道』的仙王墳冢了。」

葉唐洒然一笑,身影一閃,就憑空而去,在眾人目光注視之下,他來到了星空深處的一座仙王墳冢前,根本沒有任何遲疑地就進入了其中,消失不見。

刀之大道!

陳汐心中一動,以仙識橫掃而去,果然就發現那分佈於星空各處的仙王墳冢,每一座都呈現出不同的大道氣息,無一相同。

「哈哈哈,我也想見識一下那代表著『火』之大道的仙王墳冢有何等了得了。」

姬玄冰大笑一聲,也是閃身而去。

「婆娑道、明王道、珈藍道、空釋道、阿難道、提婆達多道、金毗羅道……佛界大千妙諦竟應有盡有,既然如此,我便選擇那空釋道。」

佛子真律略一沉吟,宣了一聲佛號,也是飄然離開。

轉瞬之間,場中就只剩下了陳汐和趙夢璃。

「你打算選擇何等大道接受考驗?」

趙夢璃見陳汐一動不動,禁不住問道。

「正在想。」

陳汐隨口答道,依照他的本心,其實是想選擇那一座代表「符道」的不滅王冢的,因為這樣一來,接受其中考驗時,或許對他開闢符之聖道有好處。

但如此一來,他的實力必將會受到限制,畢竟他如今所具備的最強戰鬥力,還在「劍神」之境的劍道修為上。

而他此來不滅王冢的目的,並非是開闢自己的符之聖道,而是獲得道皇傳承認可,這樣一來,選擇劍道,還是符道為戰鬥手段就得三思三思了。

「哦,那我先走了。」

趙夢璃見此,當即也不猶豫,轉身而去。

「罷了,就選擇那一座代表劍道的不滅王冢,至於開闢符之聖道,以後有的是機會……」

片刻后,陳汐深吸一口氣,做出了決斷,目光在那星空間一掃,就看見了一座代表劍道的不滅王冢。

當下他身影一閃,在星空中幾個閃爍,就抵達在了那不滅王冢之前,抬眼一看,其上赫然有著「太古劍尊者之冢」七個古老蒼勁字跡。

字跡飛蛇走虺,古拙雄渾,遠遠一看,一股迫人的氣勢撲面而來。

——

ps:第二更10點左右,差20票左右又將被爆下來了,拜求月票~~ 而驄毅卻是一腳一個,手腳麻利沒有拖泥帶水。解決了小弟就該輪到了老大了。驄毅緩慢的走到了黃毛面前。黃毛看着驄毅踏出一步一步又一步,心中不免驚駭。“這小子還tm是人嗎!”想着想着就開始拔腿就跑,可是就憑他的速度能比得上驄毅麼?不能!不出意外的,只在眨眼間驄毅就追上了黃毛。

“大哥~!大哥你大人不計小人過,饒了我吧!”黃毛襠下一熱,尿了。嚇尿了!!!驄毅不禁惡寒。

“看在你這麼誠心的份上,我就放了你吧,把值錢的東西全交上來!”驄毅捂着嘴,似乎是對黃毛的尿褲子感到噁心,“衣服也別穿了,自己脫了,三角褲也別留!值錢的交上來,衣服自己扔了,裸奔回去!”驄毅對自己的壞主意感到了噁心,但是對壞人就不必在意這些了。

“謝,謝大哥!”黃毛手腳麻利的做完了一切就跑了。沒想到自己沒教訓成這個年紀不大的少年卻被他給教訓打劫了!恥辱啊!!!

看着黃毛離去的身影,驄毅不禁驚歎了一聲:“我變牛掰了!!!”

驄毅清點着戰利品:iphone6S,錢包,現金3000,身份證:黃斬鴻驄毅不禁感嘆:這“黃哥”倒是挺有錢啊,不知道是黑錢還是血汗錢?沒事,反正是壞人的錢,我收下了!

拿着戰利品3000元,驄毅走進了沙縣小吃。吃完了午飯,結了帳:“大叔,結賬!對了,剛剛那個混混沒付錢吧?我付了,拿去吧。”

“小夥子,沒想到你伸手這麼好啊,人也不錯啊,我沒報警,你不會怨恨我吧。”老闆心中有些忐忑。

“怎麼會呢!我都看到你是在被黃毛的威脅下才不報警的,你本來是有報警這個意願的,我怎麼回怨恨你呢?你說是吧!”驄毅會心一笑。老闆再次感覺到了這個小孩不是壞人。

又到了下午上課的時間了,語文課,劉老師沒來,班長管着紀律,大家都在自習。

“啊~啊~啊~啊~啊~啊~啊~”一陣女孩子叫(和諧)牀的聲音響了起來,像是一塊石子掉進了湖面引起漣漪一樣在班級裏引起了一陣笑聲:“哈哈哈~~~誰的手機鈴聲怎麼變態啊!”“俗!”不一會兒同學們就鎖定了聲源,大家都紛紛看向了驄毅的方向。女孩子用着鄙視的眼光看着驄毅,而男同學則用看烈士的眼神看着他。

“你們這麼看我幹什麼!?”驄毅感到了奇怪,等等,聲音確實是從我這裏發出來的啊,等等!黃毛的6S!唉!我說誰會這麼變(和諧)態啊!!!我的一世英名,好不容易給女孩子們留下的形象就這麼轟然崩塌了!!!黃毛!我饒不了你!!!

“好了好了!安靜!”班長開始維護紀律了。這也給窘迫的驄毅解了圍。

驄毅偷偷的掏出了6s一看,有着一個寫着“婊(和諧)子”的未接來電。不一會兒,驄毅又收到了一條彩信:

親愛的,我想你了,快來啊,我在我家等你哦。我老哥今天不在家,你要怎麼玩呢?爆菊還是……附帶着幾張照片:一個女人脫得光光坐在沙發上,可惜沒有頭露出來,要有一張就是女人的胸。驄毅看的眼睛都快瞪出來了,鼻血都快流出來了。可是他發現了一些端倪,心中暗道:“既然你們想玩,我不妨陪你們玩玩!”天啊!強化過的大腦就不是蓋的啊!連這麼小的端倪都看出來了,大機緣,大機緣啊!驄毅心中不免感嘆,這要是讓以前的我來看,想破腦子也看不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