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風雲心中一顫,看來這個百事通還真是知道什麼,自己差點還真被他給騙了。

「說,我說留你一條活路自然就會算數。」

「那你過來一點,不要讓別人聽到了,這事關乎寶藏的秘密,若是讓他人聽見了又怕多出禍端。」

凌風雲聞言,往前走了兩步,然後半蹲下。然而就在此刻,凌風雲看到百事通原本哀求的雙眼中出現了一絲異樣,好在此時的他已經不是兩天前的他。

凌風雲本能往後一躲,連續往後跳出十餘丈遠,才勉強躲過百事通的蓄勢一擊,若凌風雲還是兩天前的凌風雲,此時此刻早已成了百事通的刀下之鬼。

「是你自己逼我的,我什麼都不知道,但是你不給我活路,那麼今天你也別想善罷甘休。」百事通說完猛的朝凌風雲再次沖了過來。

凌風雲邊站邊退,並未主動出擊,第一是因為雖然繼承了白髮老魔的百年修為,但是他的經驗嚴重不足,他現在就好比是一個天生神力的孩童,擁有神力但卻不能發揮神力的最大作用。第二是因為現在百事通完全是一種不要命的打法,若是硬碰硬即便是贏了,也要遭受不小的損失,所以凌風雲只能選擇邊站邊退。

很顯然,百事通這樣不要命打法持久力不行,很快他的動作越來越慢,攻勢也越來越慢,最後凌風雲抓住一個機會,猛的扣住百事通的手腕,奪下他手中的短刀,然後反手扼住他的脖子,徹底的將百事通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要殺要刮只求給個痛快。」百事通橫著腦袋說道。

「我不會殺你的。」

「哈哈,你當我是三歲的娃兒,是不是老子沒陪你玩夠還要老子陪你玩玩?放心,這次老子累了,你自個玩,你要不樂意,就痛快點來一刀。」

「我與你無怨無仇為何要殺你?」凌完將百事通往外一推。

「老子說過,這次老子不跑了,老子要死的人還要給你當猴耍?你他,媽的休想。」百事通說完便如同無賴一般坐在地上。

凌風雲緩緩摘下遮擋在臉上的綢布說道,「你看看我是誰。」

百事通聞言,抬起頭,當他看到凌風雲的臉時,瞬間原本恢復平靜的臉再次變得驚恐起來。

「你,你,你是鬼……」百事通坐在地上不停的往後退。

「我是人,再說一個武者難道還會怕鬼不成?」凌風雲沒有繼續靠近百事通,他怕自己的動作再次引起百事通的反抗。

「你不是鬼?不可能,你被白髮老魔擄走了,在白髮老魔手裡的人怎麼還會有活路的,而且你現在的實力已經遠遠超出你剛來的時候,你不是鬼又是什麼?」

凌風雲嘆了口氣道,「我若是鬼會和你說這些?不直接吸干你的陽氣還讓你在這裡胡言亂語?」

「你真不是鬼?」百事通猶豫著站起身,仔細的端詳凌風雲,他從沒見過鬼,所以也不知道該怎麼分辨眼前的凌風雲究竟是人還是鬼,只不過他依稀記得小時候爺爺常說,鬼是沒有影子的,此刻他將所有的精神全部放在凌風雲身後的那條影子上,然後又看看自己的影子,好像沒有什麼不同。

「是的。我想知道我爺爺的下落。」凌風雲認真的說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你爺爺的下落,自從你爺爺失蹤之後無數的人都在詢問我這個問題,我真不知道,想必你已經知道這不滅島上發生什麼事情了吧,如果我知道你爺爺的下落,那我便也就知道伒島主的下落,你說那我現在還一個人在這裡閑來盪去做什麼?」

凌風雲仔細思考了一下百事通的話,發現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看來他是真的不知道了,那就意味著自己還是要從頭開始。

「既然如此,那你走吧,如果你有什麼消息請一定要告訴我。」凌完轉身就走,他現在還是要回到客棧那裡去守株待兔。

「凌少俠,你真的是凌少俠嗎?」

凌風雲對於百事通這個問題絲毫沒有想回答的意願,不過他還是停下腳步點了點頭。

「不可能,你是怎麼從白髮老魔手裡逃出來了?還有你怎麼變得如此強了,即便你隱藏了實力,但當日我所見的你絕非今日的你。」百事通緩緩的說道。

凌風雲思索片刻后道,「百事通臨終前因我救他一命,所以收我為衣缽弟子,最後將畢生修為全部過度於我。」

其實這件事情告訴別人也沒有關係,總比別人誤以為你得到了什麼寶物或者寶藏要好的多,所謂懷璧其罪,哪怕你沒有懷璧,只要別人以為你懷璧了,你都有莫大的罪過,然後因此遭來殺生之禍。

「凌家人果然是天選之人,如此機遇莫說百年難得一遇,最少五十年是難得聽說一次,但在這不滅島上,我卻在五年之中遇到了兩次,而且還都是你凌家人。」

百事通所說確實如此,第一是,繼承修為需要一定的機緣巧合,不是說你情我願便可,第二,修為對於武者而言及其重要,很少有人願意將修為繼承給他人,即便死到臨頭也不會,在這一點上他們與普通人沒太多區別,只不過普通人死時選擇財物作為陪葬,而他們則是選擇修為,或許他們也奢望死後這一生修為還能陪伴他。

「你在說什麼?你的意思是我爺爺也經歷過一次?」凌風雲轉過身看著百事通問道,他自幼與凌嘯天相處時間並不多,再加上那時候自己無法修行自然對這方面也不是很了解,所以根本不知道凌嘯天的實力。

「如今的不滅島已經不再是以前的不滅島了,甚至很多事情你們根本都不知道,如果你真想找到你爺爺,或許你聽我完整說完也許對你有一點幫助。」

… 「首先我想說我的身份,當然你聽到的便是我真實的身份,而我所做的也是我的職責,雖然我並非很願意做這個事情,但是這是我與伒無雙的約定,他救過我的性命,所以我來幫助完成他所謂的一件大事,當然這件大事離不開眾人口中的寶藏。」

「那一天,我其實是準備將不滅島的形勢告訴你的,這樣就能讓你一來就知道島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是很抱歉,那個人出現了,也就是假冒的伒無雙,我想他應該知道我的計劃了,很多人的嘴並不是那般嚴實,我所說的他們或許會馬上向那個冒牌貨彙報。」

「那你一共告訴了多少人?」凌風雲問道。

「不包括你在內兩人,要知道這不滅島上來的人本來就不多,通常一年估計也就十來個。」

「你說的那兩個人是不是一個是老叫花子,一個是年輕的姑娘?」


「沒錯,你們都在客棧里的三樓,應該都相互認識了,也就是說在我準備把事情真相告訴你的時候,那個冒牌貨來了,我知道他應該是已經知道了我做的事情,所以很長時間我都躲了起來。」

「好了,接下來的事情你就知道了,我被發現了,然後被追殺最後僥倖逃脫遇到了你,我們現在要說的關鍵是在後面。」百事通看了眼周圍道,「這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先找地方安頓好再說,不然若是那個冒牌貨追來,我們倆都不是他的對手。」

凌風雲知道百事通說的沒錯,於是問道,「你認為哪裡比較安全?」

「我不知道,不知道凌公子最近幾日是在哪裡?白髮老魔應該有安全的地方吧。」

「我那裡確實有一處地方,但是條件不是很好,特別是你傷勢在身,恐怕會支撐不住。」凌風雲隨口說道。

「那倒沒事,估計現在也就白髮老魔挑的地方安全。」

「那行,你隨我來。」凌風雲緩緩在前方帶路,百事通的傷勢他大概還是知道,多是皮外傷,稍加休息便可,所以也並未去攙扶或是特意照料。

凌風雲兩人走到虛空之境前,突然凌風雲轉過身對百事通說道,「你既然是百事通自然是知道我師傅生前樹敵無數,而且生性多疑,所以要打開這虛空之境卻也是比較麻煩,所以勞煩你稍等片刻。」

「莫非這裡有虛空之境的通道?」百事通一臉狐疑的說道。

「倒不是在此處,只不過需要在這裡做完才能夠從那邊的通道進去。」凌風雲淡然的說道。

「難怪白髮老魔縱橫江湖樹敵無數卻一直完好無缺,看來還真是狡兔三窟,佩服佩服。」

凌風雲不予理會,站定之後念道:「左前一步,右跨三步,後行一步,上前兩步,右跨一步,後行兩步,左前三步,右跨一步……」此時凌風雲所說的正是當日白髮老魔說的那般,並非是他不相信百事通,畢竟這裡是屬於私人地帶,少一些人知道還是要好許多。

如此來回往複,竟然足足有一百多步,百事通一臉狐疑的看著嘴上不停念叨,腳步不停移動的凌風雲。

終於,凌風雲停了下來,他所停位置竟然正好是他一開始站立的位置。

「咦。」凌風雲遲疑了一下。

「怎麼了凌公子?」百事通上前看了看,發現並無異常。

「怎麼不對,我這幾天都是這般啊。」凌風雲像是自言自語一般說道。

「莫非不做這些,就無法打開這虛空之境之門?」百事通一臉不相信的說道。

「正是如此,當初我也不信,可是師傅總不至於騙我,或者說我也不至於來騙你。讓我好好想想是不是哪裡錯了。」凌風雲雙手抱胸,沉思片刻后道,「我知道了。」隨後將之前的綢布再次蓋在自己的臉上,只不過這一次連雙眼都遮蔽住了。

「你幫我看著,看我最後是不是落到了原位。」凌完,又開始走了起來。

不過這次他的速度要快的多,甚至隱隱約約出現了幾道殘影。

突然,凌風雲停了下來,而所停位置正是之前的原點。

停下來之後,凌風雲身形一動,消失了。


百事通點了點頭,然後輕聲喊道,「凌公子,煩請你將我帶進去。」

片刻之後,凌風雲竟然從海水中緩緩騰起。

「凌公子,你這是……」

「唉,家師生性多疑,再加上仇家頗多,所以家師特意開闢了另一條通道,作為備用,就是這條,你想,人在這深海之中逃走,誰人能想到?你可一定要替我保密啊。」凌風雲拍了拍百事通的肩膀說道。

「自然,這是自然,但是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能夠另闢通道,而且剛才凌公子進去之時,我也未感覺到虛空之境的氣息。」

「哈哈,這就是我師傅神奇的地方,難道你認為剛才的我是殘影嗎?」凌風雲笑著問道。

百事通回憶片刻,剛才那確實不是殘影,他能清楚的感覺到武氣與精神力,如果是殘影的話,那麼是無法被感知到的。

「若你覺得我騙你,我帶你親自體驗一次。」

「那就麻煩凌公子了。」

「沒事,小意思。來,你也把眼睛蒙上。」凌風雲取下一塊綢布,幫百事通綁上,這一次他自己卻並未給自己遮上綢布,這是自然,他之前所做一切不過就是做給百事通看的而且,現在百事通看不到了他就自然不用做了。

「左前一步,右跨三步,後行一步,上前兩步,右跨一步,後行兩步,左前三步,右跨一步……」凌風雲一邊念,一邊帶著百事通移動,凌風雲用武氣和精神力完整的將兩人包裹著,兩人速度越來越快,速度快了,自然結束的就快。

「感覺到虛空之境了嗎?」凌風雲問道。

「感覺到了。」是真的感覺到了,百事通心感詫異,但卻沒有出聲開口詢問,只不過在心裡卻是將之前的每一步牢記在心。

「走,進去。」凌風雲帶著百事通往前一跨,兩人同時消失在原地。

… 百事通感覺周身一陣發寒,想來是已經進入這虛空之境了,當下取下遮住雙眼的綢布。

「這裡就是白髮老魔發現的虛空之境?」百事通看著冰霜的一切喃喃自語道。

「是的,如若不信,你可感知一下,憑你的能力判斷這裡是否是虛空之境應該不難吧。」凌風雲攤了攤手平淡的說道。

「凌公子說笑了,我怎麼會懷疑你,不過這裡真如凌公子所言,普通人還真無法抵禦這裡的霜寒,好在我只是外傷,不然真是要雪上加霜。」

「好了,你之前的還沒說完,現在可以繼續說了吧。」凌風雲提醒道,他現在最想知道的就是凌嘯天的消息。

「所有的事情都還要從不滅島出現的時候說起,當然那個時候我並未出生,所以之前的一切我也只不過是聽伒無雙所說,而伒無雙也是從他祖傳的記錄中獲知的。」

「無數年前,伒家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尋到了這裡,當然那時候這座島只不過是在另一個世界的一座荒島,發現這座島的時候,伒家人還找到一本記錄,如果沒錯的,以凌公子的實力以及家世應歸對九九歸一預測略有耳聞吧?」

凌風雲點點頭。

「其實九九歸一在現在看來似乎已經沒有了神秘感,但在那個時候,卻如同痴人說夢,根據伒無雙說的,那起碼是在一千年之前,凌兄弟,若是現在有人告訴你,一千年後將會發生什麼,你會相信嗎?」

凌風雲不置可否,示意百事通繼續往下說。

「但是當他翻閱完那本密錄的時候徹底的相信了,當然密錄上究竟說了什麼,我不知道,伒無雙應該知道,但我沒問過,估計問了他也不會說,總之根據伒無雙告訴我的就是他的太爺爺找到了密錄中記載的寶藏,同時便也就承擔了這個將大陸從九九歸一中拯救出來的重任。」

「但是,很多事情說起來容易,但要做出來卻無比的困難,而且根據伒無雙所言,那所謂的寶藏並非是神兵或是絕世功法,而是其他事物,所以說要想完成這個重任他們伒家人必須要想出一個方法,經過長達百年的思索之後,於是不滅島誕生了。」


「最初的不滅島只是為了聚集一群強者,然後共同商議如何對抗外族入侵保衛天允大陸,是的,這是伒家人唯一能想到的一個方法,畢竟此事僅憑一人或一族人是無法完成的,雖然伒家那時候強大如斯,在全盛時期伒家的號召下,很快不滅島上便出現了一群所謂的高手,當然有一些人是與伒家想法一樣的,為了對抗千年後的外族入侵,但是更多的人甚至可以說絕大多數人是為了伒家口中的那處寶藏。」

「於是危機出現了。」百事通似乎沉浸在那樣的環境之中,雙目之中帶著一種滄桑,說話也停了下來。

凌風雲大概也猜出了發生什麼事情,而且根據他當年看過各種書中雖然沒有提到百事通口中的伒家以及寶藏,但是確實在某一個時間段里,大陸上很多高手都已隱修而失去了蹤跡,看來百事通並沒有欺騙自己。

「唉,原本是一件天大福報的好事,結果……所有人在進島之後不到半年時間裡分成了兩派,其中一派自然是已伒家為首的,還有一派是已奪寶為首的,他們要求伒家將寶藏貢獻出來,讓他們各自帶回家族,將家族壯大,這樣也能抵抗住五百年後的大難,但是說是這般說又有誰會相信,人的慾望與貪婪還有野心會使人變得不像是一個人,更像是魔鬼。」

「不久之後暴亂開始了,好在伒家早有次預測,做足了準備,但是面對如此眾多且強大的敵人,要想勝利何其艱難,最後雖然經過長達數年的爭鬥,伒家一派雖然取得了勝利,但是也是一場苦勝,伒家一族死傷慘重,因此整個計劃不得不暫時擱淺。」

「好在不滅島上當時盛產靈藥,依靠這些靈藥,伒家才度過一劫,經過兩三百年才恢復一絲元氣,不過經過上一次大劫之後,伒家不敢在貿然行動,直到五百年前,伒無雙的父親,伒天懲決定再次開啟這個計劃,不得不說伒老爺子文才武略樣樣精通,在他傳位給伒無雙時我曾有幸見過他一面,當真是非凡人。當然這是后話,伒天懲,天是上天的天,懲是懲罰的懲,這個名字自然是伒家在控訴說之前那些賊人所做一切必定會受到上天懲罰,伒天懲知道自己如果按照上一輩的作法就一定會得到相同的結果,所以他改變了計劃,他以決鬥為名著急世間武者進入,並不強求,勝者的獎勵當然也是十分具有誘惑力,只不過卻再也不提及寶藏一事。」

「此時距離上次已經過了數百年,世間人雖然有一段時間猜疑不滅島的計劃以及討論寶藏,但這麼長的時間足以淡化一些東西,當然,即便是現在進不滅島的人依然有一部分人是沖著寶藏來的,只不過他們此刻也不確定是否有寶藏,所以不再發生之前的那般事情。」

「就這樣,伒家以決鬥為名不斷的篩選強者,同時也在挑選合適的合伙人。」

「這樣如何挑選?強者不一定會願意支持伒家,同時願意支持伒家的卻不一定會活下去。」凌道,這是事實,如果按照角斗場上的規矩,生死自負來說的話,確實存在這種可能,而且這般進度也太過於緩慢。

「要知道能夠得到不滅島邀請的人自然就已經是強者,當然,他們個中實力會有所偏差,不過弱者並不會死,倒是與伒家道不同不相為謀者會必死無疑。」

凌風雲心中一顫,隨即一想,確實可以做到這般地步,要知道這不滅島上不管如何都是他伒家說了算,但是為了九九歸一抵擋外族入侵,這般做法無可厚非。

「然而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只要你還是人哪怕是被常人喻為神的武者依舊也逃不過時間的追殺,不過對於武者而言,實力越強,那麼壽命就越長,所以為了活下去並且活的更久,伒天懲選擇進入虛空之境閉關,那麼不滅島的重任就要託付給自己的兒子伒無雙手中。」

「儘管伒無雙比起伒天懲老爺子還有所差距,但也算是人中龍鳳,再加上伒天懲已經將不滅島打理的整整有條,只要伒無雙原原本本做下去即可,不過在伒天懲老爺子閉關三十年之後,問題再次出現了,之前已經被時間沖淡無數人都已經忘記的寶藏之事再次被人提及,而且越傳越烈,你知道為何我要作為百事通問你們來到不滅島最想知道什麼信息的嗎?就是後面為了測試來到不滅島的人究竟有多少人是為了那座寶藏而來而不是為了決鬥,讓人失望的是,這一次似乎為了寶藏的人再一次佔據了優勢,當然還有一部分人只是為了變強或者是為了贏得我們所說的決鬥獎品,而你爺爺凌嘯天就在這一類人之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