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沒的年代是在相當久之前….自己在魔術師協會的資料,大概也就這個吧。

單憑這一點,已經足夠為韋伯看穿自己身份製造了一個極大的矛盾….只要自己不拿出SABER的聖劍的話,要憑臉蛋要判斷出自己是愛麗絲菲爾的兒子,未免太過強人所難了。

「衛….小鬼,眼前這是什麼情況?」

看著場中仍然在和大蜘蛛糾纏著的貞德還有巴瑟梅羅當主,澤爾里奇的眉頭越皺越緊。終於,他輕輕的咳了一聲,問起衛宮士郎現在的狀況。

本來,作為活了二千年以上的存在,澤爾里奇的戰鬥經驗就不比場中的黑騎士等人遜sè多少。在衛宮士郎心中糾結的同時,澤爾里奇也沒有浪費任何時間,仔細的嘗試從場中的環境判斷出現在的戰況。

只是,當他大概綜合了現在的狀況之後,他卻是不得不向衛宮士郎發起詢問,只因…他的判斷結果實在太糟糕了,甚至糟得他想知道原因。

瓦拉齊亞斷臂﹑黑騎士利佐威爾肚子上開了個大洞還在冒著鮮血,白騎士布拉德看上去沒什麼外傷,但是卻面如金紙的,一看便知道是魔力消耗過度….再加上那剛才有氣無力地躺在衛宮士郎懷中的靈長類殺手。基本上都可以這樣說,黑姬一方的戰力是全滅了…..

先不說衛宮士郎和他那騎士姬還有多少戰力….那蜘蛛,真的有這麼強嗎?

「瓦拉齊亞他們三人在我趕到時已經是這個樣子了….大白的話…」頓了一頓,衛宮士郎刻意的提高聲音,好讓那邊正輔助貞德戰鬥的巴瑟梅羅-羅雷萊雅也聽得到「小心變成了水晶的土地。要是站在上方的話,非但這蜘蛛可以瞬間綁縛著你,此外牠也會有著相當可觀的加成….最低限度..牠的速度幾乎可以追上我了。」

「真的假的…」

聽到了衛宮士郎的說話,澤爾里奇一下子就嚇得雙眼一睜。

和衛宮士郎速度同級?

別說笑了,他可沒看過有比衛宮士郎速度還要快的傢伙…就連那個朱月在這方面也得遜sè衛宮士郎一分。

加上…從能夠重創靈長類殺手這一點判斷出對方的攻擊力也是相當的驚人….

這樣的話,這蜘蛛豈不是速度和攻擊俱全?其恐怖都要及得上朱月了….牠真的只是二十七祖嗎….

「先給你一個忠告….」看到澤爾里奇臉上的表情,大概也知道他在想什麼,衛宮士郎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理論上,這蜘蛛是和朱月同級的。」

「….有應對的方法嗎?」沉默了半晌,澤爾里奇沉聲的問衛宮士郎。

「在這蜘蛛的攻擊當中,只有在那水晶的大地上才有著顯著的變化和加成….那麼,只要將牠拉﹑出那水晶化的大地就可以了。」

對,就如同在自己的無限劍制之內自己會有加成一樣,對大蜘蛛來說,恐怕,水晶溪谷就是攻擊手段樸素的牠唯一的王牌….

若果不將牠拉出那水晶大地的話,那麼在朱月失蹤,靈長類殺手失去戰力的艼提下,己方是絕無勝算的…

但是,這蜘蛛的水晶溪谷並非是普通的固有結界,只要牠所到之處,大地無一不會被牠的能力同化成水晶….

能夠做的,就唯有賭在呆毛蘿莉的支持,以及自己的固有結界能否抵消水晶溪谷了嗎?

「老頭子..幫我爭取二十秒時間….」

輕輕的擺了擺手,一個又一個赤紅的咒文依次在衛宮士郎的身旁浮現

「在這段時間之內,我會發動固有結界來嘗試抵消牠的優勢的。然後….」

就在那裡,將這蜘蛛徹底的擊倒!

P.S.1:啊啊…這是星期rì的更新來著…

P.S.2:感謝姆Q諾蕾姬﹑蘋果孩子﹑億萬星痕﹑帝德拉斯的打賞及評價票~ ()「Steel-is-my-body-and-fire-is-my-blood….」

向澤爾里奇打過招呼,衛宮士郎輕輕的蹲到地上….

隨著咒文的詠唱,龐大而有規律的魔力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那銀sè的長發漸漸因著那魔力引發的強風而在空中飄揚。

「沒辦法了,既然你都這樣說了的話…….」

揉了揉頭上銀白而剛勁的髮絲,澤爾里奇輕輕的苦笑了一下。下一瞬間,雙手已扣上了八顆青sè的寶石…..


「反正也不是沒有對上過這種程度的對手,耍來一次也無妨….老頭子我這次就陪你到地獄一趟吧。」

「第二魔使閣下,現在…」

「這種程度的戰鬥已非你們能插手了。退下吧,保持距離,找一個安全的地方待著觀戰。機會難得,但是,不論遇到什麼事情也不要上前幫忙,這裡..現在開始就是我們這些怪物領域了!」

輕輕的向自己的助手擺了擺手,澤爾里奇緩緩的踏前了一步…

「I-have-created-over-a-thousand-blades….」

「S-E-T…」

魔力正源源不絕的灌進手中的寶石,青sè的光芒充斥著以澤爾里奇為中心的半圓..

不及衛宮士郎雄厚,但卻多了一分jīng純…縱使因著死徒化而使他不能使用全盛期的魔法,那,依舊是比被稱為近代魔術師之頂尖-巴瑟梅羅當主還要優秀的魔力洪流…

二千年,也不是白活的!

魔術師長袍迎風飄揚,臉上已收起最後一絲的笑意…

腦海中閃過一絲久違了的畫面,澤爾里奇心中卻是再次苦笑了一下。

自己到底有多少了沒有在戰鬥中詠唱咒文…?

不,倒不如說,自從在魔術師協會登上高位之後,到底有多少年了,不知什麼時候開始養尊處優的自己,沒有再像當年和朱月戰鬥時一樣,面臨生死的危機?…

或許,還得感謝一下這蜘蛛惹上這小子吧…?

讓自己,可以有再度感受到熱血流動的機會。

「Unknown-to-death,nonknown-to-life…」

「轟風彈﹑八連!」

身後一眾魔術師連著自己的助手,已經退到了一定的距離之外。

那麼,就再也不用遲疑…

狂風的聲音充斥眾人的耳朵,幾乎要將所有其他的聲音驅除。輕輕的把手一揚,八顆青sè的魔彈脫手而出。

捲起了八道的怒風,青sè的魔彈在空中一閃而過,準確無誤的轟中了場中正準備沖向貞德兩人的大蜘蛛..

「嘶―!!」

身體,尤其還流著紫sè血液的頭顱被狠狠的擊中,大蜘蛛怒吼一聲。

頭顱四處張望的,彷佛想要找出攻擊牠的人到底在那裡..


「S-I-G-N!」

然而…

沒等牠找到所謂的那個人,澤爾里奇的身影而倏地出現了在大蜘蛛的身後,隨之而來,十發冒著洪洪烈火,大小几乎可以與小型足球相比的紅sè寶石也擊中了眼前獵物的身軀…

而這次,更是瞄準著大蜘蛛頭部的傷口以及剛剛被靈長類殺手嘶咬的那隻小前足來攻擊。

「嘶―!!」

熾烈的火焰燒灼著被衛宮士郎和靈長類殺手製造出來的傷口。但是,卻沒有因此而使傷口加速止血,倒不如說….在澤爾里奇結合了少量其他元素的變異火焰之下,傷口帶給大蜘蛛的痛覺,正沒有上限地倍增….

痛極嘶叫一聲,映在大蜘蛛眼中的是…

長袍迎風飄揚的澤爾里奇,以及…在他身後以「十」為單位飄浮著的寶石…

「第二魔法使的極致…好好見識一下吧….」

嘿嘿的笑了一下,彷佛找回了當年那激昂的戰意。在澤爾里奇的指揮之下….數十顆的寶石毫無間斷的轟炸著大蜘蛛的身軀….

…………

「Have-withstood-pain-to-creat-many-weapons….」

前方的澤爾里奇已加入了戰鬥,五光十sè的寶石毫不間斷的轟炸著大蜘蛛的身軀….在澤爾里奇全身的魔力推進下,每一顆的寶石,都幾乎有著坦克般的一擊…

再加上巴瑟梅羅當主伺機而發的風屬xìng魔術攻擊….一時之間,為兩個魔術師中最頂尖的高手所困,大蜘蛛竟是連一步都進不了,被死死的壓制著…

與此同時,緊記著靈長類殺手的前車之鑒,沒有得意忘形的追上去圍攻大蜘蛛,貞德小心翼翼的站在晶化大地之外,jǐng戒著大蜘蛛破開澤爾里奇兩人攻擊的瞬間..

「Yet-those-hands-will-never-hold-anythings…」

乘著場中三人拖延之際,輕輕詠唱出第六句,也是倒數第二句的咒文…

氣氛突然的改變….瞬間之中,由規律變成狂暴,衛宮士郎的身上爆發出龐大的魔力氣旋。

飛沙走石自不在話下…其風勢之猛烈,甚至將旁邊的樹木都吹得東歪西倒。

就是依澤爾里奇之言乖乖站到了遠處也感覺到那份的魔力流動與氣勢…..

除了曾親眼見識過英靈戰鬥的韋伯嘗算鎖定之外,時計塔一眾的jīng英魔術師獃獃的看著衛宮士郎以及他身前的戰場,張口結舌,連話也說不出來。

愛你愛得心好累 ….就是真正強者之間的戰鬥…?

場中那看似纖弱的金髮少女也好…平時總是一臉認真地辦公的巴瑟梅羅當主也好…就是..身前這第一次看見其正體的第四魔法使也好,每一個人的魔力與氣勢,恐怕都要超過這批魔術師的總和…

皇冠階級?領主身份?

在這些人的面前…這一切,都顯得多麼的無力…

怪不得,就連助攻也不允許,第二魔法使會讓他們退到這麼遠的距離..


就算只是捲入當中的餘波也百分百會送命….

這..本來就不是他們能插手的對戰…

…………

「So…as-i-pray…」

將左手放到了胸口前方,用力的捏了一下拳頭,衛宮士郎緩緩的站了起來。


「Unlimited-Blade-Works!!!!!」

然後,用力的將左手一揮,熾紅的火焰賓士而過,包圍了整個的樹林…

P.S.1:明天要去註冊rì,理論上能更新但不排除意外….. ()熾紅的火焰瞬間劃過了樹林的邊界..

非是像昔rì一樣僅將一個地下室轉化成異世界那細小的規模…在縱橫交錯之後,整個的樹林早已被熾焰圍成一圈的包圍起來,就連前方的戰場也不能倖免。

火舌驀地升起,奪去了眾人的視線…

下一瞬間再睜開眼來,映入眼中的,已經是….和大蜘蛛腳下的水晶大地分庭抗禮,插滿了各sè刀劍,閃著星星火花,一望無際的赤sè荒原。

或許,是感受到眼前這世界所蘊含的力量,大蜘蛛試探xìng的踏前了一步,嘗試運用自己的能力繼續將這片大地同化成對自己有利的水晶之谷,然而…

踏前了一步,赤土依舊是赤土..

星星之火飄揚而過,什麼也沒有被改變..對..大蜘蛛那光是站著就足以改變星球的能力,此刻,並沒有成功的對衛宮士郎的固有結界起到作用。


賭注,下對了嗎….?

既然已成功施放固有結界,那麼就不用再擔心在詠唱咒文時一個閃避不及被打中…

在開動劍制之時,已將一眾的驚呆了的魔術師轉移到劍丘之上。看著大蜘蛛腳下的赤土,衛宮士郎緩緩的步下劍丘。

沒有成功將大蜘蛛腳下的土地一起具現成自身的心象風景,但是,也沒有被對方的能力所同化…本來,固有結界可不是那麼高級的東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