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門在外,身上忘了帶錢,又或者錢被偷了,沒錢回家的你,遇到好心人的幫助,得到回家的車費,雖然那點錢不多,但對你來說,無異於救命的稻草。

在維修廠吃了午飯,與王正新等人聊了一陣,陳宇騎著自行車返回五峰村。 「快認輸!」

在見到林羽沖向劉強的時候,劉主任心中便暗道一聲不好,霍的站起身來,朝劉強大喊道。

然而,劉強此時卻像是傻了一般,只是癱坐在地上,好像根本沒有聽到劉主任的話,就連林羽到了他的面前,他依舊沒有任何動作。

「這件內甲看起來不錯,就當是送給我吧。」一腳將劉強踹倒,林羽便是直接將他身上的流光龍王甲給取了下來,急速的套在身上,同時身形一晃,快速的朝後邊閃掠而去。

林羽這才剛剛躲開,劉主任便出現在劉強的身邊,沒有去看劉強一眼,劉主任堪堪站定便是雙腳一跺地,朝著林羽的方向追了上去。

兩人實力相差太多,眼見林羽就要被追上,副院長及時的出現,攔住了劉主任,兩人對拼了一掌。

「你這是什麼意思?」被副院長震退,劉主任冷冷的望著已經躲遠的林羽,寒聲道。

「我只是想要告訴你,現在比賽還沒有結束!」副主任同樣冷笑,緩緩說道:「既然是比武,那身上寶物被對手給爆了,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劉主任何必動怒。」


「這是院長的流光龍王甲!」劉主任惡狠狠的說道:「這是院長借給強兒的,你真的想要奪走?」

聞言,副院長愣了愣,瞥了一眼林羽,說不出話來,如果真的如劉主任所說,那這流光龍王甲還真的不能讓林羽就這麼給搶了去。

「副院長,你放心,這件內甲比賽之後我只當奉還給學院,至於現在嘛,就暫時交由我保管了,有著內甲在身上,我還比較安心,就算真的有人要偷襲我,也不至於被人給直接轟死吧。」


林羽站定腳步,朝著副院長拱了拱手,又朝著劉主任冷笑了一聲,對於這個劉主任,他也是煩了,這麼一場比武,他已經兩次衝到擂台上來了。剛才如果不是自己早有準備,又有副院長將他攔下,此時恐怕已經死在他的手上了吧!

「好!」副院長朝林羽讚賞的望了一眼,對林羽是越看越滿意,此子不僅心性堅定,為人彬彬有禮,關鍵是這張嘴夠毒,指桑罵槐的本事已經如火純青。

「劉主任,就按林羽說的辦吧,現在這場比賽,你怎麼看?」副院長似笑非笑的回頭望向劉主任。

劉主任氣極,但既然林羽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他又不好再繼續強行討要流光龍王甲,而且現在劉強已經完全失去了戰鬥力,這場比賽已經算是輸了,按照賭約,他在學院中的地位已經遠不如之前,卻是無法再與副院長相抗衡。

「願賭服輸!」嘴裡冷冷的吐出來四個字,劉主任怒哼一聲,一把拉起劉強便要離開擂台,副院長見狀,身形一閃再次將他攔下,笑呵呵的說道:「關於院長的事,我想我有權利知道些什麼!」

「你什麼意思?」劉主任兩道劍眉微微蹙起,盯著副院長看了一會,這才冷哼道:「這件事我自會找你說清楚。」

「那就好!」副院長點了點頭,也沒有再多說什麼,走回到林羽的身邊,望著下邊被震撼得鴉雀無聲的圍觀學院,笑呵呵的說道:「今日的戰鬥很是出乎我們的意料,我們沒有想到林羽居然已經是魂皇級別的強者,我們沒有想到劉強導師居然能與魂皇級別的林羽對抗了那麼久,我們同樣沒有想到,今日的戰鬥是這麼的精彩,這麼的驚險。我相信,經過觀看了這麼一場比武,對大家的各方面都將有很大的啟發,比如戰鬥技巧,比如戰鬥時心智的重要性,所以,我希望大家以後多注意點實戰經驗,只有實踐才有進步。」

副院長話音落下,後邊的幾個學院高層立即帶頭鼓起掌來,擂台下有反應快的學員也急忙跟著鼓起掌來,頓時整個廣場除了鼓掌聲便沒有了其他雜音。

「今日的比賽,林羽勝了,他的能力毋庸置疑,這一次派去帝國學院大比的隊伍,我任命他為隊長,這次學院能在帝國學院大比中取得什麼樣的成績,就看他與其他四位隊員了,大家為他們鼓掌。」副院長待大家掌聲停下,又繼續笑呵呵的說道。

台下又是一陣鼓掌聲……

林羽站在副院長身邊,被這麼多人目光炙炙的望著,林羽感覺渾身不自在,特別是在望見不少女學員都朝著自己裝害羞,拋媚眼的時候,林羽被嚇得小心臟砰砰直跳,有美女追是好事,但如果被一群美女追……

這是每個男人的夢想……

副院長的講話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林羽被他當成正面教材,各種狗血的修鍊橋段全部被安在林羽的身上,聽得下邊眾多觀戰學員一愣一愣的,有感性的學院甚至朝著林羽投過來可憐的表情,聲淚俱下,讓得林羽又是一陣無語。

「咳咳……」聽著副院長還想繼續給自己安排悲慘的修鍊橋段,林羽假裝輕咳了兩聲,副院長見狀唯有訕訕的笑了笑,大聲宣佈道:「好了,總而言之就一句話,天道酬勤!只有付出了努力,才能得到相應的回報,正如我們的林羽,你們要多跟他學習學習,天道酬勤,你們都是學院的未來之星。那麼現在大家都散了吧,回去好好修鍊,爭取有一天你們也能成為別人眼中的主角。」

觀戰的學員聞言一個個像是打了雞血一般,使勁的鼓掌,在幾個導師的安排下,這才陸陸續續的離開了後山廣場。

「我們好好談談。」副院長朝著身邊的林羽低聲說了一句,旋即只顧著下了擂台,朝前邊走去。


「你們先回去吧,我去看看老傢伙要說些什麼。」林羽將豬不戒跟白馬收了起來,測過頭與黃小雙等人打了個招呼,亦是躍下擂台。

「美味酒店,我們去準備慶功宴。」盧月朝著林羽喊了一聲,林羽回頭點了點頭,旋即快速的追上副院長的腳步,兩人的身影迅速的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副院長的書房其實便是建在後山上,林羽跟在副院長的身後左繞右繞,走了十多二十分鐘之後,副院長將他帶到了這裡,林羽無奈的發現,這裡距離剛才比武的廣場僅僅只有幾百米的距離而已。

「進來吧!」見林羽還站在門口發愣,副院長淡笑著朝他招了招手,自己則率先走到書房一側的椅子上坐下。

「你們實力都那麼高了,如果劉主任有心想要查探你行蹤的話,這樣繞來繞去也沒用的吧?」對副院長的這種行為表示不解,林羽亦是走進書房,沒有絲毫顧忌的自顧找了張椅子坐下。

「怎麼就沒用了,他又還沒超越聖級,根本無法使用靈魂探知能力。」副院長被林羽說的一愣,旋即撇了撇嘴說道。

聞言,林羽微微蹙了下眉頭,暗罵自己多嘴了,看來有空的話得多找黃小雙了解一下這個世界的修鍊特徵,免得以後露了馬腳。

「說吧,找我來幹嘛?討要這件馬甲么?」林羽將身上的流光龍王甲脫了下來,戀戀不捨的放在書桌上,訕訕的笑道:「雖然我很喜歡這件馬甲,但我也不是言而無信的人,別人的東西該還還得還。」

「你小子倒是挺光明磊落的,怪不得老盧這些天天天誇你。」

林羽話音剛落,書房中便響起一陣機關活動的聲音,旋即書桌後邊的一幅書畫被掀開,從裡面走出來一個微微顫顫的老人。

老人看上去要比副院長老很多,倒是跟黑寡婦有得一拼,滿臉的褶皺像是盤虯的樹根一般,也不知道究竟經歷了多少滄桑。

「你別怕,我是東吳魂師學院的院長童萬貫。」老人見林羽連續倒退了兩步,警戒著自己,急忙揮了揮手,咳嗽了兩聲,低沉著聲音說道。

「院長?」林羽望了望老人,又回頭望了望副院長。副院長此時早已經站了起來,急步走到院長的身邊,微蹙著眉頭說道:「不是讓你在裡邊安心靜養嗎?現在經常走動對身體的康復會造成阻礙的。」

「不知道是院長大人,還請恕罪。」肯定院長的身份,林羽急忙朝他拱了拱手,遲疑道:「院長你的身體……」

「人老了自然就這樣了,沒什麼大礙。」院長童萬貫朝林羽擺了擺手,笑道:「不用那麼客氣,你們都坐下吧,我這把老骨頭還沒爛到那個地步。」

聞言,林羽望了望副院長,眼中的詢問之意很是明顯,黃小雙說過,這東吳魂師學院的院長是一個聖級強者,但今日所見到這個童萬貫,卻更像是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林羽剛才悄悄勘探了一下,發現他身上一點魂力都沒有。

「這件事說來話長,先坐下吧,等我慢慢將給你聽。」副院長扶著童萬貫坐到書桌的靠椅上,自己則搬了一張椅子做到他的身邊,朝著林羽嘆了口氣。

林羽點了點頭,亦是找了張椅子坐下,他心中有預感,今日看來是要被告知什麼重要的隱秘了……

給讀者的話:

今晚還有兩章,八點更新!大家有月票,有穀粒的都投給射手,有木有? 回家的途中,陳宇腦海里冒出一個念頭,細細琢磨之後,他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

個人的精力終歸有限,什麼事都親力親為,一輩子也做不了多少事。

大公司老闆手下的員工多吧?但老闆關注的下屬,也就那麼幾個,只要管好最重要的那幾個下屬,其餘的下屬,其餘下屬的下屬,哪還需要一個老闆親自去管?

回到家,走進房間之中,陳宇打開電腦,登錄公司內網,看了一下各個技術員的資料,優中擇優的選了幾個人出來,記下那幾人的信息之後,他又把電腦給關了。

「小宇,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開車回來的陳衛國,見兒子已經做好了晚飯,神情有些詫異的問道。

「下午有點事,沒去廠里。」陳宇說道。

「哦!」陳衛國點了點頭。

十幾分鐘后,夏雨走了回來。

一家人吃了晚飯,陳宇走進房間之中,念頭一動,他出現在遊戲空間。

「誒,又是一個刷經驗值的遊戲,隨便玩一下吧。」

遊戲結束后,陳宇躺在床上睡了起來,第二天上午,他再次來到藤山工業園區。

「小陳,你怎麼到我這裡來了?」吳振生好奇的問道。

「廠長,我想帶幾個徒弟。」陳宇說道。

「這是好事,你有人選了嗎?」吳振生笑著問道。

「冶鍊廠的張東旭,電腦廠的陳星飛……手機廠的潘浩澤。」陳宇說道。

「小陳,你還懂醫術?」吳振生疑惑的問道。

「學過一段時間,若無意外,我的醫術比郭大鵬強一些。」陳宇說道。

「你什麼時候教他們?」吳振生又問道。

「如果今天可以,就今天吧。」陳宇想了想后說道。

「行,我打電話讓他們過來。」吳振生點了點頭,拿起手機打了幾個電話。

片刻后,張東旭等人,相繼走進辦公室。

「你們跟我來。」陳宇說完之後,轉身走了出去。

「是!」張東旭等人點頭應下,不快不慢的跟了上去。

來到專屬倉庫,陳宇花錢將八個人對自己的忠誠度,充到百分之一百,看了看眼前的八個人,他笑容滿面的不斷砸錢,給他們充值不同的知識和技術。

頃刻之間,八個人相繼變成某某行業的專家。

張東旭成為一星終極材料專家。

王明川變成一星終極武器專家。

陳星飛成為一星終極機械專家。

李德誠變成一星終極能源專家。

周榮強成為一星終極軟體專家。

龐宏廣變成一星終極電氣專家。

郭大鵬成為一星終極醫學專家。

潘浩澤變成一星終極外觀專家。

考慮一番后,陳宇又將八個人的專業技巧,提升至出神入化級別。

「每個人身上都花了幾百萬,幫忙幫到底送佛送到西,給他們充點實力,免得他們被別人弄死了,反正力量速度都充到5.0,也用不了多少錢!」

念頭一轉,陳宇又將八個人的速度、力量、精神力、悟性,全部提升至5.0。


「以他們現在的能力,足以讓我賺幾百幾千億,這筆買賣穩賺不虧!」

看了看八個忠心耿耿的手下,陳宇吩咐一番后,就讓他們下班了。

第二天,張東旭等人早早地來到專屬倉庫,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在跟陳總監學東西,走進倉庫一看,卻發現他們八個人,正行雲流水的加工各種零件。

本來郭大鵬是醫學專家,精通的是醫術,潘浩澤是外觀專家,精通的是外觀設計,但陳宇一想,二人閑著也是閑著,還不如在倉庫里幫一下忙。

不會用機器設備,不懂零件的加工,沒事,用錢充一下就行了。

一個月後,八個徒弟(手下)出師了,工資上調三級,職位也升了三級。

「小陳,他們八個人的能力,配得上他們的工資和職務嗎?」吳振生質疑道。

「廠長,你要相信我的眼光,他們現在的能力,肯定對得起他們的工資和職務。」陳宇說道。

「行,你是最大的股東,你說了算。」吳振生笑著點了點頭。

「廠長,你才是公司的董事長,你說了才算。」陳宇說道。

吳振生看了他一眼,笑容滿面的說道:「你的眼光比我好,我相信你。」

材料專家張東旭,回到藤山冶鍊廠,擔任冶鍊廠的技術總監。

武器專家王明川挑了幾個助手,在幾個軍人的陪同下,試製高精度狙擊步槍。

外觀專家潘浩澤,默默設計汽車的外觀……龐宏廣等人都陷入了忙碌之中。

陳宇閑了下來,衛星早就做好了,汽車生產線有陳星飛負責製造,已經沒他什麼事了。

「瞎忙活一年多,早就該充幾個手下了,把忠誠度充到百分之一百,我讓他們去死,他們就會去死,還不會皺一下眉頭,廠里的事有他們處理,我又能想怎麼耍就怎麼耍了。」

之後的幾天,陳宇上午去學校讀書,中午去廠區轉一圈,下午又去學校讀書,晚上與唐詩一起回家,星期五下午,學校放學之後,他騎著自行車回到五峰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