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配給葉冷羽的那一小座山頭,位置說不上好壞,因為這些分配個內門弟子的山峰,基本上都是一個模子里倒出來的,對於這樣的山頭,靈氣充裕就行了,葉冷羽也沒什麼太大的要求。

兩年多的打理下來,因為葉冷羽平日里除了煉丹就是煉體,所以總會將一些丹藥賞給雜役弟子,導致當初分配個葉冷羽的兩個年齡稍長的雜役弟子,如今都有著和那些同齡的記名弟子相當的戰鬥力了。

其實這些雜役弟子往往都資質極為平庸,相比其它雜役弟子來,他們的境遇已經強了很多。

雜役弟子的名字是後來宗門進行統一編改的,通常都比較簡單順口,一個叫做熊大,另一個叫做熊二。而葉冷羽也給自己的山頭起了個頗為霸氣……咳咳,好吧,是頗為土鱉的名字,叫做獅頭領。

於是乎在周圍的山頭上,其它的那些雜役弟子之間流傳著這麼一句話「隔壁山頭,名叫獅頭領,領上住著兩頭熊,一頭叫做熊大,一頭叫做熊二」,結果獅頭領的葉冷羽就被自動的過濾掉了。

當然,那些雜役弟子也不敢拿內門弟子開玩笑,因為如果對方認真起來的話,那麼下場肯定不會好了去。

葉冷羽的這座私人山頭有著一片靈田還有一片葯園,另外還豢養了一些普通的靈獸,長到一定程度以後可以直接賣給宗門。這三樣東西近乎是整個獅頭領的全部身家了,規模很小,所以對於熊大和熊二來說,打理起來也很輕鬆。

之前在葉冷羽成功煉製出人級上品的丹藥后,又到了天枯宗宗門內的丹宗(宗門內的所有煉丹師,名義上都歸丹宗管轄)獲得了「三品白袍丹童」的認證,得到了一個相對於那些普通的丹鼎來說,稍好一些的一個名叫「青玄鼎」的丹鼎。

太過普通的丹鼎使用的時間和附加的穩定性,兼容性等等效果是相當差的,不過對於葉冷羽來說,丹鼎能用就行了,要論到具體的品級的話,那於他來說沒有太大的意義。

因為他壓根就買不起。

所以能有這個機會得到這樣免費的好上一些丹鼎,他已經很滿意了。

葉冷羽的丹火比較特殊,他的丹火之力來源於他體內的煞氣,《大玄生死道》的功法「化九為一」修成之後,葉冷羽便將丹田內的氣旋與那精純的煞氣融合在了一起。

如今三年過去,葉冷羽成就煉體之境第九重的頂峰,甚至已經著手突破煉體十重的準備了,而他體內的煞氣之力也在這個時間過程當中,完成了與自身氣力融合的那個極難的步驟。

現在的他在前些日子也已將「破后而立」這一部分的法訣完成了,倘若需要開啟那個「暴走」狀態的話,之前的諸多限制和極大的副作用都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這人級三品的丹藥我已煉製純熟,是時候著手煉製這地級丹藥了,但在這之前,卻是要突破那丹境的限制,這個過程,也只能在煉丹過程中形成。」

想到這些,葉冷羽目中露出凝重之色,他停留在目前的這個丹境已經很長的時間了,積累其實已經足夠,但是若要突破目前的丹境,最重要的還是對於丹境的領悟和一個突破的契機。

葉冷羽盤坐在這青玄丹鼎之前放置的蒲團上,雙眼閉合間,比那普通的三品白袍丹童強了許多的靈魂力一陣陣的蔓延出去,這些靈魂力中附加了葉冷羽的精神意識在裡面,能夠在他的掌控下進行丹藥的煉製。

按照那熟記於心的丹方,一步步的將每一味藥草用魂力牽引著放入青玄丹鼎內,葉冷羽手指輕彈間,一縷縷血紅色的火苗自指尖迸射出去,在他細膩的感知操控下,不斷的控制著丹鼎內火焰的強度,不斷調試到能夠將這些藥草充分煉化的程度,然後分出一縷神識將其分隔在一旁。

葉冷羽雖然緊閉著雙眼,但是他的腦海里,卻是有著一副清晰的煉丹畫面。

這副畫面當中,他盤坐在自己的精神識海上空,面前有著和外面放置的青玄丹鼎一模一樣的丹鼎,那些放置的藥草同樣與外面的位置沒有半分的區別。這是煉丹過程中極為重要的一環,煉丹之境,簡稱丹境。

丹境的維持需要靈魂力,丹境的形成則是一個人能否煉丹的標準所在,丹境有著不同的階別劃分,不同的丹境形成,還有所能夠維持的時間,其實極大程度上就能夠作為一個人煉丹境界高低的評判了,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煉製人級丹藥所需要形成的丹境稱之為「丹圖成影」,簡稱「丹影」,是為丹境的第一境,而煉製地級丹藥所需要形成的丹境稱之為「丹方凝形」,簡稱「丹形」,是為丹境的第二境。

第一境「丹圖成影」,顧名思義就是讓煉丹的整個過程出現的一幅幅畫面,印照在自己的識海之內,化作精神識海內的煉丹影像,使得煉丹之人能夠較為準確的去煉製丹藥。

第二境「丹方凝形」,則是在第一境的基礎上,將丹方刻畫到自己的精神識海內,每一個煉製的步驟更加精細,整個煉製過程出錯的可能性得到大大的降低,隨著掌握程度的加深,還有諸多比第一境更多的好處。

……(未完待續)……

… 最重要的一點是,這第二境能夠讓丹藥在煉製過程中,同時能夠印照整個丹方,不斷納入天地靈氣,使之具備靈性雛形,這也是地級丹藥稱之為靈丹的緣故。

要說起葉冷羽煉丹的原因,最主要的一點是,那不斷增長的魂力和越發精確的掌控力,能夠在其突破後續煉體境界上面,起到很大的作用。

在所有偽玄之修的認知中,以煉體之境第九重頂峰的煉體之力化作偽玄之根,能夠成就三玄紋玄紋之根,以此三玄紋之基修玄。除此之外再未聽聞其它的說法,這也是偽玄之修為何與九玄紋之境的玄士戰鬥力相當的主要原因,當然了,這是普遍的情況下。

但是《大玄生死道》內記載了之後的煉體第十重,甚至那隻存在於傳說中十一重的境界,兩者所對應的玄紋之根卻是令得葉冷羽都不得不震撼。

以煉體之境第十重頂峰的煉體境界,在特殊的情況下可以化作自身九玄紋玄根之基!而那不知如何去觸碰的煉體之境第十一重,所能成就的玄根之基,竟是地玄之境的玄印強者!

這樣的消息一旦泄露出去,估計整個天枯大陸將會瞬間爆炸,當然,這樣的事情,葉冷羽自然不會讓它發生。

作為一個只有人級三品,稱之為廢玄根的葉冷羽來說,選擇偽玄之修這條路,自然是無可厚非的,最重要的是,他要選擇如何去走這條路。

通常的玄修除非真正到了進境無望的程度,不然是斷不會選擇去修行煉丹之道的,而大部分選擇休息過煉丹之道的玄修,絕大部分是那些靈魂明顯強於常人的玄修(這些東西就不便過多的描述了,點到即止)。

葉冷羽當初在玄根檢測的時候,測出了「雙魂共生」這樣一個靈魂力測試的結果,其實這所謂的雙魂,就是他在修鍊《大玄生死道》的過程中,在自己不為所覺的情況下,已經把自己的靈魂一半化作了「生魂」,另一半化作了「死魂」,生死雙魂共為一體,自成生死運轉之勢(補一個「雙魂共生」的坑)。

這樣的「雙魂共生」對於魂力的增長是有很大作用的,不過這都是葉冷羽在後來才慢慢感受到。

一棵棵藥草在葉冷羽的操控下有序的投入了青玄丹鼎之內,在他強大的魂力支撐下,每一分魂力和精神識海的鏈接都顯得極其堅固,因此對於火候和時間的把握已然超出同境界的丹童不少。

如果此刻有其它三品的白袍丹童在此的話,肯定會生出自嘆不如的感覺來,似乎眼前的少年本就是一名一品的青衣丹士一般。

剛開始的時候葉冷羽的動作還比較緩慢,等到他充分熱身後,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過程卻是越發快速起來,甚至出現了只有在青衣丹士中,才能看到的「分火煉化」的場面。

種種跡象可見,葉冷羽跨入第二丹境可能只不過需要一個契機而已。

「第一丹境丹圖成影,這個過程三年來我已純熟掌握,而我今日要做的便是,藉助這熟絡於心的人級三品丹藥的丹方,以此丹方為基,凝聚第二丹境之形!」

「轟!」

心念流轉間,葉冷羽露出滿臉的凝重之色,毅然不再對自己的魂力做出限制。磅礴的魂力失去了限制后,猶如斷了閘的洪水一樣,毫無保留的傾瀉.出去,在這些魂力之後,葉冷羽此刻能夠精確掌握的神識同時蔓延,指引著這些魂力衝擊到整個第二丹境之內!

魂力奔騰咆哮,猶如滾滾江水那樣朝著第二丹境的丹圖沖刷而去,「隆隆」的水流聲剎那回蕩在葉冷羽的整個精神識海內,儘管他為了避免這些魂力不受控制下出現危險,在其後纏繞了相應的神識,但是這個過程他還是要冒很大的風險。

一旦魂力失控下,將丹圖沖毀,那麼這些不受控制的魂力將會直接沖入他的精神識海,在其內翻江倒海,讓葉冷羽直接變成白痴甚至直接識海爆開,身死道消!

魂力在葉冷羽的精確掌控下,有條不紊的朝著識海丹圖的各個角落,各個空間內激涌而去,隱隱間印照著葉冷羽現在進行的每一步的煉丹步驟,這些磅礴的魂力刺激著整片識海丹圖,將其整個沖刷了不知多少遍。

煉丹一道,玄修一道,煉體一道……沒有哪一條路是能夠輕鬆走下去的,在這個玄修主宰的世界當中,玄修之道只是相對於其它的道來說更為容易一些罷了,但是若想獲得更強更強的力量,則每一步都是困難重重。

浪潮一般的魂力,「轟隆隆」如同滾雷的聲音從這些魂力的奔涌間傳動出來,葉冷羽將心神極度凝聚的同時,並未減慢煉丹的速度。

此刻葉冷羽的精神識海內,各司其職的意識間涇渭分明,絲毫不影響到彼此,其間的兇險可以稱得上是險象環生,稍有一點疏忽,或許就會造成可怕的後果。

有更好的辦法去成就這第二境的丹境,但是對葉冷羽來說,時間是他揮霍不起的東西,即便需要冒的兇險是那較為穩妥的辦法的千百倍,他亦不會選擇後者!

他的道,就是與生死相爭,不生就死,不死就生!

要想成就丹境的第二境,這樣做無疑更能夠去觸碰到那個境界,僅僅是這個原因,葉冷羽就有足夠多的理由去做這件事情。

他只在乎做的過程,結果對他來說,沒有去思考的意義!

「丹圖成影……以煉丹的整個過程化作識海的實物投影,亦真亦假,亦實亦虛……」

「而這丹方凝形,卻不再局限實物所產生的投影,而是在這個由我主宰的識海里,讓這丹圖凝為有依可考,有據可查的丹方。」

「識海丹方自成,以其真假實虛中交替的識海之丹影,凝作丹方真正的形體!」


「這……便是丹境的第二境——丹方凝形!」

……(未完待續)……

… 在葉冷羽明悟到這第二境的那一刻,他身前的丹鼎忽然光芒大綻,只見一道光束彙集了天地靈氣,直接穿透了虛空從丹鼎的上空射來,一小部分湧進了丹鼎之內,剩下的大部分卻湧入了葉冷羽的身體之中,精神識海之內!

「以天地之氣,納為丹藥之靈,從此丹具靈性,亦為靈丹!」

一指指出,雙眼內精芒爆閃,葉冷羽感覺到自己的煉丹動作已不再需要他的刻意控制,而是順應著天地間某種難以觸碰的力量,自然而然的去做這一切。

隨著這一指指出,丹鼎浮空自然旋轉起來,葉冷羽能清楚的感覺到識海內同樣存在著丹鼎,這個識海丹鼎內同樣在煉製著一枚丹藥,一絲絲的天地靈氣繚繞在這枚丹藥的周身,不斷賦予後者靈性。

「丹圖成影,丹方凝形,吾自順應天地之靈,納天地之丹心!」

一語道出,葉冷羽那不斷翻滾的魂力忽然整個安靜下來,那些匯聚而來的天地靈氣靜靜的流淌其間,以其獨特的規則之力將整個丹圖縮納凝聚,最後化作另一個識海丹鼎,飛向了之前那不停旋轉著的識海丹鼎。

下一刻,兩者撞擊在一起,卻是沒有發生任何碰撞時所產生的一幕幕,就像是一滴水碰到了另一滴水時,自然而然的融合在一起那樣。

第二境,丹方凝形——識海丹鼎成!

「呼~」

一枚散發著比起那些人級丹藥不同氣息的靈丹,在葉冷羽一聲「開」的聲音發出見,自他身前的青玄丹鼎內飛出,在葉冷羽的掌控下靜靜地懸浮在他的身前。

人級上品丹藥的丹方,與地級下品靈丹所使用的丹方其實可以是一樣的,不一樣的,是二者是否具備天地之靈,讓其藥性順應天地靈氣運轉之勢,具備更高一個層次的效果。

識海內形成丹圖,是為丹境的第一境——丹圖成影,而如今葉冷羽的識海內形成了丹鼎,則是跨入了丹境的第二境——丹方凝形!

識海丹鼎形成的那一剎那,葉冷羽只感覺自己整個身心整個靈魂都飄忽了起來,之前放出的魂力不但剎那間盡數恢復,更是壯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甚至到了從身體內的毛孔中溢出的程度。

身體的毛孔在充盈的魂力洗刷下,無數黑惡惡的污垢被沖刷洗出,體內的氣力透過這些毛孔釋放出來,再難感受到任何的阻礙。

葉冷羽的雙眸朝著丹房的牆壁看去,這一目卻直接穿透了丹方的牆壁,明明視線即便穿透了牆壁,目光所及也只能在一個視線的範圍內。可這一目的望出,葉冷羽在這個過程中,似感受到了天地間一絲絲冥冥的召喚,他的神識以往只能覆蓋到整個丹房的範圍,卻在突破的這一剎那,直接籠罩了整個獅頭領,神識替代了肉眼,一切景物盡收眼底。

蟲嘶草動,蟻鑽蚯入,樹葉飄落,露珠滑落……他只感覺自己瞬間進入了一個奇妙的圍觀世界,在這個世界中,一草一木的變化都在他的掌控之內。熊大和熊二依然在靈田和葯園內勞作,那些豢養的小靈獸正互相逗弄嬉戲玩耍,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真切。

「這……就是第二丹境么?」

葉冷羽第一次如此真切的感受到,境界突破后帶來的巨大改變,以往對那些強者的狹隘認知在這一瞬間徹底傾覆,苦笑搖頭中,葉冷羽輕嘆了一口氣,隨後似是低喃卻用極為堅定的語氣自語道:「總有一天,這天,再難遮住我的眼睛。」

雙拳緊握間,葉冷羽再次盤膝坐下,雙眼閉合下,一絲絲天地靈氣順著他識海上空的丹鼎灌入,《大玄生死道》運轉間,將這絲絲靈氣盡數吸納。

武比峰有許多座,拿到不同序列的人便要去相應的武比峰參加比武。一晃數日過去,第一輪淘汰賽過後,正式進入了預選賽。

葉冷羽在丹境獲得突破的情況下,輕鬆寫意的從預選賽內脫穎而出,墨大海由於有了葉冷羽這樣的「打手」,從預選賽內成功晉級也是沒有什麼意外的事情。

期間那日在修鍊之地的門口見到的天火峰那四個普通弟子輪番上陣,用各種理由試圖引誘葉冷羽跟隨他們到某個地方,葉冷羽警惕的同時,和這四人打起了太極,讓他們覺得好像被發現了,又好像沒被發現。

王逸似乎也不指望四人能有什麼作為,他讓四人所做的這些事情,其主要目的就是讓葉冷羽將注意力分散一些,好讓他接下來的安排更順暢的進行,對目前的情況來說,想要報複葉冷羽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他在比武台上顏面盡失,進行身心的雙重打擊。

宗門內比參賽的弟子骨齡,全部都限制在十五歲骨齡及以上到二十二歲骨齡及以下之間,預選賽過後的半決賽,葉冷羽一身超出普通煉體之境第九重頂峰的其它偽玄之修的實力下,鮮有能夠令得他感到棘手的對手。

如此表現下,那些之前瞧不起他的人從不相信和質疑,最後到了正視甚至是仰慕的程度,葉冷羽一路猛進,直至殺入了百強賽當中!

百強賽打完,在萬眾期待中總決賽如期而至,比武的地方不再是這些武比峰,而是設置在了處在群山環繞中的一片平原之上。這片平原被宗門內那些昔日布下的天地玄陣加固,宗門內比這類的比武賽,根本不會造成絲毫的損毀。

當然了,對這些超級大宗來說,宗門內比的地方,最重要的一點是宗門的信仰所在,這些新一代的弟子作為支撐宗門未來,為宗門造就無數可能的一代人,自然有著將這些信仰傳承下去的責任。

這一天,整個天枯宗的各峰峰主紛紛從各自的峰門內走出,「金木水火土」五個主峰的峰主也將親自到場,作為事關檢驗天枯宗興盛與否的大事,這宗門內比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

……(未完待續)……

ps:英雄聯盟之上單為王,喜歡爽文的可以去看看,剛剛發書,也是無痕寫的。本書下個月就上架了,現在為了呈現更為精彩的內容所以拉進劇情,也是為了保證上架后對得起所有訂閱的道友所為,希望大家能夠訂閱支持!

… 天枯宗這一屆的宗門內比,比起往屆來說所具有的意義要大上不少,宗門內比后的結果關乎到一年後「百宗大比」的參賽名額。

以往的宗門內比結果,其實就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每一個玄修出自的帝國在資源上的分配額度比例問題,之後便是這些為那些依附在超級大宗庇佑下的帝國做出貢獻的弟子,將會以宗門的名義,回到其所在的帝國,進行一些鞏固帝國與宗門之間的聯繫等諸多事宜。

百宗大比,囊括了整個天枯大陸具備了參與大比資格的所有宗門武府,大比的最終成績,可以說是關乎到了參加大比的玄修,也同樣影響著其所在的帝國。

而就在整個天枯大陸都在為一年後的「百宗大比」做準備之時,同樣處在天枯大陸中央區域的玄獸山脈,卻暗雲涌動。

這裡是一處密林,一處居於玄獸山脈深處,不知道多深入的地方;這是一片白色的濃霧密布,看起來毫無生機的密林。

密林周圍或者說整個密林之中,沒有哪怕一丁點的蟲鳴鳥叫,也沒有哪怕一丁點的綠色,高大密集的粗壯樹木只剩下了枯枝朽葉,在這白色的濃霧中無力的呻吟。

在這裡,你能看到密林周邊有著各種動物、昆蟲、鳥類的屍體,它們死去了不知道多久,卻沒有一點**的跡象,大自然的循環規則,似在這裡受到了阻礙。

慘白色的濃霧,白的詭異,白的森寒,實際上這些白色的濃霧,即是剝奪生命的利劍!

「來人,是誰?」

一個蒼老的聲音好似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又好似就在自己面前說話一樣,飄飄忽忽,令人生出恍惚的狀態來。

一個身穿白色大袍,寬大的袍衣將全身遮蓋起來的人,此時正站在密林邊緣,手持一塊烏漆麻黑的長菱形牌子,低著頭一動不動。

「該來之人。」

這是一個聽起來毫無情感的聲音,若是讓人在此地聽到,不免覺得很是滲人。

「既然是該來之人,為何不露出真面目。」蒼老的聲音繼續道。

白袍人回道:「時候到了,自然該來了。」

「時候到了么……進來吧。」

聲音里似在這一刻閃過無限的追憶,透露著滄桑,夾雜著思索……突然,白色的濃霧中出現了一條細小的縫隙,縫隙的寬窄程度剛好可以容納一個人出入,可正是這條裂開的縫隙,就像是具有生命那樣,在不斷的吞吐白色的霧氣。

這些白色的霧氣有著無數細小的顆粒,而這些顆粒像是一個個獨立的生命一樣,發發「嘶嘶」的嘶鳴聲。


如果這條縫隙出現在其它的場景中,或許並沒有什麼值得小心的,但是在這詭異的場景內,白袍人卻也是想也沒想,將令牌一擲,準確的打在了縫隙的一個角落內。


令牌散出一道黑色的幽光,這一道黑光順著縫隙激射出來,瞬間包裹住了白袍人,然後黑光再次一閃,此地又回復了往日的死寂。

誰會想到,在這樣一個妖異的濃霧背後,會隱藏著一個美得神乎其神的山域呢?

四面蒼峰翠岳,兩旁崗巒聳立,滿山樹木碧綠。

重重疊疊、連綿不斷的山峰,青得象透明的水晶。

而它那陡峻的山岩高聳在遙遙的天際,乳白色的浮雲飄浮在它的腳下,縱深的峽谷里傾瀉著一望無垠的原始山川,巍峨的山嶺上覆蓋著積存不知道有著多麼久遠的白雪。

一座座高大的山峰突兀在雲霧之中,時隱時現,連綿起伏的群山被碧綠的密林覆蓋著,一個接著一個。

收眼近瞧,茂密的灌木叢林里,鮮艷的野花在山風的輕吹下翩翩起舞。山間飄蕩著白色的霧氣,帶著青煙似的渺茫,不時地從白袍人身邊飄散而去,彷彿置身於仙境之中。

這裡,尋不到世俗的污垢,看不見世俗的玷染。

此時,白袍人正走在一段看不出任何人工痕迹的石梯上。

每一階石梯都盡不相同,看起來大大小小、高高低低不說,甚至還有些破碎。

看似平緩的步伐,卻並沒有那麼簡單。

白袍人每一步踏出,都會將身邊想要靠近自己的白霧震得消散,每一步都顯得沉穩有力,每一步都虛幻渺茫,每一步的踏出看似十分緩慢,實際上一步的踏出,卻已不知道踏出了多少步。

這看起來沒有盡頭的階梯,卻是在白袍人穩穩噹噹的落下近百步之後,便走到了盡頭。

一座氣勢恢宏的大殿,出現在了白袍人的視線當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