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去搶沐九兒了,那張臉多看一眼就倒胃口,至於綉兒她娘說沐九兒有珠寶寶劍內丹肯定也是騙人的。

綉兒她娘絕望的死死的抱住盜賊頭子的腿,拚命的搖頭:「求求你們,放過綉兒。」

「敢騙老子還想讓老子放過她?門都沒!」說著抬腳就將綉兒她娘給踹開。

「不……我沒有騙你們……他們再騙你,那個女人不是沐九兒。」

「嬸子,我不是沐九兒,我是誰呢?」

熟悉的語調以及懶懶的態度。

綉兒她娘回頭就看到沐九兒那一張黃干臘瘦的臉上帶著嘲弄的笑容,嘴角微微揚起一抹弧度,那雙眼睛亮亮的,眼底的那抹深意是對她最大的譏諷。

那張臉坑坑窪窪,打扮也極其惡俗,頭上那歪歪斜斜的山茶花與那身衣服極其不搭,整個看上去慘不忍睹。

難怪這些盜賊都避恐不及的想要離開。

「你是沐九兒……又不是沐九兒……」是沐九兒的人,但這張臉不是。綉兒她娘急的說不出話,明明話就在嘴邊但是卻表達不出來。

「這不廢話么!」盜賊頭子被綉兒她娘給磨得半點性子都沒了。

「嬸子,要不我過來讓你看個明白?」

說著還特地朝那盜賊頭子拋個眉眼,當即讓幾名盜賊捂住嘴就差哇哇大吐。

盜賊頭子臉色也極其難堪,掃了一眼還在那搔首弄姿的沐九兒,雙拳緊握,對綉兒她娘敢戲弄他這件事愈發的心懷芥蒂。

凌雲憋住笑,看到盜賊頭子那張忽然青忽然白的臉,捂住肚子,吭哧吭哧的,不敢笑出來。

「九兒,女孩子家矜持些!往後嫁不出去可怎麼辦!」馨娘軟軟的語氣帶著責怪,說著還特地掃了一眼盜賊頭子,那眼神泛著光就像是看到了什麼希望似的,這種目光看得盜賊頭子都有些毛毛的。

這成這樣還想嫁出去?做夢吧!他可不想被這樣的女人給看上。上/女人跟被女人上雖然過程是一樣的,但概念卻完全不同啊!

「我們走——」

那些人風風火火的來又火急火燎的走,前後功夫不足一刻鐘。

待看到那些人遠去,馨娘這才鬆了口氣,嗔怪的瞪了一眼還在那揮著手『淚眼汪汪』的看著那些人的沐九兒。


「行了,別裝了,我們離開這裡,等綉兒她娘說清楚了可就麻煩了。」

「藥劑師可真厲害……」沐九兒感嘆,接著又反口:「不對,娘,你真厲害!」


能夠快速改變人的外貌,這實在是挺稀奇的,到時候跟娘學上幾手,回到東大陸就『變臉』嚇唬嚇唬他們,估計皇甫辰絕都認不出來她!

馨娘捏了捏沐九兒那坑坑窪窪的臉,催促道:「趁著他們沒有返回來,趕緊離開平安鎮。」

凌雲將包袱遞給沐九兒,沐九兒接過包袱就扒開,看看裡面的地圖還活著沒。 包袱剛解開,地圖那顆毛絨絨的頭就探出來,當看到沐九兒那張被藥劑師做過改變的臉,發出一聲驚叫。

「噓——」

沐九兒趕緊捂住地圖的嘴巴。

地圖拚命的揮舞著爪子掙扎,顯然是受到了極大的驚嚇。

「安靜!等會兒那些人聽到你叫聲繞回來,就走不了了!」沐九兒竭力控制著撲騰的地圖。

「九兒媽媽……?」

地圖聽到熟悉的聲音才平靜了下來,盯著那張陌生的臉,試探的詢問。

「嗯。」

地圖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模樣,自己美美的九兒媽媽怎麼變成這樣了!?

「九兒媽媽,是誰打的你,我去幫你報仇!」

「回來!」

沐九兒一把抓住準備跳出去的地圖那小胳膊腿,翻了翻白眼,就憑著它這點能耐還報仇?只要別被人抓住燉了她就謝天謝地了。

由於距離太近,地圖還在幼年期顯然接受能力還是極差的,對上沐九兒那張臉直接給嚇暈了過去。

沐九兒揪住那軟趴趴的身子有些哭笑不得。

凌雲皺眉:「怎麼暈了?」

「暈了更好,省得待會兒離開它嘰嘰喳喳,會壞事!」

「……」

凌雲無語的看了一眼沐九兒,對於她的解釋十分的無奈加無語。

一陣手忙腳亂的將地圖塞進包袱裡面,再重新打包好,沐九兒有些鬱悶,如果那枚幻戒在她手中就好了,直接將地圖裝進去,多方便!


待一切重新整頓好,沐九兒神清氣爽的道:「走吧!」

終於可以離開平安鎮,只要有地圖就能找到東大陸跟西大陸的連介面,到時候回到東大陸,這些破事她才懶得管。

回頭卻見到馨娘神情憂傷的領著虎子站在門口,衣服包袱什麼都沒有,沐九兒心中咯噔一聲,叫了句:「娘……」

「記得娘跟你說過的話,娘不捨得離開這裡,你快跟凌雲走吧!」

「娘,說好一起走的!」

馨娘搖頭道:「我住在這裡已經習慣了,無論西大陸跟東大陸對於我而言都沒有什麼區別,孩子,快點離開吧!」

沐九兒焦急道:「我們要是走了,待那些人來了,誰保護你跟虎子?」

「放心吧,我年紀大了,他們也奈何不了我,就算是把這裡燒了也無濟於事,你們快點走吧,等他們來了那就麻煩了!虎子跟姐姐哥哥說再見。」

「姐姐再見,凌雲哥哥再見。」虎子乖巧的對他們揮手。


「娘……」

「快些走吧!」

凌雲催促道,如果那些人追過來他們可就跑不了了。他打算先找個地方安頓好了再接馨娘跟虎子過來,現在不能操之過急,人越多,目標就越大,分批的話還能轉移他們的注意力。

「竟然敢騙老子?媽了個巴子!快——」

前方傳出一陣罵罵咧咧的聲音,馨娘臉色變得極其難堪,她早就知道紙包不住火,更何況時間緊急她也並沒有配藥劑的時間,九兒臉上的葯是有時間的,時間到了就會自然脫落,到時候想瞞可就瞞不住了!

「快走!」

凌雲也顧不得其他,抓住沐九兒的手就朝外面跑去。 終於,整個伏羲秘境中的天地精華,全都被小寶吸收了個一乾二淨。

整個秘境都化為齏粉,徹底崩塌。

丹陽山脈最北邊的區域,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坑洞。

大半個丹陽山脈,都劇烈震蕩著,鳥獸蟲蟻四散奔逃,彷彿恐懼,又彷彿無比興奮。

眼看著大塊崩塌的碎石就要把小寶淹沒。

辟邪劍連忙要衝出光圈去救小主人。

可是胖兔子的動作卻比他更快。

幾乎是在眨眼的瞬間,就衝出了藍色光圈範圍,撲到小寶的身上。

用嘴巴將它叼在口中,直接從碎石堆中蹦了出來。

藍色的光圈緩緩消失。

幾個小傢伙奔到小寶身邊,看看完好無損的精緻漂亮的小男孩,再看看眼前深不見底的巨大坑洞,齊刷刷打了個寒顫。

那些怪物,那些可怕的黑氣,還有瀕死的小男孩。


他們以為自己死定了,沒想到,最後竟然全都活下來了。

救了他們的正是眼前這個稚嫩的,比他們還幼小的孩子。

不不不!!

無論這個小男孩是誰,是何身份來歷。

從此以後,這個小男孩就是他們的老大!

「不知道老大叫什麼名字?我們想跟著老大,會不會被老大嫌棄我們太沒用啊?」

「小哥哥怎麼還沒醒啊?」

「彥彥,沒禮貌,要叫老大,如果不是老大救了我們,我們就再也見不到爹爹娘親了。」

納蘭彥懵懵懂懂地乖巧點頭,「嗯嗯,老大怎麼還沒醒啊!」

陸鴻遠卻皺眉道:「你們覺不覺得,有些不對勁。」

「什麼不對勁?」

陸鴻遠抬起頭,「天變黑了,黑的好快!」

幾個小傢伙立刻抬頭,這才驚訝的發現。

剛剛他們從伏羲秘境中飛出來的時候,還是白天,太陽高高掛在藍天上。

可是此時此刻,太陽早就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是密密麻麻的雲層。

這些雲層,有的是漆黑的烏雲,有的是七彩的祥雲,也有那冰藍色宛如大海一般的雲層。

在他們都沒有發現的時候,這些雲層越聚越多,最終將大半個丹陽山脈都籠罩其中。

「劍劍哥哥,太陽公公不見了!」

「好多雲,黑漆漆的,彥彥害怕!」

「劍劍哥哥,這到底是怎麼了?」

辟邪晃了晃劍身,沒有回答他們的話,而是發出「咕咚」一聲類似吞咽的聲音。

「所以,他剛剛吞噬了整個伏羲秘境,是為了晉級?!!」

「可是他媽的,什麼晉級,會需要如此大的能量?!就算是進階元嬰期也不需要一個秘境的能量啊!!」

小傢伙們面面相覷。

「老大要晉級,晉級是什麼意思?」

「就是變得更厲害的意思!」

「老大已經那麼那麼那麼厲害了,還要變得更厲害啊!!」

幾個小傢伙七嘴八舌的驚嘆,還有人想要跑過去看看小寶。

然而,胖兔子一個咧嘴,露出尖銳的獠牙,還有兇狠的吼聲,就把他們全都嚇退了。

小主人要晉級,這是小主人最關鍵的時刻。

他一定要好好守著!

任何人都不允許靠近小主人! 「他們在那邊!」

「追——」

凌雲咬緊牙抓住沐九兒的手,運用移形換影術也沒能擺脫那些人的追蹤,這一刻他才發現自己真是小看了那些盜賊!

後方的叫喊聲越來越近,而這平安鎮說大不大但說小也不小,跑了這一圈也沒找出鎮口在哪個方向。

真是該死——

「這邊啊!」

沐九兒發現凌雲的方向感極差,那個街口明明剛剛跑過又得跑一圈,他有空鍛煉減肥,她可沒空跟他在這裡兜圈子。一把攥住凌雲的手往相反方向跑,對面的盜賊幫眾一眼就看到沐九兒跟凌雲兩個人一陣風似的竄過那條街道,當即眼睛一亮。

「他們跑過去了,追!」

呼啦啦一圈人堵住幾個街道口,用圍堵的方式將沐九兒跟凌雲逼進一條狹窄的巷子。

「沐九兒,我要被你害死了!」

凌雲喘著粗氣抱怨的說著還舉目四望看看那些盜賊有沒有主意到這條小巷。

分明是凌雲跟個沒頭蒼蠅似的到處亂竄害的她跑了大半個平安寨,他還沒摸清路,如果她不及時的帶著他繞開,現在他們早就被那些盜賊給圍攻了,哪裡還能讓他有時間抱怨!

但此時不是在這抱怨的時間,還是想辦法擺脫那些人。

「我跟你說下現在的形勢,只要直走饒過前面三個岔道口的盜賊,一直往西南跑就能看到平安鎮的牌坊,出去了就可以離開平安鎮。」

「說那麼多幹什麼?莫非你打算……」

凌雲表情變得肅穆,堅決搖頭:「不行,外面那些人可不是個心慈手軟的主兒,你落在他們手裡沒有好下場的!我是男人,不能讓你去冒這個險,如果你打算引開他們,門都沒有!」

莫非這廝是她肚子里的蛔蟲?

好吧……其實沐九兒是打算讓凌雲獨自去逃生,而她則是找機會回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