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有村落、人煙,葛林比較熟悉,建言道:「師父,前面不遠有一集市,是幾村聯辦的,很熱鬧,要不,咱們去看看?」

「嗯。」葛福點了一下頭。

所謂集市,就是幾面土牆、幾間破屋,村民圍着,叫賣自家之物。

很快逛完,倒有意外之喜。

這裏竟有畫師和拓印冊子的老攤主,似乎是來自外鄉,生意寥寥。

葛福看起來就是有學識之輩,惺惺相惜下,畫師與老攤主對他很是客氣。

說明要求,葛福口述,畫師與老攤主同時動筆,描畫人體竅穴構造圖以及書寫武道進階法門。

裝訂成冊后,以之設計模板,批量拓印。用的自然是南域文字。

在集市裏待了整一個月,三百冊武道秘籍完成,畫師、老攤主將它們鄭重交到葛福手上。

二人儘管看不太懂,也知道這是極其珍貴的知識,不容外泄。再三保證,沒有留下副本。

「就以這兩本秘籍和兩枚丹藥當作酬勞,二位請收下。」葛福推出兩本冊子,其上各放置一枚丹丸。

二人受寵若驚,一番推辭。

「你二位年紀已長,按書中所述,服丹煉化,可有延年益壽之效。不過,服丹之前,定要將書中知識摸透。」葛福叮囑道。

「是是是!」二人認定他是隱世高人,恭敬之餘,不敢再過多矯情。

「走了。」將剩下秘籍收入周天星宇圖中,葛福對身後徒弟道。

葛林也得到了一本秘籍,正在用心揣摩。其識字不多,暫時只能以圖畫為準。。 影七說完,兩人已經走到遠處佛鈴花樹下。

「當我什麼人了!混蛋!我像是那種成天想著傍大款嫁富二代的人嗎?」

蘇小冪站在原地咒罵,她真沒見過如此不要臉的男人。

生氣,她是真生氣。

「小姐,什麼是富二代?」

翠兒心疼地看著蘇小冪氣得小臉憋紅的樣子,蘇小冪原本白皙的臉蛋如同一個熟透的紅蘋果。

「拼爹的。就是那種憑著他老爹的錢財作威作福的紈絝子弟。本小姐也最討厭像九皇子這種人!目中無人,簡直可惡!」

「哦?那倒是,確實沒有人比九殿下他爹更有錢。」翠兒這次算是聽懂了。

「翠兒,我像個那種嫁不出去要倒貼的女人嗎?」蘇小冪正在氣頭上,嘟著嘴看著佛鈴花的方向。

「小姐,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當然是真話!」

「以目前小姐的名聲來說,這輩子可能嫁不出去了。」翠兒小聲說道。

「連你也這麼說?」

蘇小冪差點當場氣死,連自家丫鬟都這樣想,難怪那個狗男人會這樣認為。

「我還沒說完呢!小姐。」

「以翠兒對小姐的了解,小姐未來的夫婿,一定是一騎絕塵,百里挑一的俊俏郎君。」

「那倒是!你家小姐的眼光和要求高著呢!這世道,不是只有男人可以做選擇,女子也可以。本小姐眼瞎也不會看上九皇子這種人。」

「小姐英明!」

「我的目標可是要憑自己實力暴富的人,這輩子因為錢受到的羞辱,本小姐要全部討回來!」

院子里佛鈴花開得正好,紫色的花瓣飄落下來,飄飄洒洒,空氣中瀰漫著佛鈴花獨有的清香,甘甜清冽的味道,隨風飄散~

一串串紫色的佛鈴花在微風中搖曳,陽光撒滿地,灑落一地斑駁的花影。

謝東君和影七走在花樹下,氣宇軒昂,竟是這般驚艷了時光。

這世間,竟然有如此精緻脫俗的男子。

「背影都這麼好看有什麼用?人品糟糕透了!」

蘇小冪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往事,當年她也是這樣被一個男人氣哭的。

蘇小冪想起了大學時的初戀,也是這樣一個佛鈴花開的季節,那天蘇小冪向初戀謝白羽深情告白。

「謝白羽,你有女朋友嗎?」

「沒有!」

「可以考慮我嗎?我可甜可鹽,可撒嬌可賣萌。」

蘇小冪在佛鈴花樹下望著謝白羽深情告白。

「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而且,我也不喜歡貪慕虛榮的女人!你不是喜歡我,你是喜歡我們家的錢吧?」

謝白羽被女人傷過,再遇到蘇小冪的時候,他的內心已經變得極為冷漠。

他不相信什麼愛情。

「謝白羽,不是每個女生都是因為錢而來的,我可以證明,我可以自己賺錢。」

謝白羽是全校的風雲人物,他的父親是房地產大亨,又是學霸,高大帥氣,暗戀他的女生數不勝數。

蘇小冪就是其中之一。

當然,她被拒絕也在她的意料之中。

拒絕的理由和謝東君的一模一樣,簡直就是神還原,這簡直就是在蘇小冪傷口上撒鹽。

那天的場景和今日極其相似,只不過兩次的內容不一樣。

那晚,她哭得好傷心,用盡了力氣哭泣。

「小姐,柳氏讓你趕緊去庫房清點嫁妝,姚知縣和師爺正等著你呢!」翠兒在一旁提醒道。

蘇小冪收回視線,低垂著眸子,「嗯,知道了,走吧!」

主僕二人朝著蘇府庫房走去。

姚知縣正拿著那張嫁妝賬目一一清點。

「柳夫人,嫁妝上其他物品都清點齊備了,不知道這一千畝良田的地契在哪裡?」

「姚大人,奴家實在找不出一千畝良田,老爺說了,用一萬兩銀子做交換。」柳氏氣得臉都綠了。

正在這會子,蘇小冪和翠兒來了。

姚知縣趕忙迎上前。

「蘇姑娘你看,這一千畝良田用一萬兩銀子交換,你看如何?」

姚知縣見蘇小冪和謝東君扯得上關係,心中想著巴結。如果能攀上九皇子這棵大樹,日後飛黃騰達指日可待。

姚知縣正做著平步青雲的美夢,這樣再看蘇小冪,覺得順眼多了。

「就按姚大人的意思辦。」

蘇小冪冷冷地應了一句,然後站在一旁,拿著賬目開始清點。

謝東君走出鎮國公府,早已用餘光看到後面跪地上的少女灼灼的目光。

蘇小冪這點嫁妝錢,在謝東君眼裡,就是一點小錢。

「主子,蘇姑娘並不像傳聞中那個女人,應該不是上次害你發病的那個胖女人!蘇小姐看起來雖然豐腴,但是絕對不是肥胖。」

「但願不是,我最討厭女人,尤其是那天那個肥婆,看見男人就倒貼上去,我現在想想還覺得噁心!」

「蘇家有幾位小姐?」

「回主子,蘇家兩任正房一共三個小姐。二房還有兩個小姐,總共五位小姐。」

「今天見到這位蘇小姐,應該不是那天胖胖的那位,可能主子真誤解她了。」

謝東君從小在深宮長大,見慣了後宮妃嬪的各種算計,爾虞我詐,從小特別討厭女人,除了他母妃。

謝東君的銀狐面具被蘇小冪碰了一下,親自洗面具洗了不下十次,他還嫌不幹凈。

除了過敏,他還是潔癖。

因為這個面具是他母妃送給他的成人禮禮物,秘銀打造。謝東君一直戴著身邊。

謝東君兩人馬車走遠。

蘇小冪清點了十幾箱嫁妝,整整齊齊擺放在院子中間。

「蘇小冪,嫁妝都拿齊了,趕緊滾!」柳氏叉著腰氣勢洶洶地站在台階上,這次損失這麼多銀錢,柳氏的心在滴血。

蘇浩天站在迴廊上看著院子里的人忙活,黑著臉一言不發。

「多謝蘇老爺!」

蘇小冪朝著蘇浩天的方向稍作拜謝。

「你一個孤女,這麼多嫁妝放你那也不安全,你爹的意思是,在你沒出嫁之前,替你保管。好歹我們也是看著你長大。現在世道不太平,你拿著這麼多銀錢,容易被賊人惦記,你柳姨娘也是為你好。」

蘇浩天沉默了半天,還是忍不住說出這番話。

「可不是嗎?老爺,我的確是為了冪兒好!」

柳氏收斂起臉色,掩面哭泣跑過來,這回子,看著蘇小冪要拿走嫁妝,又和蘇小冪打親情牌。

「不必了!我定會保管好財物,不勞蘇老爺費心!」蘇小冪冷冷的應了一句。

「你這回子爹也不叫了?」

「蘇老爺莫不是忘了,我和我娘已經被你移出族譜?」

蘇浩天心中雖然氣憤,但是看見蘇小冪終究於心不忍,蘇小冪終究是他看著長大。

「老爺,既然蘇小冪都說了,人家都不認你這個爹,你又何必用熱臉去貼冷屁股?」

柳氏一番話,徹底讓蘇浩天的態度再次變得冰冷。

「也是,你娘辱我蘇家門風,你不配當我蘇家女兒。滾!」 蔣成很找了過來,幾乎一眼就認出了楊晨軒,小跑了上來:「您好,您是楊老闆吧!」

蔣成來的時候就已經問過霍子明,知道楊晨軒是一個大老闆,而且出手大方,只要把他的事情處理好了,紅包肯定是少不了的。

楊晨軒打量了蔣成一眼,頭髮梳得一絲不苟,戴着一副金絲邊眼鏡,一套稍顯得寬大的西裝,手裏還提着一個公文包。

楊晨軒伸手:「對,是蔣律師吧!」

「對對對,楊老闆,大概的情況我已經了解,問題基本不大,具體還有什麼細節嗎?」蔣成問道。

楊晨軒把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這個事情也就當時氣憤,現在氣都消的差不多了,不過他們店裏對待顧客的態度,確實有些不妥,應該教教他們怎麼做生意。」

「那這賠償楊老闆有要求嗎?」蔣成問道。

楊晨軒稍微想了一下:「沒有要求,他們如果誠心認錯了,給不給都無所謂,如果他們還蹦躂,優先咬着拘留不鬆口,賠償也往多里要!」

「明白了!」蔣成笑着說道:「楊老闆的意思就是要讓對方真誠悔過,如果態度敷衍的話,就用法律教他們做人唄!」

「對!」楊晨軒點頭。

「那好,我們先去和他們交涉一下,是哪一家店?」蔣成問道。

楊晨軒指了指一個方向:「那邊,轉彎就是。」

金紅衛一直站在邊上聽着,見楊晨軒和蔣成說完,好奇的跟着一起去看看熱鬧:「楊老闆,寶陽市還有人這麼不長眼,不給你面子啊?」

楊晨軒現在可不敢說大話,他就一個小工廠,寶陽市雖然是十八線的小城市,但還是有幾個身家數百萬的富豪。

這幾個汽貿店的老闆,賣家用轎車和越野的店裏雖然只有十幾輛車,但總價值加起來也是一兩百萬的。

那些賣拖拉機的,倒是有幾十輛,但價值並不算高還不如這十幾輛。

不管怎麼算,汽貿城的這幾個老闆,身價並不會比楊晨軒低。

「金行長說笑了,我就一個縣城的小老闆,跟市裏的那些企業家可比不得!」楊晨軒真心誠意的說道。

楊晨軒心裏很有把握超過這些人,但現在確實不如人家,這沒有什麼不好意思承認的。

金紅衛微微搖頭:「我們市裏其實有三個很厲害的人物,但一個在芙蓉市,兩個在鵬城,留在市裏的這些人,比你有錢的有,大多我也都認識,或者有過幾面之緣,但要說潛力,他們沒有一個人比得過你。」

金紅衛會這麼說,不是他對楊晨軒有多了解,他自然是知道楊晨軒有幾分本事的,但更重要的是,市裏的領導一直在關注他,一直想要扶持他。

金紅衛是銀行行長,市裏要扶持楊晨軒,肯定要給楊晨軒貸款的,所以他也知道一些市裏看重楊晨軒的原因。

楊晨軒的眼光很超前,現在的工廠都是一層兩層,他搞三四層,裝電梯,很多公司都還在用筆,他就喊著要搞電腦辦公。

市領導去視察的時候,還看到有人在教員工使用電腦,市領導怕這是楊晨軒作秀的,特意讓身邊懂電腦的人試探了一下那個教電腦的老師,誰知道真是一個高手。

市領導問了一些話,對楊晨軒更是讚賞有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