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的某個瞬間,他發現眼前的女人,莫名很像記憶中的那抹身影。

即使他清楚的知道,林卿已經死了,可是看到慕卿剛剛的模樣,還是忍不住走了過來。

慕卿抿了抿唇瓣,無奈的嘆了口氣:「顧少,我們見過這麼多次,但每次貌似都是不歡而散,還有,我救你妹妹不是因為我跟你的關係有多麼好,而是因為,我是個醫生,她剛剛好是個病人。」

冷冷的睨了眼顧豫,慕卿再次開口道:「還有,我們不熟,以後也不會成為朋友,謝謝。」 說罷,慕卿推著購物車,邁步朝著不遠處的貨架走去。

望著慕卿的背影,顧豫不禁有片刻的怔愣,剛剛她的眼神,好像他心中的那個人……

會是嗎?顧豫自嘲一笑,估計只是他想多了吧。

已經死去的人,怎麼可能還會出現呢?

搖了搖頭,顧豫沒再去跟著慕卿,轉身離開了超市。

慕卿選購完東西,拎著兩大包生活用品回到了雲中公寓。

剛剛到達門外,慕卿就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眨了眨眼睛,慕卿猶豫著要不要喚住前面的人。

不知道是不是感覺到了什麼,前面的男人回過頭,看到慕卿的瞬間,頓時驚訝不已:「慕卿?你怎麼在這裡啊?」

喬治眼帶驚喜的來到慕卿身邊,順勢接過她手裡的袋子:「我可以理解為你這是來看我的嗎?」


「抱歉,你理解錯了。」慕卿聳了聳肩,晃了晃手裡的鑰匙:「我新找的房子就在這裡,只不過你不是住在員工宿舍嗎?」

「原本是,不過後來他們的汗臭味太重了,我受不了,就搬出來了。」喬治故作嫌棄的吐了吐舌頭。


誇張的神情令慕卿頓時失笑,好奇的看著喬治:「男生宿舍,真的像是傳聞中的哪樣,臭襪子滿天飛,女生進去能熏暈嗎?」


活了兩世,她都沒有見識過男生宿舍,貌似有些失敗誒。

「也沒有那麼誇張,不過臭襪子滿天飛倒是真的。」喬治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胸口。

他一個有輕微潔癖的人,真的與他們相處不來。

「噗……」慕卿頓時輕笑出聲:「果然,顏值和乾淨程度是形成正比的。」

「那是,對了,你在哪裡住?」喬治好奇的看著慕卿。

「B棟303。」慕卿看了眼地址,指了指B棟的方向。

看著慕卿手指的方向,喬治頓時震驚不已:「我的天,我們這麼有緣嗎?」

「怎麼了?」慕卿狐疑的蹙起眉。

「我就住在302,慕卿,我們居然是鄰居啊!」喬治又驚又喜,激動的望著慕卿。

慕卿唇角微微抽搐了下,訕笑著解釋道:「這房子不是我租的,所以如果真的說有緣的話,你有緣的對象也不是我。」

說罷,慕卿伸手接過自己的袋子:「今天我剛搬過來,還要收拾房間,就不招待你了,改天再說哈。」

不給喬治反應的機會,慕卿動作利落的打開房門,拎著袋子竄進了公寓。

望著慕卿的背影,喬治既好笑又無奈,輕輕搖了搖頭,轉身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303公寓內。

慕卿放下手裡的袋子,暗暗嘆了口氣。

真沒想到在這裡也會遇到喬治,如果讓某個大醋罈子知道的話,估計她就要搬家了。

搖了搖頭,慕卿看著公寓內的擺設,眸底劃過一抹詫異。

這裡的裝修,居然還原了別墅的裝修風格!

想到了什麼,慕卿大步朝著卧室走去,果不其然,就連房間也是按照她在別墅時的風格!

簡直就是一模一樣,只不過這裡的面積減小了而已。

心中湧起一陣感動,慕卿真的被封時奕的細心感動了。

這樣的男人,真的值得人不顧一切的去愛他一次。

哪怕最後的結局不好,她也不會後悔了。

想著,慕卿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將買回來的生活用品一一放好。

全部整理好,慕卿坐在書桌前,打開電腦,開始處理過兩天醫學研討會要用的論文。

時間點滴流逝,窗外天色逐漸暗了下來。

咕嚕嚕……

屋內響起一聲異樣的聲音,慕卿敲擊鍵盤的手頓了頓,伸手摸了摸乾癟的小腹。

好餓啊……慕卿站起身,打開冰箱,翻看著裡面的食材。

慕卿抿了抿唇瓣,赫然發現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她竟然忘記買菜了!

幽幽的嘆了口氣,慕卿拿出一根黃瓜咬了一口,重新回到書桌前寫演講需要用的論文稿子。

打了幾個字以後,慕卿忽然有些走神,不知道封時奕現在幹什麼呢,一天沒見到,還真的有些想他了……

嗡……嗡……

思索間,一陣手機鈴聲打斷了她的思緒。

隨手拿起手機看了眼,慕卿頓時驚訝不已,這算是想什麼來什麼嗎?

剛剛還想著封時奕,現在就接到了封時奕的來電……

眼底滑過一絲甜蜜,慕卿抬手按下接聽鍵:「時奕。」

「在幹嘛?」封時奕低沉的聲音帶著一抹撩人的磁性。

慕卿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在弄研討會的論文。」

「吃飯了嗎?」

「還沒?」

聞言,封時奕唇角的笑容逐漸消失:「一天都沒吃?」

「當然不是!」慕卿下意識反駁道:「我早上還吃了你送來的飯呢。」

封時奕沒有說話,話筒中只剩下兩人的呼吸聲。

慕卿心中越來越虛,尷尬的輕咳一聲:「時奕……」

「下樓。」封時奕終是開口說了一句。

「啊?」慕卿愣了愣,眸底劃過一抹詫異。

不會吧?

匆匆起身來到窗邊,慕卿透過落地窗赫然看到下面那一輛熟悉的勞斯萊斯。

居然真的來了……慕卿不敢置信的收起手機,朝著樓下匆匆跑了出去。

幾分鐘后,慕卿坐進了勞斯萊斯裡面。

剛剛關上門,她就被人一把摟進了懷裡。



「呀!」下意識驚呼一聲,慕卿靠在一個熟悉的懷抱中,眼底閃過一抹無奈:「嚇我一跳。」

「別動。」封時奕阻止了慕卿要掙扎的手,下巴靠在她的肩膀上,在她耳邊低聲道:「讓我抱一會。」

察覺到封時奕語氣中的疲憊,慕卿心疼的抱住他:「怎麼了?你母親又為難你了?」

「沒有。」封時奕伸手揉了揉慕卿的頭:「別亂想,想吃什麼,我帶你去。」

望著封時奕眼底的疲憊,慕卿抿了抿唇瓣,無奈的嘆了口氣:「隨意吧,反正只要是跟你在一起,就好。」

無所謂吃什麼,只想要跟你在一起而已。

看著慕卿深情的眸,封時奕頓時覺得一天的疲憊全部都消失了。

忍不住在她唇上印下一吻,看著懷裡的小女人紅了臉,封時奕唇角勾起一抹邪魅:「明明都是活了兩世的人,怎麼還這麼單純呢?」 慕卿瞪了眼封時奕,她活兩世怎麼了?

就算是活了兩世,就算是有個未婚夫,她也沒有真槍實戰的經驗啊!

鬱悶的別過臉,慕卿重重的哼了一聲,傲嬌的不理他了。

看著慕卿這樣可愛的模樣,封時奕人不追捏了捏她的臉蛋:「好了,別生氣了,過來讓我抱抱。」

知道封時奕是真的累了,慕卿也沒有跟他多鬧,乖巧的撲進了封時奕的懷裡,貪婪的吸取著他身上淡淡的奶香。

「開車。」封時奕冷聲吩咐了一句,抱著懷裡的小女人,眸光望向窗外,忍不住想起了白天的事情。

柳兮兮與風銘興高采烈的商量著訂婚的事,完全沒有詢問過他的意見。

而風嫣然還一直在他身邊嘰嘰喳喳個不停,簡直是令他煩透了。

不過現在能夠抱著慕卿,感受到她在他的懷裡,這樣就夠了。

只是……封時奕眼底閃過一抹遲疑,他到底要不要把事實告訴慕卿呢?

他要和風嫣然舉辦訂婚宴的事情……慕卿應該有知情權,可他怕說了實話,慕卿會徹底離他而去。

這來之不易的溫暖,封時奕真的不想丟掉……

靠在他懷裡的慕卿雙眸微閉,彷彿在閉目小歇一般。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裡此刻複雜極了。

她能夠感覺到封時奕有事情瞞著她,可到底是什麼事情,為什麼封時奕就是不肯告訴她呢?

雖然知道他不說是為了她好,但是這樣下去,她會很懷疑,封時奕瞞著她的那件事……

不願繼續想下去,慕卿默默的麻痹自己,只當自己什麼都沒有猜到。

反正學術研討會之後,她就要進入真正的實習期了。

到時候,她就可以重回她的崗位上,做她真正喜歡的事情了。

想著,慕卿身側的手驟然緊握,為了她可以徹底回歸,查找她死亡的線索,也該加快速度了。

思索間,車子已經停靠在了餐廳門前。

「卿卿,醒醒。」封時奕捏了捏慕卿的臉頰,溫柔的喚著。

磁性的聲音回蕩在耳邊,慕卿故意閉著眼睛,只當沒聽到。

封時奕微微蹙眉,難道真的睡著了?

隨即,封時奕敏銳的注意到她顫抖的睫毛,頓時一陣輕笑一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