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準備去安排一下,又突然眼前一亮。

聊天群里。

強者恆強孤獨葉:「我過去吧。」

一本正經林鳳嬌:「多謝葉道友,道友損失的積分我一定給你彌補。」

華山君子陰陽人:「葉兄弟居然還是個隱藏的大佬。」

執念復琳波帶土:「厲害,積分太多了。」

一般來說,積分越多,就代表着越強。

幾個不同的位面,大古、蜘蛛俠、安迷修、郭靖。

幾人面露疑惑,心中的想法都是:

他這麼強之前還坑我們東西?

或許,他們永遠不會知道,之前坑他們的是蘇航。

現在是葉紀。

強者恆強孤獨葉:「林道友客氣,小事,我準備一下就過去。」

退出聊天群。

他走到房間,拿了幾個之前買來就沒用過的奢侈小首飾。

任何地方都需要用錢,這些東西正好可以換點零花錢用。

除了這個,葉紀沒有再拿其他東西,用不上。

進入聊天群,打開購買商城。

穿越卡

購買價格:100000積分

「只能買一張,到時候在殭屍世界多薅點羊毛就可以了,再怎麼說都是有鬼神的世界,底蘊不會太差。」

只不過片刻,他就有了決斷。

意念點擊購買。

「這次,我想知道,我在萬界屬於什麼層次!」

白光一閃。

葉紀突然出現在一片荒林。

周圍是死一般的寂靜,數不清的棺材,大片大片的愧樹,時不時還刮過一陣陰風。

「這是降落到哪了?」

打開聊天群。

強者恆強孤獨葉:「@一本正經林鳳嬌,我已經到了,不過不知道自己在哪?」

一本正經林鳳嬌:「葉道友描述一下周圍的情況吧。」

強者恆強孤獨葉:「這是片荒山,有很多很多愧樹,還有很多棺材,等等,棺材板壓不住了。」

葉紀心神從聊天群出來,緊緊盯着前方几排忽然炸開的棺材。

數十具衣衫襤褸的殭屍從裏面蹦出來。

「這就是殭屍嗎?」

他看着那些青面獠牙的醜陋殭屍,蹦蹦跳跳朝他過來,目光有些奇異。

這還是他第一次看見這種神話生物。

聊天群里。

一本正經林鳳嬌:「這是殭屍林,棺材裏都是我前些天沒有消滅完的殭屍,葉道友只需一直往西南方向走30里,就可以到我這裏了。」

九叔絲毫不擔心,殭屍林最強的殭屍已經被他滅了,剩下的幾隻大貓小貓他不覺得是這位積分大佬的對手。

葉紀看完九叔發的消息,便不再關注聊天群。

「嗷嗚!」

殭屍們瘋狂了,在它們的感知中,葉紀就是一個巨大的血氣包,只要吃了他,絕對能發生翻天覆地的蛻變。

數十具殭屍發瘋一樣嘶吼著蹦向葉紀。

葉紀看着彷彿喪失理智的殭屍群,勾了勾嘴角。

「不知道這些殭屍實力怎麼樣?」

他握拳,凝起全身真元,向前轟出。

轟!

死寂的夜空,陡然一聲擎天巨響,震撼方圓數十里,

前方,殭屍已消失不見。

只有一道長達上百米的梨形深坑,宣告著這一拳的恐怖。

這一刻。

無數隱藏在暗處目睹這一幕的妖魔鬼物皆嚇得魂飛魄散,不敢冒頭。

葉紀收回拳頭,臉色淡漠。

「不過如此!」

話落。

朝西南方向急掠而去,一路上,神鬼避易! 戰博蹙了蹙眉,問道「海家主呢?」

「在黃叔那輛車上。」

若晴抱起海東宸,這樣方便她挨近戰博。

很快,她就蹭到了戰博的身邊,她這個小動作落在戰博的眼裏,讓他蹙著的劍眉舒展開來。

他按下了車窗。

海家主一直留意著這邊的動靜。

在戰博按下車窗時,海家主也跟着做相同的動作。

然後兩個大男人隔空相望,海家主主動向戰博揮了揮手。

戰博點點頭,算是回應了海銘鋒的打招呼。

「開車吧。」

戰博低沉地吩咐一句。

若晴鬆口氣。

她還真怕戰博把海東宸扔下車呢。

「我再怎麼霸道,也不會把這個小東西扔下車的。」

戰博說話時,伸手輕彈一下若晴的額,好久沒有做這個動作,讓他格外的懷念。

以前,他彈她的額,她那副想跳腳的樣子,讓他看得很有趣。

「老公,這束花是我特意買給你的,送給你,願你每時每刻的心情都像花一樣美麗。」

若晴一邊手摟抱着海東宸,一邊手抱起她上車時隨手放在車椅子上的花束遞給戰博。

戰博接過了花束。

「戰叔叔。」

小傢伙忽然叫了一聲。

戰博剛收到來自愛妻的花束,心情瞬間就變得像花一樣美麗,被小傢伙叫一聲,他看向對方,居然露出了一抹溫柔的笑容。

海東宸看得愣了愣后,驚嘆地誇讚道「戰叔叔,你笑起來就像花一樣美麗。」

若晴撲哧地笑。

戰博也笑,他主動地輕捏一下海東宸的小臉,「小東西,嘴真甜,抹了蜜一樣,看在你發自內心地誇讚我,我就不跟你計較你霸佔我老婆大腿的事了。」

「戰叔叔,為什麼是慕姐姐送花給你?你不送給慕姐姐?我爸爸都是天天送幾束花給我媽媽的,我家裏也種了很多這種花,因為我媽媽喜歡。」

戰博「……」

他也送過花給若晴,也因為若晴喜歡花,讓秦叔搬了很多盆栽花回來,把他的院子點綴得像花園一樣。

「東宸,你戰叔叔也做過和你爸爸一樣的事,只是你不知道而已。你戰叔叔為慕姐姐做的每一件事,慕姐姐都開心到飛起。」

若晴的話讓戰博眼神柔和,眼裏的情絲就如同蜘蛛撒網一樣,把若晴整個人都籠罩住。

海東宸似懂非懂的。

因為有個小傢伙在車上,一路上,吱吱喳喳說個不停,招來不少歡聲笑語。

戰博看着抱住海東宸不撒手的愛妻。

若晴明顯是很喜歡這個孩子的。

她以後成為媽媽了,肯定是個很好的媽媽。

他忍不住就想起在若晴夢裏的那個寶寶。

寶寶像極了若晴,那模樣肯定是漂亮可愛,可惜,他沒有機會見到寶寶的可愛樣。

在若晴的夢裏,那,可能是他的女兒!

也有可能是……明楓的女兒!

當然,現實里,若晴生的孩子,都是他戰博的,沒明楓什麼事兒,姓明的哪裏涼快哪裏去吧!

如常到了帝豪酒店。

海東宸當了一路的電燈泡,下車后,就被他家老爸抱了起來,不讓他再像塊牛皮糖似的粘住若晴。

「戰爺,今天,打擾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