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波聞言,轉身走了過來。

鍾大偉一臉希冀的看着劉波,劉波既然回來,自然是要答應這件事情了。

只聽見,劉波說道:“一萬?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我只能給九千,你們考慮一下。”

“九千,剛纔還是一萬呢!”鍾大偉大聲吼道。

“萬叔,送客。”劉波冷冷說道。

“好好好,九千就九千!我們馬上打印合同!”鍾大偉一頭冷汗,九千就九千吧,否則他到時候什麼都撈不到,其他的這些七姑八舅,還不把他的皮給扒了。

這塊地留在這裏,也沒人要,既然能夠賣錢,鍾大偉他們一大家子,自然是滿心歡喜的。


“先說好,合同裏面,我必須加一條,我們買了地之後,不能再有人來,說旁邊的地是他們的,要讓我賠償費用,我可折騰不起,同時,錢我也會分三年打給你九成,最後一成,則是等我工程完工之後,再給你,確定沒有人來騷擾我。”劉波說道。


“確定,確定。”鍾大偉一臉笑意,說道:“只是,這山下距離我們這裏大約一百多米的地方,有一個老龍頭,他家還有一塊地,不過,隔了一百多米,不知道他會不會來找麻煩!”

“一百多米就算一百分貝的噪音,都給吹沒了!”劉波冷冷說道:“這個老龍頭可以寫到合同裏面去,如果他的情況屬實的話,他來找麻煩,我不會扣你的錢。”

“好,好好!”鍾大偉一臉諂媚笑容。

合同很快打印好,劉波看過之後,又讓鍾大偉他們拿出來地產證明,劉波甚至還找來了律師,讓他們幫忙看看,然後,在律師的見證之下,他們去**部門,把轉讓手續辦好,這一切,才辦妥了下來。

很快,測量專員就來了。

經過測量,這裏的地,總共是三十七公頃。

總共就是三十七萬平米,五百五十五畝地,面積大的嚇人。


劉波也要賠償出去差不多三十個億,看到這個價格,劉波也是忍不住一頭冷汗,這個錢,也實在是太多了,他甚至還給葉祕書打了一個電話,確定自己能夠動用這麼多錢,才放下心來。

而鍾大偉,也是看着銀行卡上面,多出來的九個多億,笑得樂開了花。

他帶着合同,帶着自己的親戚,轉身離開。

“大偉,真有你的!”一箇中年婦女,看着鍾大偉,眼中都在閃爍着光芒。

“哈哈,這個富二代完全就是傻子,在這裏蓋房,他也是瞎了心了,這個地方,交通不便利,就算想要開車,道路狀況也不好,他難道還要自己鋪路不成,在這裏蓋房子,就是一個賠錢買賣,否則這麼多年,這裏早就被買走了。”

鍾大偉放聲狂笑着,絲毫不怕劉波他們聽到,他笑的更加的囂張,說道:“等着吧,他也以後賺不到錢,肯定要拖欠我們的錢,到時候,我們就把他給告上法庭,還要讓他賠償我們利息,幾十個億啊,利息也是好幾個億,嘖嘖。”

“那我們家,豈不是發財了?”中年婦女也是笑道。

“嗯,雖然我們一家只能分到一兩億,但也是發財了,跟中了大獎差不多。”鍾大偉笑道:“別看我們這一次是虧了錢,賣出去的地與京城的低價不符,可是這裏根本沒人要啊,總不能讓我等幾十年,再等市區開發過來吧?到時候我都已經進棺材了。”

“就是就是,錢自然是早點賺比較好,這裏這麼偏,早點賣出去,有了錢好好享受纔是最美妙的。”有人笑着迴應。

一家子人,不知道多麼興奮,本來他們商量着就是讓劉波他們賠償一點噪音費,不賠償他們就鬧。

沒想到,直接把地給賣了,賣出去幾十個億。

“哎呀,大偉,剛纔你怎麼就沒有想起來,應該讓他再賠幾套房子給我們的。”一個大叔模樣的人,一臉痛心疾首的說道。

“二叔,你這就不對了,這裏的房子肯定賠錢,到時候都沒人居住,我們要了這個房子,有什麼用?反而給了那小子砍價的機會!”鍾大偉絲毫不以爲意。

那二叔一想也對,點點頭,沒有說話了。

“對了,還有龍頭爺,他家的那塊地,也可以讓叔叔伯伯他們爭取一下,或許這個富二代就是一個傻子呢?到時候,龍頭爺家裏面,也能賺一筆錢!”鍾大偉笑着說道。

龍頭爺就是他口中的老龍頭,與他們家爺爺乃是至交,兩位老人雖然都不在了,可是兩家的關係卻是沒有疏遠。

這一次他們來賠償,因爲老龍頭他們家的地隔了太遠,所以只有鍾家的人過來。

可是,這裏的地,既然賣了出去,那老龍頭家,自然也能夠過來,看看能不能撈到一筆錢!

“劉總,你太沖動了,這一次,虧大了啊。”萬崢看着劉波九個多億砸出去,也感覺到自己的手,都在顫抖,雖然這不是他的錢,但他也依舊感覺到心驚膽戰。

同時,他心裏面更多的,是對劉波的擔心,作爲一個合格的員工,是不願意看到老闆虧錢的,可是,劉波脾氣倔強,他勸了,可是沒有用,劉波,依舊買下來這一塊地。

“我也感覺,好像玩脫了。”劉波擦了擦額頭上面的汗水,你妹啊,他雖然大致估算了一下週圍的地的大小,但也沒有想到,這麼一塊地,竟然要幾十個億,他完全給自己弄蒙了。

“我看你到時候,怎麼給家裏面交代!”秦璃一直在旁邊看着,絲毫沒有說話,這個時候,也開口,數落起來劉波。

劉波一臉苦笑,玩大了啊,這再砸下去,房子蓋起來,豈不是要上百億?

這麼多錢,劉波越是心想,就越是滿頭大汗,關鍵是他還不能表現出來,他可是所有人的主心骨,出點冷汗就算了,難道一直要露出一張焦慮臉不成?

到時候,只怕整個團隊,都要垮掉。 “房地產真的不是人玩的。”劉波給房地產下了這麼一個結論。

“哈哈,劉波這個傻子,竟然花了三十多個億,在京城買了這麼一塊地,他要砸房地產,也不知道砸一個好點的地段,這樣,至少不會賠錢。”某個別墅之內,只剩下一條手臂的劉生,也聽到了這個消息,頓時,臉上露出來冰冷的笑容。

“劉生哥,也不能這麼說啊,如果在好的地段,估計地價都要上百億,而且還要賠償周圍的住戶,上百家住戶賠償下來,也要幾十個億,劉波只怕拿不出來啊。”在劉生旁邊,一臉乖寶寶模樣的劉啓,則是露出來笑容,細細的分析道:“這麼多錢,葉祕書也會好好考慮一下吧?”

“這劉波是在作死,他蓋了房子,賣不出去了,就要虧錢,虧了之後,被剔除名單,這房子還不是我的?相當於用他的前途,給我蓋飯,呵呵,我倒是要多謝他。”劉生冷冷說道。

他伸手撫摸着自己的斷臂處,感覺到還有一絲疼痛,頓時,眼中的光芒,就更加的冷漠了。

另外一邊,躺在病牀上面的郭少,也接到了這個消息,他臉上,露出來冷笑:“劉波,你花了這麼多錢,竟然只是在那個地方蓋房嗎?呵呵,虧死你都不嫌多!”

而在郭少旁邊,則是坐着一箇中年美婦,美婦人看着郭少,說道:“好了,郭郭,你不要生氣了,氣壞了身子可怎麼辦啊?你爸已經說了,他會出手對付那個劉波,這件事情,你就別管了,好好養傷!”

“養傷,我怎麼養傷,我的傷早就好了,我的病,是心病,一條手臂,我要讓那個劉波,用命來償!”郭少聞言頓時憤怒起來,他看着自己空空蕩蕩的衣袖,感覺到肩膀上面,斷臂處的劇烈疼痛,臉上竟然沒有絲毫痛苦,只有仇恨。

這一切,都是因爲劉波。

“郭郭,你不要怕,我們已經聯繫好了國外最好的團隊,你的手臂被毀掉了,無法接上,可是,他們那個團隊,研究出來了最先進的機械手臂,你如果同意,明天就可以出國,安裝他們的手臂!”中年美婦又道。

“呵呵,想要讓我當他們的試驗品?正好,隨了他們的意!”郭少冷笑道:“不過,在此之前,我要先看着劉波死在我面前。”

“哪有那麼容易,劉波身邊有一個高手,就連殺手都不接關於他的任務了,我們只能用正規的手段,讓劉波後悔。”中年美婦落下兩滴眼淚,看上去楚楚可憐。

郭少聞言,臉上青筋暴起,憤怒異常。

第二天,葉祕書趕到了京城,前來詢問劉波,這筆錢到底用來幹了什麼。

葉祕書不是沒有自己的消息渠道,但她還是覺得,應該親自過來,跟劉波說說。

瞭解清楚了狀況之後,葉祕書也有些沉默了,說道:“劉波,之前你給員工蓋房,想要虧錢,我沒有怎麼管,但這一次,你玩的實在是太大了,你可知道,這樣的話,你的評分會很低,到時候,你很可能,被剔除繼承者的名單?”

“我也知道,不過,當時不是沒有想那麼多嗎?”劉波低頭說道,帶着一種認錯的態度,說道:“這一次的錢,的確有些不應該,但是既然已經花了,那自然是要硬着頭皮上,否則,豈不是讓人看了笑話。”

“嗯,現在不知道多少人要看你的笑話,你自然不能買了地,就認慫,只能如此了,你放心,你卡里的錢,雖然不是無限,但這樣的地,你隨便再拿兩三塊下來,都沒有問題,不要害怕。”葉祕書看着劉波,想了想,還是給劉波交了底,讓劉波有一個放心。

“葉祕書,你告訴我這些,是什麼意思?”劉波眼神微微一眯,就知道葉祕書是在告訴他,哪怕這一次他虧了,也不會被剔除出去,這一點,是劉啓劉生他們,都不知道的,他們都以爲,劉波這一次虧了,肯定是虧死,直接剝奪繼承人資格。

可是,實際上卻是不會的。

“劉波,我不希望你那兩個兄弟,獲得繼承資格,你清楚了嗎?”葉祕書咬了咬牙,看看周圍沒有其他人,隨後,附身在劉波耳旁,用自認爲最小的聲音,開口說道。

一股香風撲鼻,劉波只感覺到心都漏了一拍,下一秒,葉祕書已經離開了他,但劉波依舊彷彿能夠聞到身邊有一股子香氣籠罩,沁人心脾。

“葉祕書!”劉波看着葉祕書,說不出話來,對方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不希望劉波的兩個兄弟獲得繼承資格,那,就是支持劉波了。

要知道,葉祕書可是劉治的人,她,竟然要支持劉波,這……

“你不要多想,我對你們三兄弟的評分,都是公平公正的,但劉波,請你記住我的話!”葉祕書看着劉波,開口說道。

劉波點了點頭。

看着葉祕書離去的背影,心中唏噓不已。

自己也不知道有什麼優點,竟然讓葉祕書說,要支持自己,但葉祕書同時也說了,評分都是公平公正的,她也無法左右,只是在心裏面,支持劉波。

這一次,葉祕書直接說,哪怕房地產虧了,劉波也不會被剔除出去,其實已經有些違規了,畢竟,這樣的消息,是劉啓劉生他們,絲毫不知的。

而這個消息,對他們的爭奪戰,又格外重要。

否則,花錢的時候,都要小心翼翼的,生怕花多了,這樣投鼠忌器,自然是大忌。

既然有了葉祕書的話,劉波的底氣,就大了許多。

一雙雙眼睛,都盯着劉波,看着他犯錯誤。

一個個冷漠的聲音,在坊間流傳,甚至就連周圍不少人,都知道這裏有一個大老闆,砸了幾十個億,把老鍾家的那塊地給買了,想要蓋房,許多人,都覺得這個大老闆是得了失心瘋。

鴻運地產。

全力平坐在沙發椅上面,一臉笑容的聽着手下的彙報:“老闆,根據我們得到的消息,那個買下鍾家地的,名家劉波,來自禹城,家裏很有錢,這一次,是要在京郊,開發房地產。”

“呵呵,那塊地,我用腳趾頭都能想到,他肯定是虧死,蓋了房子之後,只怕要虧出去一百億。”全力平呵呵冷笑着:“還真是一個傻小子啊,對了,我們手底下不是有一個水泥廠,最近沒有接到單子嗎?可以去找找他,給他一個低價,順便推他一把。”

“知道了,老闆!”手下點頭說道。

“推你一把,也是對你好,免得你虧太多,不過,誰讓現在房地產不景氣,水泥廠沒有生意呢?否則我還不會賣水泥給你呢,相當於是創收吧。”全力平呵呵笑着,看着手下離開。

東坡園地產。

楊喜境大腹便便,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手中的資料,一頭冷笑:“我都忍不住要誇獎一下現在的年輕人了,竟然在那種地方買地蓋房,也是瞎了心了。”

“對了,我旗下的鋼化玻璃廠,最近效益不怎麼好,正好可以坑他一波錢,他估計現在也知道了壓力,被家裏面罵過了吧?現在給他一個低價……”

許多人,都得到了消息。

看着劉波蓋房,他們臉上,都是冷笑。


葉祕書得到消息之後,也是覺得頭大,眉頭深深皺起,這一次,劉波是玩大了啊,不過,劉波手中的資金,倒是能夠讓劉波起死回生,不至於一次失敗,就被剝奪繼承人資格。


可是,哪怕是這樣,葉祕書依舊擔心,劉波這個人,做事全憑喜好,看看劉啓劉生兩個人,生意做的紅紅火火的,一個投資實業,一個投資科技,賺了不少錢。

可是劉波呢?到處在花錢,唯一營業的地方,禹城的餐廳還有京城的酒吧了。

這兩個地方,一年最多也就賺幾百萬而已,如果生意不好,估計勉強溫飽。

這裏的山,很快就被推平。

劉波稍稍留了一個心,沒有把地推平,只是把山上的東西給推平,他的小區,就建在山上。

雖然山頭被推平了許多,但這附近的地面,依舊比附近,高出來差不多二十米,這樣一來,就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不管遇到什麼暴雨,這裏,都不會被淹,地下車庫,也不會被泡。

劉波還記得幾年前看到過,京城連續暴雨,許多地方都可以划船了,而且,全國上下,這樣的事情可是不少。

不過,他的小區地勢比較高,自然不會被淹沒。

這也算是一個賣點。

劉波這般想着。

公司也很快運作起來,第一時間,就是在旁邊,建立起來了一個售樓中心。

這裏已經有了資質,可以開始賣房,不過,現在賣出去的,都是期房,需要等房子建好之後,才能拿到房,好處就是,期房比較便宜,而等到房子蓋好了,現房的話,就不是這個價格了。

萬崢也抱着死馬當活馬醫的想法,打印了很多廣告紙,請了不少臨時工,到處發傳單,發廣告。

萬崢自己,也咬牙買了一套西裝,坐在了售樓中心裏面,準備賣房。

可是,一臉半個月,萬崢鬱悶的發現,不說有沒有人買房了,就算是打電話來諮詢的,都沒有,一個,都沒有。

萬崢氣得直咬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