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審訊,挖出隱藏在帝國的人,特別是那些上線,一個也不放過。”

李靖下令道。

一夜之間,審訊結束。

全軍中23名間諜,杜荷沒有冤枉任何一人,經過審訊,得出結論,全是判變者。

從23名間諜口中,挖出好多地方的上線。

李靖第一時間,給李二上報情況,請李二動用人手,把那些個上線一一抓捕。

審訊後,看一下能否逮到更大的魚。 ‘奔雷掌’的確是名至實歸,真是狀若‘奔雷’。只是用出這驚人一掌之後,‘獨行客’徐毅並未露出滅殺強勁對手後的快感,反而捂着胸部,瞪大眼睛,驚訝地看着對手,“你…”了半句,帶着滿臉驚愕、‘碰’的一聲撲向了大地。隨後在地上條件反射的抽搐。從背部冒出的黑血,如噴泉似地涌出。

“你還未沒學全,哈哈,哈哈,有你…,陪…,我…,不再寂…”此刻的陸乘風,強撐着,仰天長笑,嘴裏斷斷續續地說着,‘碰’的一聲,倒在了大樹腳下。

“他怎麼會死呢?”見到這突然的變故,林楓是大吃一驚。隔了一會兒,見兩人躺在地上沒了聲息,走上前去,想看過究竟。

躺在地上的徐毅,背部不斷冒出烏黑的血液,顯然在他最後一擊時,中了陸乘風餵了劇毒的暗器。

“反正這些物品,你也用不着了,那就送給我了吧!”搜了他的衣袍,得到了連做夢都不敢去想的儲物戒指。“一枚儲物戒,在‘七寶齋’那可是值一千二百枚下品晶石,相當於十二萬點貢獻值啊!”

轉身來搜查陸乘風,斜靠在大樹下,面如金紙、呼吸全無的‘東霸天’。在林楓取他的儲物戒指時,另一隻手突然抓了林楓的胸口,然後一個小圓筒對着林楓,睜開了緊閉的眼睛:

“不想死,就照我吩咐去做!”奸詐的陸乘風,早就知道有人躲在暗處,故意裝着氣息全無,就等着這最後的機會。

“你…”他的死而復生,頓時讓林楓驚訝得嘴都合不上.他手上拿着的那個細圓筒,肯定就是置‘獨行客’徐毅於死地的暗器。現在,中了他設下圈套的林楓,除了吃驚,動也不敢動。

“別在我面前耍花招,膽子不小,今後就跟着我做事,快從他戒指中拿出解毒丹藥!”受到嚴重傷害、強弩之末的他,明顯就離死不遠,全憑一口氣在支撐,握針筒的手都不住的在抖動。

“前…,前輩,我照您的話做,一定救您,不要殺…,殺我!”受圓筒的脅迫,林楓面露驚恐、滿臉害怕地說道,腦袋瓜子卻在飛快轉動,想着應對之策,“要是我真拿出解藥,你會放過我?”

一隻手從內衣口袋掏出儲物戒指,顫抖着拿出來,遞到他眼前,“前輩,我不知道它怎麼打開?”

“快…,快輸入真…”見到儲物戒指,陸乘風此刻如同見到了救命稻草,急切地說道,不覺中抓住林楓領口的手也鬆開了一些。

“啊!”林楓拿着戒指的左手,突然死死地摁住他拿針筒的手,右手抽出短劍,毫不猶豫地就插進了他的頸窩,也不去管他另一手在徒勞掙扎、拼命地想推開他,他頸部噴出的鮮血,濺了林楓滿臉。

他的手無力的鬆開,這次林楓怕再次上當,依然用左手死死摁住他握圓筒的手,過了好一會,直到他僵硬,林楓摸索着將他手上的圓筒拿掉,才站了起來,也沒管腰間已被他抓傷。

“真是險啊,要是他不想活命,抓住我領口就發射,那我也就跟着完了!”拿着發射毒針的圓筒,林楓此時,十分後怕地想道,“修真之人真是歹毒,無所不用其極,今後,再不能這樣大意,…”

真氣被封住,如同一個普通人,表面上在拼命告饒的陸乘風,冒着被擊斃的危險,就是等着徐毅靠近給他致命的一擊。只是徐毅的修爲實在太強大,他也有些失算,沒想到他此刻真氣全無,吃了大虧,纔會真正受到他這掌的猛烈攻擊,功虧一簣。否則,死的就是大意失荊州的徐毅!

沒放過他倆身上的任何一樣物品,當林楓在搜尋陸乘風的衣袍時,才發現他穿了件很不一般的背心,“如此猛烈的一擊,他胸骨仍然完好,肯定與這件背心有關!。將兩具屍體拖到一個坑中,用樹葉掩埋後,林楓扛着靈獸肉,迅速地離開了現場。

又翻過幾座山頭,高高的宗門大殿已在視線中後,林楓放下心來。在溪邊洗淨血污,扛着靈獸肉回到了家,在蒲團上打坐修煉後,身體的疲憊完全恢復。

“沒想到出去一趟,儘管兩次遇險,但收穫還真是不小!”洗過澡,換了身衣袍後,坐在屋裏,林楓拿出收穫的兩枚儲物戒指,心滿意足地說道。那件背心,林楓將它泡在後院的水池裏。

“知道這玩意值錢,就是現在體內沒真氣打不開,待我再修煉一段時間後,嘿嘿。他們修爲這麼高,裏面收藏的物品肯定值錢,至少那支‘紫金龍參’就會值不少的貢獻點!”把玩了一會儲物戒指,將它藏在後院的石縫中後,林楓才感到肚子無比的飢餓,燒火做起飯來。

“林楓!”正在做飯,劉師姐在院外高聲地呼叫起來。

“劉師姐,你來了,正好在做飯,等會請你吃靈獸肉,哈哈,哈哈!”

“上午來過,你不在家,你到哪裏去挖靈根、靈草,這一片山林我都轉遍了。師傅擔心你安全,又讓我來看看,看到煙囪冒起煙來,我也放心了,你真就不能讓人省點心,搬到下面去住算了!”劉雨瑤有些責怪地說道。

“嘿嘿,師姐,昨天走得有些遠,這一片的靈草、靈根都被挖得差不多了。不過,這次的收穫還不算小,正盼着你來呢!”


劉雨瑤隔一段時間就會上山來看看,先前嫌他長得奇醜,瘦猴似的,待他身體恢復之後,原來還是英俊瀟灑的帥哥,更加上他奇大的膽量,熟悉之後,她才發現他其實有很多過人的長處、優點,除了修煉上有點遺憾外,再沒看不起他的想法。宗門沒有談得來的人,幾次交道後,反而和他走得近了,再加之上山來玩,每次都有好吃的東西。

“哇,林楓,後院又晾曬了這麼多的獸肉!”進了院子,林楓在廚房做,劉雨瑤到後院查看後,驚喜地說道。


“爲了生存要賺貢獻點,不努力怎麼行呢?嘿嘿,我正想着怎麼才能將這腿靈獸肉,送給你,丁長老品嚐,你來得可正好!”

“上次你讓我帶回去的靈獸肉都還沒吃完,留着你拿去換貢獻點。林楓,這次,我的修爲差一點點就突破到六層,師傅可高興了,准許我玩幾天!”

“哦?恭喜師姐,你真是太厲害了,要是我能有你一半的修爲那就好了!”林楓滿是羨慕地說道,“要是我有一層的修爲,也能開啓那兩枚儲物戒指了!”

“以後由我來保護你,嘻嘻。鍋裏燉的是什麼,好香哦!”

“嘿嘿,‘天蕨根’、‘金陽蓮米’、‘紫雲瑤草’和天狼肉,當然香了。師姐,以後你想要什麼就告訴我,我幫你買。這段時間,我挖靈草、靈根賺了不少的貢獻點,就是不知你喜歡什麼東西,不好給你買。你幫我出了那口惡氣的事,我一直還沒感謝你呢!”儘管劉雨瑤比他還小一歲,但修真之人在稱呼上,只看修爲,不論年紀。

“謝謝了,那件事算得了什麼。再下個月宗門年考,只要我取得了前十名,就有五百貢獻點的獎勵,我也有錢了,嘻嘻!”

“只有二個月不到的時間了,我還沒有突破到一層,真是個‘修煉廢物’啊!”

“聽師傅講,今年有不少的新弟子要被逐出宗門,你不會,不用擔心。你沒突破到煉氣一層不會參加年考。可以給我加油助威,我得了獎,我就請你在太平鎮去吃‘翡翠涼粉’!”

……

“師哥,此事實在是令我費解。昨晚,林楓讓小丫頭帶回的靈獸肉,居然是四階的‘嘯月天狼’!”

“哈哈,哈哈,我看你啊對俗事還是放不下。他一個修爲全無的凡人,怎可能對付得了四階的靈獸?讓他自生自滅,別再去過問了,會影響你的道心!”

“我也覺得不可能,只是…”丁長老從儲物戒指中,將林楓送的靈獸肉拿了出來。

“這…,這…,怎麼可能,他去過後山禁區?”袁嘯天見到後,大爲驚訝地問道。

“丫頭說她在大片山林找過,見到他時,他身上有不少的傷痕。我也懷疑他肯定去了那裏!”

“這小子膽子也太大了,走,我們去教訓他幾句!”

“真是險到極點了!” 送走師姐,林楓仔細查看了陸乘風留下的圓筒。綠光閃爍的八根飛針仍留在筒內。林楓對着一根木頭,扳動機關試射了一下,很是興奮:“真是方便,太強悍了,不需要真氣,完全是爲了我的自保、量身定做的一樣,哈哈,哈哈!”劈開木頭,將那根鋼針重新裝上,“可惜了,早知道就從徐師兄身上將那根針取下來!”更是對到後山禁區採摘‘龍蛇果’有了信心。“再遇到那種四階靈獸,嘿嘿,我就讓你嚐嚐這暗器的厲害!”

“師姐,你好,我要買兩根結實的繩子,兩個飛爪!”

第二天太平鎮不逢場,小鎮很冷清,林楓走進了‘七寶齋’。原本想就在外事堂買,程師兄說繩子、飛爪還沒進貨,只好多花了一個點貢獻點,請一位靠運輸賺取貢獻點的師兄,專門跑了一趟太平鎮。 間諜事宜處理完。

杜荷回到訓練場,在旁邊觀看典韋、薛禮二人訓練挑選出的3000鐵騎。

所有鐵騎全部按照背嵬軍士兵的要求訓練。

300名背嵬軍士兵則充當教官、監察人員,發現有人偷懶,馬上皮鞭跟上。

全新戰法、全新戰陣。

特別是杜荷還增加一個隊列訓練,3000名士兵心中狂噴杜荷祖宗十八代。

不過呢?


效果是顯著的。

經過一天特訓,3000名士兵開始有模有樣,不象開始時零亂無比。

連最難訓練的正步,也走得有模有樣。


丫的!

古代士兵真心吃得苦呀!

高強度的訓練,讓3000名鐵騎累得象狗似的,倒在牀上就不想爬起來。

什麼打架鬥毆、吵吵鬧鬧事件,一點沒發生。

天一黑,很多士兵倒下就睡。

連說話的力氣沒有,還鬧啥?

遠處觀看的李德秋出來了。

“杜二,貌似兵練得不咋樣啊?”

李德秋調侃道。

“女將軍,本少那敢與你相比,不過是找個臺階下而已。”

杜荷淡淡的回答道。

李德秋不會相信杜荷的鬼話,爲了找個臺階下,有必要那麼精挑細選嗎?

挑選士兵時,杜荷絕對非常重視。

“杜二,別打麻乎。到底啥意思,推翻原來的訓練方式、手段、戰陣、戰術。幾天時間內,想讓士兵適應下來,有點兒戲吧!”

李德秋繼續問道。

呵呵!

“女將軍,臨陣磨刀而已,不希望輸得太慘,稍微保住點面子,不應該嗎?”

杜荷瞎忽悠道。

李德秋知道,再怎麼問,杜荷也不會說實話,畢竟,再過幾天,二支軍隊要比賽。

只有勝利才能出征。

何況是爭奪主帥一職呢?

深夜。

叮嚀!

宿主,請簽到。

意念一動。

恭喜宿主,簽到成功,獎勵東、北部三D四維地圖一份,請宿主查收。

哇塞!

好牛逼呀!

杜荷正愁沒有地圖,準備向李靖討要一份全圖,系統居然獎勵了,磕睡來了送枕頭。

杜荷細細察看一番。

妙呀!

清晰無比!


各河流、大山清清楚楚標註明白。

甚至連各地草原部落定居的地方也標註上,包括頡利可汗王庭在內。

次日訓練場:

在典韋、薛禮二人的怒吼聲中,3000名鐵騎分成二隊,展開實戰訓練。

每一次對戰結束,典韋、薛禮二人會給各自隊伍糾正,出現的失誤,要怎樣修正。

然後,再接着訓練。

強度太大了!

一天二場對戰,其餘時間在訓練,晚上還有二個小時的隊列。

3000名鐵騎才知道,什麼叫苦、叫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