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又是匿名,林笑突然覺得自己在不知不覺中陷入了一個巨大的漩渦中,那種感覺就好像是身陷沼澤又沒有可以藉助生還東西一般,是那麼的空虛和可怕。

就像是突然跌入萬丈深淵而無能為力的感覺。

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老人說的話,是不是真的全都是可信的,還有局長的出現,再到她回到江城,這一切,真的只是巧合么?

林笑在心中掂量,看來等過一段時間,她還需要回美國一趟,說不定故地重遊,真的能夠想到什麼也不一定呢。

對了,還有那些傳言,他們說,她是*,他們說,她曾經是美國某個神秘組織的實習特工……

這些連她位元組都不知道的事情,為何會被傳出來?

還是說,大家都只是猜測?

但哪怕是猜測也是需要有一些捕風捉影的事情發生的,那麼,到底還有什麼是她不知道的呢?

林笑是被電話鈴聲給驚醒的,她掃了一眼,本不想在休息時間打亂了她難得的時光,但是看清楚來電之後便只能接了。

「局長。」她的表情漸漸變得凝重,但是她別無選擇。

… 第三十七章,不是好領導h3>

事實上在電話鈴聲想起來的瞬間老奶奶就提著鍋剷出來,廚房裡的菜香味兒很是迷人,「抱歉奶奶,局長那邊出現了一些緊急情況,我現在必須馬上離開。」她很是愧疚的,老人家因為她的到來親自下廚給她做了好吃的,她卻只能辜負了。

「局長?」

「抱歉,還沒來得及跟您說清楚,我回江城了,以後會一直在這裡,現在在警察局工作,吶,這是我電話。您若是有事情找我,隨時打電話,當然,我一會也會有一些休息時間,您放心,以後只要有時間我就一定會回來看您的。」這般說著,林笑便將便捷包里取出紙筆將自己的電話和工作地點記下來遞給了奶奶,她本來還想了解一下自己的家庭情況,想打聽一下父母曾經的職業名字年齡以及種種,但是現在顯然都已經來不及,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家的老宅子。

她低聲嘆氣,罷了,反正都在江城,大不了過幾天再來就是了。隨後,再跟老奶奶告別之後便風塵僕僕的離開。她的腳步太過於慌亂,因此並未注意到,就在她轉身離開之後,在巷子的尾部,一個白色的身影快速閃過。

「你好,請問一下風濕免疫科在哪個地方?」

「三樓右轉一整排都是。」

「謝謝。」

此刻正是正午時間,太陽火辣辣的炙烤著整個大地,襯得人們有些昏昏欲睡,門診部的小姑娘本是低著頭的,這會兒有人問問題便也懶洋洋的回答,但是奈何這個聲音太冷酷,她的瞌睡都被驚醒了大半。

這一看,便張大嘴巴想要尖叫,實在不是她不想低調,只不過……顧衍實在太出名,讓她想不認識都難,不過她顯然沒有開口大叫的機會,因為顧衍身後的人直接擋住了她接下來的動作。

「美麗的護士小姐,大聲尖叫可不是淑女的作風哦。」這個聲音過於輕佻,但是話里的內容讓人不忍拒絕,當然,造成護士乖乖點頭其實是因為他說這話的身後直接伸手攔住了護士小姐的腰,纖長的手指指腹蓋住了她的嘴唇,小姑娘大氣不敢出,當然,也或許因為太過緊張了。

等她回過神來的身後,身邊俊朗的兩人已經不見了蹤影。

「天吶。我是在做夢么?」但是她似乎已經忘記了她剛才要做的動作,整個人已經陶醉在自己的幻想中去了。

「你真的不是一個很好的領導。」傑克追上顧衍,攤開雙手就開始抱怨,他是顧衍的夥伴,中美混血,一頭微卷的金黃-色頭髮和藍色大眼睛,小時候一起長大,不過上大學之後就分開了,三年前因機緣巧合又重新走到一起。

是顧衍身邊最得力的助手之一。

「你不也樂在其中么?」顧衍挑眉,傑克這人沒什麼大的缺點,當然,如果喜歡美女並且看到小姑娘就喜歡調戲不算的話。「不過傑克,你不該這麼水性楊花。」

… 第三十八章,我不認識她(加更)h3>

「嘖嘖,別把我說的那麼膚淺,我是一個有涵養的男子。」傑克並不生氣,他不顧周圍人的眼神,徑自在電梯里做出一個自認為十分迷人的姿勢來,顧衍掃了一眼,已經對這樣的動作習以為常。

「唉,你還沒說我帥呢?」

電梯到了三樓,顧衍邁開大長腿直接就走了出去,傑克這才反應過來硬是將剛剛準備合上的電梯重新掰開鑽了出來,嘴裡還大叫著。「顧衍顧衍,你快告訴我,我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帥的人對不對?」

顧衍微微皺眉,隨即站定腳步,等他追上以後才接著開口,「這裡是醫院。」

傑克臉上生動極了,因為他明白了顧衍的意思,是醫院,所以請閉嘴別製造噪音。

他僵硬了片刻,很快就恢復理智,倒也沒有再繼續糾結方才的問題,「可是你還沒有告訴我,叫我到醫院來做什麼呢?」。

他跟顧衍今天是受外界邀請參加一場商業活動的,但是活動進行到一半之後他便直接拉著他就往這邊來了。一路上還時不時的看錶甚至催促他快一些,很明顯,顧衍今天之所以會帶上他,只不過是因為他剛才在活動中喝了酒不能開車所以拉他當跑腿的而已。

「就到了。你馬上就會知道,不過傑克,事先提醒你,進去之後,不許亂來。」顧衍認真的看著每一個房間序號,之後朝拐角處的一間走去,剛好,林笑就是在這個時候出來的。

「怎麼了?」

顧衍開門見山,表情頗為嚴肅。

「現在睡著了,不過情況似乎不太好。」她讓開一條道,讓顧衍走了進去,床上的老人眼睛緊緊的閉著,眉頭緊鎖,似乎在睡夢中都過得非常不安穩。

林笑隨意的靠在一側,她似乎一晚上沒睡,此刻看上去有些疲憊,「醫生說是強直性脊柱炎,很多老年人都會得的一種病。」她昨天接到局長的電話,說是某個醫院的大夫打電話到警察局找一個叫做林笑的警察,只說有一個老人情況不太好,讓她快速趕到醫院,說實話,那一刻林笑是疑惑的,因為除了她家旁邊的奶奶之外,她實在不知道自己在這江城還有別的親人,但是對方都這麼說了,她也只能親自來看看,之後才發現居然是她之前遇到的那個找顧衍的老人。

後來才知道老人當時已經昏迷,兒在昏迷前只說了一個某某警察局的林笑,無奈,醫生只能打過去了。

「醫生已經下了病危通知書,說是要在三天之內進行手術,現在需要家屬簽字,但是我並不知道她的名字,在她身上也不曾找到任何人的聯繫方式。」林笑簡明扼要的將事情說了個大概。顧衍點頭。

「所以說你之所以打電話找我,是因為我曾經派人送過她回家以為我知道?」

… 第三十九章,顧衍,你對她有興趣h3>

「嗯。」林笑點頭,「我已經打電話讓局裡的同事幫忙查了,但是江城這麼大,想要找到一個沒有身份證老人的家屬,不是那麼容易的。」

「但是恐怕要讓你失望了。」顧衍攤手,「當時我的人也只把她送到春城路附近她就要求下車了,所以具體的信息,我也不知道。」顧衍在了解情況之後就已經打電話給當時的司機核實過了,不過並沒有得到一個合適的結果。

「知道一個春城路總比什麼都不知道要好。」林笑依舊平靜,這麼說的時候已經掏出手機給同事打了電話,無奈之下也將王楠叫去春城路附近看了一下,只因為她隱約記得,王楠家在那附近。

也順道給電台打了電話發了尋人啟事之類的報道。

雖然不是人丟了,但是發了這樣的公告,有認識的人看到之後提供線索也是好的,而且,電視台是傳播消息最快的地方。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顧衍開口,而且看樣子,林笑似乎一直在盡心儘力的照顧著老人。

「上次遇到的時候,我曾自報了家門。」

「呵。」顧衍冷笑,「你倒是一點防備之心都沒有,若是對方是個居心叵測之人,只怕你有幾個腦袋都不夠用的。」

「這個就不需要顧總操心了,畢竟這點判斷能力,我還是有的。」話雖然這麼說,但林笑卻將這聽進去了,以前她不覺得這是一個奇怪的事情,但是根據她現在的情況看來,確實應該處處小心,但是……

對於顧衍這個人,一句謝謝,她實在是說不出來。

「你做什麼?」傑克從進來之後一直盯著林笑看,事實上只要見到漂亮女人他都會兩眼發光,但是林笑……頂多是因為好奇,但是他這人好奇的事情往往都會直接行動,所以林笑剛剛掛了電話他就直接到了她跟前,伸手對著她的眼鏡抓去,好在林笑足夠敏捷,逃脫了他的魔掌,傑克眼裡閃過驚訝,隨即微微聳肩,「抱歉,這位美麗的小姐,我只是比較好奇你墨鏡下的臉蛋而已。如果有唐突的地方,還請見諒。」

道歉的話都已經說在了前頭。林笑自然是不好繼續責怪,主要是她看清楚了傑克的長相,知道外國人的性格向來開放,因此,計較沒用。

「既然你們來了。那勞煩你們先照顧一下,我去弄點吃的,馬上就回來。」林笑扶了一下眼眶,事實上她從昨天過來到現在還沒吃過任何的東西,至於顧衍這種人為什麼會親自過來這件事,她沒有興趣打聽。

「你要吃什麼?」

顧衍開口,林笑站定,似乎是在判斷他說這話的意義,「我也沒吃,若是方便的話,幫忙打包帶一份回來。」

「喂,顧衍,剛才在宴會上,你不是……」傑克打斷,有些不明所以。

… 第四十章,輪不到你來管h3>

「剛才只顧著招呼客人,根本就還沒來得及吃什麼。」這話算是解釋,所以林笑聽到之後直接點頭離開,但是直到背影完全消失也沒說她到底是要吃什麼。顧衍想,或許是她自己也沒想好。


「顧衍。」傑克有些興緻勃勃,「你對這個女人有興趣對不對?快說說,這次的理由是什麼?」

顧衍白了他一眼,伸手替老人掖了一下被角,「你剛才不該那麼粗魯的。」

像是責怪,像是維護。

「嘖嘖,你該不是是認真的吧?」

顧衍坐下,長腿交疊,雙手交叉之後自然的放在大腿上,動作一氣呵成,帥氣到了極點,只是可惜,眼前沒有觀眾。

「這似乎,還輪不到你來管。」顧衍開口,這才回答了傑克的話,但是他這冷冰冰的模樣顯然沒有嚇到傑克,他反而嬉皮笑臉的朝著顧衍湊了過來,「當初答應娶夏天是因為家族逼婚,再加上夏天跟你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最主要的是,她跟你門當戶對而她又恰好喜歡你,所以在家族裡的人提出讓你必須娶媳婦的時候你就直接說了她的名字,但是可惜出現了意外,你們的婚禮並沒有完成。」

聽到他直接將自己的心思說了出來,顧衍也不曾生氣,他嘴角噙著笑,看似十分認真的在聽他說話,但是……眼睛卻時有時無的落在老人身上,像是擔心會打擾到她。

「之後,是安然。」

「安然怎樣?」顧衍接話,像是在笑。

傑克這段時間都在國外,這也是他之前沒有見過林笑的原因,但是他的心思,傑克算是最了解的了,所以能夠猜到他娶夏天的真實原因,他一點也不覺得意外。


「安然……說實話,我之前並沒有跟她有過實質性的接觸,倒是知道安氏集團的千金在咱們公司,不過在這之前,我並未關注過。」因為覺得是無關緊要的人,所以便不曾投入一絲一毫的感情。

顧衍點頭,別說是傑克了,就連他在這件事情之前他也是不知道的。


他是知道夏天有個叫做安然的姐妹,小時候似乎也見過那麼幾次,但是與他來說,小時候的事情畢竟太過久遠,因此對她,早就沒有了印象,隱約記得安然是個像她名字一樣安靜的姑娘。

所以,若不是因為夏天突然死了,他也不會跟她有任何的交集。

沒錯,那天他在用餐的時候看到林笑跟著安然進了公司附近的餐廳,便也在門口等了一下,果真看到安然跟他打招呼。

「顧總你好,我是夏天的好姐妹安然。。」

「安然?」他說,「我認得你,聽夏天說我們的婚禮你費了很多的心思。她一直很想感謝你,但是可惜沒有機會了。」當時他看到安然面上劃過一些情緒,便象徵性的說了一句你想去哪我送你這樣的話,果真看到女子的表情變換了好幾變,他不動聲色的記下。

… 第四十一章,嗨,你的保溫盒h3>

他不是警察,也根本就不想為林笑提供任何的線索,但是不得不承認,他是知道林笑去了夏天家才跟過去的。

至於車裡的香水味,也是故意不曾去掉的。

好吧,他沒想破案,這也不是他故意給她提供的線索,他只是順道不是么。

「這個安然,我回來的當天就聽到了消息,也看了發布會內容跟警方召開的記者會內容,證據確鑿,無從辯駁,而那些所謂的證據……」

「怎樣?」

「她的作案手法雖然隱蔽,但畢竟太過小兒科,我相信,憑藉你的聰明才智,就算不能直接認定她是兇手也能夠猜到夏天的死跟她有些關係,可是哪怕是這樣,你依舊選擇跟她結婚,顧衍……你……」

「傑克,好奇心會害死貓。」他的話被顧衍直接打斷,他眯著眼睛,仍舊神態自若。「不過事實證明你真的想太多了,我只是覺得,既然老爺子們必須要我娶一個女人完成結婚生子這個儀式,那麼娶一個門當戶對,溫柔體貼又愛慕著我的女子沒什麼不好。」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娶安然的理由跟夏天是一樣的?」

「不然呢?」薄唇輕啟,似笑非笑。

「不,不不不。」傑克搖頭,帥氣的金色頭髮在陽光下顯得異常的耀眼,「你就是一個不說實話的人,所以這個理由,我是不信的。」

「信不信由你。」顧衍倒也不腦,看得出來這兩人平時的相處模式就是這樣的。「不過傑克,女人於我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區別,這個你該是知曉的。」

「嘖嘖,那剛才是誰兇巴巴的警告我別對剛才那位奇怪的姑娘太過分的?」

「因為,她是警察,是林笑。」

「林笑?」果真,聽到這個名字之後,傑克顯然來了興緻,「就是那個名字在這一個月幾乎每次都跟你出現一個頭條版面的,膽子比男人-大,對著你第一個妻子的屍體面不改色,又直接在你婚禮現場抓走了你的第二個新娘的……那個新銳女警察,林笑?」

「雖然你繞來繞去說的還是一個意思,但是大體上還是對的,沒錯,就是她。」

「可是,報紙上不是說她是最美女警花么?為什麼會這麼的奇怪?」傑克撓頭,不過因為警察工作的特殊性,報紙上只登出了她垂頭看屍體樣子或者是背影,正臉是根本不曾看到過的。

「女人的美,有時候不能只看表面。」顧衍開口,若有所思的說了一句在傑克看來很是深奧的話。

「少來,別以為隨便來點文藝范我就真的信了你,這話要是從其他人嘴裡說出來我會覺得很有內涵,但是顧衍,你是一個只看重利益的人,誠如你剛才所說,對於你,全天下的女人都是一樣的。」

「傑克,雖然你身上有著部分中國人的血統,但是你終究還是不夠了解中國文字的博大精深。」

「你……」

… 第四十二章,你在思念誰,只要有你陪(加更)h3>

「吱。」正在這個時候,門被從外邊推開,兩人都極有默契的閉嘴,一同轉身朝著門口的林笑望去。

「美麗的小姐,快讓我看看你給我們顧總帶了什麼好吃的東西過來。」傑克眉眼含笑,眼睛轉動了幾圈之後便迎著林笑走去,鑒於他之前的行為,林笑在距離三米的地方直接錯開了位置並且開口,「醫院附近並沒有什麼好吃的,而且我剛剛來江城沒多久,很多地方還找不到。」

這麼說著,她已經將手中的盒子遞給了顧衍,那是一個非常簡約的保溫盒,看樣子是新買的,很顯然,林笑知曉快餐盒不太衛生,所以哪怕是打包但還是換了工具,這是一個細心的女人,這是傑克的初步判斷。

「只有這個了,不知道你能不能吃得慣。」顧衍也不扭捏,直接起身接過,簡約的保溫盒裡安靜的躺著海鮮粥,蝦仁很是飽滿,色彩柔嫩的菜葉被燉的剛剛好,很平常的而且不抵飽的東西,但是他很喜歡。

於是顧衍咧開嘴唇難得的說了句謝謝。

吃過之後,顧衍接了個電話,之後對著傑克吩咐了幾句那個可愛的大男孩才不舍的離開,而他並沒有要離開的意思,似乎是打定主意陪她一起等結果。

林笑也不管,事實上是根本就不知道應該怎麼管,畢竟腿長在他身上,他愛怎樣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而她就更加不會在這種時候離開,一來是身為警察的指責,二來是因為她現在剛好又時間。

她本以為兩人會一直這麼沉默下去,老人也一直沒有蘇醒的跡象,但是……

林笑接到了王楠打來的電話,說是那附近的人她都找過了,並沒有找到她的家人,倒是遇到了幾個曾經說在橋洞下面見到過這個老人的幾個居民。

林笑的心稍微有些涼,可是看老人的穿著不太像乞丐,也是在這個時候,電台的人也打了電話過來,說是一個養老院的院長打來的,他說老人是他們那裡的,他會很快趕過來。

但是沒有,老人的情況突然變得很不好,醫生說必須立刻手術,無奈之下,林笑只能代簽,但是她沒想到,自己只是簡單的寫下兩個字之後就讓老人命喪黃泉……

手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成功的,但是也只換來老人多活一個月的時間而已,養老院的人說她是他們在路邊救助的,老人不但有強直性骨脊炎,還患有老年痴呆症和風濕等多種很難醫治的毛病,最主要的是,她孤身一人沒有子女,老伴在幾年前就已經死了……

也是因為聽了這些事情,再得知她已經時日不多以後,林笑索性直接請了假,她想陪伴老人度過這最後一程。

醒過來的時間她似乎是活潑的,也在清醒的時候跟林笑說她年輕時候的故事,這個時候的他們,更像是一對祖孫,但是有時候老人醒過來是不記得林笑的,她甚至會焦急的詢問她是誰,林笑總會不厭其煩的一遍遍說著她是她孫女這樣的話。

… 第四十三章,最美的感情,是陪他一起,哪怕是死。h3>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隨,蟲兒飛,蟲兒飛,你在思念誰。天上的星星流淚,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風吹,冷風吹,只要有你陪。」

老人很喜歡這首歌,睡覺的時候,夢醒的時候,她都一直這麼唱著,林笑每次聽到都有些想哭,不為別的,只因為這個歌是老人丈夫還在世的時候,她每天都會唱的歌。


「他曾經說過,我的歌聲會陪伴他到永遠,只是可惜,他終究還是先一步離開了我。」老人說這些話的時候,滿滿都是笑容,只是笑著笑著,就會變得非常苦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