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空中觀戰的公主以及一眾學院老師也看傻了。他們都沒有想到最不可能贏的人竟然贏了,一個個都面面相視。最後還是公主很快的反應了過來,「歐陽極擊敗對手,通過考核!」倒不是公主淡定,而是她心裡再如何吃驚也不像其他人那樣,畢竟這之前國師一直都很看好歐陽極。

直到公主公布了結果,眾人才紛紛回過神來。一個個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歐陽極。在他們的心中也同樣沒有想到歐陽極會贏,這之前他們曾有過無數的猜測,也許是西門浩然也許是北郭齊,也可能是任何一個黑馬贏得這場比試勝利,但是偏偏一個二品混元靈王,還是無屬性的人,最不可能贏的人卻贏了,讓他們無法不驚訝!

「這……這怎麼可能?」北郭齊和黃埔進二人-大眼瞪小眼,臉上除了震驚不相信之外還有一種不服氣的表情。也難怪,任誰看到一個一直被自己嘲諷的人卻做到了自己做不到的事情,都會是這樣的表情。

西門浩然此時也重新打量著歐陽極,這次之後讓他不得不對歐陽極重新評估。今天發生的所有事情都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本以為自己是這次考核中最強的人,誰知一個東方向天一個歐陽極,這二人都是從其他四大域來的,竟然比自己強上這麼多!

方容和方瓊兄妹二人此時也是瞪大了眼睛說不出話來,特別是方容,想到最開始的時候自己還有些看不起對方,覺得對方肯定到不了這裡,誰知現在竟然成了唯一戰勝對手的人,心裡不由的有些懊悔,當時如果和對方一起,以後進入學院中也能彼此有個照應了。

狗熊和猴子將地上躺著的影子拉到一旁仔細檢查影子的傷勢,希望可以發現影子究竟是如何被對方打傷的。影子只是昏過去了,但是他們卻發現影子體內的靈氣一片混亂,而且身體關節和脈絡處受傷最為嚴重。可以說剛才影子只所以不組織對方並不是不想,而是他根本就沒有辦法做到!

不去管在場眾人是怎麼想的,歐陽極笑嘻嘻的回到南宮燕的旁邊,對南宮燕說:「怎麼樣?我沒給南宮家丟臉吧?」

此時南宮燕才緩過神來,一把拉著歐陽極說:「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你用了什麼方法?難道……難道是南嶺域南宮家給了你什麼寶物嗎?」一邊說一邊在歐陽極的身上亂摸,想要找出什麼東西來證實自己的猜測。這一下倒是將歐陽極搞的臉色發紅,不知如何是好。

「南宮姑娘別亂摸了!」珠兒走過來幫歐陽極解圍,「這小子的本事大著呢,他可不是靠什麼寶物,而是自己的努力罷了。要不然也不可能做我哥哥的對手了。」珠兒一邊說,眼睛一邊看著歐陽極,現在的她心裡對歐陽極更是喜歡,試問哪個女孩子不希望自己心中的人是一方強者呢?

「歐陽兄,剛才那一下……」東方向天走過來好奇的問歐陽極。影子作為一個職業殺手,一般情況下是不可能失手的,更不用說刀子已經刺到了對方的心口。可是偏偏歐陽極就是沒事!

歐陽極笑了笑,從衣服胸口處掏出了一個黑色的東西,「呵呵,一個小把戲而已。我在尋找任務物品時殺了三階的魔王蠍,取下了它身上的甲殼。此時正好派上用場。既然知道對方是殺手,又怎麼可能不做準備呢?」

看著歐陽極從懷中掏出的魔王蠍甲殼,所有人才恍然大悟,難怪對方被影子一刀刺中胸口竟然什麼事都沒有!竟然是靠著這一個小小的東西。

「戰鬥之前做好萬全的準備,了解對手的特點,想不贏都難!比起這些家族中寵大的公子哥們好了太多太多。小小年紀就有如此心機,難怪師傅會如此看重。」公主看著下方的歐陽極,嘴裡喃喃的說著。

「公主殿下!」歐陽極突然看著空中的公主,一抱拳說:「比試已經結束!是否可以宣布結果了?」

公主點了點頭,開口說:「此次考核正式結束,我宣布,下方所有學院都可以進入混沌學院修行!另外,本次考核的前三名已經選出,進入學院之後將得到額外的獎勵。這三名學員是,第三名,西門世家代表西門浩然!第二名,東方世家代表東方向天!第一名,南宮世家代表歐陽極!」

此話一出,才真正代表了歐陽極成為本次考核的第一名,正是有人歡喜有人憂,認識歐陽極的人自然替他感到高興,大部分的學員都是感到一絲唏噓,希望通過在學院內的修行將來可以達到和這三人的一樣的水平,而北郭齊和黃埔進則很是不爽!前三的名額被其他三大世家包攬卻沒有他北郭家的事,回去之後少不了要受罰。但他們也不敢多說什麼,別說上面還有一眾長老在,就是東方向天和歐陽極二人的本事也不是他們可以對付的,只能憤恨的看了一眼歐陽極就轉身離開。

無論別人怎麼想,大家都知道歐陽極的第一名是實至名歸!畢竟可以打倒對方和在對方手上堅持半個時辰根本不是一個概念。歐陽極直接將對方打成了一個廢人,自然是第一名!東方向天在半個時辰之內沒有倒下,卻還有再戰之力,而落後的西門浩然則只是勉強撐過了半個時辰,而且所有人都知道,哪怕再多那麼一秒鐘,西門浩然也是輸定了。

… 考核已經結束,院方給了所有學員三天的時間去處理外界的事情,三天之後他們就要被帶入混沌學院正式開始修行。而這次考核的所有消息也隨著學員們的離開而散播了出去,很多學員這個時候就開始為自己將來的發展找好了歸宿,一些勢力就要從這些人中選擇可培養的人才為以後做準備了。

若說此次考核中最大的新聞莫過於歐陽極了,一個本來不被所有人看好的人卻意外的獲得了此次考核的第一名,不但取得了最難的任務物品,還在半個時辰內打敗了自己的敵手,消息一傳出來,可以說震動了整個中元域!歐陽極的名字也第一次進入人們的視線。

這也不是人們大驚小怪,而是按照以往的經驗來說,每一個在最終比試環節中擊敗自己對手的人都是潛力非凡的,這些人最後也無一不是大陸上的一方強者!所以人們會有這樣的反應也實屬正常。很多勢力已經開始打聽歐陽極的底細,如果可能的話都希望可以將歐陽極挖過來。

「沒想到你竟然取得了此次考核的第一名!」在眾人休息的客棧中離老有些擔心的說。到現在為止,他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歐陽極已經成功進入了混沌學院,只要好好修行將來一定可以成為一方強者,他也該回去和南宮天賜復命了,畢竟為了一年之後的事情他們還有很多的事情要準備。

「只是你這樣直接擊敗對手,會不會有些太出風頭了?」也不怪南宮離擔心,實在是中元域和南嶺域不一樣。在南嶺域中只要南宮世家要保護的人就沒人能動也沒人敢動,可是中元域並不只有南宮世家。歐陽極這樣出風頭難免會受到一些心懷不軌的人惦記,到時候只怕南宮世家也沒有辦法保全歐陽極。

「我一開始也考慮過這個問題。」歐陽極想了想,給離老解釋道:「距離一年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還有十一個月,誰也不敢保證這中間會發生什麼事。說不定那些傢伙會提前行動。要想和他們對抗,只有將自己的實力儘快的提升起來才行。所以這個第一我必須要拿!這樣才能享受到學院中最好的修鍊資源!另外,要想對抗那些傢伙並不是某一個或某幾個勢力的事情,到時候一定是整個人類都需要參與,而我必須要在這之前儘可能的打出自己的名氣,這樣才更好發展自己的勢力!靠別人總歸不如靠自己好!」

「嗯!」南宮離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不管怎麼說,事情已經發生了,只能向著好的方面去想。到時候如果歐陽極遇到什麼麻煩或者需要幫助的時候,南宮世家會盡全力幫忙就好了。「既然你已經想通了,那我也就不多說什麼了。日後你在學院中一定會遇到很多困難,記住,在那一天到來之前,一定要好好的保護自己!到時候可還需要你幫忙呢!」

「放心吧!」歐陽極笑著答應對方。

在公主和國師休息的地方,二人正在秘密交談著什麼。「看來這個小子真的很不簡單!他的功法很是奇特,我還真沒有聽說過這樣的功夫。你確定檢查過影子的傷勢了?」國師聽了公主描述當時的具體情節之後,捋著鬍子說到。

「檢查過了!」公主說,「影子身上的傷全部集中在兩個地方,一個是身體關節處,這些地方都是外傷,可以明顯的看到被擊打之後的淤青。另外一處則是內傷,這些傷全部集中在身體靈氣流動的重要交匯點以及一些穴道。最令人感到奇怪的是,這小子竟然對這些部位把控如此準確,幾乎沒有一掌打錯地方!影子蘇醒過來之後我也仔細詢問了他當時的情況,據他說,歐陽極似乎知道他的每一個動作一般,自己還沒有發力就被對方提前打在關節上阻止自己發力,後來自己則莫名其妙的跟著對方的動作走,幾次想將他甩開,卻發現歐陽極就好似一個橡皮糖一樣黏住自己。最後歐陽極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將靈力打入自己的體內,也就經脈和穴道處,而隨著對方每一掌拍在自己身上,自己體內的靈氣就好像被掐斷了一樣使不出來,導致影子空有一身靈力而無法使用!」

「難怪可以以二品混元靈王就能戰勝巔峰混元靈王,如果對方靈力用不出來,不要說巔峰靈王了,就算是靈尊靈宗又能怎樣?還不是和普通人一樣讓人打嗎?」

「那這個小子……?」公主請示國師。

「不用理會。」國師想了想說,「這人不是我們的敵人。反而在將來會是我們的盟友,以後少不了要他幫忙。我也只是好奇他而已。現在已經知道的差不多了,以後不要再去打擾他,也不要妄圖去探究他的秘密。記住,皇室對他的態度絕對不能是敵人!」

公主微微點了點頭,過了一會兒忍不住的問,「老師,究竟是什麼事情讓您對此人如此態度?就算他很有潛力成為強者,那也是很多年以後的事情了,如果這期間他夭折了,不是白白浪費您的精力嗎?」公主會奇怪也是有道理的。身為皇室成員,又常年和混沌學院有聯繫,什麼樣的天才沒有見過?很多人比歐陽極的天賦都要好,卻唯獨歐陽極有這樣的待遇,可以讓國師都對他開綠燈。

國師看著公主,半響之後緩緩的說:「唉~~~,歐陽極進入學院之後免不了要和你接觸,這些事情還是告訴你比較好,事情是這樣的……」國師緩緩的將南嶺域發生的事情全部告訴了公主。

「什……什麼?」公主聽完之後卻張大了嘴巴不敢相信一般,「老師,這事情也太離譜了吧?一年,哦不,應該是十一個月之後人類將面臨最大的危機?這消息是否可靠啊?不會是這小子為了引人注意而故意這麼說的吧?」

「最開始的時候大家都和你是一樣的想法,但是那小子可以胡鬧,南宮世家總不會胡說吧?何況,你難道沒有發現他身邊的那兩個隨從嗎?一個黑衣小子和黑衣少女,他們可是本命劍體和本命劍靈啊。」

「本命劍體和本命劍靈同時出現?」這一句話再次驚呆了公主。本命劍體和本命劍靈的傳說她當然知道,每一次出現都意味著世間將有一場可怕的浩劫,而這一次竟然同時出現,可見此次浩劫有多可怕!


而且這兩個救世主級別的人物竟然只是歐陽極的隨從跟班,這讓公主簡直不可理解。

「老師,單憑這些就將歐陽極抬的這麼高,是不是有點過了?也許只是本命劍體和本命劍靈二人在成長起來之前需要他,以後就完全不需要了呢?」

「不!你錯了!」國師繼續說,「還記得我剛才給你說過,南嶺域南宮家曾經和那些傢伙的大戰嗎?還有南宮天賜被對方打傷之後的情形。就和中毒一樣,而這些毒只有歐陽極能解!你還記得你的皇叔嗎?」

「皇叔?」被國師這麼一問,公主這才想了起來,「我記得,幾年前我皇叔出外雲遊,至今未歸,外界很多傳言都說他已經死了,為這我還難過了好久。只是這事和皇叔有什麼關係?」

「其實你的皇叔並沒有死,他也不在外面,而是早就回了皇室之中,只不過一直在閉關修鍊沒有見人罷了。」

「什麼?」公主吃驚道,「閉關?什麼關要閉這麼久?而且為什麼皇室所有人都不知道這件事?」

「你先不要著急,聽我慢慢說。幾年前你皇叔就已經是靈皇級別的高手,在皇室里也可以算的上是頂樑柱一般的存在,而且你皇叔天賦極高,很多人預言他在幾十年內一定可以到達靈仙的境界。可就是這麼一個人,在一次外出的時候竟然受了重傷回來。當時是一個晚上,你皇叔回來之後就開始找人醫治,只不過用盡了所有的方法都沒有隻好。我們可以說找遍了大陸上所有的靈丹妙藥,甚至一些早已隱士不出的老傢伙也被我們給請了出來,但是對你皇叔的傷勢卻沒有任何的幫助。你皇叔自從受傷之後實力就開始下降,現在只是一個巔峰混元靈宗級別。為了掩人耳目,所以一直對外宣稱你皇叔在外歷練未歸的消息。而你皇叔中的毒,和南宮天賜一模一樣!」

「什麼?!」公主聽到這裡騰的一下站了起來,任憑她是皇室千金,受過嚴格的禮數教導此刻也無法在淡定!「這麼說,只有那小子……」

「沒錯!」國師點了點頭,沒有責怪公主的失禮。別說是公主了,就算是他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之後表現也不比公主強多少。「要想救你皇叔,只有靠歐陽極這小子!」

「可是……可是這小子行嗎?」公主開始在屋裡焦急的來回踱步。其實在她的心裡早就相信了國師的話,一個上了年紀的高手若是沒有考慮清楚是不會亂說話的,只是在她的心裡一直有疑問而已。可是談到現在,公主想不相信都不行了。

「不知道。」國師搖了搖頭,「所以我才要你慢慢的觀察他,也千萬不要和交惡。至少保證我們的皇室人員一定不能得罪此人!」

「那我就告訴所有人不許打他的注意!」公主說。

「那倒不用!一個強者的誕生總是伴隨著很多危險和困難的,如果連這點事情都解決不了,那就真的沒有價值了!溫室中長大的花朵是經不起風雨的!」

… 南宮離走了,歐陽極可以順利進入混沌學院他的任務也就完成了,以後還要靠歐陽極自己,很多事情就算是南宮世家也未必能幫的上忙,何況,如果歐陽極什麼事都找南宮家幫忙,那南宮家就要重新考慮對歐陽極的投資了。南宮離還需要回去給南宮天賜交差,這裡的事情暫時就交給中元域的南宮家了。

「這麼說,殺手宮被你們拿下了?」歐陽極問一旁的小五。現在這件事可以說是歐陽極的頭等大事!混沌學院已經不是問題,自己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培養自己的勢力!不是歐陽極野心大,而是他明白,十一個月之後的災難不能靠別人!雖然這件事關係整個人類的生死存亡,但是人心隔肚皮,到時候究竟有多少人能指望還是未知數,何況歐陽極從來就沒有靠別人的習慣,最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一定會是那些傢伙最想要除掉的人。

「嗯!」小五將這段日子以來發生的所有事情全部告訴給了歐陽極,等著他拿主意。很多事情是南宮離都不知道的。雖說南宮世家是在幫他們,但畢竟是個外人,有些事情還是不知道為好。

歐陽極跟著小五來到了殺手宮的總部所在,這是歐陽極第一次來,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個月時間,但是小五和劍釹二人已經將這裡打理的井井有條了。小五在中央城挑選了一些有能力的乞丐,將他們安置在這裡,做一些下人的工作,打掃房間收拾院子,這些人不用再做乞丐還能有一份差不多的工錢,一個個做起來也特別的用心。另外還挑了一些有潛力的人培養,教他們一些功夫以及修鍊的法門,用來做護衛的工作,若是有那特別出眾的人,就可以將其培養成自己手下的得力幹將!

看著收拾的井井有條的房屋和周邊不停巡邏的人員,歐陽極不禁苦笑了一下。沒想到自己的第一個勢力竟然全部是由乞丐組成,就連小五一開始也是個小乞丐,這是做丐幫幫主的節奏啊!

「少爺,我們這個組織以後要叫什麼名字?」小五突然開口問道。看著這裡的景象,就連小五這個悶油瓶也顯得興奮了起來,這可是他們的第一個勢力,可以說是他們以後再混元大陸發展的根據地!小五自然會興奮!

「名字嗎?……」歐陽極低著頭想了一會兒,「既然是我們自己的勢力,那再叫殺手宮就沒什麼意思了。這裡是我們發展的第一個根據地,日後我們要憑著這小小的勢力聞名大陸,問鼎天下!就叫天下閣!」歐陽極緩緩說出了三個字。試問哪個男人沒有野心?歐陽極的野心也不小。上一世無法實現的東西就要在這一世實現,既然來到了這個世界,就不能白來一趟,總是要在這世上留下些什麼。

「天下閣?好,就叫天下閣!將來問鼎天下!」小五也被這霸氣的名字勾起了心中的*。當然,在他的心裡,歐陽極永遠是自己的主人,他只要做歐陽極身邊最需要的人就好了。

「既然我們有了自己的勢力,那就一定要把他做強做大,人員體制一定要完善。」歐陽極深知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道理,雖然這天下閣現在還沒有什麼名氣,但是最開始也是最關鍵的時候,很多規矩都必須要制定清楚,否則以後會出很多的問題,到時候就不好辦了。既然要問鼎天下,那就要給日後加入的人一個很廣闊的空間。他可不想像殺手宮一般,永遠蜷縮在這麼一個山谷中度日。

「天下閣要設立一主、二王、四將、八旗、十六名、三十二星。這些人都將是我天下閣最重要的組成部分。你來擔任天下閣之主,接下來二王就由劍釹和韓江分別擔任。劍釹為武王,韓江做文王,一文一武相互配合輔佐你。然後就是四將八旗十六名以及三十二星的人選。目前沒有合適的人就空著,只是這些人除了實力強以外,最重要的是忠心!我可不希望自己的手下出現叛徒!至於生意方面,暫時還是以接刺殺任務為主,附帶情報的出售,先讓我們站穩腳跟,然後再慢慢的發展……」

歐陽極並沒有在天下閣中擔任任何的職位,甚至天下閣之主也交給了小五,因為他相信,小五絕對不會做出對自己不利的事情。而且,為了應對一年後的災難,歐陽極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做,如果被天下閣的事情纏住會受到很多的約束。還有一點,自己以一個閑人的身份在外面,說不定會遇到一些有潛力的人,天下閣剛成立,最需要的就是人才!

獨自走在山谷中,歐陽極心裡可以說是感慨萬千。雖然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只有幾年的時間,但是發生的一幕幕的確像電影一般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最開始頂著廢柴的名聲,一點一點靠著自己的努力走到今天,殺了很多人,打敗很多的對手。當然他知道這些是必須的,沒有哪一個強者是一帆風順的。現在,總算是有了自己的勢力,歐陽極一定會抓住這個機會。

「沒想到你對管理還挺有一套的。」東方老頭突然說。他值得自然是歐陽極對天下閣分配的職位。

「呵呵,要想真的做大,就一定要未雨綢繆!總比到時候出現了問題再解決要好。」歐陽極笑了笑說,「一個團隊要發展就一定要有大量的人才輔助。而每一個人跟著團隊無非就是圖名圖利圖發展,所以為了吸引大量的人才進入,我一定要給他們一個足夠廣闊的發展空間才行。」

「可是你卻沒有給自己設立任何的職位,這樣好嗎?」東方老頭有些擔心的說。「小五可是本命劍體,還有劍釹。這二人的身份若是傳出去大陸上一定會有無數的人願意跟隨,你就不怕……」這倒不是東方老頭挑撥歐陽極和小五的關係,而是確實會存在的問題。若是以前還好,幾人都沒有什麼太多的利益牽扯,就算是有一天小五和劍釹要離開,對歐陽極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損失。可是現在不一樣,有了天下閣的存在,幾人之間就有了利益牽扯。如果有一天小五和歐陽極之間發生了什麼,可就不好辦了。

「師傅你多慮了。」歐陽極制止了東方老頭的話,「小五是我的兄弟,這麼長的時間在一起我很了解他的為人。莫說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就算是有一天真的發生了,我相信我也不會比任何人差!有天下閣在,我會問鼎天下!沒有天下閣在,我一樣可以做到!」本命劍體的事情歐陽極已經知道了,也明白小五和劍釹的出現意味著什麼。所以他一直保護著二人沒有將他們的身份公開,不是他小心眼,而是這幾人實力還不夠,若是現在就公開他們的身份難免會被有心人利用。

「但願如你所說。」東方老頭低聲說了一句就不再說話,歐陽極也只是笑了一下沒有說什麼。一老一少,一個靈魂一個活生生的人,就這麼靜靜的看著遠處。對於小五的為人,歐陽極有著絕對的信心。

「我們回去吧!」歐陽極突然說。這裡的事情交給小五和韓江就可以了,他還要準備學院的事。進入學院之後他將面臨著另外一種全新的生活。除了抓緊時間修鍊之外,還要為一年以後的災難做準備。歐陽極並沒有太多的時間浪費在猜忌人心這樣的事情上。

「咦?這是什麼?」就在歐陽極轉身想要離開的時候,突然發現面前的沼澤中有一道光芒閃過。歐陽極好奇的走了過去仔細看著,果然發現在沼澤的下面有什麼東西發著銀色的光芒。

「這是什麼?」歐陽極疑惑道,「不是混沌之氣,因為掛墜並沒有任何的反應,難道又是像天魁草一樣的靈花異草?如果是那樣的話,這周圍應該有厲害的生物守護才對,可是自己站在這裡半天了卻什麼動靜也沒有。究竟是什麼呢?」

「小心!」就在歐陽極猜測這是什麼的時候,異變陡生,東方老頭開口提醒歐陽極,可惜還是遲了!只見從那沼澤之中突的竄出一個銀白色的光點,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飛入了歐陽極的嘴中,不待歐陽極做出任何的反應就落盡了歐陽極的肚子里。

「糟糕!」歐陽極臉色大變,雙手死死的掐住自己的脖子,可惜還是遲了!這東西已經進入了歐陽極的肚子,並且在體內開始翻滾。歐陽極只感到一股冰冷的氣息在體內翻滾,直衝擊的他五臟六腑如跌進冰窟中一般。

不知名的物體突然進入自己的體內,換了誰也會著急。歐陽極大急之下立刻運行噬炎決進行抵抗,想要將體內這股力量壓制下去,可惜,這物體也不知道是什麼來頭,威力竟然一點也不比噬炎決弱!而且一冷一熱相撞在一起,差點引發爆炸,嚇的歐陽極趕緊將噬炎決控制住。如果真的在他體內發生爆炸,歐陽極可就是屍骨無存了。

「是天一神水!」直到此時,東方老頭才想起來這是什麼東西,當下也不由的臉色大變,可惜任憑他在怎麼著急,也是於是無補,只能看著歐陽極在地上翻滾卻幫不上一點忙。「歐陽小心,千萬不要用噬炎決!火屬性和水屬性本就相剋,若是碰在一起只會爆炸!」

「該死!」歐陽極心中大罵!此時的他已經說不出話來了,一張臉沒有一點血色的在地上翻滾。這一股靈氣似乎想要霸佔歐陽極的身體一般四處亂串,想要找到剛才突然出現的火屬靈氣將其消滅,而那噬炎決也好像有靈性一般,見到和自己相剋的東西出現也想要分出個勝負,一直蠢蠢欲動,若不是歐陽極拚死壓制,只怕這兩股靈力早就碰撞在一起了。

… 「怎麼辦?怎麼辦?」這是歐陽極第一次遇到的危機,而且還是在自己身體內發生,誰也沒有辦法幫他,一個不小心就要交代在這裡!由不得他不著急。歐陽極心中著急,可是體內那兩股相斥的能量卻沒有管他,依舊是在對撞,想要分出個勝負,將對方從歐陽極體內完全的趕出去。

「歐陽!試著用你的混沌之氣!」東方老頭突然開口說道。他也不知道這一招究竟是否有用,但是現在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總不能眼睜睜看著歐陽極自爆而亡吧!「我幫你護住心脈!」

「對!混沌之氣!」歐陽極聽了東方老頭的話才想起來自己體內的混沌之氣正好可以轉化靈氣!有了這樣的想法歐陽極自然不會在耽擱,強撐著快要爆炸的身體坐了起來,穩定住自己的心神,控制著體內的混沌之氣緩慢的像那股寒冷的靈氣包圍而去,希望可以將其轉化,以解自己現在的危機。

只可惜,這靈氣也不知道是什麼天才地寶所化,根本不懼怕歐陽極的混沌之氣,不但沒有將其轉化,反而開始和歐陽極的混沌之氣產生了對抗,再加上那火屬性靈氣本就是混沌之氣所化,現在也消失了。這一下更是讓對方猖狂,對著那混沌之氣開始了衝撞。

歐陽極臉上的汗水越來越多,每一次靈氣的衝撞都給他帶來了巨大的痛苦,若不是東方老頭全力護住歐陽極的心脈,他早就疼的在地上打滾了。就算如此,歐陽極也不確定自己還能堅持多久。

「難道我今天就要交代在這裡了嗎?該死的!來到這世界才這麼短的時間,我才剛看到這世界精彩的地方,沒想到竟然就要死了!我不要啊!爺爺!你教我的太極拳我還沒有發揚光大呢!」此時的歐陽極意識已經有些模糊,心中想到了自己前一世的爺爺,那個從小教自己太極拳的老人。

「太極?對了!就是太極!」突然歐陽極似乎想到了什麼,「太極生兩儀,這一冷一熱不正式兩儀的標誌么?既然自己沒辦法將這靈氣消滅,那不如就讓這兩股靈氣並存!」想到就做,歐陽極再一次將混沌之氣轉化為火屬性,然後和那寒冷的靈氣慢慢相觸,快要碰到一起的時候立刻引導著火屬性開始旋轉,那寒冷的靈氣果然跟著開始了緩慢的旋轉,這一下,歐陽極身上的疼痛感立刻減緩了許多。

歐陽極知道自己找對了方向,於是一刻不敢停歇,繼續操控著兩股靈氣在體內旋轉,找尋著雙方之間的平衡點。就這樣,大約過了半個時辰,這兩股屬性相剋的靈氣終於找到了一個平衡點,在不需要歐陽極可以操控之下也可以在他體內緩慢旋轉,直到這時,歐陽極才如釋重負般的吐出了一口氣。

「你怎麼樣?」看到歐陽極睜開眼睛,東方老頭立刻上前問道。他沒有想到歐陽極竟然真的將這兩股能量控制了下來,甚至剛才他都打算為歐陽極辦後事了。

「還好。只是太累了。」歐陽極虛弱的說。剛才那一番較勁兒耗費了將近一個時辰的時間,歐陽極可是忍著劇痛在和那外來的靈力對抗,還有集中自己所有的精神,一個不小心就是爆體而亡。現在雖然沒事了,但是他卻絲毫不敢大意,這東西在自己體內也不知道是福是禍。「師傅,這究竟是什麼東西?」

「這是天一神水!乃是天地間孕育的靈物,若是修鍊水屬性功法的人得到,那可真是天大的機緣。只是沒想到竟然讓你給得到了。不過,你將這東西留在自己體內,和那火屬性的靈氣一起,雖然現在沒事,但是以後難保不會出什麼大亂子啊。」東方老頭擔心的說。

「那也沒有辦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吧,也許以後會找到解決的方法。」歐陽極現在只想好好的睡一覺,實在沒有那麼多心思去想這些問題。

回到房間后,歐陽極好好的睡了一覺,睜開眼看見小五和劍釹還有韓江三人都在自己房間內,一個個滿臉焦急的樣子。

「你們怎麼了?」歐陽極問道,「韓江你什麼時候來的?怎麼這麼快?」

話一出口,小五三人互相看了一眼,開口說道,「主人,韓江是昨天來的。你已經睡了兩天了,我們擔心你出什麼事所以……」

「什麼?我已經睡了兩天了?」歐陽極聞言大吃一驚,沒想到自己這一覺竟然睡了這麼長的時間,也不知道體內的那兩股靈力怎麼樣了?歐陽極閉眼將神識進入自己體內觀察了一番,發現這一水一火,一冷一熱兩股靈氣還像昨天一樣在自己體內緩緩旋轉,沒有任何的異常,而且這天一神水似乎慢慢的接受了這裡,正在和歐陽極本身融合一般。這時歐陽極才緩緩的出了一口氣。

「這兩天有發生什麼事情嗎?天下閣怎麼樣了?」歐陽極問。現在他最關心的就是自己的天下閣,這可是他歐陽極的根基所在,天下閣的強大與否直接關係著自己一年後的命運,至於別的,歐陽極都放在了後面。

「老大放心。」韓江開口說,「閣主已經將所有的事情都告訴我了。這幾天閣內一切正常,我們也有了自己的第一單生意,雖然是靠著南宮世家的幫襯,但是總算是一個好的開頭。我準備接下來慢慢將我們天下閣的名氣傳出去,做幾單大點的生意,人們就會更加的相信我們。畢竟那些僱主只要有人肯替他們殺人就好,根本不會管是殺手宮還是天下閣。」

「而且,我認為殺手只是我們起步的生意而已,但不是個長久之際。就好比這殺手宮,永遠都只是別人眼中的一條狗一般,做了那麼多見不得人的事情,就算我們不剿滅他們,也遲早有一天會被別人滅口!要想在中元域立腳,我們必須有我們自己成熟的生意,而且是要別人離不開的東西!現在一般的生意都已經被幾大家族給壟斷了,如果我們硬要去插一手,難免會引起一些事端,這樣對我們是極為不利的。南宮世家也不能靠,時間長了只怕也會淪為對方的一個分支,沒有了我們存在的價值。所以我覺得,現在可以爭奪的最具潛力的市場就是消息!首先,我們天下閣的起家就是乞丐,這是一個特殊的群體,遍布世界任何一個角落,但是卻根本沒有人會去在意他們,這樣就有足夠的人手幫我們尋找我們想要的任何信息,然後再賣給需要的人……」韓江侃侃而談,將自己這幾天的想法全部說了出來。

「嗯。」歐陽極一邊聽一邊點頭,韓江的很多想法和他不謀而合,但是自己卻無法做到對方這麼細緻,歐陽極已經決定將這些事情交給韓江去做。自己還是要儘快的提升實力才好。「你認為我們天下閣未來的人選應該如何尋找?」

韓江想了一下,「這個問題我也考慮過了,一主二王已經有了,剩下的人的確是一個很大的問題。首先能做到這位子上的人必須要有一定的實力,這樣才能保證天下閣不會輕易的被別人滅掉。但是現在有實力的人卻未必會忠誠,最可怕的是找到一個野心家,實力雖然高,卻更容易背叛!以我們目前的情況來看,最好還是找一些靠的住,又有潛力的人才好。我覺得天穹宗那幾個不錯,例如楊烈,林正天。東方向天也不錯,但是只怕那人不會屈於人下。其他的只怕就要靠老大平日里去發現了。」

這也是歐陽極心中所想,此時他更是感到韓江的重要性,雖然沒什麼戰鬥力,但是思考問題的方向卻非常全面細緻,一個勢力要想發展壯大,一味的打殺是沒用的,在雙方實力相差不大的情況下,有一個強力的大腦有的時候更加的重要。

聊完之後,歐陽極來到山谷內一個沒人的地方,管理方面的事情交給韓江去做,現在他的任務是要試試自己的靈氣能否使用,那天一神水雖然在自己體內住了下來,但如果影響到自己靈力的使用,那可就完蛋了。

閉上雙眼,緩緩將靈力運轉全身,身後太極圖浮現,突然睜開雙眼,一道精光從眼中爆射而出,歐陽極一拳打在山谷的崖壁之上,頓時,一條長長的裂縫從歐陽極打中的地方出現,不停向上蔓延,有將近十幾米的時候才停了下來。


崖壁可不是石頭,一拳可以造成這樣的效果出乎了歐陽極的預料,此時他才發現,自己這兩天竟然又提升了兩皆,已經是四品混元靈王了。

「沒想到天一神水竟然也可以讓自己的實力提升!」再聯想到自己當初學習噬炎決時候的情形,歐陽極不禁想到「難道吸收天地間的靈物也可以讓自己的實力提升?若是如此,豈不是又多了一條變強的道路?」

感受著體內一冷一熱的兩股靈氣,歐陽極即興奮又失落,興奮是因為自己的實力竟然提升了,失落則是因為自己最欠缺的攻擊手段還是沒有解決。「也許我改找一本水系的功法學一學了。」歐陽極看著自己的雙手心中想到。突然,他發現那一冷一熱靈氣組成的太極球體竟然緩緩出現在了歐陽極的手上。

「這是……」歐陽極看著手上的東西,只感到一股龐大的能量極不穩定的在手中亂撞,歐陽極趕緊將手中的球扔了出去,只聽轟的一聲巨響,太極球落地的地方竟然出現了巨大的爆炸,氣浪將歐陽極都差點吹倒。「這威力……太……太棒了!」看著眼前的景象,歐陽極臉上竟然出現了一絲興奮的潮紅。


好久不更新了,對不住大家~~

… 也難怪歐陽極會興奮,這段日子以來最困擾歐陽極的問題就是自己的攻擊手段太少,和人打起來只能靠近身戰,自己的無屬性靈元雖說不像別人說的那般不能修鍊,但是可以讓他聯繫的功法也十分的稀少,甚至可以說沒有。尤其是參加了混沌學院的考核之後,看著全大陸四面八方的高手匯聚,更是感到自己這一方面的不足。現在還好說,隨著實力等級的提高,自己遇到的對手也越來越厲害,到時候人家遠遠的一個大招自己就掛了,根本連對手的身邊都過不去。

現在好了,莫名其妙的吞下了這個天一神水,卻多出了這麼一個可以投放出去的技能,而且威力還相當巨大,自己又多了一個底牌。如果遇到自己打不過的對手,趁對方不注意扔這麼一個東西過去,就算炸不死他也能給他製造不小的麻煩。

「這水火相加的威力竟然如斯可怕!」東方老頭也出來吃驚的說道。這樣的威力的爆炸他也可以隨意搞出來,但是他現在是什麼級別?而歐陽極現在又是什麼級別?一個四品混元靈王能高出這麼大威力的爆炸可不多見,就此一點,歐陽極的戰鬥力就足以登上新秀榜的前十!

「嗯!」歐陽極點點頭,「威力的確可怕,但是最困難的是要掌握水火之間的平衡,一個不小心死的可就是我自己!所以,釋放這威力巨大的招式之時一定不能有外人阻撓或者打擾!這也就變相的限制了我釋放的次數和時機!」

「這也正常。」東方老頭說,「這世上的東西總是講究一個平衡的,如此威力巨大的招式如果可以無節制的隨意使用,那還讓別人怎麼活?」東方老頭想了想繼續說,「還有你體內的水火之力,你也要小心,萬一在你體內也發生爆炸可就不好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就在二人談話的時候,小五幾人也急急忙忙的趕了過來,身後還跟著幾個天下閣的手下。不得不說,韓江的保衛工作做的不錯,這才短短的時間就已經這麼多人趕到了事發現場。

「這是什麼?」看著面前爆炸產生的大坑,小五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造成這麼可怕的爆炸。

「沒事!沒事!」歐陽極笑著解釋道,「剛才試了一下新的招式,結果不小心造成的,不要大驚小怪,呵呵!」

什麼?這麼大的坑竟然是歐陽極做的?聽了歐陽極的話,一眾人再次倒吸一口冷氣。這樣的殺傷力可是遠遠超出了他們所有人,甚至小五和劍釹二人加在一起也不可能造成這樣的結果。這些人心中都感到激動不已,老大的實力高了,不就說明自己所在的勢力強大了么?對於天下閣未來的發展,眾人心中更是充滿了期待。

「對了,我記得你們說最近我們新接了一個單子是么?」歐陽極不在談論剛才的爆炸,而是問韓江。「目標是什麼人?」

「是一個**賊!」韓江回答道,「這筆生意是南宮世家介紹給我們的,事成之後有一萬兩銀子可以拿。據說此人是突然冒出來的一個散修,巔峰混元靈王的實力。三年前突然出現在中元域中,已經糟蹋了很多良家婦女。之所以這麼長時間都沒有人去收拾他,是因為在幾大世家的眼中這人根本不算什麼!但是此人畢竟臭名在外。這一次南宮世家之所以讓我們做這單,也是為了讓我們打出名氣!」

「嗯!」歐陽極點了點頭,「的確,一個巔峰混元靈王哪裡用的了一萬兩銀子。這次到真的是承了南宮世家的情了。」歐陽極知道這是南宮世家在幫自己,做成了這單,不但名氣打了出去,還得了一筆銀子,雖然歐陽極現在的錢足夠開銷,但是創業初期,誰會嫌錢多呢?但是歐陽極也知道,南宮世家同時也是在考驗自己的能力,巔峰混元靈王在他們眼裡不算什麼,但對於歐陽極來說,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你們準備怎麼做?」歐陽極問。

「呵呵,說來也巧,此人這幾日正好住在天下閣的酒樓中……」

天下大酒樓,本來是殺手宮在中央城的一個據點,除了做正常的酒樓生意之外,還負責接受暗殺任務。自從殺手宮覆滅之後這酒樓自然也成了天下閣的產物。現在已經改成了天下大酒樓,裡面的所有人也都是天下閣的人,原來的老人已經全部被小五解決。本來熱熱鬧鬧的酒樓房頂上卻坐著兩個身穿黑衣的少年。

這二人正是歐陽極和小五!他們今天的目的就是殺掉那個**賊。歐陽極很想試一下今天那招的威力究竟如何,巔峰混元靈王正是最好的練手材料!所以,歐陽極強烈要求這一單自己來做,小五隻是負責在旁邊看著不許插手。

「這酒樓的生意還真不錯!」看著酒樓里來來往往的人群,歐陽極說道。他們已經來了有段時間了,這酒樓里的客人就沒斷過,一直到現在快深夜,還有不少人在裡面喝酒吃飯。歐陽極突然冒出了個想法,既然這名字已經改成了天下大酒樓,那不如就真的將它做成天下最大的酒樓!至少,在中央城內要做數一數二的。

對於歐陽極的這個想法,小五不置可否。他沒有那麼多的心思花費在這上面,就算是要做也是韓江的活。小五更願意抓緊一切時間提升自己的實力,在他來說這才是正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