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空之中響起一個驚雷一般,如此強盛的碰撞,直直將十數丈的所有事物都震得晃動起來!

刀氣劍芒雙雙在空氣之中消散,空氣慢慢歸於平靜。

這一刻就算是分神境的碧水門掌門人臉色也變得驚駭起來,驚道:「斷天?你突破了?」

斷天臉上閃過一絲得意,就連頭上的尖角也一閃紅光,「離識境,正正對應你們的分神境!」

「怪不得又敢來襲山,原來是突破了!不過只有我的除魔劍在,就不會退後半步,腳下青山就是你的墳墓!」

掌門人揮舞寶劍,白色的鬚髮在風中飛舞,清澈的眼眸之中充滿堅毅的神色,如一個老神仙一般佇立在天地之間。

「嘭」

元氣爆發,紅光大盛的斷天,此刻也沒有一絲一毫的恐懼,喝道:「自從當年一敗之後,我斷天就發誓不會再打沒有把握的仗!我斷天既然能出現在這裡,就意味著你們統統都要死在我的弒神刀下!」

「嘶嘶」

尖銳的破空聲響徹起來,紅光衝天,好像月亮都被染上顏色,刀氣一個迸射出來,迅速放大,轉眼過後,就好像拍岸碎石的怒濤一樣,迅猛衝來!

「錚錚錚……」

直衝出去的劍氣跟刀氣撞在一起,只一個照面,立時被擊潰,轉眼之間,銀光消散在天地!

而這凌厲兇猛的刀氣依舊保持著不低的速度直衝過來,斷天精神一振,喝道:「臭道士,你也有今天!去死吧!」

說著,手中的血紅砍刀連連催動,不斷迸射過去的刀氣與前面的匯合,鋪天蓋地,如血的汪洋!

掌門人從容自若,面色凝重,但是沒有一絲的慌亂,然後騰地一下,他整個人又往上升高了一丈的高度。

而後雙手握住除魔劍,氣勢翻湧的,風雲變幻,只見除魔劍生生地漲大到一棵巨木大小,然後劍尖一劃下去,如一座山嶽鎮壓而下! 如山嶽一般的除魔劍鎮壓下來,將空氣都壓得顫抖不已,鋪天蓋地,威勢強大到了極點。

「轟」

剎那之間,紅光閃爍,月光穿透過去,都由白光變成了紅光!

但是,直維持了極短的時間,一切都恢復正常了。

如血一般的刀氣已經被除魔劍一劍擊潰,消散在天地之間。

「老道士!倒是我小看你了!再來!」

斷天大叫一聲,手中的弒神刀晃動,刀鋒之上迸射出絲絲縷縷的駭人刀氣,眨眼間,紅光流轉,氣勢又暴漲不少!

妖孽師徒:撿個萌寵腹黑貨(作者:季緋陌) 掌門人立身在更高的天空上,全身上下,散發著銀色光輝,如神仙降臨,俯視眾生!

風來,衣動,鬚髮動!

身動,手動,劍亦動!

「吞盡萬里妖魔血!殺!」

「弒盡神諸天眾神!殺!」

兩人戰意澎湃,各持神兵,不斷地與對方拼殺。

「轟」、「轟」、「轟」……

「錚」、「錚」、「錚」……

刀氣劍芒不斷的碰撞,兩色光芒在天空之中綻放,有如煙火一般,兵器撞擊聲不絕入耳,空氣都為之顫動不已。

天空之上戰鬥如此激烈,地上站斗也是無比慘烈!

兩邊的隊伍朝著對方狂衝過去,殺聲大起,伴隨煙塵滾滾而上,直衝霄漢。

「錚錚錚……」

一片寒光之中,這些人眼睛都殺紅了,刀槍棍戟矛刺叉,只要一遇上敵手,就全部招呼過去,絲毫沒有留情的意思。

而且兩邊的速度如此快,如果稍有不慎,只怕當場就要給撞成肉泥!

雙方人馬都是抱著必勝的決心,嘶叫怒吼,勢要將對方的每一人都撕成粉碎!

「啊啊啊啊!」

刀光劍影之中,慘叫聲連連傳出,於此同時斷手斷腳也一直飛出來,漫山遍野之間,好像突然生出無盡的泉眼一樣,鮮血如泉水一般直湧出來!

鮮血將腳下的大地都染紅,源源不斷地彷彿是泥土在流血一樣!

許生培一路揮斬過去,一口劍都砍出一個個小缺口了,但是這些人好像是殺不盡一樣,源源不斷直衝出來,「張嘯,怎麼辦?」

「砰”

張嘯一斧將一個魔族的兵卒砍成兩半,鮮血濺了一臉,喝道:「黑廝,你都金丹期了,怎地你還是這般膽小!什麼怎麼辦?當然是殺啊!殺出條血路來!」

「殺!」

鄧偉也大喝一聲,劍起劍落的,每每劃過就有一個魔族的人倒下,轉眼之間劈倒一大片。

這一刻聶凌也沒有手軟,龍淵舞動的,殺得一襲白衣都變成紅衣了。

就這樣張嘯,聶凌,鄧偉,許生培孫凱等人每人專攻一面,且戰且走,一時之間,勢如破竹,無人可擋!

「嗖嗖嗖嗖……」

合歡門幾個人也學著他們,人人臉朝外將幾條軟鞭甩得是呼呼生風,一路擊打過去,短短時間之後,花枝招展的她們身上都沾滿令人作嘔的滾燙熱血,饒是蕭若夢,在擊打的時候也不禁乾嘔不已。

「我去你大爺的!這幾個女子實力都這般強硬,看來這一戰並不像斷統領說的那般容易啊!」

一個臉上紋了個豹子一般的魔族將領喝道:「給我殺!先將這幾個女子殺了,不然我們魔族的威望何在?殺!」

「是!」

這個人一看就知道職位不低,一聲令下,那些魔族士卒如潮水一般朝她們衝來,一時之間,合歡門的人倒成了眾矢之的!

「殺!」

魔族大軍手持刀劍棍戟,直衝過來,手中的兵器氣勢洶湧,破空陣陣,凌厲十分,照著這幾個女子擊殺而去!

蕭若夢神色一變,喝道:「落英繽紛!殺!」

刀劍天帝 幾個合歡門女子閃電出手,鞭子一抽一彈之間,將空氣都打得呼呼作響,剎那之間,數百道鞭子猛烈擊打出去,狠辣到了極點!

「啪啪啪啪……」

數百道鞭影形成一個巨大的氣罩一般,直衝過來的魔族大軍,落花流水一般一個個紛紛倒下!

於此同時,鞭影重重之間不斷衝去一片片花瓣,紅的,白的,粉的,紫的,煞是好看!

可再是好看它們也不是真的花瓣,鞭尖端一點,所有的花瓣向四周飛出,漫天飛舞的,靈動十分,芳香陣陣!

「噗噗噗噗……」

轉眼間,這些魔族大軍就被著鋒利的花瓣割傷,「撲通撲通」的倒地不起,轉陽過來,死傷一大片。

但是短暫的勝利之後,意味著更大的挑戰!

臉紋豹子的小將領又喝道:「你大爺的!這些什麼正統修真的手段怎麼比我們還要邪門啊!上!再上,我就不信擊殺不了她們!」

豹將領面色鐵青,手中的光芒一閃,立時激起一道勁急的罡風。

罡風直吹過來,將漫天的花瓣生生地吹散,吹得天空之上再無一片花瓣。

而後豹將領手持八尺巨劍,二話不說,身先士卒的直衝過來!

「錚」

一劍破千軍!這一劍實在是蠻橫強大,只一個橫斬出去,卻好像橫掃千軍萬馬一樣。

劍氣一衝過去,「噗噗噗」的立時砍斷三個修士的身子,而後劍勢不減分毫直衝出去,朝著合歡門的幾個女子,浩浩蕩蕩地衝擊過去!

三個合歡門女子起鞭就打,鞭子猛烈,呼嘯破空,鞭勢極為刁鑽!

「嚓嚓嚓」

只一個瞬間,三根鞭子一碰到那道劍氣生生地粉碎了!

一個個杏眼睜開得老大,好像不相信自己的鞭子會這般輕易就碎裂一樣。

「砰砰砰」

失去鞭子的三名女子根本就無法抗衡,碎鞭的那一瞬間就被擊飛出去。

「噗」、「噗」、「噗」……

半空中綻放出三朵血花,血霧灑了一路。

「伊師妹!」

蕭若夢大叫著,不過如此狀況,她根本無暇分心去理會那三個倒飛的師妹,也只能將手中的鞭子舞得更加迅疾,這才勉強止住了如流水一般的攻擊。

「噗噗」

張嘯雙斧顯神威,又劈死了幾個魔修,然後他抬頭一看,問道:「合歡門耶,小凌救是不救?哎!小凌……」

張嘯這話還沒有說完,小凌竟然直接就飛了出去,紫陽派的另外幾個人很快就替補上來,代替他的位置,與魔修擊殺。

「砰」、「砰」

饒是聶凌想救,但是還從沒升起多高,兩個合歡門的女子徹底死絕直往後飛,然後轟然倒地。

只剩下一個女子大口大口吐血,提氣運功的,拚命想止住後退的身子。

「噗」

鮮血染紅了她的衣裳,聶凌一衝上來,伸出左手猛地就將她挽了過來。饒是如此,聶凌還是後退幾尺,這才止住身子。

「嘶嘶」

利刃破空,聶凌面色一邊變,喝道:「姑娘小心`!」

話音一落,聶凌一手抱住那名女子,一個翻轉過來,騰地就是一劍。

「錚」

一劍彈開一桿長矛之後,聶凌當機立斷,抱著那女子直接就降落下來。然後直接就將那女子一推過去,「你待在裡面,小霜,她受傷了!你順便照料一下她!」

「哦!會的會的!」

獨家寵婚:軍長大人太野蠻 古凝霜已經攙扶著什麼知覺都沒有的沛菡了,不過既然聶凌提出的要求,她還是點點頭答應了,完了還露出一個耐人尋味的笑容,說道:「懂得懂得!小凌你出去打打殺殺,我們在裡面負責貌美如花!」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

什麼打打殺殺,又什麼貌美如花?

古靈精怪的古凝霜說的話總是在人意料之外,總是能讓人措手不及!

聶凌伸手在胸前一探,拿出一根黑色的物件遞了過去,「你的鞭子碎了,這個雖然算不是什麼好東西,先將就用著吧!」

「嗯!」

那女子細弱蚊蟲的回應了一聲,嬌滴滴地接過聶凌遞過來的鞭子。

「喲!」

「還不是好東西啊!怎麼我聽你們說過,這是什麼黑龍巨蟒的筋打造的,你就這麼一條,這都送給這姑娘了,還真是有情有義啊!」

聶凌無奈也只能朝她笑了笑就轉身出去擊殺魔修。

聶凌一走,古凝霜就細細打量著著這個女子,「好一個花容月貌的女子啊!這般唇紅齒白,冰肌玉骨,綽約多姿的一個妙齡少女,簡直就是我見都忍不住心動啊!我記得你是喚作伊秋是吧?」

原來被聶凌救下的女子正是蕭若夢的小師妹伊秋,本來遭受了如此強硬攻擊,後來又連連吐血,一張標準的瓜子臉早就變得慘白如紙。

可古凝霜有意挑撥之下,她又不斷回憶著之前被聶凌救下的情景,很快,一張小臉蛋就變得紅撲撲的,幾乎要滴出水來了。

「嗯!小女子姓伊名秋!」

曉百生朝他拱拱手淡然說道:「在下曉百生。」

話一說完,他就將將目光放到外面慘烈的站斗中去,好像無暇跟她們多說什麼,伊秋卻道:「古姐姐,你不怕嗎?」

「哎!」

古凝霜笑道:「小姑娘嘴巴真甜,我怕什麼,有他們在,我什麼都不怕!」

「嗯!」

然後兩人的目光都往外看去,只是一個看的是張嘯,而另一個目光則是鎖定聶凌。

「只是我不知道你們合歡門跟那兩人有什麼過節。不過也得虧是他們,要是換了別人,有可能你的小命就丟了!」

伊秋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心有餘悸,想了想也大概知道所謂的過節是什麼,不過當時也不好說出來,當下也搖搖頭。

「伊師妹!你沒事吧?」

蕭若夢大叫著,語氣之中充滿擔憂,伊秋小嘴一動,眼淚撲簌簌地就下掉,「我沒事,只是兩個師姐她們就遇難了!」

「什麼?!」

蕭若夢跟薛憐雪異口同聲地大叫一聲,「該死的!我要你們償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