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狂風大作,一些體格弱小的人都被吹得東倒西歪。

人羣都被這大風吹得找不到東南西北,人們大聲的尖叫着,到處跑着,婚禮隊伍也完全亂了陣型。

過了好一會兒,大風纔算是停了下來。

但是天空卻是在一點點的變色,從蔚藍的天空慢慢的,一點點的,變成了金黃色。

望着這奇怪的景觀,四周的人們都不由得好奇的擡頭望去。

天空慢慢的,慢慢的變得通紅了起來… …

只聽到“嘭!”的一聲,好像是什麼東西爆炸了一般。嚇得本來就慌亂的人們尖叫的四散開去。

看着這個鬼天氣,這個奇異的景象,趙信呆呆的看着,好像感覺到了一絲奇怪的,熟悉的感覺。

在所有人都沒有注意的情況下,或者說所有人肉眼都看不到光芒萬丈的刺眼光芒中,每個人都閉着雙眼,只有趙信眼睛直直的看着那一道從天而降的巨大光柱。

他很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破壞了他的婚禮。

光柱中,慢慢的,慢慢的黯淡,慢慢顯現出一個人形,看樣子是一個女人。

雖然現在的刺眼光芒消弱了很多,但是還是那麼的刺眼。可對於趙信這樣的高手來說,要看清楚這不是什麼問題。

可是當他完全看清楚刺眼光芒裏的女人的時候,他不禁尖叫出聲。

“拉克絲~~”

(本書完) “英俊,嫣舞,哈哈你們逃不掉的,還是把天珠七變交出來吧,只要你們交出天珠七變再讓嫣舞陪我幾萬年的時間,我雷無敵保證不會殺了你們,不然前面就是絕路斷魂崖了,進去的人從來沒有活着出來的,你們根本無路可走。”一個追在飛逃的,一男一女後面的臉上帶着符文的陰毒男子獰笑着說道,在他的周身環繞着一道道閃爍不定的雷電。

“雷無敵,你休想得到我御女派的天珠七變,就你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還想得到嫣舞師姐更是別想,師姐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落到那雷無敵的手裏的。”在前面逃跑的男子連頭都沒有回的說道。

而就在此時,他身邊一直跟着他逃跑的漂亮女人,卻是看向他眼中露出了一絲的歉意,緊接着就見那女子一揮手,一道綵綢如同靈蛇一樣向着那個叫英俊的男子捲了過去,在那男子沒有防備之下如同蜘蛛網一樣把他卷在了其中,讓他無法再動彈,甚至靈氣都無法運轉了。

英俊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張美麗的讓人無法直視的臉說道:“嫣舞,你爲什麼要這樣做。”英俊現在再傻也明白了自己被嫣舞偷襲了。

嫣舞看着英俊滿臉痛苦地說道:“對不起英俊,我有我的苦衷。”

而就在此時追上來的雷無敵卻是得意的大笑了起來:“哈哈哈英俊沒想到吧?嫣舞早已經是我的人了,要不是爲了天珠七變,我早就讓她殺了你了,哈哈被自己喜歡的人背叛是不是很痛苦。”雷無敵得意地說道,而他一笑臉上的符文也跟着蠕動了起來,顯得更加的恐怖如同一條條活着的蚯蚓一樣。

英俊痛苦的看着嫣舞,這個他曾經很喜歡的女人,沒想到最後竟然背叛了自己,不過他也是一個能拿得起放的下的人,既然嫣舞已經變心了,那他也就沒有必要爲這樣的女人再痛苦下去了。

“雷無敵你想要天珠七變,哈哈哈你想也別想,我就是死也不會把天珠七變交給你的。”說完英俊趁雷無敵得意嫣舞痛苦的時候他直接強行燃燒了自己的靈力,一下子就衝出了綵綢的束搏沒有絲毫的猶豫縱身一躍跳下了那有死無生的斷魂崖。

在落下斷魂崖的一刻,他翻身背朝着斷魂崖落下,胸口朝上一臉冷漠的看向了雷無敵那張猙獰可怕的臉,和剛剛背叛了自己的嫣舞的那張美得幾乎讓人無法直視的俏臉。

雷無敵和嫣舞都沒有想到英俊居然如此的決絕。

緊跟着雷無敵就神色猙獰的看向落下斷魂崖的英俊低吼道:“雜碎把天珠七變丟上來,不然我滅你全族。”

對於雷無敵的威脅英俊根本就不在意,他就一個人,他和嫣舞的師傅已經死了,本來他最在乎的就是嫣舞了,但是現在嫣舞已經背叛了自己,他還有什麼好在乎的,滅他全族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全族在哪裏。

“英俊,對不起,對不起。”嫣舞那雙美麗的大眼睛看着掉落斷魂崖的英俊自言自語的說着,就彷彿丟了靈魂一樣,整個人都一下子失去了光彩,整個人的身上圍繞着揮散不去的死氣,這是人心理存有死的時候纔會出現的,可見她心裏是如何的在乎英俊,也許她背叛真的是有什麼苦衷吧,但是英俊可不知道她到底有什麼苦中。


“媽的,英俊既然你想死,那我就讓你死得徹徹底底。”雷無敵看着垂落向斷魂涯的英俊怨毒的低吼着,緊接着他伸手向天空中一抓,轟隆一聲一道閃雷毫無徵兆的落了下來,在雷無敵的手裏形成了一個散發着恐怖能量的雷球,雷球的裏面有着一絲絲遊走着的雷電散發着狂暴的威能。

“死,哼!我要讓你死無全屍,我得不到天珠七變別人也休想得到。”說完他一揮手,手裏的雷球就像流星一樣快速的朝着掉落斷魂崖的英俊砸了過去,那雷球在空氣中發出摩擦之聲,很快就追上了下落的英俊。

面對那散發着恐怖能量的雷球英俊根本就來不及躲避,最終在“轟隆。”一聲之中,英俊感到自己的身體在這狂暴的雷球面前直接化爲了粉末,連慘叫甚至都沒有發出一聲。

但是雷無敵並沒有看到在英俊被粉碎的一剎那,七顆顏色各異的珠子包裹着英俊那透明的靈魂消失在了斷魂崖下面,原地只留下一道淡淡的空間波動。

“我死了嗎?不對啊!我死了怎磨還可以想東西了,可是剛剛我明明感到自己被雷無敵的雷球粉碎了,這是怎莫回事,咦!我的身體怎麼變成透明的了,對了我的肉身被粉碎這透明的身體應該就是我的靈魂了。”一個透明的靈魂體自言自語的說道。

“啊,這裏是哪裏,那是什麼怪物。”只剩下靈魂的英俊,看着下面那一輛輛快速駛過的車輛自言自語的說道,緊接着他又是一聲驚呼:“啊,大鳥,好大的鳥,咦,那大鳥裏面好像有人,靠,那對狗男女竟然沒穿衣服,在大鳥裏面做着那種羞人的事情,真是比我還要無恥。”英俊看着一架飛過去的飛機,還有在那架飛機的廁所裏面,一對年輕的狗男女正在做着運動。

“我的肉身也已經被雷無敵毀了現在就是一個靈魂體,沒有肉身的我應該慢慢消散纔對爲什麼還活着。”英俊感受了一下自己的靈魂,在自己的靈魂裏面此刻正有着七顆顏色不同的珠子,這正是把英俊的靈魂帶過來的天珠七變,那顆在英俊靈魂裏面的青色珠子正散發着一股股的生機滋潤着自己的靈魂體。

此刻英俊就是再傻也明白,是天珠七變裏面代表着生機的青色珠子護住了自己的靈魂。

“哈哈沒死就好,老子真是福大命大這樣都能逃過一劫。”英俊很是高興的自言自語着。

“這樣不行雖然有着生命之珠滋養着自己的靈魂,可長期沒有肉身我的靈魂還是說不定會消散的,得儘快找一個肉身才行。”英俊有些焦急的自言自語着。

要說老天對英俊真的不錯,就在他想着找一具肉身的時候,正好看到一個美女正靠向了一邊的窗戶,她沒注意到那窗戶上的一個花盆被她從窗戶上蹭了下來,那花盆從天而落直接砸到了一個在她樓下睡覺的男子的頭上,發出砰的一聲花盆碎裂的聲音。

“這傢伙真倒黴,嘖嘖被一個花盆就這樣砸死了,死了,哈哈哈這不就是專門爲我準備的肉身嗎?。”英俊看看着那剛剛被砸死的倒黴傢伙興奮地說道。 英俊看着那被花盆砸死的男子默哀了一下之後,身爲靈魂體的英俊就不再猶豫直接進入到了那人的身體裏,這具肉身居然沒有絲毫的抗拒英俊的靈魂,英俊的靈魂就這樣順利的附身在了那剛被砸死的人身上“媽的,頭好痛,肯定是被那花盆砸的。”

英俊剛附身就感到了頭很痛,心裏還有一股悲傷的氣息浮現而出,顯然是這剛被砸死的男子有什麼悲傷地事情,而英俊接收了他這種悲傷地感覺,緊跟着就是令英俊頭疼的一段段記憶快速的在英俊的腦袋裏面掠過,正是這具肉身沒死之前的所有記憶也都被佔據肉身的英俊接收了。

“原來這傢伙叫幕塵,不過這傢伙前半生過的還不錯,整天的花天酒地,只是父母莫名失蹤之後,疼愛他的爺爺也不知爲何陷入了昏迷,而他則是被大伯二伯趕出家族之後就過起了朝不保夕的日子。”英俊接收着幕塵的記憶想着,但是他雖然附身到了這具肉身上,卻發現他現在根本動不了,也無法操控這具肉身醒來。


而此刻在樓上的那個碰掉花盆的美女,也在此刻從窗戶上面伸頭向下看去,正看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剛附身的英俊,神色立刻就是一愣緊跟着臉色大變,因爲她看到了被自己剛剛碰掉的花盆,花盆已經碎了而花盆裏面的一朵鮮花正在樓下那人的頭上搖曳着。

“不會吧,樓下怎磨有個人,不,不會被我碰掉的花盆砸死了吧,我已經一身的麻煩了,這傢伙可千萬別死我可不想坐牢,我林若兮的命怎麼這麼苦啊。”伸頭從窗戶上看英俊的林若兮美目有些驚慌的自語着,反應過來之後立刻向樓下跑去,她要去看看那被自己碰掉的花盆砸中的男人有沒有死去。

“我靠,不是吧,剛附身就要在死一次不成。”身體無法動彈的英俊憋屈的想着“無法操控這具肉身那和死了有什麼區別,老天啊!你不能這樣玩我。”英俊在心裏無聲的吶喊着。

也許是老天聽到了他的呼喚,那美女林若兮終於從樓上下來了,在看到頭上頂着一朵花一動不動的英俊之後臉色更加的驚慌恐懼了:“喂,你,你沒事吧?你可千萬別死了,我可不想給你償命。”林若兮來到英俊的身邊,把手指放在他的鼻子上說道。

“呼,還好有氣,沒死就好,還是把他弄回屋裏再說吧。”放下心來的林若兮不再猶豫,把英俊頭上的那朵小花和塵土弄掉之後,也不顧他身上髒兮兮的,直接把無法醒來的英俊背進了自己的二層小樓去了。

再把英俊擡到客廳的時候,雖然英俊無法醒來,但卻可以感受到身體上面的觸感,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從林若兮身上傳來的溫度,還有那誘人的體香,而英俊在林若兮胸前的手,在她走路的時候隨着她的動作晃來晃去,每一次晃動英俊的手就會打在林若兮的的胸口“很軟,很有料,很舒服嘿嘿嘿摸起來感覺肯定更棒。”這是英俊心裏的想法,而他的身體也起了男人的本能反應。

再說那揹着英俊的林若兮,也感到了不對勁,她雖然沒和男人真的緊密接觸過,但也看過一些島國的特產所以對男人的身體還是很瞭解的,在感覺到那種堅挺的時候俏臉一下子變得羞紅了起來,暗啐了一口色狼之後她直接把英俊的身體丟在了客廳裏。

離開那柔軟充滿體香的身體,讓英俊的心理微微有些失望“這是身體的自然反應,可不關我的事,再說了這身體也不是我的身體就算是色狼,那也是那個被你用花盆砸死的倒黴傢伙。”英俊在心裏把所有事情都推給了那死去的倒黴蛋的幕塵的身上去了。

再說林若兮把英俊丟在客廳之後,俏臉飛紅的踢了踢英俊的身體怒聲說道:“你還裝,剛剛你身體的反應已經證明你根本就沒有昏迷,還敢裝。”但是她踢了踢英俊的身體,依舊不見有任何的反應。


“不會吧,這小子難道真的昏迷者,可是他身體怎麼會有反應,應該是了,聽那些澀女說男人在睡覺的時候都會有反應,這傢伙應該也是這樣。”林若兮說着蹲下身子在英俊的臉上拍了拍,可惜英俊現在根本就睜不開眼睛,要是能睜開的話肯定會看到,大好的風景,因爲此刻的林若兮正穿着短裙那雪白大腿正暴漏在昏迷英俊的眼前。

“對,沒錯我就是真的昏迷着,我身體這也是自然反應嘿嘿嘿。”聽到林若兮的話,英俊在心裏差點感動的哭了,真是人生得一知己死而無憾,當然能不死更好。

再知道英俊只是昏迷之後,這林若兮也放下了心來,把英俊從地上搬到了沙發上說道:“你被砸可不怪我,誰知道你在我樓底下,你先在這裏休息吧,其他事情等你醒來了再說。”林若兮說完就上樓去了。

而英俊努力了幾次還是無法操控這具肉身,但是剛剛經歷了美麗師姐嫣舞的背叛,和雷無敵的滅殺毀去了肉身,再加上來到這個世界附身到了幕塵的身體裏面,得到了幕塵這一世的所有記憶,還有被那花盆砸的頭疼欲裂的感覺也被附身的他承受着,這短短的時間裏面發生的一切讓英俊的身體都感到很是疲憊,所以在林若兮回到樓上的時候,英俊也不再理會不能動彈的身體了,而是直接沉沉的睡去了。

他卻不知道,他的身體之所以動不了,那是因爲他沒附身的時候他的身體就被砸死了,相當於一個人被人砸昏醒來自然要有一個過程,而現在的英俊所佔據的這具身體就處在昏迷的過程中,所以英俊才無法操控,等到身體恢復過來之後他也就可以靈活的操控這具肉身了。

而隨着英俊的慢慢睡去,他身體裏面那一直旋轉着維護着他靈魂生機不散的青色珠子,也漸漸地停止了旋轉,和其他天珠七變的七顆珠子一樣在他的身體裏面靜靜地躺着。 而林若兮在回到樓上的時候就換了一身衣服,之後又來到了樓下看了看睡去的英俊,拿了一身男士的衣服放到了茶几上:“你這一身破破爛爛的,也不知道你是做什麼的,這衣服是我爸的就送給你吧。”林若兮有些感傷的自語着,說完就去到了另一邊的廚房在裏面忙碌了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英俊從昏睡之中醒了過來,他剛睜開眼睛就看到坐在另一邊看電視的林若兮,林若兮很美但是現在的英俊最關心的就是自己的身體。

正在看電視的林若兮並沒有注意到英俊已經醒來了,但是下一刻她卻是直接被嚇的跳了起來,因爲英俊直接一下子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在林若兮的面前如同猴子一樣的跳來跳去,嘴裏還哇哇的興奮大叫着:“哈哈哈我能動了,我終於能動了,老子活過來了。”

“啊,你這人怎麼回事,剛醒來就像猴子一樣跳來跳去的亂叫。”被嚇得驚叫一聲的林若兮看着哇哇大叫着的英俊說道。


“嘿嘿,美女不好意思我太高興了,我能動了我活過來了,不過我好像記得我在一個牆邊睡覺,好像被什麼東西砸在頭上了。”英俊自然知道是面前的美女,不小心弄掉了窗戶上的花盆砸死了自己這具肉身的前主人,現在說出來只不過是緩解尷尬順便看看有沒有什麼便宜可佔。

而果然聽了英俊的這話,剛剛漏出不滿神色的林若兮立刻尷尬了起來:“呵呵你睡得牆邊就是我這二層小樓的外面,那砸在你頭上把你砸昏的東西,也是我窗戶上的一個花盆,那花盆我放的好好的肯定是颳風把它刮掉的,我看到了纔好心把你弄到我房裏來的,不過你放心雖然不關我的事但我會賠償你的。”林若兮把她不小心弄掉的花盆直接推到了大風的上面去了。

“是嗎,原來那花盆是被風吹掉下來的,那風肯定不小吧。”英俊似笑非笑的看着說瞎話的林若兮說道,這仔細一看英俊發現面前居然是一個難得一見的大美女,那白皙光滑的肌膚精緻的五官美麗的眼睛性感的紅脣,就是和出賣自己的師姐嫣舞也就是略遜一籌而已。

被英俊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林若兮有些不敢和他對視,心裏也有些底氣不足地說道:“是啊,是,是我出門的時候看到你被花盆砸到昏迷在我的牆邊,是我救了你了,嗯,對,就是我把你救過來的。”林若兮本來有些底氣不足,但是瞎話說到後面她自己只能把瞎話繼續編下去。

“哦,是你救了我啊,那謝謝你了美女,要不然我說不定就死在你家外面了。”英俊很是誠懇地對林若兮說道。

“呵呵不用客氣,那,你身上的衣服都被花盆裏的土弄髒了,這套衣服是我爸的你拿去洗個澡換上吧,洗澡間在哪裏,飯菜我也準備好了,等你洗完澡就出來吃點東西吧。”林若兮說道,其實英俊身上的衣服就是沒有那花盆裏的土,也是很髒的,她這樣說只是爲了補償一下英俊顧及一下英俊的面子而已。

英俊也沒有推辭,他身上的衣服確實髒的不能再髒了,所以他直接跟林若兮道了一聲謝之後,就拿起一邊林若兮給他準備的新衣服,進入到了林若兮所指的洗澡間,他已經接受了幕塵的所有記憶,所以對什麼電器飛機火車汽車之類的也已經瞭解了。

等到英俊洗完澡換了林若兮給他的那一身衣服之後就走了出來:“嘿嘿這個世界還真是不錯,居然有這麼多的電器,連洗澡都不用燒水。”英俊一邊瀟灑的甩着溼漉漉的頭髮一邊說道。

“喂,你在說什麼呢,自言自語的不會是被那花盆砸傻了吧?對了,你叫什麼名字。”看到英俊從洗澡間裏走了出來,林若兮先是有點擔心的說道,然後又問起了英俊的名字。

英俊眼睛一轉傻傻一笑的看向林若兮說道:“沒錯,我就是被你的花盆砸傻了,所以這一段時間我就要在你這裏待着,等我不傻了在離開,至於我的名字你記好了,我叫英俊。”英俊剛來到這個世界,從幕塵的記憶裏知道這裏什麼東西都是要錢的,可被趕出了幕家的幕塵已經好幾頓沒錢吃飯了,所以他決定賴在這裏住上一段時間再說。

“你真是太無恥了,居然想賴在我這裏,還有你以爲我傻,還英俊你這名字起的也太自戀了,有本事你拿身份證來給我看看吧咯咯咯。”林若兮瞪着英俊嬌笑着說道,對於英俊的話她根本就不信,而看着洗完澡的英俊她心裏想着“這傢伙長得還真像個小白臉,不會是把我當富婆賴上我了吧。”

“我的身份證丟了,不管你信不信我就叫英俊,還有我就是要賴在你這裏了,誰讓你的花盆砸了我的頭呢。”英俊一副無賴的樣子說道,正所謂臉皮厚吃塊肉,臉皮薄吃不着。

就在林若兮要罵他無恥的時候,外面突然響起了敲門的聲音:“若兮姐,快開門,我看到那個男人又來找你了,肯定又是要找你要錢來的。”林若兮的兩層小樓外面,一個很美麗的小蘿莉一邊敲門一邊焦急地說着。


林若兮在聽到那小蘿莉的話之後微微一愣,緊接着臉上就出現了憤怒的神色:“他還是不是男人,竟然又來找我,肯定是要錢來的,我欠他的錢早就還完了。”林若兮說着不顧斥責英俊的無恥,直接開門去了。

“喂,美女我把我的名字告訴你了,可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覺得這很不公平。”英俊覺得自己很是吃虧的看着林若兮說道,而他也跟着林若兮向外面走去。

“我叫林若兮。”林若兮瞪了英俊一眼說道,她覺得這個男人真是奇葩,告訴別人一個名字居然也覺得吃虧,要讓別人也把名字也告訴他。

“林若兮,好名字啊,好名字,外面那個嘰嘰喳喳的女人是誰啊,還有什麼男人來找你。”得知了林若兮的名字之後,英俊又問起了外面的小蘿莉,要是這美女結婚了那英俊就要考慮是不是要離開了。

“外面是我一個小妹妹,她說的那個男人是我以前的未婚夫,那個無恥的賭鬼就因爲訂過婚,他沒錢就來找我,這次肯定又是把身上的錢輸光了來找我要錢來的。”林若兮很是氣憤,憤憤不平的說到。

“這個無恥的男人,我也跟着去看看,要是那個傢伙還敢糾纏你我就揍他。”英俊聽了林若兮的話一副同仇敵愾的語氣說道,他可是打算在這裏住上一段時間,自然要幫自己的房東解決一些麻煩了,何況還是一個美女房東英俊更是積極。

英俊跟着怒氣衝衝的林若兮來到外面之後,就看到一個神色有些焦急十七八歲的美女正站在門外,她穿着一身的皮衣皮褲,頭上也燃着一溜溜的黃頭髮一副標準的小太妹樣子,看到林若兮她立刻親密的上去拉住了她的胳膊:“若兮姐,咦!你是誰啊。”

“妙妙他叫英俊,是,是我的一個朋友。”介紹完了英俊林若兮又對英俊介紹到:“這是我的小妹妹龍妙妙。”

“哦,你朋友啊,你好我叫龍妙妙,你的名字真是有性格呵呵。”龍妙妙很是大氣的伸出手對英俊說道。

“你好,我叫英俊很高興認識你,我的名字還是不如你這一身裝扮有性格啊嘿嘿嘿。”英俊笑着握住龍妙妙的手說道,入手他就喜歡上了這種感覺,龍妙妙的手很是柔軟皮膚細膩摸起來很舒服“還是這個世界好啊,以前的修真界哪有這樣摸手行禮的機會。”英俊欣喜地想着。 就在龍妙妙有些惱怒英俊拉着自己的手不放的時候,一個長得還算可以,但是卻一臉財迷之色的男子來到了這裏:“若兮半月不見你又變漂亮了嘿嘿嘿。”這男人說着就伸手去拉林若兮的手。

此刻的林若兮卻是憤怒的後退兩步,避開了那男子的手怒聲喝道:“霍達我和你早已經沒有關係了,上次你來找我要錢也說是最後一次,我也給你了,你又來做什麼,你爲我母親墊付的醫藥費我也早就還清你了。”

“若兮你這可就不對了,我們可是有婚約的,當初你父親可是和我父親早就定下了親事,要不然當初我也不會給你那重病的母親掏錢治療了。”霍達沒抓到林若兮的手也不在意,搓着手一臉賤像的看向林若兮說道。

“霍達你還要不要臉,若兮姐欠你的那些錢早就還清了,你自己不爭氣天天去賭,錢輸完了就來找若兮姐要你還是不是個男人,至於定親又不是結婚你還管不到若兮姐。”一邊的龍妙妙一手掐着腰一手指着霍達打抱不平的說道。

“龍妙妙我們之間的事管你什麼事,要你管,你趕緊滾開。”霍達瞪着龍妙妙說到。

“你,你找打,現在我就幫若兮姐收拾你一頓。”小太妹龍妙妙顯然是一個脾氣不太好的女人,兩句話不對就要對霍達動手。

“你敢打我,這次可是強哥讓我來要錢的,強哥可是放高利貸的,手底下有十幾個小弟你要是敢打我強哥肯定不會放過你的。”這霍達顯然在龍妙妙的手裏吃過虧,一看她要動手立刻擡出了一個放高利貸的強哥威脅龍妙妙。

“妙妙別動手,別理他,霍達我是絕對不會再給你一分錢了,你趕緊離開,哼。”林若兮看向霍達語氣堅定的說道。

“不給我,你別忘了當初我拿錢給你母親治病的時候,你母親可是把這房子的一半產權給了我,那房產證上面可是還有我的名字呢,現在我告訴你,我已經把我那一半的產權房子給了強哥,強哥可是放高利貸的手下有很多小弟,我這次來就是告訴你一聲要不了多久強哥就會來收房子了。”說完這霍達轉身就要離開。

聽到霍達把這座二層小樓一半的財產給了一個放高利貸的強哥,林若兮的臉色變得更加的難看了,但也只能恨恨的瞪着霍達沒有絲毫的辦法,畢竟房產證上的確是有霍達的名字,他有權利處理這一半的房子。

“這煞筆是誰啊,一副找打的欠揍樣子。”看着要離開的霍達一直站在一邊的英俊開口說道。

“他媽的,你是誰啊。”霍達早就看到英俊了,眼裏早就有了妒忌之色,只是現在他是來要錢的所以纔沒有理會英俊,沒想到自己要離開這傢伙居然罵自己煞筆,這讓本來就妒忌的霍達立刻爆發了。

“好了你別胡鬧,我正在處理正事呢。”林若兮白了英俊一眼說道。

“你,你們是什麼關係?你們這對狗男女,你竟然敢揹着我偷男人,你別忘了我們可是有婚約在身的。”看到站在林若兮身邊的英俊霍達覺得自己的頭綠了,在他看來個自己訂婚的林若兮早就是自己的女人了,而林若兮給英俊的白眼也是當着自己的面調情,憤怒之下神色猙獰的霍達一拳對着英俊的臉就砸了過去。

“我和若兮什麼關係和你可沒關係,就算我們是狗男女又怎漠樣,你們只是訂婚而已真把自己當若兮的男人了,想打我你還不夠格。”英俊冷笑着說完就要運起靈氣伸手抓向那霍達打來的拳頭,但是他竟然發現自己運不起一點的靈氣來了,在一聲慘叫聲中,霍達一拳打在了英俊的眼眶上,直接就給他來了一個烏眼青。

看到自己一擊成功,那霍達哈哈一笑緊接着第二拳又打了出去:“敢啪啪我得女人,我要打死你,就算是訂婚那也是我的女人,想取消婚約我不同意。”聽到英俊的話,讓他覺得英俊和林若兮已經有了關係。

英俊被打了一拳之後,也是心裏一緊“怎麼回事,我體內的靈氣竟然無法運轉了。”但是英俊並沒有時間思考這些,因爲那霍達的第二拳又到了:“我靠,老子不發威你還真當我是病貓阿。”靈氣無法運轉的英俊,直接撲向了霍達,直接把霍達撲倒在地,兩個人就像是八婆一樣在地上翻滾扭打在一起。

“啊,快放手,你太卑鄙了,竟然猴子偷桃。”霍達咬着英俊的胸口,一臉痛苦含糊不清的說道。

“媽的,快鬆嘴,你竟然咬我的胸口,真是太噁心了。”英俊也是痛呼的說道,疼痛他還能忍,但被一個大男人要這胸口那噁心的感覺讓他想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