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休不敢大意,催動全力轟出,熾熱的罡氣轟在蛛網上,卻如中革履,發出噗噗悶響,而蛛網卻只留下一片焦黑,絲毫未損。

兩張蛛網一下將古休網住。

古休催動起烈陽氣甲,避免被蛛網上的倒刺勾住,然後全力催動能量之心,將洞窟真正的樣子映入心中。

仍是那個數百平米的洞窟,但洞窟中沒有了掛滿果子的青色小樹,而是長滿了烏黑的苔蘚,洞窟中央,是一群大大小小的三眼毒蛛,正靜靜趴在地上,吞吐著白色的氣體。

因為白氣有極強的迷幻效果,古休也無法探測出它們的實力,但從體型上判斷,最小的三眼毒蛛也是一階頂級,而最大的一隻體型足有大象那麼大,遠超古休所見過的任何三眼毒蛛,它的實力至少也是二階初級,甚至有可能是二階中級。

這完全是一個三眼毒蛛的巢穴!

而古休所處的位置,則在洞窟上方十幾米的地方,他的身後是通道的出口,在出口兩側的洞壁上,正掛著兩隻犀牛那麼大的三眼毒蛛,碧綠的眼睛中閃爍著殘忍狡詐的光芒,似乎在思考如何吃掉古休。

因為周圍能夠製造幻術的白氣被吞噬,古休通過能量之心很清晰的把握到,這兩隻是二階初級妖獸。

很顯然,剛才正是這兩隻二階三眼毒蛛所釋放的幻術,令古休上當受騙,而且,它們很明白人類真正的**,才能在幻象中顯示出長滿靈果的小樹,**古休,由此判斷,它們擁有不低的智慧,甚至可能不遜於人類。

據古休所知,二階妖獸雖然會擁有一定的靈智,但仍是野獸本能佔據大部分,智慧遠不如人類,只有到了三階妖獸,才會靈智大開,智慧堪比人類。

僅僅是這兩隻二階三眼毒蛛,就不是古休能夠應付的了的,更不用說下面還有一群三眼毒蛛,其中一隻還很有可能是二階中級三眼毒蛛。

噗。

古休打定主意先從此地脫身,身上猛的燃起熾熱的罡氣。

此時古休已經將血氣的振蕩頻率提升到最高,溫度堪比中品罡氣,但如此熾熱的罡氣,灼燒在蛛網上,也只能發出滋啦滋啦的燒焦聲,想要將蛛網燒斷,至少需要一分鐘。

看到獵物還在掙扎,兩隻三眼毒蛛十分不滿意,噗噗噴出兩道蛛網,將古休包裹起來,然後又噴出兩股毒氣,落到古休身上。

雖然兩股毒氣一落到古休身上,就被熾熱的罡氣燒成灰燼,但兩隻三眼毒蛛並不急躁,蜘蛛捕食向來以耐性著稱,它們時不時就噴出一股毒氣,一點點的消磨古休的耐力。

古休明白,這樣下去輸的必定是他,因為他的身體無法長時間承受這種熾熱罡氣的灼燒,時間一長,不用兩隻三眼毒蛛動手,他的血脈就會被罡氣燒的寸寸斷裂,完蛋大吉。

絕境之下,古休終於做出決定。

「終極神技——能量爆體!」

技能開啟的剎那,古休立刻感受到體內一股巨大的生機,從各處細胞中湧出,匯聚成一股巨大的洪流,湧入血脈之中,與血氣融為一體。

古休全身的血氣精純程度瞬間提升了兩個檔次,成為真正的烈陽罡氣,同時身體各處血脈,在那股精純生機的灌注下,堅硬如鋼,柔韌如筋,使得古休可以隨意催動罡氣而不受傷。

古休的修為,一瞬間衝上罡氣境初級。

這還不夠,古休將能量之心催動到極致,烈陽罡氣發生劇烈的振蕩,本已經熾熱無比的溫度,再次上升,幾乎要熔金化鐵。

這是比上品罡氣更加熾熱的溫度!

此時的古休,有種抬頭可摘星,伸手可攬月的感覺,體內罡氣洶湧澎湃,似乎永無止境。

無需古休動手,他身上的蛛網,嗤嗤的燃燒起來,眨眼變成灰燼,接著熾熱的罡氣洶湧澎湃的噴出,將兩隻三眼毒蛛淹沒,不片刻燒成焦屍。

殺死兩隻二階毒蛛,古休仍不滿意,催動著飛行靴,嗖的飛下洞窟,沖入重重白氣之中。

能量爆體增長的不止是古休的修為,還包括他的精神力量,此時能量寶戒中的精神值,已經變成了40點,比正常情況下翻了一倍還多!

而隨著精神能量的大幅攀升,能量之心也變的更加強大,眼前的重重白氣,所造成的幻象,再也無法對古休造成任何影響。

噗!

那隻體型壯碩如象的三眼毒蛛最先反應過來,蛛網、毒氣、白氣一起噴向古休,然而在熾熱無比的罡氣衝擊下,紛紛退散、破碎。

轟轟轟!


古休一拳又一拳的轟在這隻三眼毒蛛身上,熾熱的烈陽罡氣直透肺腑,將這隻三眼毒蛛徹底燒成了焦屍。

最強的三眼毒蛛首領一死,剩下的三眼毒蛛雖然很多,但卻不堪一擊,隨著古休揮手打出一片片罡氣,這些三眼毒蛛瞬間變成了一片火海,最後全部變成了灰燼,連屍體都沒有留下。

確認所有的三眼毒蛛都被殺死,古休長鬆一口氣,身上的烈陽罡氣噗的消散,全身一陣劇痛,不由跌坐到地上。


此時古休的體內一片狼藉,血脈處處破損,五臟六腑的細胞乾癟毫無生機,只有肝臟中還保存完善,能夠激發出一點血氣。

古休的修為,重新跌落回血氣境初級,而且,體內的傷勢必須儘快治療,否則有可能令他的修為再次下降,甚至造成永久性的暗傷,阻礙他今後的修行。

古休臉上露出苦笑,飛速從儲物空間中取出一瓶紫色藥劑,吞入腹中。

這是古休從武館提供的修鍊材料中,特意挑選的二階療傷藥劑——生生養元液,能夠滋養血脈、肌肉,固本培元,對於罡氣境武師的傷勢都有極強療效,而且它對於火焰造成的傷勢效果最佳,是武館為了修鍊烈陽罡氣特製的藥劑。

隨著生生養元液的藥力散發出來,一股涼絲絲的氣流從腹中流向身體各處,滋潤、修復著體內的損傷。

同時,古休催動著心火,在血脈、五臟六腑中遊走,修復著受損的細胞。

足足過了七八分鐘,古休將傷勢穩定下來,站起身來,換上一套新的練功服,將三隻二階三眼毒蛛的屍體收起,然後在洞窟中慢慢搜查起來。

「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希望能夠找到足夠的收穫。」 不錯,還能記得起我嗎,話說回來你是被誰送進來的,記得你這個妖怪實力還算不錯,在當時居然能讓你落入到了這個境地的妖怪,想來應該也只有那幾個人人吧。」灰原誠看著一臉委屈痛苦的牛若丸有些想笑,於是好奇的問道。

「唉,別提了!那是本王一身的恥辱,當年我是被一個小丫片子給封印起來的。真的是氣死我了!嗯,我甚至還不知道那個人是誰,咿芽,那個小丫頭好像和你身邊這個小姑娘有些相似啊?」

牛若丸聽到灰原誠的疑惑,於是也開始大發牢騷起來,並對著灰原誠埋怨道。只是當他看見灰原誠身邊的日暮的時候,他的眼神卻是變的有些驚疑不定起來。


而後對著灰原誠和日暮大喊起來:

「好啊!你們正是當我牛若丸好欺負嗎?!可惡!打敗我的小娘們不就站在你的身邊,還給本王故意揣個糊塗的樣子,是在戲耍本王么!」原本剛剛開始,牛若丸只是有些驚疑不定的樣子,只是在看到日暮的樣子之後,以及感受著她身邊的氣息,牛若丸最終還是發出了肯定。,此人就是當年封印他的小丫頭片子來著!

對於此灰原誠只有不甘和怒吼!而後就是對著鐵欄子衝撞了過去。像是恨不得把這二人給撕裂的粉碎!

他牛頭人!永不受辱!

然而,終究是已經被封印了百多年的妖怪又如何具備能夠破壞鐵欄子的實力呢?

除了將自己撞了個頭昏眼花。牛若丸什麼也沒能造成破壞,哪怕是受到直面衝擊的鐵籠子,也一樣還是個老樣子,連一絲弧度的彎曲都未能做到。

看到這一幕的灰原誠不由得有些感慨,當年這是頭何等意氣風發的老牛,甚至在他不動用鏡花水月的大招之下,這頭牛甚至能和他一九開。然而此時卻是落入了連一隻普通黃牛都比不過的牲畜了。

這不可不謂是這一代妖王的悲哀,更不用說著牛若丸還是一個大部落的族長,此時卻是被終身窮困在了這永不見天日的天王廟之中。

不過聽了牛若丸的話,灰原誠也算是明白這個傢伙是被誰封印送了進來,而後他看著被叫囂的日暮的身上,像是在詢問著什麼。

然而看到正要她對此作出解釋的少爺,她看著裡面包含著好奇和八卦的眼神,日暮卻是有點無奈。如果非要說為什麼,那就是日暮此時對著眼前的妖怪是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啊。

「抱歉,少爺我對著眼前的這個妖怪沒有一點印象。」先是對著灰原誠道了個歉,表示自己一點都不想起來的日暮,其神色卻是極為波瀾不驚。而後看著被關在籠子里的牛若丸說道:

「你莫非是認錯人了?我怎麼對你一點印象都沒有?」日暮有些奇怪的看著牛若丸,稍微有些疑惑的質疑著對方,她是真的覺得對方認錯人了。像對方這麼弱小的妖怪,她還需要封印么?直接一發破魔之箭就能徹底凈化了對方好吧?又何須在浪費時間去封印他?

「錯不了!錯不了的!當年那個小丫頭片子的眼神和你這個眼神一般無二!你以為本王活了一千多年都是百活的么?本王又怎麼可能認錯將自己封印的人?」

看到眼前的日暮反駁著自己,還說他是認錯人了!牛若丸的心中就升起了一股無名火,他算是明白了,對方這兩人哪裡是真認不出自己,今天這分明是來侮辱自己的!可惡啊『!』如果可以牛若丸恨不得顯化出真身,將對方給通通幹掉。

只是此時自己卻是輪落到被人封印的地步,只能任人宰割,他恨啊!

看著眼前的牛若丸雙眼都已經被刺激的綻放出猛烈的紅光,日暮不由得皺了皺眉毛、而後對著牛若丸說道:

「妖怪,本庭主無意與你爭辯,更沒有羞辱你的打算,你且把你的遭遇告訴我,若是可以的話,我倒是可以把你從這裡放出去。」

「放出去!此言……可當真?」牛若丸,聽到自己可能被放出去,一下子已經沉寂不知多少年之久的內心,再一次的猛然跳動著!他想著自己難不成真的要重見天日了?帶著難以言語的幸福,牛若丸睜開大眼對著灰原誠和日暮問道。

「是然、」日暮點了點頭答應道。

而一邊的副官兒聽到了,也是點了點頭,這樣一隻被封印了一百多年的大妖怪,只怕連妖將都打不過了,怎麼可能談的上威脅呢?

再者就當做一個人情賣給這灰原誠和日暮就是,至於這牛若丸倒是顯的無關緊要了。至於這牛若丸出去之後,是否會給口本朝帶來麻煩?這些並不在副官兒的考慮之中,因為她知道這牛頭人絕對沒有機會給口本朝造成麻煩,話說回來,她好久沒有吃過牛肉火鍋了。

想到這裡的副官兒偷偷吞咽了兩下口水。像是這樣的修鍊到高深之處的牛肉想必是美味級了。

「那我就告知你好了!雖然說那件事情我不想說來著,畢竟那是我這一生的恥辱來著……」牛若丸或是在剛才把自己的腦袋給撞傻了,以致於,他的腦海里顯的極為空洞,說起話來更是亂七八糟。但這是不是牛若丸在故意說些什麼,想要討價還價又或者是其他利益什麼的,日暮和灰原誠並不清楚。

不過看到對方大有秉燭夜談的氣勢和氛圍,日暮連忙打斷說道:

「妖怪,給我說正經事!你這是皮癢了是吧?」

「是!對不起抱歉我錯了!還請您您原諒。」

牛若丸察覺到了日暮所放出的強大氣勢,一時之間就知道對方絕對是上仙,他這究竟是昏睡了多少年了!世間居然都出現了仙境高手了嗎?

察覺到這股強大氣勢的牛若丸一時之間冷汗流遍了後背,仿若有針芒大陣射向了他皮糙肉厚的身體,還傳來了陣陣的刺痛感。這不得不說,牛若丸當下明白這不是他所能夠違抗的人,因此擔心老實了起來老老實實回答道:

「當年大人您不是與那女皇出征么?我就是在那原武藏國附近的牛頭部落的族長啊!

當時小的有眼不識泰山,竟是和那等愚蠢不堪的蠢物們,想著偷襲你們,燒毀大人們的後方糧草。當時我和幾個不開眼的傻瓜,竟然還想著偷襲上仙您,而圍堵過大仙您。只是那個時候,那幾個憨憨部落的人,竟然真的成功偷襲到您的運糧部隊,以致於您沒有時間出手對付我們這幾個小妖怪,為了儘快擺脫我們這些偷襲者的緊追不捨,大人您從懷中取出了幾塊黃金磚,對著我們幾個不長眼的小妖怪一頓猛捶,不過三下五除二就被您敲暈了過去,那個時候您因為擔心著運輸糧食的隊伍,而就此轉身離去,因此您沒有對我們補刀讓我們僥倖活得一命。不過就在我們快蘇醒的時候,我們卻是遭遇到了其他的除妖法師巫女們,大傷之下的我們,就這樣被他們封印在了這裡一百多年。如今重見大仙,還望仙人憐憫,放我們出去,望仙人憐憫俺老牛,求您了仙人!」說著說著,牛若丸不禁開始變的央求起來,他再這個不見天日的地方呆了整整一百多年,甚至他連這個籠子以外的地方都沒能出去過。

這樣的日子他可真是受夠了,而後竟然開始嚎啕大哭起來,就像是個一歲的嬰兒寶寶似的。

「好了,既然我們答應的事情,就一定會辦的到的。你放心吧,說放你出去就放你出去。怎麼樣,這個條件可以滿足么?這位副官兒同志?」灰原誠看見這老牛這個慘樣,他都不由得為他感覺了些許憐憫。因此就這樣對著副官兒說道。

「啊,既然是大人您的請求。自是不能不從。現在就放么?」副官兒,很好的站了一個立正,而後才對灰原誠說道。

「嗯,然道時說不可以么?」灰原誠看著此時有些一愣一愣的副官兒,反問道。而後就放出的時間,灰原誠卻是搖了搖頭說道:

「不,這牛還是等我等離開,你們在把他給放了。這樣就行。」灰原誠之所以這樣說,只是擔心著傻牛又要和他鬧浪費他時間,還是讓這些專業人士處理了。因為就在剛剛他分明就看到了這個副官兒,添了添嘴唇,還偷偷咽了咽口水,這又怎麼可能逃的過他的感知。作為同道中人,灰原誠自然是知道對方這是想要幹什麼了。他甚至有個想法……啊,不過日暮還在這裡就算了,少吃點肉並不會死。

「是,大人。」得到命令的副官兒,欣然應了下來。

今天晚上加餐!加大餐!

至於那可憐的牛若丸卻是絲毫不知在今天夜晚他就將變成了那牛肉丸,而此時的他卻還在那裡繼續傻笑著,心裡想著他終於能夠重見天日了,並為此開心個不行,而後高呼著:

「大仙王歲!謝謝大仙!老牛我一定將您的恩情牢記在心,終身不敢相忘……」

……

啊,就這樣,第一道認人手續算是完美通過了,最後,副官有借著帶著灰原誠和日暮連續拜訪了幾個故妖,而後加深了他們身份的真實性之後,副官這才帶著他們離開了天王廟,向著皇居走去。


不得不說副官還是一個很忠誠的臣子,即使到了這般田地,一心所想還是為了她所效忠的天皇大人。


想到那天皇大人,副官卻是又氣又恨又愛且不能得。不過這些卻已經都是無所謂了,不屬於她的人不要也罷。『像是今天這樣的生死行動就算是她對天皇所做的最後一件事情了。

她並非不再對天皇效忠,只是單純的對著那個她愛著的男子而感受到深深的失望,『

如果一定要說為什麼的話,那就是直到現在皇宮裡還是沒有派人來接應她,這就表示著,若是灰原誠並不是七夜大人,那麼她隨時有可能都會被犧牲掉,

他終究還是沒有把自己放在心頭之上,副官兒的心裡流露出了一絲悲傷,這讓跟著她的灰原誠和日暮感覺非常奇怪,,不過也不怎麼放在心上,他們若是每天活著都要為別人的煩惱憂傷所操心,那他們還不得忙死啊!

只不過啊,這說到底卻是副官兒最後的愛了,

如果不是擔心這灰原誠和日暮不是七夜或者是前前代大祭司,而是別人派來搞偷襲的敵人的話,他早就帶著這些人直接前往皇居一辨真假,哪裡用的著這麼麻煩。畢竟作為皇室,又怎麼可能沒有辦法直接辨認出自己的先祖呢?

而她之所以不帶灰原誠和日暮直接前往皇居,是因為她知道對方是殺了幾個王子的兇手,更是能夠直接秒殺掉十三太郎的大高手,若是這樣的人物想要刺殺天皇大人,哪怕皇居有著極強的大陣,只怕也扛不住啊。

……

不過到了皇居之後,無論是天皇還是文武大臣們都已經一起在門口來迎接。

當他們看見灰原誠和日暮一起走來的時候,這一任天皇對著身邊的幾個老人說道:

「如何這些人可是我的先祖和前前代大祭司。」

「回天皇大人,是他們沒錯啊!七夜大人歸來了!日暮大祭司也一同回來了!」這些人顯得很激動,因為這些人都是認識灰原誠的人,當年曾經跟隨過灰原誠四處征戰的一員,得到了一些灰原誠賜予的可以延長壽命的靈丹妙藥,才勉強活到了今天。

而這些人也是一些天賦不強的人,其武力值雖說還算不錯,但那隻不過是因為他們吃下過幾顆九牛二虎丹,因此才有著非凡的實力,但是與陰影之庭里的那些老傢伙比起來,卻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