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助手則是掀開王聰的眼皮,捏開他的口鼻和左右耳進行了簡單的檢查:“晶體狀,角膜等其他一切正常,視網膜稍有脫落現象,玻璃體混濁,預計近視250°左右,口腔鼻腔耳膜一切正常。”

“身體皮膚正常,骨科發育正常,各項外檢可以通過。”另一個緊跟着再次開口。

而這一切,白衣大褂都飛速的記錄在手中的黑色筆記本上:“馬上帶入實驗室!通知蘭博士和張教授。”

兩個助手迅速推起王聰就向裏走去,進入第一道玻璃自動門後,兩人又將王聰轉入左側的通道,十幾米後右轉入通往手術實驗室專用電梯內。

“辛苦你們了。”基博士終於收起鋼筆和筆記本,才擡頭對八名美女道:“請自便。”


八個美女似乎早已經習慣了基博士這種態度,都無所謂的聳肩轉身離開。

基博士加快腳步,走向自己在基地內的辦公室,打開電腦噼裏啪啦的輸入各項基本信息,然後才轉身離開前往手術實驗室的專用電梯。

手術實驗室非比尋常的寬大,足足有半個籃球場的面積,兩個助手已經帶好口罩和乳膠手套將王聰外套退去,只剩一條白色的三角短褲,王聰的四肢全部都被禁錮在了中心實驗手術檯上,高亮度的無影燈讓整個手術檯上明光爍亮。

這裏面各類機器設備非常全面,動態血壓分析系統,多參數心電監測儀,中波紫外線光療儀,動態心電圖分析系統,移動式氧飽和度監測式體外反搏治療儀,有創呼吸機,亞低溫治療儀,胰島素泵、微量泵……

沒有任何想不到的設備,而且全部都是全世界最先進的儀器,即便是一個小小的手持式紫外線光療儀也是進口專業醫用的。

基博士也迅速帶好了醫用口罩和乳膠手套,站到手術檯前上下打量着王聰。這恐怕是衆多實驗對象之中最其貌不揚的一個,一切都普通到不能再普通。

很快,一個二十歲左右,同樣帶着口罩和手套的白衣女孩領着另外兩個白衣大褂全副武裝的男子進入實驗室內。

身形較高的男子大概不到六十歲,是生物進化學領域的蘭博士,較矮的那個是張教授,至少也有六十五歲以上了,是基因遺傳學的絕對權威人物。


而基博士則是對基因組變異方面有相當深厚的造詣,三人都是身份不凡。

“SS級基因變異潛在者。”基博士說這番話的時候,儘量保持着冷靜。

張教授和蘭博士的身體都紛紛顫抖了一下,不約而同的擡頭看向他,異口同聲道:“SS級?”

他們的聲音裏面充滿了同樣的疑惑不解和動魄驚心。

【正式更新了,除不可抗拒的情況下之外,都會雷打不動的連更,看過《妖孽兵王》的兄弟應該都知道,妖孽至今也快一千天了,從未斷更過,小仙人品有保證。喜歡的給個花,賞個票,收藏下,感謝支持。】 “顧媚手上的蛇戒之眼,至今還是烏黑,這已經有接近二十個小時了。”基博士雖然儘量讓自己的語言平靜,但卻也無法遮蓋略微顫抖的嗓音:“之前我們碰到的最強S級基因變異潛在者,也只能讓‘蛇眼’的烏黑之色持續五、六個小時而已。”

張教授和蘭博士面帶驚訝,迫不及待的走向中心手術檯,看到手術檯上的王聰是那樣的普通,完全不敢相信基博士所說事實。

但是“蛇戒”絕對不會出錯,他們沒有任何懷疑的理由和依據。

“基博士,一切準備就緒,438號的脈搏血壓等一切身體機能情況都很正常。”青年助手道:“是否準備開始試驗。”

“好!準備注射基因變異催化劑!”基博士的聲音告訴他人,他的情緒顯然是非常激動的。

“等一下!”張教授突然開口道:“你真的準備就這樣直接進行進化催化改造嗎?”

“當然是直接進行,若不然呢?”基博士不解的看着張教授。


沒等張教授開口,蘭博士就表示出了自己的擔心:“這麼危險的基因變異潛在者,我們是不是應該多做一些其他的考慮?”

ωwш_ тtκan_ ¢ ○

“你說的沒錯,是我太着急了。”基博士點點頭,馬上對身旁的白衣女孩道:“將他手腳的禁錮韌帶更換成特殊禁錮韌帶!然後再開始基因變異催化劑的靜脈注射!”

“只是更換幾條禁錮韌帶?”張教授表示不妥的搖搖頭:“你可想好了,SS級基因變異潛在者是你給出的判斷,難道你認爲幾條禁錮韌帶就能抵禦危險的存在嗎?”

蘭博士也點點頭表示同意:“我也覺得這樣不妥,我們需要謹慎一些。S級的基因變異潛在者有多麼恐怖的能力你不是沒見識過,SS級的……我現在連想都不敢想象。”

“你們大可放心,這特製的禁錮韌帶是傅博士的高科技成果,雖然看似普通,但卻是有驚人的韌性。”基博士似乎對科技研究方面的傅博士相當信任,這也是有原因的,整個實驗基地,乃至與整個組織裏大大小小的超級高科技成果,幾乎全部都是傅博士的心血。

“那也不能冒險啊。”張教授道:“至少也準備一個補救的措施。”

“泰瑟***,防爆捕捉網,強力鎮定劑,這些還不夠嗎?”基博士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看看438號進化變異之後究竟是什麼樣子的能力了。

雖然張教授和蘭博士都極力勸阻,可卻仍然沒有說服基博士。畢竟他是組織的第一改造博士,他的基因變異改造成功率高達75%以上,並且應對突發情況也往往都做出了正確的決定。

最終,基博士還是選擇了堅持,助手迅速將基因變異催化劑置入靜脈注射儀內,啓動注射儀,基因變異催化劑緩緩被儀器推入王聰的右手手臂正中靜脈。

基因變異催化劑注射完畢,所有連接在王聰身體的醫療儀器都突然產生了非常劇烈的變化。

多參數心電監測儀突然就停止了波動,心電信號,心率,呼吸頻率,全部都變成了一條直線!

王聰的血壓收縮壓超過一瞬間超過280,體溫先是攀登到48°的極端高溫,又突然落到14°的極限低溫!

所有人都徹底驚呆了,他們從未見到過任何一個實驗者會有這樣劇烈的反應。

“快運行呼吸機!亞低溫治療儀呢?馬上進行腎上腺素注射!”基博士迅速發出指令,但這一切的發生根本沒給他任何的時間去補救。

幾秒鐘的時間,所有的儀器都停止了報警聲,這意味着什麼大家心中都非常的清楚。

基博士懊惱的拍了拍腦門,這可是一個SS級的基因變異潛在者啊!難道就這樣死了?

張教授和蘭博士也沒有再開口說話,都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即便是第一改造博士也會有失敗,這不是他們的第一次失敗,也絕對不會是最後一次,所以沒什麼好惋惜的。

只能說可惜了這個SS級的基因變異潛在者,他們永遠都沒辦法知道他進化之後會帶來什麼樣子的能力了。

“438號確認死亡,死亡時間2020年3月25日21點58分。”白衣女孩淡淡道,年紀輕輕卻似乎早已經見慣了生死。

“基博士,這是無法避免的,你也不必過度自責。”張教授安慰道:“我們就先回去了,有事情的話再通知我們。”

基博士只是默默的點點頭。

蘭博士沒說話,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了一下自己的安撫,便和張教授一起離開了。

“博士,你也去早些休息吧,剩下的事情我們來處理就好了。”白衣女孩走上前冷靜道。

基博士無奈的站起身,絕望的眼神看向手術檯,和那周圍各式各樣繁雜的醫療設備。

就在這時候,多參數心電監測儀顯示屏上的心率和呼吸頻率意外的跳動了一下!心電信號有了反應!

基博士只覺得一股熱血衝入頭頂,整個人都興奮的幾乎跳了起來,可儀器顯示屏上的信號也僅僅只是波動了一下而已!

“他還沒死!”基博士因此而堅持相信438號還沒有完全死亡!

白衣女孩以爲博士太累,所以產生了幻覺,但就在她想要勸說基博士的時候,儀器顯示屏上的呼吸頻率真的有了極其微弱的反應!

那微弱的反應幾乎讓人很難察覺。

白衣女孩不等基博士下令,便將有創呼吸機準備好!

然而即便是用呼吸機,王聰的呼氣頻率依然是微乎及微,而心率和其他各方面依然沒有反應,血壓全部爲0,體溫也顯示着13.8的恐怖低溫,而這個溫度還呈現出繼續下降的趨勢。

“博士,438號已經沒有生還的機率了。”白衣女孩對基博士道:“我們還是按照正常的程序處理屍體吧,時間不早了,你還是早些休息吧。”

“不!不能處理!他還沒死!我要看着他,親眼看着他活過來!”基博士道:“他可是SS級基因變異潛在者,任何可能都會存在!我沒有理由放棄,我也絕對不能放棄! 最強婚寵:蜜愛狂妻 !”


白衣女孩無奈的搖搖頭,她知道她沒有辦法說服基博士。

“博士你今天已經忙碌了一天,已經累了。這裏你放心,有我幫你盯着,一旦438號有任何復甦的跡象,我都會第一時間通知你。”白衣女孩認真道。

基博士這才點點頭,接受了女孩的建議:“龍琴,這裏就交給你了。”

“放心吧博士。”女孩點點頭,但在基博士離開之後,龍琴也很快堅持不住,趴在手術檯前睡着了。

一夜無話。

……

一陣頭疼欲裂,王聰微弱的睜開眼睛,刺眼的燈光卻讓他不得不再次緊閉雙目。他想要起身,卻發現自己的手腕和腳腕全部被禁錮着,背後冰冷是臺板讓他心中惶恐不安。

究竟發生了什麼?

王聰試着掙扎了幾下,但全身的關節和肌肉都好痠痛,他腦海中更是一片空白,那種被人抽空了腦殼的感覺比其他一切更令王聰毛骨悚然。

王聰無意碰出的聲響驚醒了淺睡的龍琴,龍琴驚訝的站起身,口中不可思議的自言自語道:“他醒了!博士……他竟然真的醒了!”

龍琴的聲音讓王聰強行的睜開雙眼,他只是模糊的看到一個白色的身影,迅速的閃過自己身前。

王聰慢慢的適應了刺眼的燈光,房間裏已是空無一人。這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面前異常刺眼的燈光是手術室無影燈發出的,而此刻他竟渾身只穿了一條三角小短褲,被人牢牢禁錮在冰冷的手術檯上。

此刻他深陷在一個類似於手術室的地方,但卻比手術室大好幾倍的感覺,周圍都是他不認識的儀器設備。他的胸膛前,手臂上,甚至是腦袋頂,還插着好多條儀器的細管和線路。

臥槽!

難不成自己如同現代穿越變性劇的男豬腳一般,突然亂穿了時空還改變了性別,靈魂直接被塞進一個做小三的女人身體裏,而這個小三此刻還正在產房裏給隔壁老王生孩子呢?

王聰奮力的掙扎一番,可那禁錮了他手腳的韌性帶卻收縮的更緊了。王聰心中一寒,齊天大聖天蓬元帥捲簾大將,你們快快顯靈幫幫小弟吧!只怪平時讀書少,王聰就只知道這仨神仙。

王聰環顧四周,沒有胎兒監護儀,也沒有新生兒輻射臺,分娩牀也肯定沒有他身下這手術牀那麼冰冷。他也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丁丁還存在。

完蛋!那就是說被人體器官販賣團伙給抓了?!這還不如穿越變性的呢,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很快,一陣接踵而至的腳步聲傳來,王聰迅速豎起耳朵,他聲音沙啞道:“有人嗎?大哥大姐叔叔阿姨,咱有話好好說,能不能別搞的那麼恐怖?”

很快,實驗室的房門被推開,王聰面前出現了幾個身穿白大褂戴着白口罩的身影。

王聰看不到他們的表情,卻能感覺到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很緊張的盯着他,似乎隨時都會對他下手。

“你們要做什麼?諸位大哥啊,我有冠心病,還有高血壓,還是個腎衰竭,脂肪肝,糖尿病,霧霾肺!我的器官不值錢!你們可千萬別衝動。”

然而這些白大褂卻並沒有理會王聰的意思,爲首的中年男子正是基博士,他認真的觀察了王聰一番,臉上無不顯示着興奮和喜悅。 基博士擡頭看了看手術檯旁邊的幾個醫療設備顯示器上的波浪線畫面,略帶興奮的表情開始慢慢的嚴肅起來,略有所思的皺了皺眉頭。

“博士,438號現在心率正常,呼吸正常,身體各項指標都正常了!”龍琴的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聲音都開始顫抖起來:“是否要進行第二次基因進化改造實驗?”

基博士毫不猶豫的點點頭,指揮身邊的幾個助手道:“你快去找來張教授和蘭博士,你去準備強力鎮定劑,你準備靜脈注射儀,你準備基因重組干擾素!”

一個年輕助手迅速開門衝出實驗室,去請張教授和蘭博士來和基博士共同商議新的改造計劃。

“等一下!”王聰高聲打斷了中年男子的話,他企圖讓對方停下來:“你們要改造什麼?電影看多了吧?別開玩笑了好不好,過分了啊!”

可無論王聰說什麼,這些人都沒理會他的意思,似乎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很忙碌的樣子。

而王聰就好像是個不存在的物體一樣!

王聰不想死,他還那麼年輕,還沒有當上總經理、成爲CEO、迎娶白富美,他還有很多路要走,如果他現在被這羣傢伙給玩死了,還怎麼登頂人生巔峯!

等一下,王聰驚愕,他不是失憶了嗎,連自己叫什麼都不記得了,爲什麼會知道自己不是CEO,沒有迎娶白富美?

基博士突然發話,打斷了王聰的思緒:“第二次改造實驗絕對不准許失敗!你們都聽清楚沒有?我需要你們每一個人都全神貫注!仔細聽從我的指揮。”

“一切聽博士安排。”龍琴第一個點頭回答道。

基博士不苟言笑的目光掃過在場的每一個助手:“任何人都不能在這個關鍵的時刻掉鏈子!關於他的研究是至關重要的,不用我再提醒你們了吧?”

“是!博士!”兩個留下來的助手紛紛點頭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正容亢色,迅速站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

三番五次無人理會,王聰自然是有些惱怒,可恐懼比惱怒更多的充滿了他的大腦。

“基因組重組干擾素,準備。”基博士沒等張教授和蘭博士到來就先下達了命令,因爲438號醒來之後沒有任何變異症狀,所以他擔心438號的潛在變異基因組過度重組受到損傷:“開始注射!”

注射儀器旁邊的青年助手早已將基因組重組干擾素安置在注射器內,基博士一聲令下,操控電腦的龍琴便按下綠色按鈕,注射器運轉,將針管內透明的液體緩緩推進。

王聰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右手臂上輸液管內的液體注入,就像微弱的電流一般緩緩的流入自己血管內。

當恐懼感在王聰體內炸開的一刻,他聲嘶力竭的怒吼着,一股源源不斷的力量瞬間充滿了他的右手臂,他右手臂上下每一粒細胞都在那個瞬間充滿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王聰再次試圖掙脫禁錮!他突然發力,右手腕上的特製禁錮韌帶竟被他生生崩斷!

幾個白衣大褂瞠目結舌,驚慌失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