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接待員還沒來得及出聲,被蠍給敲暈了。

“我還以爲你不會打女人呢。”

對於蠍這種舉動,我表示好奇。

“因爲有你在啊。”

蠍聳了聳肩,說出了讓我有些蛋疼的話…難道我就這麼不堪…

我和蠍乘着電梯往第三十二層而去。


“他們的監控錄像肯定發現我們了。”蠍指着電梯裏的攝像頭跟我說道。

我的臉抽了一下:“你爲什麼不把它破壞掉?”

“我以爲你會幹的…”

蠍看着我的眼神有些無奈。

屁啊,我的想法跟他一樣,都認爲這些瑣事對方會幹…

情況不妙啊,對方只要不笨,肯定會在電梯裏做文章。

我剛這麼想的時候,,電梯突然停了下來,接着急速下墜…

臥槽,我感覺自己有些失重了,我們在二十一層,那幫傢伙真的把電梯扔下去了…


我和蠍面面相覷:“你的錯!” 我很不爽的把電梯裏的攝像頭弄掉後,用Clock up帶着蠍從電梯裏的頂部離開了。


騰空術在這種時候就很有用了,我和蠍通過電梯通道來到了29層。

“冰,你的反應真快啊。”

蠍很平靜,不過他的小猴子貌似受驚了,不停地在他肩上跳來跳去。

“蠍,能不能別逗你的猴子了,我們可是來救人的。”

我開始覺得蠍這種遇到什麼事都不急不慢的態度真不適合我,事情可是有分輕重緩急的!

“啊,抱歉,我的猴子可能有點餓了,我們儘快解決吧。”

蠍的腳步終於加快了,跟上了我的步伐,在他心中,那隻猴子的分量是有多重…

我和蠍想上樓的時候,被兩名黑裝保鏢攔住了,看來是杜邦家族的人。

“你們兩個是電梯裏的…糟了,快通知…”

我直接一人一腳把他們躥暈,都懶得跟他們屁話。

“冰,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

蠍的手按住了想爬到他左肩的小猴子,那猴子好像生氣了,不滿的伸出爪子去撓他的臉。

見我點了點頭,蠍繼續說道:“我看你很急的樣子,但你又有意無意的放慢速度,爲什麼?”

被他看出來了啊,我心中是有那麼一點點的焦急,一方面我想着儘快見到慕容紫華,確定她沒事才能放心,但另一方面,我想讓那妞吃點苦頭長長記性,她做事老是毛毛躁躁,沒什麼耐心…

“冰,人總是有缺點的,你不能要求你的手下做事風格都跟你一樣,明知道自己的部下可能陷入危機,還做着別的打算,你不是一個合格的隊長…”

蠍的話猶如當頭棒喝,我究竟在想什麼?要是慕容紫華真的出什麼事的話,那我…

“蠍,我先上去看看情況,你殿後!”

Clock up!

我很快就來到了第三十二層,也就是所謂的牛屠會所,三十一層有五個S+的保鏢,留給蠍對付了…順便報復他

這牛屠會所有三百多平方米,不算大,但裏面的裝飾別具一格,很氣派。

大廳裏沒有人在,擺滿了各種武器刀具,還有各時代的盔甲,是武士風格啊…


唔,有間房很熱鬧的樣子,我已經聽到慕容紫華的聲音了。

從房中的門縫中我可以看到,這間房是個格鬥場,有六個人在裏面,除了軒轅常勝和那個華納公子,還有克勞爾也在。

慕容紫華在跟兩個人纏鬥,我認得出來,是克勞爾帶來的兩個有着4S+實力的保鏢,以慕容紫華的實力,同時面對他們兩個,能保命就不錯了。

“嗤”的一聲,慕容紫華的左袖裂開了一道小口子,四周馬上就響起了男人的浪笑聲。

她今天穿的是黑色的長袖襯衣,淺藍色的緊身牛仔褲,曼妙的身材一覽無遺。

慕容子華的神色越發的憤怒起來,那衣服上的口子不大,但她那如霜似雪的白玉肌膚隨着她的動作在黑衣服裏若隱若現,反而更顯眼了。

“幹得好,偉茲,伯頓!就這樣,把這女人的衣服慢慢脫光!我要玩死她!”

克勞爾很興奮的喊了起來,這貨還幾次被慕容紫華抓着頭撞車,他不懷恨在心纔怪。

“哈哈,不愧是常勝公子,能有這麼好的主意,看着美女一邊打鬥一邊脫衣服,真的很刺激啊。”

華納這人長得很肥胖又矮小,猥瑣的站在軒轅常勝後面拍馬屁。

軒轅常勝的聲音很狂:“華納,我這可是特地關照你的,等下那女人的衣服差不多了,你就和克勞爾帶着人出去吧,我會和她好好玩玩的,也許能玩幾天幾夜呢!”

“你們這羣畜生,給我閉嘴!”

慕容紫華說話的時候衣服上又被劃開了一道小口子。

“騷貨,你還是留點力氣吧,等常勝把你玩膩了,我就會讓你****的,你以前是個有名的國際刑警,現在是海皇的人,一定別有一番滋味…”

克勞爾說着說着就淫笑起來。

慕容紫華衝向克勞爾那邊,但被偉茲和伯頓攔了下來。

“我給過你機會了,但你非要跟着那個臉面都不敢露的廢物在一起,他是海皇隊長又怎麼樣,我可是未來軒轅家的族長啊!”

軒轅常勝慢慢走向慕容紫華:“上次跟他交手時,我的腳不小心被他打斷了,這又如何,憑着我們軒轅家的醫術,不到兩天我的傷就完全好了,而且我的實力在短短兩天之內,更上一層樓,我是天才中的天才!我會得到你,但我不要你做我的女人了,你就和那慕容懿勇一樣,成爲我們軒轅家的玩物!”

“我要殺了你!”

慕容紫華明顯被軒轅常勝的話刺激到了,不顧一切的朝着軒轅常勝而去。

臥槽,這妞好大的破綻,這樣她會被軒轅常勝一招制住的!

Clock up!

把偉茲和伯頓踢飛,“啪啪啪”送了軒轅常勝三大巴掌,我將慕容紫華拉到身後。

“砰砰”兩聲,偉茲和伯頓重重的砸在牆上,在場的人一下子呆了。


“你…你是冰?”

慕容紫華抓緊了我的手,我感覺得到…她的手好冷!

“當然了,我不是有事情要你去辦嗎?怎麼跑來這種狗屎地方了,有事回去再說!”

我看着臉已經被我打的腫起來的軒轅常勝,對他冷冷一笑。

“你這混蛋,是怎麼上來的?…你的速度…”

軒轅常勝往後退了一步,眼睛閃過一絲懼色。

“你很想知道我的樣子?”

我把面具拿了下來,冷冷的掃了一眼在場的人。

“你不是被困在電梯裏的人…怎麼可能…我樓下也安排了人…”

華納看來是收到自己部下的報告,認爲我和蠍死在電梯裏,正常人在那種情況的確死定了…

“我可是海皇第十四編隊的隊長,可不是什麼雜魚都有資格在我面前瞎叫喚的!”

我把黑麒麟戒戴在右手大拇指上,我確實動了殺機了!…要不是蠍的提醒,要不是我這麼快就趕回了BJ市,要不是我遇見了軒轅萱…慕容紫華會出什麼事…想想我就覺得害怕…

“你變強了,怎麼會有這麼愚蠢的事!那天晚上我跟你交手的時候,你才6S+的的實力…”

在場之人,只有軒轅常勝才感覺得出我的可怕…克勞爾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那兩個倒地不起的保鏢,臉色鐵青…

“我不知道你用了什麼方法,把自己的實力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提高到了6S+,但還是無法跟我相提並論,現在的我,不用一秒,就能把你們給宰了!”

我甩了甩手,嘴角不自覺的對軒轅常勝揚起了一個弧度。 華納作爲這裏的東道主,很主動的站在我面前,雖說他的眼裏有些恐懼,但還能勇敢的直視我,這就是無知者無畏啊。

“你才一個人就敢這麼囂張,常勝公子,你不用費心,這裏是我們杜邦家族的地盤,我這就叫人來收拾他,他是海皇的隊長,你看要叫多少人合適?五十…一百…”

“啪”的一聲,軒轅常勝甩了華納一巴掌,把肥胖臃腫的華納打的原地轉了幾圈:“滾開!海皇的隊長要是你說的這麼沒用,世界第一的位置哪還輪得到他們!”

“常勝,你不是說他是廢物嗎?如今你的實力大漲,趕緊把他收拾了啊,眼看美人就要入懷,你能忍得住?”

克勞爾一邊說一邊往後退,看來他想溜了。

他妹的,這貨跟他的老爸一樣,就只會挑撥,不過很可惜,他那老爹道行比他高都沒用,最重要的是,我現在是真的想殺了他們!

“隊長,要不算了吧,那個軒轅常勝不好對付。”

慕容紫華輕拉住了我的手,這妞是怎麼了,這種話也說得出口,要是以前,她不是早就想衝過去拿對方的頭去撞牆嗎?

“軒轅常勝不好對付?慕容紫華,你以爲我特地趕來這裏是爲了什麼,一分鐘前你不是還想殺了他嗎?”

我感覺胸中有着一股怒氣,這慕容紫華才一天多不見,怎麼就變了一個人…等等,難道軒轅常勝知道了她老爹的事?她被威脅了…

“我…我…總之這是我的事,你就別管了!”

慕容紫華鬆開了我的手,我想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不過這妞說的話真讓我不爽…

Clock up!

軒轅常勝的的實力達到了6S+,上次跟我交手的時候才4S+,不到兩天就提高了兩階,他是怎麼麼做到的?

我已經決定了,既然軒轅常勝敢拿慕容懿勇來威脅慕容紫華,我也不介意將他抓起來,讓那個無敵老烏龜幫我辦點事!

調好力度送了軒轅常勝五拳,照我的估計,這樣剛好可以把他打的趴下又不會失去意識。

Clock over!

軒轅常勝痛苦的叫了一聲,趴倒在地,那被我打得腫起來的臉都快擰到一起了:“你…你真的變得這麼強,我不相信,我是世界第一的天才,你敢對我下手!”

我一腳將他踢開:“有什麼不敢的,別以爲自己有個叫無敵的爹就可以肆意妄爲,我想請你當我們海皇的貴賓,你應該感到榮幸纔對,你不就是想玩女人嘛,可以,我會好好招呼你的!”

“你竟敢傷害常勝公子!我們杜邦家族的人不會放過你的!”

華納捂着被軒轅常勝打腫的左臉對我叫嚷了起來。

這傢伙真是笨的像豬,他要是聰明點,這時候就該學克萊爾,夾着尾巴逃跑纔對。

我會讓克勞爾就這麼溜走嗎?當然不會,對付他這種普通人,我要是用異能就太欺負人了,要公平!

很快就追上了想跑出房門的克勞爾,我直接打斷了他的雙腿,再廢去他的雙手:“克勞爾公子,麻煩你告訴令尊,就說他的好侄兒常勝兄被我請去海皇做客了,讓他趕緊通知那個無敵族長,聽懂了嗎?…哦,對了,最好能再便宜些賣點武器給海皇,也許你能少受點苦!”

克勞爾只是在地上不停的抽搐,臉上蒼白得像紙一樣,豆大的汗珠從他的額頭流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