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我還需要藉助你們的力量,不僅如此,還需要藉助蘇園、應天河兩位前輩的力量。”

劉慕容說道。

“我們自然是沒問題,不過…”

說到這裏,徐明峯皺起了眉頭。

他們這羣人已經閒下來,完全可以幫劉慕容,可是應天河和蘇園還在和卷肉、火焰大戰,現在還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

他們能不能脫身還難講。

“這樣吧,徐館主你先去把跟劉大師一起來的人帶來,再看看蘇園兩位前輩的情況如何,這裏由我們守着,不會有事的。”

李雲說道。


“那行,還要請苗館主跟我走一趟。”

徐明峯看向了苗天峯。

蘇園是炎神武館的人,他可沒有資格讓對方幫忙,所以必須喊苗天峯一起去。

在這種情況下,苗天峯也沒有多說什麼。

然後,兩人一起走了出去。

這裏,李雲幾人默默無語的看着界門,只要聖族人敢從縫隙中露出頭來,絕對會被他們轟殺。

過了一刻鐘的樣子。

徐明峯和苗天峯纔回來,在他們身邊還有好幾個人。

都是當初跟着劉慕容一起來的。

見沒有應天河和蘇園的身影,楊天心便開口說道:“應天河和蘇園兩位前輩沒來嗎?”

衆人也都看着徐明峯兩人。

“兩位前輩說了,等他們解決了敵人,自然會過來幫忙的。”

徐明峯說道。

衆人聞言都不再說話了。

知道蘇園兩人肯定還沒有打敗卷肉和火焰。

大殿裏安靜下來,聖族人這會子似乎被殺怕了,也沒敢再出來送死。

等了大概十分鐘的樣子。

應天河才趕來了,他前腳一來,蘇園後腳也來了。

看到大家都沒有說話,應天河說道:“這裏是什麼情況?”

徐明峯上前把這裏的情況告訴他,然後問卷肉和火焰怎麼樣了。

“他們被我們重傷,逃走了。”

應天河兩人說道。

他們把火焰兩人打成了重傷,可惜沒有殺死他們,讓他們兩個逃走了。

而且,此時外面的戰鬥已經接近尾聲,卷肉幾位大將逃了,其它聖族人也不可能勝利了。

所以,聖族人失敗是早晚的事情而已。

“好了,我們開始吧,劉大師,我們應該怎麼做?”

應天河說道,明顯是不想再在這裏亂費時間了。

“我需要大家在關鍵的時刻助我一臂之力。”

劉慕容說道。

原來他的實力有限,想完全封印界門和修好界門很難,所以需要大家借力量給他。

而借力量的方法是一座古老的陣法。

劉慕容把振陣法告訴了大家,然後,讓大家按照陣法的方位而立,再輸出力量給他。

這套陣法不難,在座的也都是強者,一下子就明白了。 於是。

接下來,大家按照陣法的方位站好,而劉慕容則站在衆人的正中心。

接着,劉慕容開始封印界門…

只見一股股力量傳盪出來,涌入了界門之中。

而劉慕容打出了各種手訣。

一會兒之後,劉慕容額頭上已經出現了許多汗水。

明顯,他這麼做也不容易。

過了十分鐘。

界門的縫隙的逐漸變小。

就在這時,劉慕容大喝一聲:就是現在!

衆人聞言,連忙輸出了力量,力量通過陣法傳輸到了劉慕容的身上。

霎時之間。

劉慕容的氣勢大漲,只見他的手訣打的更快了,外人根本看不清楚。

而在旁邊,其他人也在幫忙。


片刻之後。

界門上的縫隙不見了,完全閉合在一起。

直到此時,劉慕容才鬆了口氣,擦了把汗水,說道:“好了。”

衆人見狀不再輸出力量。

然後,大家看向了界門,界門上已經完全閉合了,就是上面的裂痕還沒有好。

李雲看向了劉慕容,此時劉慕容渾身被汗水打溼,像被水裏撈出來的一般。

精神也變差了一些。


“看來封印界門很難了,連劉慕容都累成這樣。”

李雲心想。

這時,就見劉慕容露出一絲笑容,看着大家說道:“界門暫時封印了,接下來就是把界門修復好了。”

“這個界門想修復好不容易,哪怕是我,也要七天的時間。”

“封印了界門,那些異族就不能出來,劉大師你慢慢在這裏修復界門,有的是時間。”


苗天峯說道。

“可惜,楊家的那扇界門沒有被封印,不然的話可以永除後患了。”

木月說道。

“飯要一口一口的吃,這事急不來的。”

楊天心說道。

“楊家主說的不錯,等劉大師先把這扇界門修好了,再考慮那扇界門的問題吧。”

龍天青說道。

“既然如此,劉大師你們先留在這裏,我們出去看看那些異族被打跑了沒有。”

徐明峯說道。

“你們去吧,現在這裏用不着你們了。”

劉慕容說道。

大家聞言也沒有多言,都走出了地下宮殿。

來到地面之後發現,聖族人已經不在了。

現在,這裏滿地都是屍體和血跡,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大家也沒有心情說話,都下去問自己這一方的損失了。

李雲很快找到了林詩詩、王維梓幾人,問了下他們龍庭損失了多少人。


得到的答案是:龍庭這次損失了三百人,傷了五百人。

所幸的是,幾位堂主主要人物沒有受傷。

“龍主,接下來做什麼?”

林詩詩四人看着李雲,等着他發話。

“先讓受傷的人療傷吧,其他人原地待命。”

李雲想了想,這樣說道。

他知道這件事情到這裏還沒有完。

肯定還有別的事情要做。

一個小時之後,李雲、徐明峯等一羣領頭人再次聚集在一起。

衆人都在這裏說着話。

只見徐明峯說道:“我們這次雖然擊退了異族,但是難保他們會捲土重來,所以必須留人守在這裏。”

“徐館主說的不錯,劉大師他們還在這裏,如果我們都走了,萬一異族再打回來,那後果不堪設想。”

楊天心說道。

“那怎麼辦?”

木月道。

“其實,我想讓師叔和蘇前輩留在這裏,有你們在此鎮守,來再多的異族也不怕。”

徐明峯說着,看向了應天河和蘇園。

應天河:“我無所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