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有四點指風,則像是一把把鋒利的剪刀,準確地神速地剪斷了這口大砍刀上的魔紋!魔器魔紋!

在這口刀落到蕭怒頭頂不足三寸的時候,追魂指風總算將這口刀上的魔紋盡數剪斷,翦碎!

烏贇完全沒有察覺到自己這口魔器大砍刀上的變化,獰笑著,眼神中的狠厲與殘忍越發濃郁,好似下一息,蕭怒就將被他劈為兩半,血肉橫飛!

即便是此刻身在第七層的黃泉大祭師,也有些錯愕,他顯然低估了烏贇的瘋狂!

之前,電光火石間,蕭怒就將烏三白放倒在地,讓其徹底失去再戰之力,已經讓黃泉大祭師眼前一亮,驚為天人。

要知道,沒有人比黃泉大祭師更清楚,烏三白真正的實力。

可以說,巔峰之下第一人,烏三白的確當得起。

饕神厚賜的三道神光,為烏三白洗毛伐髓,讓他脫胎換骨,血脈也被激發到最強程度。這樣的烏三白,在禁魔狀態下,血脈肉身力量遠超同級之人,甚至於還會超過一些巔峰大魔皇許多。

黃泉大祭師以為,面對烏三白的攻擊,蕭怒一定會陷入苦戰,他都已經做好了出手制止的準備,然而,蕭怒不費吹灰之力,就將烏三白放翻在地,只用了三息,短短的三息。

蕭怒,完全讓黃泉大祭師驚喜莫名。

但此刻,烏贇毫無徵兆的全力出手,連魔器大砍刀上的獸魂技都激活了,蕭怒直面之下,凶多吉少。

黃泉大祭師已經凝聚好神力,準備將蕭怒救下,可某一個剎那,他忽然停了下來,因為,他看到蕭怒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笑意。

其時,烏贇的八星頂級魔器大砍刀,已經到了蕭怒頭頂不足三寸位置。

或許,不要百分之一息以後,就要將蕭怒的身體砍為兩半。

偏偏這個時候,蕭怒詭異的一笑,半擰身閃電般揮出了一拳。

平淡無奇的一拳。

這一拳,正中烏贇全力劈下的大砍刀刀身之上!

噗!

烏贇倚為臂助的八星頂級魔器大砍刀碎裂長千萬碎片,四處飛濺!

噔噔噔!

一拳將烏贇大砍刀擊碎的蕭怒,連退了七步,面色一陣青一陣白,卻穩穩站住了。

反觀,烏贇這邊,烏贇臉色鐵青,握著一截刀柄,傻了一般呆立在原地!

「嘶!希音哥哥太厲害了!難道他一直在隱藏實力!」

「希音哥哥好樣的,狠狠教訓這個囂張的死老頭!」

原本看得花容失色的流芳兩姐妹,見狀,歡天喜地地拍手叫嚷起來,渾然忘記了自己正身處神聖的祭殿門口。

而流度則像是中了定身術一樣,變成了一尊石像,目瞪口呆。

「希音兄弟,他,這麼厲害!天啊……」

正在這時,蕭怒一蹬地,就像離弦之箭般,身形電射向獃滯的烏贇,半空中,一拳狠狠擊向烏贇面門,犀利的拳風,竟將烏贇滿頭的銀髮吹得根根倒飛起來! 烏贇是久經戰陣名揚三界的巔峰大魔神。

當年元蒙戰神率軍殺到小黃泉時,他也是魔族的主力軍之一,曾仗著手中這口八星頂級的魔器大砍刀,斬殺戰神麾下無數『金狼軍』,幾乎是一戰成名!

這口大砍刀,他十分愛惜,看得比自己的性命還重,平時候,他那寶貝兒子烏三白,向觸碰一下都不許。

可是,這口刀碎了。

被一個只有初期修為的小小魔皇,一拳震碎!

烏贇心如刀絞,握著短短的刀柄猶不肯相信這個事實。

直到蕭怒凄厲的拳風刺痛了他的麵皮,他才幡然醒悟過來,登時渾身氣血鼓盪如潮,像沉睡的火山忽然間被喚醒,身上頓時散逸出來凌厲的殺意。

讓他微微心驚的是,蕭怒的拳風之猛,完全不似一個初期小魔皇,倒像是擁有中後期實力的傢伙。

「難道,這廝一直在扮豬吃虎,有某種強大的隱匿修為的秘術護持,連我都被其瞞過了?」

烏贇側身,竟不敢硬接蕭怒這一拳,順勢前沖,沉肩撞向蕭怒胸口。

雙方同時發力,比拼的再不是魔力的積累,而是肉身、血脈的強度。

在這一點上,烏贇有十足的獲勝把握。

烈焰魔一族,哪能跟他的高等血脈相比?

讓人意外的是,蕭怒並未閃避,或者是根本來不及閃避,任由烏贇狠狠撞在自己胸口,而他剎那間雙臂往中間一合,雙峰貫耳,兩個拳頭不偏不倚,命中烏贇的耳門!

咔嚓!咔嚓!咔嚓!

蕭怒噴血飛退,一身骨骼發出散架般的脆響,也不知被烏贇這一撞,撞碎了多少塊肋骨、胸骨!

而被蕭怒雙拳擊中耳門的烏贇,同樣沒能討到好處。

他只感到神宮一陣嗡鳴,雙眸昏黑,如被兩隻重鎚狠狠敲在了耳門之上。七竅登時鮮血狂噴不止,神魂隱然有險些崩潰的跡象!

「嗷!」

受到如此重創,烏贇完全失去了理智,再度仰天長號一聲,發瘋般沖向蕭怒。

而蕭怒也不知哪來的力量,也是發力衝上前來,一如從前,與烏贇硬碰硬廝殺。

砰砰砰!轟轟轟!

砰砰砰!轟轟轟!

砰砰砰!轟轟轟!

神皇擂上,人們漸漸看不清兩個肉搏的人影,只聽到一連串肉身被擊打之後發出的悶響之聲,顯然戰況十分激烈。

這個時候,忽有好幾個巔峰大魔皇所屬的勢力,用傳送令牌。直接出現在混戰的人群里,與被無辜殘殺的那些看熱鬧的人一道,對烏家族人展開了攻擊。

局勢,頓時間變成了烏家人被圍剿。

慘叫聲此起彼伏中,十幾個呼吸的時間過去,最後一個烏家族人也被砍殺成一堆肉泥。

驚魂未定的人群中,江三策胸口多出好幾道巨大的血口,他胡亂給自己用了一點療傷葯后,就焦慮地看向擂台。

和他一樣,幾乎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擂台之上,那兩個人的戰鬥,直到現在還沒有停止。

每一聲沉悶的打擊聲,都像是落在圍觀者自己身上一樣,讓人情不自禁肉緊心悸。

人們十分好奇,那個叫希音的大師,明明只有初期修為,何以能在烏贇大魔神的猛攻中,絲毫不怯不懼,看樣子還跟他鬥了個旗鼓相當?

沒有人注意到,神皇堂的所有強手,此刻都悄然出現,混跡在人群中,搜尋著烏家的漏網之魚。

衣衫襤褸渾身血跡的流軼終於到了這裡,他看到倒在地上那些烏家人的屍首,心中無比的焦急,因為,他未能見到自己幾個侄子、侄女的蹤影。

就在此時,擂台上發出一聲巨大的轟響,兩道人影隕石一般飛墜分開,跌落在兩處。

流軼看到其中一個血肉模糊的身影,不禁失聲大呼道:「希音兄弟!」

話音剛落,他就要飛掠向擂台,殊不知,他感到幾乎同一時間,自己就被十幾道凌厲的殺氣鎖定了,定睛一看,盯住自己的強者中,有好幾個竟然是神皇堂從不輕易露面的巔峰強者!

「他們……神皇堂是什麼意思?」

流軼心中一凜,左手吞星盾,右手潛龍劍,警惕地看著這些人,正要喝問一句,就聽其中一個神皇堂的巔峰強者淡然說道:「流軼大魔皇,請閣下稍安勿躁,我神皇堂希音大宗師,正與烏家老賊激斗,這個時候,你最好不要妄動為好!」

「我神皇堂,希音大宗師?」這些字眼,讓流軼完全石化,他忽然驚出一身冷汗,怪不得希音兄弟丹道出神入化,煉器術也是神乎其神,原來他竟是神皇堂的大宗師?

「咦,神皇堂的大宗師,每一個我都熟悉得很啊,怎麼從不知道還有個希音?」

心中胡亂思忖著,目光再次回到神皇擂上時,流軼險些再次驚呼:「神皇擂?」

就算他再遲鈍,此刻也能猜到幾分。

無緣無故,沒有人可以隨便登上神皇堂的神皇擂台的,除非是有人要挑戰神皇擂。

剎那間,他心中可謂是百感交集,根據神皇堂這個強者的一句話,他就猜測到一個令他難以置信的真相。

「希音兄弟,成功闖過了神皇擂?已經獲得了神皇堂的認可,成為神皇堂第五位大宗師了?我靠,要不要這麼嚇人,這不是真的吧?」

「對了,到底烏家人為什麼要對我下手,難道就是因為烏三白覬覦我家那兩個小丫頭引起的?」

「流度和兩個小丫頭呢?她們在哪兒呢?」

流軼心急如焚,目光四處遊走,卻沒能發現流度幾兄妹,頓時急得不行。

忽然,他聽到人群中發出一陣陣驚呼聲。

「天啊,希音大師站起來了!快看啊!」

「怪不得希音大師能夠闖過神皇擂的丹擂,原來他一直隱藏了自己的真正修為實力,怪不得他能跟烏贇力拚這麼久,還能站得起來!」

「快看,烏贇站不起來了,難道是我眼花了?烏贇被希音大師放倒了?」

「哈哈哈,惡有惡報啊,烏家兩父子都被希音大師放翻在神皇擂上,希音大師太帥了!簡直是我的偶像啊!」

雜七雜八,一時間,人群中說什麼的都有。

流軼驚喜地看了過去,就見之前一直倒在擂台上一動不動的蕭怒,忽然慢慢從血泊中站了起來,更為驚人的是,他隨手往口中丟了一粒什麼丹藥,他的身體立刻就發生了奇異的變化。

傷口不再汩汩冒血,氣息也由衰弱逐漸變強,甚至於,人們還能清晰地聽到他渾身骨骼不斷發出爆豆般的脆響,那是骨骼碎裂后重組時特有的聲響!

「天啊,希音大師他……他吃的是什麼丹藥?這麼神奇?」

「哇哇,不愧是闖過了神皇堂丹擂的超級大宗師啊,隨便一粒療傷葯也絕不是咱們所能想象的,你看你看,這樣沉重的傷勢,這才幾個呼吸的時間,就好成這個樣子了,太神了!」

「好想知道希音大師吃的是什麼丹藥啊,喂喂,江三策在哪,快讓他說說!」

人們又一次發齣劇烈的嘈雜議論聲,不過這一次議論的焦點,卻是蕭怒究竟吞服了什麼丹藥,有著如此強大的神奇功效!

江三策手中的魔器小盾失手掉落地上,也渾然不覺,他痴迷地看著擂台上那個渾身浴血的烈焰魔男子,心裡只是反覆沸騰著一句話:「我要拜師,我要拜師,我要拜師!」

圍觀的人中,不少人看清了蕭怒取出的那粒神奇的療傷丹藥,但認識的寥寥無幾,偏偏江三策就是其中一個。

號稱八星聖葯的『返命丹』!

意思是,只要你手上有一粒『返命丹』,哪怕受再重的肉身傷害,也能很快恢復過來,一丹如有一命!

就連黃泉大祭師,抑或是神皇堂三位煉丹宗師,也沒有發現,其實這粒『返命丹』是蕭怒在第四關時,順手煉製出來的。

丹,只有三粒,收丹時,蕭怒悄然將其收取,連這幾個始終觀察著他一舉一動的老傢伙們也沒能發現蹊蹺。

此時蕭怒百感交集,他想到的是,人類修士中,不知有多少人曾經夢想著,有朝一日殺到小黃泉來,甚至於殺進黃泉聖地去,為了這個口號一般的夢想,人類修士不知有多少埋骨於茫茫魔域世界。

可悲的是,許多人根本連小黃泉在哪都不知道,白白將自己送葬在低等魔域世界,或許連魔域十八界都未能進入。

一切都因貪婪而起,又因貪婪而止。

便在此刻,蕭怒心中生出一個看似荒謬不已的念頭。

「如果,我真的拿到了魔域十八界的界鑰,並控制了小黃泉,那麼,當我把這些地方都改變成靈犀神之光照耀的地方,那個時候,人類對魔族的仇恨,亦或是魔族對人類的仇恨,是不是會就此消弭?那個時候,人類和魔族,是否不再糾結於,是否擁有虛空通道,來往於兩個截然不同的位面世界呢?」

「如果我真的做到了,我的浩然門功德,不知道會積累到怎樣高的一個程度!可惜,控制魔族容易,改變人心太難。相比較而言,我寧願多相信魔族一點……」

想到人類的狡詐與貪婪,蕭怒覺得自己這個目標根本不可能實現,索性暫時將其擱置。

說來話長,其實很短暫,這些念頭,不過是蕭怒服下『返命丹』后短短几個呼吸時間內想到的。

不得不說,烏贇的力量的確強橫。如果蕭怒沒有修鍊過修身術,沒有千錘百鍊過肉身,沒有開啟無數的輔脈,沒有覺醒蕭家血脈中的隱藏力量,剛才這一番激烈的肉搏中,他早就被烏贇生生打死了,而不是他最後反敗為勝,將烏贇渾身的骨頭拆散!

蕭怒終於發現,自己當初決定走靈武雙修之路,是完全正確的。

沒有當初的辛苦付出,哪有今日之輝煌戰果?

蕭怒一步一步慢慢走向癱倒在地的烏贇,這個只剩一口氣息的巔峰大魔神,神皇擂四周,頓時變得鴉雀無聲!

「你是什麼人?為何要破壞我挑戰神皇擂?」誰也沒有想到,走到烏贇面前的蕭怒,卻大聲喝問出這樣一句話來。

人們頓時愕然,敢情,今日烏贇帶著烏家眾人發瘋,跟人家希音大師一毛錢的關係都沒有?

那麼問題來了,烏家人到底為什麼發瘋的呢?

忽然間,人們齊齊把目光轉向一臉愕然的流軼。

此刻的流軼大魔神身邊,站著三個青年男女,同樣一臉愕然。

有人認出,那個年輕公子,就是之前拿出一條儲物腰帶,跟三白公子賭希音大師會通過神皇擂第八關的男子。

難道,烏家發瘋,都是源於那場賭局?

一場賭局引發的浩劫,這算不算? 隱身在空中,李學浩追著那一絲感應,很快就到了盡頭。

看著自己的家門口,他哭笑不得,三雙鞋子就擺放在庭院里的一角,而留在上面的氣息,除了自己和福圓直美以及山本綾音的,還有另一股特殊的氣息。

這股氣息他再熟悉不過了,是某個小東西的。

他展開神識,找到正在客廳里懶洋洋地趴地上無精打採的小東西,猛地用神識刺了它一下。

小東西瞬間毛髮豎直,站起身就竄出了客廳。

李學浩等在外面,很快,一隻火紅色皮毛黃色尾巴的毛茸茸的小狗從貓門跑了出來,喜滋滋地竄到他腳下,開始轉圈圈。

「說吧,偷我們的鞋子有什麼目的?」 本宮的駙馬欠管教 李學浩壓低了聲音,以免被家裡的千葉小百合等人聽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