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眨眼,雙方便連續變幻上百劍招,每一劍都沒有留情。

更詭異的是,上百劍招之下,楚暮的劍與天龍劍聖的劍,不曾交接一次。

手眼身步盡數施展,看起來十分簡單,實則每一個動作都歷經千錘百鍊,做到最精簡最直接最有效,摒棄一切華麗,只追求最本質的根源:殺!

不帶煙火的搏殺,更加兇險萬分,招招致命。


突然,天龍劍聖一個虛晃,後退開去,與楚暮拉開距離,一雙眼睛灼灼生輝,彷彿要洞穿楚暮似的。

「你的劍術……」天龍劍聖的語氣有無盡的驚訝和讚歎以及一種看到事實后的不可置信,因為他能夠看出楚暮的年齡,其實並不大,還不到三十歲。

不到三十歲,卻擁有這等劍術,這份劍術上的天賦,當真是驚天地泣鬼神。

「若是以往,在劍術上,或許我不是你的對手。」天龍劍聖第一次沒有自稱「本聖」,而是自稱「我」,表示他心裡對楚暮的認可:「不過,在這些年來,我無事時便鑽研劍術,已經突破一個極限,達到全新高度,接下去,我會拿出真正的實力。」

楚暮一聽,沒有絲毫害怕,反而露出了期待神色。

天龍劍聖此時所展現出來的劍術,已經讓楚暮感到莫大壓力,幾乎持平了,這竟然不是天龍劍聖的真正劍術水平。

「這個層次,我將之稱為……領域!」天龍劍聖神色肅然,讓楚暮一怔。

「領域……劍術領域……」低吟一遍,楚暮只覺得自己的血液要沸騰起來。

如今,他的劍術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限,劍術禁區十米,再突破,便是傳說中的劍術領域。

只是,劍術領域與劍術禁區,終究是兩種層次的東西,劍術領域凌駕於劍術禁區之上,雖然劍術禁區突破之後便是劍術領域,但這一個關卡,古往今來,不知道困死了多少個劍者。

就連以劍術專精的地球劍術師界,古往今來數千年,能夠突破到劍術領域的強者,也是屈指可數,不會超過十個。

楚暮如此年紀便能夠將劍術修鍊到劍術禁區十米的層次,可以說是古往今來的第一人了。

但楚暮卻不滿足,他還要繼續突破,達到劍術領域的層次,往更高的境界衝刺,只是,對於如何突破到劍術領域,卻沒有絲毫頭緒。

現在,天龍劍聖說他的劍術達到劍術領域層次,若是可以和他交手,感受其中的威力其中的奧妙,說不定會讓楚暮找到突破的契機。

這是一個機遇,縱然無法獲得天龍劍聖的傳承,單單有這樣的機遇,完全值得了。

「接劍!」天龍劍聖再度低喝出聲,一劍劈斬,這一劍,充滿可怕的力量,劍身上的金龍彷彿活過來,發出一聲震懾心魄的咆哮,劈山斷岳,開天闢地。

如果只是力量夠強,速度夠快,楚暮都不看在眼裡,讓他瞳孔瞬間收縮的是,天龍劍聖劈斬而來的這一劍,劍身周圍,衍生出一種奇特的力量,這一股力量說不清道不明,卻開始影響到四周的空間,使得這空間發生某種變化。

楚暮發現,面對天龍劍聖的這一劍,他無法閃避,因為四周的空間彷彿被封鎖了,更令他震驚的是,無法反擊。

斗劍,面對對手的進攻,要麼閃避,要麼格擋,要麼反擊,此時,無法閃避無法反擊,唯有格擋一途,但這一劍偏偏給楚暮一種感覺,就算是擋也難以擋住。

縱然如此,也要擋。

揮劍,震山勁首次發動,八面天荒劍以極高的頻率震蕩起來,一劍劈向天龍劍聖的劍。

雙劍碰撞,楚暮只感覺自己的劍被一股奇特的力量牽引,不自覺的往旁邊滑去,劍身上震山勁也在奇特力量之下消融。

收劍,再度劈出,震山勁又一次施展。

天龍劍聖手腕一震,劈出的劍速度更快,力量更強。

一連好幾次碰撞,震山勁一次次都被消融,根本就無法發揮出應有的威力,楚暮的劍也無法準確的擋住天龍劍聖的劍,那種感覺,就好像是抹了油似的,滑溜溜的,奇特的力量使得楚暮的抵擋變得十分無力。

「劍術領域……劍身周圍的那股奇特力量,便是劍術領域所形成的力量嗎?」楚暮暗道。

天龍劍聖的劍術領域終究不夠完善,在楚暮的幾劍之下,劍術領域之力瓦解,不得不再度變幻劍招,一劍再度攜帶劍術領域之力,從側面斬向楚暮。

依然是無法閃避無法反擊,只能夠再次的抵擋。

一次次的施展震山勁,一次次的被消融,楚暮抵擋得十分艱難,他很清楚,雖然震山勁一次次被消融,但也發揮了一點作用,若是沒有震山勁,只怕他只能夠擋住天龍劍聖一兩劍就會落敗。

天龍劍聖的每一劍堪稱返璞歸真,大道至簡,劍在他手中,劈斬刺削一板一眼,看起來毫無出奇之處,卻有無窮道理蘊含其中。

「所謂劍術領域,就是對劍術的理解達到一種超越的高度,對劍的掌握達到別人所無法達到的高度,對四周的環境也達到近乎完美的掌控程度,將種種一切互相結合起來,使得劍術能夠對四周的環境造成影響,這影響對自己有利對別人無利甚至有負面作用,是為劍術領域。」多次交手碰撞之下,儘管楚暮抵擋得十分艱難,隨時都有落敗的可能,但他強大的靈魂力量將細節觀察,妖孽般的悟性也將其中的奧妙摸索參悟,種種領悟湧上心頭。

在劍術上,楚暮的悟性說第二,無人敢稱第一。

他的劍術層次,已經達到劍術禁區的極限,只是因為積累不夠缺少契機,而無法參悟到劍術領域的奧妙。

原本以他自己的能力,想要突破這一個層次,達到劍術領域層次,至少還需要三年時間才有可能。

與天龍劍聖這一次的劍術比斗,讓楚暮親身的感受到所謂的劍術領域,一下子就節省了他至少三年的時間。

明白劍術領域的構成,楚暮的思路一下子變得開闊,種種明悟在大腦之中回蕩。

分析,參悟,理解!

再一次碰撞之下,楚暮的眼睛驟然一亮,靈魂之中彷彿有一道光芒閃過。

「接我一劍!」這一次,不等天龍劍聖出劍,楚暮的劍率先刺出。

天龍劍聖的臉色頓時一變,因為他感覺到,楚暮刺來的一劍看似平平無奇,卻將四周的空間都封鎖了一樣,讓他生出無可閃避無法反擊的感覺,那一劍的四周,更有一絲絲奇特力量纏繞,如同絲線般的遍布周圍空間,產生些許影響。

「劍術領域!」天龍劍聖的喉嚨滾動,滿臉驚駭,他萬萬沒有想到,楚暮竟然在與他的比劍之中,竟然突破了。

斬出一劍,雙劍碰撞,劍術領域之力互相抵消,兩人的腳步不受控制的後退,遙遙相對。

看著楚暮,天龍劍聖的精神突然有點恍惚,只感覺一切,都那麼的不真實。

「若是他與我生在同一個年代,只怕他的光芒將會掩蓋我,掩蓋一切劍者,讓所有的劍者都活在他的陰影之下。」天龍劍聖的心頭冒出這個念頭,不由的,有種慶幸的感覺,同時也有種遺憾的感覺。

(未完待續) 天龍劍殿深處,登龍台上,天龍劍聖雙眼大瞪,盯著楚暮,彷彿要看楚暮到底是怎麼構成的,怎麼會和別的劍者相差那麼多。

「可惜啊,如此妖孽,竟然與我的傳承無緣。」最後,天龍劍聖不由在心中嘆道。

「小輩,你叫什麼名字?」 一顧天下

「楚暮。」縱然面對一尊古老的劍聖神魂之體,楚暮也沒有表現出多麼的激動,只不過因為藉由天龍劍聖的劍術領域,從而參悟出劍術領域的奧妙,使得自己的劍術禁區終於突破極限,一隻腳踏進劍術領域之中,因此楚暮對天龍劍聖十分尊敬。

「楚暮,你的名字,我記住了。」天龍劍聖肅然道:「你的天賦之高,為我生平僅見,但是你似乎沒有傳承劍道?」

「沒有。」楚暮直接回答。

「沒有傳承劍道……是你無法傳承到劍道……還是你不願意傳承劍道?」天龍劍聖沉吟了一下,而後問道,雙眼有精芒爆射而出。

旋即,不等楚暮回答,天龍劍聖又說道:「難道,你想要走自創劍道之路?」


「正是。」楚暮沒有拐彎抹角,而是坦蕩的承認。

「自創劍道啊……」天龍劍聖的目光變得深邃,語氣更蘊含著無窮感慨,似乎對自創劍道十分的有感觸:「這一條路,並不好走,十分艱難,當年,與我同一時代的天才劍者,也有幾人選擇走自創劍道之路。歷經千辛萬苦,最終卻只有我成功的跨出那一步,自創出真龍劍道,但也是因為我獲得一絲真龍血脈的關係,若是沒有獲得真龍血脈,我也會和他們一樣,倒在自創劍道的道路上。」

楚暮聞言,頓時心頭一凜,通過天龍劍聖的話,更進一步的認識到自創劍道的艱辛困難。

但,這無法動搖楚暮的心志,只會讓他更加堅定,哪怕是最後,他也倒在這一條道路上,依然無悔。

楚暮的目光讓天龍劍聖的精神恍惚,依稀間彷彿又回到了那個拼搏的年代,種種記憶,如同走馬觀火似的在意識中呈現。

良久,天龍劍聖方才一嘆:「走自創劍道之路,沒有堅定無比的意志是不行的,從你的眼神我可以看出,你十分堅定,雖然我不知道最後你能否自創劍道,但有這一份不可動搖的堅定在,你一定會活得很精彩。」

楚暮點點頭。

自創劍道是一條十分艱辛的道路,沒有人保證自己就能夠成功,但想要成功卻必須付出別人無法想象的努力。

天龍劍聖沒有再說話,看起來似乎在沉思,楚暮也沒有打擾他。

時間一點點流逝。

……劍聖遺迹之外,三幽谷處,一道一道身影相繼出現。

「童天明……」

「還有荊無命也出來了……」

「有沒有人獲得天龍劍聖的傳承?」

「不知道,看童天明的臉色,應該是沒有得到天龍劍聖的傳承。」

「少主,是不是你獲得天龍劍聖的傳承?」荊家長老劍氣傳音詢問荊無命,荊無命則搖搖頭。

「不是少主,也不是童天明,那又是誰?」荊家長老十分不解。

各種議論聲此起彼伏,最終,由登龍梯失敗的十幾個劍者當中的幾個說明了情況。

「什麼!」

「竟然是他。」

之前,在這一群人當中,楚暮不過是一個不怎麼起眼的小角色罷了,元極境入門的修為而已。

唯有那些真正接觸真正看到楚暮出手的人才知道楚暮的強悍。

「竟然是楚兄!」申屠無敵雙眼大瞪,滿臉不可思議。

雖然申屠無敵也知道楚暮的劍術是非人級的存在,十分可怕,獲得天龍劍聖傳承的概率不小,但真正聽到楚暮獲得天龍劍聖傳承的消息時,他還是難免感到震驚。

申屠家的人也同樣感到震驚,同時,也感到擔憂。

「家主,這一次麻煩大了。」一位長老劍氣傳音道。


「是啊,家主,你看看那些人的眼神,肯定在打著楚長老的主意,一旦楚長老離開劍聖遺迹,他們必定會聯手,逼迫楚長老交出天龍劍聖的傳承。」另外一位長老也擔憂的說道。

「一個不小心,我們申屠家也可能受到牽連。」第三個長老分析道:「現在,我們申屠家又三個選擇,第一個選擇,和其他家族聯手,逼迫楚暮交出劍聖傳承,但我不建議這麼做,我想家主也不會同意這麼做。」

「這麼做,與小人有何不同。」申屠狂沙道。

「嗯,如此就只有兩個選擇。」那長老繼續說道:「第一個選擇,我們申屠家置身事外,從此之後,與楚暮再無任何關聯。第二個選擇, 我的女友活兒很好 ,但那樣做,我們申屠家必將與紫天府各個家族對抗,極有可能滅族。」

一是道義,一是家族存亡!

這個時候,申屠狂沙等於夾在中間,難以抉擇,他是家主,擁有決策權,事關重大,由不得他不謹慎。

選擇第一個,保全了申屠家,但與楚暮之間建立起來的良好關係瞬間崩潰,以後形同陌路,若是選擇第二個,則有兩種可能。

其一,楚暮被逼迫交出劍聖傳承,極有可能被殺,申屠家因此而沒落乃至滅亡。

其二,楚暮保住劍聖傳承,並且成功的脫身,那申屠家暫時沒事,而後等到楚暮將天龍劍聖的傳承完全消化,實力突飛猛進,再度歸來時,可以料想,紫天府根本就沒有哪一個家族敢動他,而申屠家也會因此而大興。

兩個極端!

這個時候,申屠無敵也不敢開口,雖然他心中有著自己的想法,但從小就被當做下一任家主培養的他,深刻的明白其中的厲害關係。

申屠狂沙心中,猶如冰火雙重天的煎熬,抉擇,無比困難。

……天龍劍殿登龍台上,沉思后的天龍劍聖眼中閃過一抹精芒,讓楚暮的心臟不由自主的一跳。

「你能夠來到這裡,便與我有緣,雖然不想要獲得我的傳承,但不管從哪一方面看,我對你都很滿意,尤其是你還要自創劍道。」天龍劍聖徐徐說道:「自創劍道,就不能夠獲得劍道傳承,但可以借鑒,我總共收集了三十種劍道,其中大乘劍道八種,小乘劍道二十二種,這三十種劍道,你可以隨意翻閱,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為你在自創劍道的道路上,奠定一份根基。」

聽到天龍劍聖的話,楚暮頓時大喜,心頭有一種激動。

自創劍道艱難,但如果能夠借鑒其他劍道,從其中有所參悟有所收穫,對自創劍道會有一定的幫助。

借鑒的劍道越多,理解自然會越深刻,到時候尋得合適的機會,要自創劍道時,難度也會降低一些。

「自創劍道,需要本源劍種,我沒有,唯有這三十種收藏的劍道供你翻閱。」天龍劍聖說道,一揮手,頓時,在楚暮的面前出現了三十個光團,懸浮著。

三十個光團有八個一樣大,像足球般的,有二十二個比較小,好像拳頭般的。

「你可以在這裡翻閱三十種劍道。」天龍劍聖背負雙手,輕笑道:「不過,在你翻閱這些劍道之前,我想,你應該還需要一些特殊的寶物。」

「特殊的寶物?」一時間,楚暮沒有反應過來。

「出來吧,小輩,你還躲到幾時?」天龍劍聖卻沒有回答楚暮,而是隨口說道。

「難道……」楚暮神色微微一變。

「見過天龍前輩。」修羅劍王的神魂之體從暗紅色小劍當中出現,落地,對天龍劍聖行劍禮。

論實力,修羅劍王不如天龍劍聖,論年齡,天龍劍聖比修羅劍王更古老,論成就,天龍劍聖也在修羅劍王之上。

這一禮,修羅劍王必須行,天龍劍聖也可以當之無愧的承受。

「神魂之體,你也是神魂之體。」受修羅劍王一禮的天龍劍聖喃喃說道,旋即盯著修羅劍王,問道:「小輩,想不想重鑄身軀?」

修羅劍王激動了,楚暮也激動了。

「前輩,如果有什麼方法可以讓修羅劍王前輩重鑄身軀……」楚暮激動說道。

「你願意付出代價?包括放棄天荒劍體獲得我的傳承?」天龍劍聖似笑非笑的問道。

「楚暮,不需要。」修羅劍王連忙說道。

「我願意。」楚暮稍微思考後,呼出一口氣,沉聲道。

天龍劍聖盯著楚暮,一臉嚴肅的樣子,彷彿要看穿楚暮似的。

「放心吧,我會尊重你的選擇。」良久,在楚暮覺得快窒息的時候,天龍劍聖開口笑道,讓緊繃的氣氛放鬆:「天荒劍體非同一般,不過你修鍊的層次太低了,好好努力,至於這個小輩要重鑄身軀,恰好,我這裡有一塊黃泉天晶。」

「黃泉天晶!」修羅劍王渾身都在哆嗦。

領主凱撒 ,足夠他重鑄身軀,而黃泉天晶,那可是黃泉之水的結晶啊,比黃泉之水更高一層次的存在。

用黃泉天晶來重鑄身軀,效果絕對比用黃泉之水更好好幾倍。

(未完待續) 登龍台,楚暮盯著三十個蘊含不同劍道的光球,而修羅劍王則雙手顫抖的捧著一塊黃色的晶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