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這九大隱匿勢力之間的關係有點有意思。

相互認識,卻又相互不知底!

相互知道,卻又相互不知曉對方所在。

這簡直有點不可思議! 很快,石峰感覺自己手中水漫天送的令牌,有了些許的變化。

變得有點淡淡的,上面的水紋更加清晰了。

水漫天一臉笑意的出現在石峰面前。

「諾,這個給你,龍頭!」水漫天不知道虯龍叫什麼,只好叫龍頭了。

「我叫虯龍,不叫龍頭!」虯龍最煩別的魂體叫他龍頭了。

雖然感激水漫天救了自己和石峰,還是拿龍眼翻了水漫天一眼。


「你,你就是傳說中的虯龍?你怎麼長得這個樣子?」水漫天驚訝的打量著虯龍。

「長這個樣子不好嗎?多帥氣!」虯龍見水漫天居然也聽說過自己的大名,立刻將身子拔直,一副得意的樣子。

「沒什麼不好,挺好的!只是你怎麼在這裡?」水漫天笑嘻嘻的看著表演能力極強的虯龍。

「我主人在這裡,我自然在這裡。否則我能在哪?」虯龍用手一指石峰。

「你主人!石峰首領是你的主人!」水漫天沒有繼續說下去。

傳說中奢殺成性,敢把天捅一個窟窿的虯龍,怎麼可能認一個修為這麼低的魂體做主。

但是她因此,頓時對石峰更是高看一眼。

本來,她在遺迹中遇到石峰的時候,覺得石峰身上有自己看不透的東西,才想著下交的。沒想到,這個石峰居然能讓虯龍認主,看來自己的決定是沒錯的。

這個石峰,自己必須用心交往。

「你們只要將已經變得虛幻的令牌放入口中,令牌自然就會融入到你的修鍊核心中。如果哪天你們想用它,直接將自己修鍊核心的魂絲包裹到令牌上即可!」水漫天簡單的解釋了令牌的使用方法,沒在繼續虯龍的話題!

虯龍和石峰都毫不猶豫的將令牌放入口中。

虯龍的令牌直接進入了心臟部位,他好奇的看著進入自己心臟部位淡淡的令牌,試著將自己的魂絲包裹了一下那個令牌。

他居然直接消失在石峰的面前。

「主!」虯龍也算是反應的快的,但是只叫了一個主字,人字還沒出口,已經消失了。

「這?」石峰指著虯龍消失的地方,詢問的看著水漫天。p??。

他知道,虯龍肯定是想喊主人,然後說什麼話。可是連人字都沒有聽到,他就直接消失在原地了。

「他肯定是用修鍊核心的魂絲包裹令牌了。所以,他已經進入了我們勢力所在的空間,你只管放心。」水漫天淡淡一笑。

「噢!」石峰輕噢了一聲。

水漫天應該不會對自己不利的,虯龍應該沒有什麼危險。

還是看著令牌在自己體內的變化吧。

按說,他的修鍊核心是在下丹田中的功力小球里。

可是那令牌剛剛進入自己的下丹田,九個大腳彷彿知道有東西要進入石峰的下丹田一般,出了願力小球,將準備自動進入功力小球的令牌攔住,強行帶入了願力小球。

這,怎麼回事?

石峰奇怪的看著進入自己願力小球,淡淡的令牌。

這大腳幹什麼?為什麼要阻止令牌進入自己的功力小球,而將它挾持到願力小球里?

石峰雖然奇怪,但是沒有阻止大腳將令牌帶入願力小球。

令牌一進入願力小球,九個大腳彷彿就和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一般,老老實實的呆在願力小球里。

任由令牌懸浮在半空。

覺悟碑奇怪的晃了一晃,接下來沒有任何動靜。

令牌沒有呆在大腳和覺悟碑所在的地方,而是慢慢的鑽進陣字自動構成的空間。

石峰的意識跟隨這令牌進入了陣字構成的空間。

各個陣法的節點還是由那些白色但有點發黃的亮點連接,原始能量的小液體顆粒還是如漫天繁星般散布在整個空間里,困、拿、殺三組大陣儼然不動。

令牌懸浮在陣字形成的空間里,一動不動。

嗯,看來這令牌也可以選擇願力小球待下去。

其實,願力小球也算是自己的修鍊核心之一。

既然令牌願意呆在願力小球里,試試看能不能用吧!

石峰將願力魂絲包裹到令牌上面。

頓時,覺得一種自己不能抵抗的力量牽扯著自己。

接著,他覺得自己騰空而起。

令牌在他的下丹田中不停的變換各種姿勢,而自己的身體也隨著令牌變換的姿勢而變換。

做繞右拐,上竄下跳,極速前進。

耳邊風聲呼呼,周圍是數不盡的黑暗。

時間只是轉瞬間,但是他身體移動的速度極快,好像走了無盡路途,拐了無數個彎,身體忽高忽低。

突然,他眼前一亮,身體停止了移動。

只是幾個呼吸的功夫,石峰卻感覺自己被令牌帶著走了數不清的路程。

一眼望不到邊的山水樹木、亭台樓榭出現在他的面前。

各種顏色的花一片片的,紅的像火,黃的像金,綠的鮮艷欲滴,一看就是經魂體打理過。

一條山脈橫亘其間,山上儘是高大的樹木。

亭台樓榭點綴在整個山脈的各個地方,恰到好處,彷彿是經過精心策劃般,一點不顯得突兀。

各種鳥鳴不斷鑽入耳中,賞心悅目。

蝴蝶飛舞,蜜蜂嗡嗡。

這就是一個縮小版的生靈世界。

整個空間雖然一眼看不到邊,但是石峰覺得,這個空間肯定不會太大。

空間里的明亮和黑暗,如同被漩渦吸進的地方一樣,一線之隔,天壤之別。

這種空間,真的太奇妙了。

水漫天不知怎麼的,居然比石峰先到。

虯龍沒有感覺到石峰已經來了,在那裡東摸摸細摸摸,看什麼東西都覺的奇怪。


石峰暗自嘀咕,這種地方怎麼找?不要說令牌引領自己來一次,就是成百上千,哪怕是上萬次,他也不可能記得到達這個空間的路徑。

一者,移動速度太快,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二者,飛行的過程中還東拐西繞的!

三者,一路全是無盡的黑暗,沒有任何標誌物。

也不怪水漫天說,九大隱匿勢力互相不知道所在。

這樣的地方,不論是誰,都不可能不用東西指引,而找的到。

石峰沒來得及跟水漫天打招呼,就被眼前的空間吸引住了。 「這是?」石峰自己嘀咕著,看著眼前的這一大片空間。

「主人,你也來了!這裡真的好美啊!虯龍我,如果能在這樣的地方生活一輩子,也算是超值了。我們留下來好不好,主人?」虯龍屁顛顛的跑到有點發獃的石峰身旁。

「呃,虯龍!沒事吧!」石峰看了一眼虯龍。

「有什麼事?這裡簡直太妙了!」虯龍誇張的用雙手比劃。

「石峰首領,既然來了,就隨我看看我的黃泉門吧!」水漫天一臉笑意,走到石峰的身邊。

「呃,水門主,感謝你這麼信任我們。我怎麼覺得你這裡的空間有點怪啊!」石峰對空間還是有點納悶!

這裡的空間好像是經過精心布置的,空間微粒的移動不像自己所經歷過的黃、白、黒棕人三個區域,都是雜亂無章,而是按照一定的規律運行。

甚至有點像定幽山上那巨無霸禁錮空間,但是卻又所不同。


「沒有什麼可怪的呀!自從我到了這個空間后,一直是這個樣子的。」水漫天見怪不怪了。

整天,整年的生活在這裡,別的魂體覺得再奇怪的東西,在自己眼裡,也不過就是爾爾。

就像是一個人,非得要到別的地方旅遊,去看新鮮的東西。可是他卻沒有發現,好多人卻要到他所在的地方去旅遊,也是想看一些新鮮的東西。

其實處處皆有景色,關鍵是你有沒有那種心境。

「噢,水門主,還要煩請你前面帶路!」

「這是我的家,我自然要帶你們轉轉,無須客氣!」

水漫天領著石峰沿著山脈上行。

「這山腳下,是我們散心的地方,都是有專門魂體每天打理的。」水漫天邊走邊介紹開了。

「這是我們幽皇以下修為的魂體居住的地方。」

水漫天指著半山腰一大片住房,介紹到。

「再往上就是幽皇居住的區域!」水漫天指著上面的一片房子。

「水門主,你們這裡怎麼飛鳥、蝴蝶、蜜蜂都有啊!」石峰好奇的問道。

「自從我來到這個空間,這個空間里就有這些小動物。怎麼來的,我也不知道。?道。」

「那你到這個空間以前,有其他魂體在嗎?你在這裡又呆了多久?」虯龍插嘴問道。

其實他是想證明,自己比水漫天還要老,這樣自己就有資格擺擺架子了。

「我來到這個空間的時候,沒有任何魂體,其它魂體都是後來的。我來到這裡大約兩千多年了吧,也或許是五千年,我真的不知道時間的概念。」

石峰邊走邊看自己覺得有點怪的空間。

虯龍開始跟水漫天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起來。

經過接近十來個時辰的步行,他們三個終於快到山頂了。

越接近山頂,石峰越覺得,水漫天她們所在的空間有點古怪。

「諾,這一片區域是幽聖、幽尊生活區!」

一大片住房出現在石峰他們面前。

「什麼?這是幽聖、幽尊生活區?」虯龍驚訝的指著面前一大片住宅,「你們要有多少幽聖和幽尊?」

「不多,也就是一千來個吧!」水漫天不以為意。

她確實已經習慣了,何況自己的修為比他們都高!

「怎麼會有這麼多幽皇以上?」石峰不再觀察這個有點古怪的空間,而是被水漫天報出來的幽聖、幽尊的數目嚇呆了。

一千來個!什麼概念!


幽體生活區還妄圖用無敵九宮陣保護安全,一千個幽皇以上,怕是十個無敵九宮陣,也不夠他們破壞的吧!

「原來我們都是幽皇,只是前段時間,或許是一千年,也或許是兩千年以前,突然有一股莫名的能量到來,我們就都升級了。本來幽皇的時候,壽命也就是幾千年,現在麻煩了,不知道要活多久了,真是麻煩!」

水漫天居然開始埋怨自己的壽命長了。

本來虯龍還想說,那是我乾的,你們的修為要感謝我。可是聽水漫天這麼一說,虯龍立刻住了嘴。

「那麼,其它八個隱匿勢力是不是也有這麼多的幽聖和幽尊?」石峰擔心起幽體生活區來。

如果九幽殿真的要去攻擊幽體生活區,也是這麼多幽皇以上的話,那,幽體生活區就徹底完蛋了!


「有沒有這麼多幽聖和幽尊我不知道。」水漫天知道石峰所慮,「幽皇以上是不可以輕易進入幽體生活區和孤魂野鬼圈的。除了構建無敵九宮陣的就大師祖,其它魂體必須要化作幽皇修為,才可以到幽體生活區和孤魂野鬼圈的。」

「那?」石峰頓了一下,血色巨棺水漫天不知知不知道,「有個大胖子,修為和你差不多,他也進了幽體生活區。」

「噢,那可能是他跟那個圈層有什麼特殊的關係,否則,是不能過去的。幽皇以上到了那兩個區域有兩種可能。一種可能,身心都會受到來自幽冥界規則的壓力,一不小心,有可能被壓得爆體。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頂住了規則的壓力,但是他所到的地方,會破碎,變成混沌,在混沌之地生存,即使我這等修為,也是做不到的!所以我們一般不敢過去,即使過去,也會是分身。」

石峰有點鬱悶了。

看起來自己是徹底得罪了九幽殿。

那七、八、九殿主過去的肯定都是分身。

六殿主修為這麼厲害,同為殿主的不可能修為差到幽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