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秦瀟雙目認真的看著葯鼎,雙手熟練的將幾株藥草扔進了葯鼎之內。右手陡然向前一揮,手指尖迅速竄出一束火苗極速撲向葯鼎之中,那些靈草迅速被火焰吞噬,只是眨眼間。原本鬱鬱蔥蔥的綠色藥草,瞬間變得枯萎。藥草精華不斷被提取出來,一道道帶著光澤的能量,如同一道道靈氣一般向著葯鼎中央彙集而去。火苗不斷衝撞著葯鼎內壁,如同有生命一般。

將藥草精華提取出來之後,秦瀟靈識迅速侵入葯鼎之內。不斷用意識壓迫那些能量融合在一起,沒多久,原本五顏六色的藥草精華,此刻全部融合在了一起。

「給我凝!」秦瀟大喝一聲,並且小心翼翼的控制著手中的火焰,生怕火焰過了丹藥品質會受影響。

看著那團乳白色液體能量不斷的凝聚成四顆白色丹藥,秦瀟那冷峻的面龐浮現出一絲微笑。

秦瀟急忙撤走了手中的火焰,輕輕一拍鼎身。四顆乳白色丹藥便是呈現在了秦瀟的眼前,這四顆丹藥都是二品中階丹藥。這四顆丹藥名為真元丹,可幫助那些未能突破瓶頸的人一舉突破。而這丹藥只能由元嬰後期高手服用,否則那些實力相對較低的金丹期修妖者服用會被丹藥的強大能量所反噬。不僅達不到預期的效果,甚至可能會損傷修為。

而這些丹藥對於魔域窟那些修魔者來說,簡直就是小孩看見了糖果一般。對他們有致命的誘惑。以前這種丹藥他們都是聞所未聞。因為整個人界的煉藥師屈指可數,就算是他們見到了,那些煉藥師肯定會被某一方強大勢力拉走。丹藥,在他們的眼中跟靈器一樣稀缺。而秦瀟要做的就是用這些丹藥去鼓勵他們修鍊,只要能夠達到元嬰後期。便可以得到真元丹突破到洞虛期,這種機會只要有點頭腦都會去爭取的。

本文來自看書網小說

… 這時,新任的四大洞主將林中帶到了一旁輕聲問到「林中洞主,這小子什麼身份,為何說話如此猖狂。」一個高瘦的精壯男子說到。

而秦瀟也是聽到了這話,淡淡一笑后沒有說什麼。

「他沒有背景,他也沒有傲人的實力,可是他有超越常人的思維與謀略。」林中對著四人說道。

「他才多大年紀,如果一無所有,單靠謀略有什麼用。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智慧與謀略是徒勞的。」一個身穿灰色長袍,頭髮略白。年紀稍大的老人說到。

「幾位這是不信任我孤影嗎?」秦瀟走了過來問到。

看見秦瀟聽見了幾人的對話,四大洞主皆是皺起了眉頭。

「小小年紀如此輕狂,不是什麼好事啊。他們可能怕你,可是老頭我不會怕你的。」老人看著秦瀟說到。

「哦,那又如何?」秦瀟笑著問到。

「好吧,跟老夫一戰如何?如果你能打贏我,老頭我絕對不再說一句話。如果你輸了,那便留下你的人頭。」老人雙目冷冷的說到。

「好,看你如此年紀也不容易,算了。我讓你一隻手如何?」

「呵呵,年輕人,切勿將自己提的太高,否則遲早會吃虧的。老夫我也算是剛進洞虛中期,對上你勝算有九成把握,可是我不會讓你,所以你還是儘力吧。」

「呵呵,我說到做到,讓你一隻手。」秦瀟笑著說到,說完將自己的右手背了起來。

「請。」秦瀟對著老人恭敬地說到。

看著兩人要打擂台,所有人皆是向後退去。這兩人實力都是極為高強的,要是在兩人打鬥之時被波及到了,那後果不堪設想啊。

老人拄著一根紅色拐杖,看上去也是一件下品靈器。看樣子老人在魔域窟玄冥閣中的地位不低,否則不可能有下品靈器。因為秦瀟剛混進魔域窟之時,林中林龍兄弟幾人用的也是下品靈器。

「孤影護法,得罪了。」老人拿起便是向著秦瀟攻擊而來,拐杖落下。隨著一聲巨響,地面開始裂出一條一米寬的縫隙,並伴隨一陣爆鳴聲沖向秦瀟。

「小菜一碟,不在話下。」秦瀟笑著道。隨後腳尖輕點地面,一個漂亮的後空翻躲過去了。


「還有什麼花樣,儘管使出來吧。」秦瀟雙手攏於胸前說到。

突然,秦瀟臉色一變。他發現眼前根本沒人。而他的身後則是傳來一股巨大的能量。

秦瀟急忙轉身,並拿出一炳青色長劍向後狠狠劈了下去。

瞬間,一道細如針尖的鋒芒極速朝著後方飛速。那老人輕輕一揮拐杖,便是擋住了秦瀟一擊,可是他也未能偷襲成功。由於是屬於擂台賽,秦瀟也根本沒有使出全力。

「孤影護法你贏了,老夫認輸。」老人恭敬的說到。

「咦,還沒打完呢,你怎麼知道你打不過我啊。」秦瀟問到。

「護法剛才那一招僅僅用了四成功力吧,若是護法全力出擊,恐怕老夫得落得個殘廢的下場啊。」

「呵呵,洞主承讓了。」

「我們擁護孤影閣主。」林中帶頭喊到。

他剛喊完,下方就有了響應。一群人也跟著林中大聲吼道「我們擁護孤影閣主。」

如此秦瀟也便是順理成章的當上了魔域窟玄冥閣閣主之位,而現在魔域窟上下對他也是畢恭畢敬。沒有人再敢不服了,就是有也會壓在心裡不敢說出來,生怕有人告密。

現在的秦瀟可以說是不同於尋常了,現在的他有了屬於他的真正勢力。而他以後要做的事情,便是壯大。

眼前還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還未解決,如今沐風已死。想必放在碧龍宮靈魂閣中的靈魂玉簡也會破碎,那碧龍宮宮主也不會善罷甘休的。必須要有一個策略,否則魔域窟面臨著滅亡的風險。

幾日內,秦瀟令部下重新翻修宮殿。裡面打鬥的痕迹十分明顯,滿地皆是碎石狼藉一片。如果不修建好,這成千上萬的修魔者也是無處容身啊。

秦瀟將林中以及挑選好的十幾名守衛一同進入到了林火與沐風曾經打鬥過的地方。裡面更是狼藉一片,巨大的青石掉落了一地。原本雕刻的栩栩如生的石獅如今只剩下那巨大的身軀,頭顱不知道去了哪裡。有了禁制都打成了這樣,要是沒有禁止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而林中也是對所有部下說,在清理碎石的時候留意一下那玉龍。

一聽是尋找玉龍,所有人都是變得嚴肅起來。在他們的眼中,像玉龍這種寶物可謂至尊寶一般的存在。要是能夠找到,首先在魔域窟中的地位肯定會是有質的飛躍。或許還能得到賞賜,所以很多人都是十分認真的尋找了起來。

可是雖然魔域窟上下所有人都在找這玉龍,可是他們之中沒有一個人會明白這只是秦瀟為掩人耳目而故意弄虛作假。到時候就算是碧龍宮宮主來了,他們也可以說玉龍丟失了。不知道是誰拿走的,死無對證。

三個月過去了,魔域窟玄冥閣重新修建完成。以前魔域窟大部分勢力都分佈在五大洞府,而秦瀟也是將大量的勢力聚攏到了玄冥閣。在他認為,只要玄冥閣沒有出事那其餘五大洞府就算出了事,可以支援。但是如果魔域窟玄冥閣被毀了,那一切也都完了。

玄冥閣大殿之上,秦瀟林中等魔域窟主要頭目此刻都在大殿之內。大殿之上放著一個用黃金鑄成的龍椅,從遠處看去金光四溢。龍椅之上還放著一張白骨皮,在龍椅兩側分別擺放著兩頭雄壯的石麒麟,兇狠的目光僅僅注視著前方,似乎有種要把敵人一口吞下的氣勢,看上去十分威武。而且洞壁之上都分別鑲嵌著幾副用月光石雕刻而成的水墨字畫,看上去甚是優雅。

如今的洞府比起以前看上去更加自然一些,以前的洞府充滿了陰森與恐怖,現在少了一份恐懼,多了一份祥和與神秘。

秦瀟一身青色長袍,滿頭墨發自然垂在雙肩。那越發成熟的面龐看上去十分迷人,那漆黑的眼眸中射出兩道精光,散發出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傲。

「各位洞主,那裝玉龍的寶盒可否找到?」秦瀟負手向前問到。

「回閣主,至今還未曾找到。」幾大洞主對視一眼幾乎同時開口說到。

「那玉龍事關重大,我魔域窟要想生存下去,必須找到那玉龍。」

「閣主,那日林火閣主與那神秘人交戰時您不在場,對吧?」一個身穿火紅色長袍的中年男子說到,這男子也是五大洞主之一。

「嗯,你繼續說。」

「既然那日您不在場,該不會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吧。」此話一出所有人都不再說話了。

「嗯,你說的有道理。要不然這玉龍絕對不會憑空消失的。」林中對著大家說到。


而秦瀟則是裝作沉思沒有言語,只是在用耳朵悄悄聽著所有人的對話。

爭論了許久,他們就的出來了這一個結論。這玉龍肯定是被第三方拿走的,那林火的實力接近洞虛後期,而那神秘人實力更是不在林火之下。所以要想成功在兩名洞虛期高手手中搶走玉龍。並將兩人殺害,那說明敵人的實力絕對高達大乘期,甚至是三級散仙。

「我們現在的處境十分危險,所以增強實力才是最重要的。從明天起,我打算閉關修鍊。剩下的事情交由林中護法管理。」

會議完畢以後,秦瀟便是衝進了自己的卧室之中。他從空間戒指之中取出葯鼎以及一些草藥,他打算煉製一些丹藥。讓魔域窟一部分人的實力強起來,以後肯定會有用。

只見秦瀟雙目認真的看著葯鼎,雙手熟練的將幾株藥草扔進了葯鼎之內。右手陡然向前一揮,手指尖迅速竄出一束火苗極速撲向葯鼎之中,那些靈草迅速被火焰吞噬,只是眨眼間。原本鬱鬱蔥蔥的綠色藥草,瞬間變得枯萎。藥草精華不斷被提取出來,一道道帶著光澤的能量,如同一道道靈氣一般向著葯鼎中央彙集而去。火苗不斷衝撞著葯鼎內壁,如同有生命一般。

將藥草精華提取出來之後,秦瀟靈識迅速侵入葯鼎之內。不斷用意識壓迫那些能量融合在一起,沒多久,原本五顏六色的藥草精華,此刻全部融合在了一起。

「給我凝!」秦瀟大喝一聲,並且小心翼翼的控制著手中的火焰,生怕火焰過了丹藥品質會受影響。


看著那團乳白色液體能量不斷的凝聚成四顆白色丹藥,秦瀟那冷峻的面龐浮現出一絲微笑。

秦瀟急忙撤走了手中的火焰,輕輕一拍鼎身。四顆乳白色丹藥便是呈現在了秦瀟的眼前,這四顆丹藥都是二品中階丹藥。這四顆丹藥名為真元丹,可幫助那些未能突破瓶頸的人一舉突破。而這丹藥只能由元嬰後期高手服用,否則那些實力相對較低的金丹期修妖者服用會被丹藥的強大能量所反噬。不僅達不到預期的效果,甚至可能會損傷修為。

而這些丹藥對於魔域窟那些修魔者來說,簡直就是小孩看見了糖果一般。對他們有致命的誘惑。以前這種丹藥他們都是聞所未聞。因為整個人界的煉藥師屈指可數,就算是他們見到了,那些煉藥師肯定會被某一方強大勢力拉走。丹藥,在他們的眼中跟靈器一樣稀缺。而秦瀟要做的就是用這些丹藥去鼓勵他們修鍊,只要能夠達到元嬰後期。便可以得到真元丹突破到洞虛期,這種機會只要有點頭腦都會去爭取的。

本書源自看書惘

… 這時,新任的四大洞主將林中帶到了一旁輕聲問到「林中洞主,這小子什麼身份,為何說話如此猖狂。」一個高瘦的精壯男子說到。

而秦瀟也是聽到了這話,淡淡一笑后沒有說什麼。

「他沒有背景,他也沒有傲人的實力,可是他有超越常人的思維與謀略。」林中對著四人說道。

「他才多大年紀,如果一無所有,單靠謀略有什麼用。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智慧與謀略是徒勞的。」一個身穿灰色長袍,頭髮略白。年紀稍大的老人說到。

「幾位這是不信任我孤影嗎?」秦瀟走了過來問到。

看見秦瀟聽見了幾人的對話,四大洞主皆是皺起了眉頭。

「小小年紀如此輕狂,不是什麼好事啊。他們可能怕你,可是老頭我不會怕你的。」 全球緝捕:帝少的萌萌妻

「哦,那又如何?」秦瀟笑著問到。

「好吧,跟老夫一戰如何?如果你能打贏我,老頭我絕對不再說一句話。如果你輸了,那便留下你的人頭。」老人雙目冷冷的說到。

「好,看你如此年紀也不容易,算了。我讓你一隻手如何?」

「呵呵,年輕人,切勿將自己提的太高,否則遲早會吃虧的。老夫我也算是剛進洞虛中期,對上你勝算有九成把握,可是我不會讓你,所以你還是儘力吧。」

「呵呵,我說到做到,讓你一隻手。」秦瀟笑著說到,說完將自己的右手背了起來。

「請。」秦瀟對著老人恭敬地說到。

看著兩人要打擂台,所有人皆是向後退去。這兩人實力都是極為高強的,要是在兩人打鬥之時被波及到了,那後果不堪設想啊。

老人拄著一根紅色拐杖,看上去也是一件下品靈器。看樣子老人在魔域窟玄冥閣中的地位不低,否則不可能有下品靈器。因為秦瀟剛混進魔域窟之時,林中林龍兄弟幾人用的也是下品靈器。

「孤影護法,得罪了。」老人拿起便是向著秦瀟攻擊而來,拐杖落下。隨著一聲巨響,地面開始裂出一條一米寬的縫隙,並伴隨一陣爆鳴聲沖向秦瀟。

「小菜一碟,不在話下。」秦瀟笑著道。隨後腳尖輕點地面,一個漂亮的後空翻躲過去了。

「還有什麼花樣,儘管使出來吧。」秦瀟雙手攏於胸前說到。

突然,秦瀟臉色一變。他發現眼前根本沒人。而他的身後則是傳來一股巨大的能量。

秦瀟急忙轉身,並拿出一炳青色長劍向後狠狠劈了下去。

瞬間,一道細如針尖的鋒芒極速朝著後方飛速。那老人輕輕一揮拐杖,便是擋住了秦瀟一擊,可是他也未能偷襲成功。由於是屬於擂台賽,秦瀟也根本沒有使出全力。

「孤影護法你贏了,老夫認輸。」老人恭敬的說到。

「咦,還沒打完呢,你怎麼知道你打不過我啊。」秦瀟問到。

「護法剛才那一招僅僅用了四成功力吧,若是護法全力出擊,恐怕老夫得落得個殘廢的下場啊。」

「呵呵,洞主承讓了。」

「我們擁護孤影閣主。」林中帶頭喊到。

他剛喊完,下方就有了響應。一群人也跟著林中大聲吼道「我們擁護孤影閣主。」

如此秦瀟也便是順理成章的當上了魔域窟玄冥閣閣主之位,而現在魔域窟上下對他也是畢恭畢敬。沒有人再敢不服了,就是有也會壓在心裡不敢說出來,生怕有人告密。

現在的秦瀟可以說是不同於尋常了,現在的他有了屬於他的真正勢力。而他以後要做的事情,便是壯大。

眼前還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還未解決,如今沐風已死。 天材魔妃︰你好,反派大人 。必須要有一個策略,否則魔域窟面臨著滅亡的風險。

幾日內,秦瀟令部下重新翻修宮殿。裡面打鬥的痕迹十分明顯,滿地皆是碎石狼藉一片。如果不修建好,這成千上萬的修魔者也是無處容身啊。

秦瀟將林中以及挑選好的十幾名守衛一同進入到了林火與沐風曾經打鬥過的地方。裡面更是狼藉一片,巨大的青石掉落了一地。原本雕刻的栩栩如生的石獅如今只剩下那巨大的身軀,頭顱不知道去了哪裡。有了禁制都打成了這樣,要是沒有禁止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而林中也是對所有部下說,在清理碎石的時候留意一下那玉龍。

一聽是尋找玉龍,所有人都是變得嚴肅起來。在他們的眼中,像玉龍這種寶物可謂至尊寶一般的存在。要是能夠找到,首先在魔域窟中的地位肯定會是有質的飛躍。或許還能得到賞賜,所以很多人都是十分認真的尋找了起來。

可是雖然魔域窟上下所有人都在找這玉龍,可是他們之中沒有一個人會明白這只是秦瀟為掩人耳目而故意弄虛作假。到時候就算是碧龍宮宮主來了,他們也可以說玉龍丟失了。不知道是誰拿走的,死無對證。

三個月過去了,魔域窟玄冥閣重新修建完成。以前魔域窟大部分勢力都分佈在五大洞府,而秦瀟也是將大量的勢力聚攏到了玄冥閣。在他認為,只要玄冥閣沒有出事那其餘五大洞府就算出了事,可以支援。但是如果魔域窟玄冥閣被毀了,那一切也都完了。

玄冥閣大殿之上,秦瀟林中等魔域窟主要頭目此刻都在大殿之內。大殿之上放著一個用黃金鑄成的龍椅,從遠處看去金光四溢。龍椅之上還放著一張白骨皮,在龍椅兩側分別擺放著兩頭雄壯的石麒麟,兇狠的目光僅僅注視著前方,似乎有種要把敵人一口吞下的氣勢,看上去十分威武。而且洞壁之上都分別鑲嵌著幾副用月光石雕刻而成的水墨字畫,看上去甚是優雅。

如今的洞府比起以前看上去更加自然一些,以前的洞府充滿了陰森與恐怖,現在少了一份恐懼,多了一份祥和與神秘。

秦瀟一身青色長袍,滿頭墨發自然垂在雙肩。那越發成熟的面龐看上去十分迷人,那漆黑的眼眸中射出兩道精光,散發出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傲。

「各位洞主,那裝玉龍的寶盒可否找到?」秦瀟負手向前問到。

「回閣主,至今還未曾找到。」幾大洞主對視一眼幾乎同時開口說到。

「那玉龍事關重大,我魔域窟要想生存下去,必須找到那玉龍。」

「閣主,那日林火閣主與那神秘人交戰時您不在場,對吧?」一個身穿火紅色長袍的中年男子說到,這男子也是五大洞主之一。

「嗯,你繼續說。」


「既然那日您不在場,該不會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吧。」此話一出所有人都不再說話了。

「嗯,你說的有道理。要不然這玉龍絕對不會憑空消失的。」林中對著大家說到。

而秦瀟則是裝作沉思沒有言語,只是在用耳朵悄悄聽著所有人的對話。

爭論了許久,他們就的出來了這一個結論。這玉龍肯定是被第三方拿走的,那林火的實力接近洞虛後期,而那神秘人實力更是不在林火之下。所以要想成功在兩名洞虛期高手手中搶走玉龍。並將兩人殺害,那說明敵人的實力絕對高達大乘期,甚至是三級散仙。

「我們現在的處境十分危險,所以增強實力才是最重要的。從明天起,我打算閉關修鍊。剩下的事情交由林中護法管理。」


會議完畢以後,秦瀟便是衝進了自己的卧室之中。他從空間戒指之中取出葯鼎以及一些草藥,他打算煉製一些丹藥。讓魔域窟一部分人的實力強起來,以後肯定會有用。

只見秦瀟雙目認真的看著葯鼎,雙手熟練的將幾株藥草扔進了葯鼎之內。右手陡然向前一揮,手指尖迅速竄出一束火苗極速撲向葯鼎之中,那些靈草迅速被火焰吞噬,只是眨眼間。原本鬱鬱蔥蔥的綠色藥草,瞬間變得枯萎。藥草精華不斷被提取出來,一道道帶著光澤的能量,如同一道道靈氣一般向著葯鼎中央彙集而去。火苗不斷衝撞著葯鼎內壁,如同有生命一般。

將藥草精華提取出來之後,秦瀟靈識迅速侵入葯鼎之內。不斷用意識壓迫那些能量融合在一起,沒多久,原本五顏六色的藥草精華,此刻全部融合在了一起。

「給我凝!」秦瀟大喝一聲,並且小心翼翼的控制著手中的火焰,生怕火焰過了丹藥品質會受影響。

看著那團乳白色液體能量不斷的凝聚成四顆白色丹藥,秦瀟那冷峻的面龐浮現出一絲微笑。

秦瀟急忙撤走了手中的火焰,輕輕一拍鼎身。四顆乳白色丹藥便是呈現在了秦瀟的眼前,這四顆丹藥都是二品中階丹藥。這四顆丹藥名為真元丹,可幫助那些未能突破瓶頸的人一舉突破。而這丹藥只能由元嬰後期高手服用,否則那些實力相對較低的金丹期修妖者服用會被丹藥的強大能量所反噬。不僅達不到預期的效果,甚至可能會損傷修為。

而這些丹藥對於魔域窟那些修魔者來說,簡直就是小孩看見了糖果一般。對他們有致命的誘惑。以前這種丹藥他們都是聞所未聞。因為整個人界的煉藥師屈指可數,就算是他們見到了,那些煉藥師肯定會被某一方強大勢力拉走。丹藥,在他們的眼中跟靈器一樣稀缺。而秦瀟要做的就是用這些丹藥去鼓勵他們修鍊,只要能夠達到元嬰後期。便可以得到真元丹突破到洞虛期,這種機會只要有點頭腦都會去爭取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