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說,木遠這一輩子若是沒有特殊際遇,再無晉陞星階的可能。

他這是壓榨自身潛力,甚至消耗生命力,來獲取力量。

這一切,就是那所謂天才的心作慫。

「轟!」

在木遠修為爆發之際,木同身上一股元氣旋風升騰而起,九竅全開,瀰漫在空氣當中的元氣洶湧而來。

整個人仿若出竅的利刃,鋒銳不可匹!

這一刻,木同就是一柄無堅不摧的刀!

任何人任何物膽敢抵擋在他身前,都將會被這一柄到斬成兩半。

「這是刀意?」

「難道木同覺醒的武脈是刀意?」

無論是擂台下方的木家子弟,還是觀眾席上的木家長老,望著仿若化成一柄鋒銳刀刃的木同,滿臉驚訝,不可置信。。

… 87_87355氣息暴漲,木同就仿若一柄出鞘的鋒刃,一股無堅不摧的鋒利升騰而起,撕裂木遠好像毒蛇一般的氣勢。

九竅俱通的圓滿通竅境修為,完全爆發出來,周身白色元氣井噴而出,彷彿要凝練成一柄利刃,直劈雲霄。

這等驚天氣勢,遠遠超過木遠那歸元境氣息。

「通竅境什麼時候強成這樣了?」

木遠爆發出歸元境修為,就已經讓所有人震驚不已。

如今木同居然能夠在氣勢上穩壓木遠,更是讓人有種跌破眼睛的感覺。

這實在讓人難以置信。

「咻!」

修為毫無保留地爆發出來,木同眼眸一抹金光閃過,腳下一踏,如山嶽移動,擂台顫抖。

元氣瀰漫的一拳,化成一道刀影,直轟而出。

簡單的一拳,沒用可以動用裂金真意武脈,但周身元氣經過裂金真意的反饋,早已沾染一點無堅不摧的氣息。


看似簡單的一拳,卻是木同融合了諸多玄階武技和【金猿靠】、【鎮天鑠金訣】兩大地階武技的全新武技【金猿鎮天】。

拳若刀影,化成鑠金光華,無堅不破,直轟向劈下來的毒蛇劍芒。

「狂妄的傢伙,竟然想要用手抗衡我的寶劍,當真找死!」

木遠猙獰地大笑一聲,身上如暗黑火焰般的元氣洶湧,毒蛇劍芒寒光閃爍,直劈而下。

「哈哈,看我不砸斷你的手。」

嘭。

一陣元氣撞擊聲音,氣爆聲響起,那一道拳影結結實實地轟向毒蛇劍芒。

所有木家子弟都愣住了,想象中木同的手掌將會被毒蛇劍芒劈斷的場景根本沒有發生。

相反,那一道鑠金般的拳影,勢如破竹,直搗黃龍。

毒蛇劍芒就仿若紙糊一般,被撕裂開來,元氣潰散,生生被轟飛!

木同周身經脈寬度堪比二星武將,無論丹田和靈竅都比歸元境五級武者儲存的元氣量要多太多。


且,周身元氣經過【裂金天元訣】的淬鍊,裂金真意的提純融合,精純度堪比元力。

如此強橫的一拳,豈是木遠這憑藉武丹提升的歸元境武者能夠抵擋!

「我最強的一擊,怎麼可能就這樣被破?」

木遠眼睜睜地望著劍芒被轟碎,連虎口被震裂鮮血橫流的痛苦都不察覺,滿目不可思議,瘋狂叫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劍芒劈出,連擊武脈就爆發出來,兩道劍芒疊加,居然連木同一道元氣拳芒都敵不過。

一瞬間,木遠整個人都崩潰了。

雙眼空洞地望著轟向丹田的元氣拳芒,木遠連抵擋都沒有抵擋。

「住手!」

劍芒被轟碎的一瞬間,一道喝聲從觀眾台上響起。

「轟!」

木遠魁梧的身影直接被拳芒轟飛,狠狠摔到擂台外,胸骨都斷裂了好幾根,全身上下一片青紫。

最傷的是,木遠的丹田直接被元氣轟碎,武脈光華潰散,此生再也無法匯聚元氣,繼續修鍊下去。

木同可懶得和木遠這樣瑕疵必報的人玩下去,若非大庭廣眾之下,他早就一拳轟殺他了。

「木同,你好大的膽子,沒有聽到本長老叫你住手嗎?」

一道人影從觀眾席上一躍而起,落入擂台,一名和木遠有七八分相似的老者,雙眸怒瞪木同,周身青色元氣迸發。

對方一落入擂台,木同就認出,這是八長老木秋水,木遠的爺爺,修為臻至二星武將。

想必方才木同一拳廢掉木遠,木秋水是想要報仇了。

「眾目睽睽之下,殘殺同族兄弟。你簡直置族規於無物,若是讓你這樣的人成長起來,他日我木家必遭大禍。」

一上來,木秋水就大義凜然地一頂殘殺同族兄弟的大帽子扣在木同的頭上。

「殘殺同族兄弟?當真可笑!木秋水,你真當所有人是瞎子嗎?」

面對木秋水的一頂大帽子,木同絲毫沒有慌張,滿目平靜道:「木遠一出手,就置我於死地,想要斬我雙手。我方才,也不過是一時失手,控制不了轟出去的拳芒而已。」

既然木秋水跳出來,不給點教訓他,怎麼對得起倒地的木遠呢?

眼眸一轉,木同挺直身板,反唇相譏道:「木秋水,若我實力不濟,被斬斷雙手,你可會出來主持公道?別******廢話了,想要為木遠報仇,直接了當說出來就是了,我木同接了就是了。」

「哼。本長老素來大公無私,豈會為了一點私仇而動你?」

被說中心思的木秋水,臉色稍微一變,旋即義正言辭道:「木同,你殘害同族兄弟,證據確鑿,休得抵賴。」

一星武將的氣勢轟然爆發,精純的元力透氣而出,木秋水不管三七二十一,大手一張,如同鷹爪一般,抓向木同肩胄。

玄階中品武技—【大力鷹爪】

元力迸射,爪影寒光閃爍,一爪足以撕裂山石,這一爪木秋水就是要廢掉木同手臂。

夠狠毒的!

木同身影並沒有後退,眼眸精光綻放,九竅元氣噴射,藏鋒不知何時,瞬間掌握在手裡。

浩瀚如奔流的元氣,洶湧到藏鋒上,刀芒瞬間暴漲。

「斬!」

爆喝一聲,木同握刀身影,如若一陣風一般,六米刀芒瞬間斬下!


刀芒如電,氣勢滔天,狠狠地朝著木秋水劈下。

刀芒未至,一股無堅不摧的刀風先到,吹得木秋水兩鬢揚起。

事情的發展,讓所有人都震驚了。

誰也沒有想到,木同不但沒有認錯,居然膽敢直接對長老出手。

而且,那一道刀芒斬下,快若閃電,速度居然比起木秋水的爪影還要快上幾分。

原來,這才是木同的真實戰力!

木同一拳轟飛木飛,一拳打下木均,甚至一拳轟碎木遠的劍芒,都沒有使用出全力,都有所保留。

現今,面對著星階武將的壓力下,才真正爆出可怕的刀芒。

凌厲的刀風,颳得眾人皮膚都有些生疼,卻無法讓他們閉上眼睛。

一旦閉上眼睛,將會錯過一場精彩的戰鬥。

「怎麼可能!」

望著那直斬而下的刀芒,木秋水眼眸一陣驚駭。

面對這一刀凌厲的刀芒,他彷彿看到自己被斬成兩半,絕無倖免。

他再不敢有任何託大,綠色武脈光華綻放,腰間寶劍劃過一道青色光華,化成漫天劍芒。

玄階上品武技—【青雲劍】。

武技爆發,漫天元力劍芒在刀芒落下之際,勉強架起一道防禦。

鐺。

金鐵交鳴聲響起,元氣元力撞擊,沙石飛濺,塵土瞬間籠罩木同和木秋水兩人,讓眾人都看不清狀況。。

… 87_87355鐺。

金鐵交鳴聲響起,元氣元力撞擊,沙石飛濺,塵土瞬間籠罩木同和木秋水兩人,讓眾人都看不清狀況。


一道身影從塵土中飛射而出,腳步每後退一步,腳下擂台青石就碎裂開來,足足退出上十步才堪堪挺穩身子。

「木秋水!」

所有人眼眸充滿不可思議,那從塵土倒飛的身影,並非是通竅境修為的木同,反而是一星武將木秋水。

塵土落下,手握藏鋒的木同展露人前,雙眸淡然地望著木秋水,面容古井無波,這一刀之威早就在他的意料當中。

「混賬,膽敢對本長老動手,當真置我木家族規於無物。」

爆喝一聲,木秋水身上青色元力再次爆發,寶劍一道劍光爆發,直奔木同要害而去。

「木秋水,休想傷我兒!」

一聲暴喝聲響起,一道碧綠色星光劍芒當頭劈下,直接砍斷木秋水的青色劍芒。

砰。

青色元力劍光砍斷,寶劍拋飛,木秋水身影連退好幾步,每一步擂台上都留下一個深達十多分的腳印。

一道氣度非凡的身影從觀眾台上一躍而下,橫在木秋水和木同兩人之間,正是木河。

擂台下的木家子弟目不轉睛地看著擂台,這可是兩位星階武將的爭鋒相對,可不是什麼時候都能夠看到的。

滿臉怒色瞪著木河,木秋水喝道:「家主,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想包庇你的兒子嗎?」

這些年,木河修為急速倒退,也就和他相差無幾。

可,木秋水依舊還有提升的可能,木河卻沒有再無未來,木秋水自是不將這家主放在眼裡了。

況且,木河這家主之位,遲早要易主。

望了望木秋水,木河寸步不讓道:「木秋水,別以為本家主不知道。我兒子傷了你孫子,你就想要公報私仇。所有人都看在眼裡,那是你孫子木遠先下毒手,我兒子也就自衛失手商人而已。」

木秋水毫無畏懼,聲色俱厲道:「家主,按照族規,殘害同族兄弟,就要廢掉修為,送上斷頭台。」

族規搬出來,就算木河也要遵守,不得違逆。

「哼。族規,你和本家主說族規?你倒說說,什麼時候,族規連自衛都要受到懲罰?你這混賬東西,還真不把我這家主放在眼裡。」

木河一改以往對所有事情不聞不問的態度,怒喝道:「木秋水,你想報仇的話,可以。本家主給你一個機會。」

「今天,在這裡,和本家主來一場。如何?」

一瞬間,周身星光元力綻放,遠超一星武將的氣勢爆發出來,氣機直接鎖定木秋水,隨時都準備要大戰一場。

「木河今天是怎麼了?」

「家主今天好像有些不同了。」

觀眾席上的幾位長老神色變化,互相對望一眼,都看出各自眼裡的震驚。

雖貴為家主,但木河根本無法掌握整個木家,甚至不敢對上他們這些長老。

可,今日木河意氣風發,仿若恢復往昔絕木劍兇悍無人可敵的霸道。

若有所思地看著擂台上一步不讓的木河,大長老眼眸閃過一抹隱晦的光華,卻也沒說話。

「木河,今天算你狠。」

衡量一下,木秋水扶著木遠走下擂台,卻不忘發狠道:「你今日包庇你的兒子,早晚會後悔的。」

說完,陰狠的目光還不忘蹬了一下木同,那日後再算賬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木同居然如此厲害,真沒有想到。通竅境四級武者,居然都能夠如此強悍!」

「那一道元氣刀芒,簡直能夠將星階武將斬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