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強行動用了一次靈力的代價,也是相當巨大的。

只是,為了達到目的,葉夕瑤不得不咬牙忍住。可待進入真龍谷的光門之後,巨大的靈氣衝擊,卻讓本就虛弱的葉夕瑤,瞬間渾身劇顫,待轉眼,便已來到另外一個世界。

一片光明,卻又滿眼蒼茫。

黃土,金沙……荒蕪的一無所有。唯有遠處若隱若現的廢墟,和高聳如天,卻半截腐朽的枯木,印證著曾經的輝煌!

這就是……傳說中的真龍谷?

強忍著渾身的不適,葉夕瑤有片刻的茫然。可眼下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塵塵,塵塵他們在哪裡?

想到這裡,葉夕瑤顫抖著身體,四下看了一眼。隨即發現,自己周圍除了一片黃沙,塵土,巨石……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不在,塵塵他們都不在!

葉夕瑤一愣,但隨後立刻明白了過來。原來,從真龍谷和之前的靈域一樣,從入口光門進入后,入口的位置,並不是統一的。

想明白了這點,葉夕瑤微微呼了口氣。可就算入口不統一,這裡也並非安全之地。所以當下,葉夕瑤立刻從懷中拿出一顆丹藥,放在口中,然後蹣跚著快步離開。

可這一次,葉夕瑤的運氣並不好。剛走沒多遠,便看到了不遠處有一個灰衣人影。

身體的不適,讓葉夕瑤的反應比之平日,遲鈍了不是一點半點。隨即反射性的想要閃身躲開,卻已然被對方發現了行蹤。

此時,那灰衣人也是一愣,待認出是葉夕瑤,當下轉身要跑。可剛一轉身,那灰衣人卻又停了下來,隨即向著葉夕瑤,走了過來。

咬緊牙關,站直身體,葉夕瑤將一切掩蓋起來。而待對方走進,葉夕瑤也終於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竟是當初在瀑布前,嘲笑顏家除了姦細的那個嘴賤不要臉的朱家人。

當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

頃刻間,葉夕瑤微微雙唇微抿。可已然慘白的臉色和血色全無的雙唇,還是出賣了她。所以待那朱家人一走進,先是不著痕迹的看了周圍一眼,然後便將目光落在了葉夕瑤身上。

「沒想到,竟然這麼幸運,會在這裡遇到葉天驕。說起來,能進入這真龍谷,也是多虧了葉天驕,只是沒想到,這真龍谷和想象中的,略有不同……」

眼前的朱家人侃侃而談,彷彿和葉夕瑤有多熟悉一般。可說話的同時,一雙眼,卻不住的打量葉夕瑤,顯然別有用心。

而此時的葉夕瑤,卻沒時間和對方拖下去。當下沒等對方說完,便直接冷聲道:

「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別過!」 話落,葉夕瑤轉身就走。

可這時,那朱家人卻猛地身形一晃,直接擋住了葉夕瑤的去路。

「葉天驕,這麼著急做什麼?」

說著,那朱家人又故意上下打量了葉夕瑤一眼,隨即輕挑的一笑,道:

「葉天驕,你好像看起來不舒服呀!臉色這麼蒼白,腳步也有些虛浮,沒事吧?要不要朱某幫助一二?」

葉夕瑤沒吭聲,只是冷冷的看著眼前的朱家人。

見此情形,那朱家人越發斷定了心中所想,隨即更加蹬鼻子上臉,一臉猥瑣的調笑道:

「葉天驕……不,應該是夕瑤妹妹,朱某是真心想要幫忙而已,夕瑤妹妹又何必拒人於千里之外呢?畢竟,女人嘛,總歸還是要找人依靠的好……」

這朱家人越說越過分。隨即,更是伸手作勢要摸葉夕瑤的臉。

見此情形,葉夕瑤瞬間雙眸一眯。可就在葉夕瑤拼了全力,想要動手的剎那,只見一抹刺骨的寒意,猛地從後方襲來。

這抹寒意太熟悉了。

葉夕瑤瞬間一愣,可沒等回神,便只聽耳邊傳來一道東西落地的聲響。

『嘭』

不輕不重的東西,使得落地聲有些沉悶。葉夕瑤反射性的低頭,可待看清后,頓時瞳孔一縮。

原來,掉落在地的,竟是一隻男人的手。

手腕處齊齊的被砍斷,傷口整齊的如同打磨了一般。只是細看之下,便發現傷口處,覆蓋著一層薄薄的寒冰,而透過那薄薄的寒冰,裡面血肉分明,清晰的簡直讓人毛骨悚然。

一瞬間的安靜,甚至連葉夕瑤都有些愣住了。

可下一秒,便只見對面的男子,忽然發出一道駭人的慘叫。

「啊——我的手!我的手!」

凄厲的慘叫,瞬間傳遍四周。可隨後,不等葉夕瑤皺眉,只見眼前一道白影閃過,下一刻,一隻有力的大手,頃刻間掐上那朱家人的脖子,一瞬間將他從地上,拎了起來。

慘叫聲,戛然而止。

而那被拎起的朱家人,更是早已瞪大雙眼,看著眼前驟然出現的白衣男子,血色全無。

「饒……饒……命……」

朱家人用力掙扎的祈求。可隨即只聽咔擦一聲骨頭碎裂的細響。接著瞬間一甩,那朱家人的身體便如同一個破敗的風箏一般,徹底消失無蹤。

礙眼的東西消失了。

而直待這時,葉夕瑤從微微回神。待抬頭,卻見眼前的高大人影,瞬間轉身,隨即便對上了一雙冰冷無情的眼。

熟悉又陌生,讓葉夕瑤有片刻的錯覺。

隨即,幾不可見的呢喃,不禁從葉夕瑤的唇齒間,輕溢了出來。

「九天……」

呢喃的低語,接著,葉夕瑤幾乎失神的伸出手,撫上那近在咫尺的臉……可沒等碰觸到,葉夕瑤便忽然眼前一黑,徹底昏死了過去。

癱軟的身體,如同秋風中的落葉。可就在葉夕瑤倒地的瞬間,一隻有力的大手,卻頓時將她攔腰抱住。

低頭斂眸,看著懷中氣息微弱的女人,洛九天有片刻的沉默。可隨後,便一個閃身,兩人瞬間消失無蹤。 許是這一刻,心中終於再沒有了擔心和防備。

沉積在身體中的疲累和痛苦,一瞬間,徹底迸發了出來。

隨即,昏昏沉沉中,葉夕瑤也不知道沉睡了多久后,終於悠悠轉醒。

睜開眼,周圍有些昏暗。

光禿禿的四周,昏暗中,略顯狹小。

可微微低頭,葉夕瑤卻發現自己的身下,竟鋪著一層柔軟的狐裘……

一時間,剛剛蘇醒的葉夕瑤,頓時有些懵。

身子反射性的輕輕一動,隨即發現,自己竟躺在一個人的腿上,同時,一抹熟悉的氣息,瞬間鑽入葉夕瑤的鼻息!

頓時,葉夕瑤猛地瞪大眼睛。接著一下子坐了起來,待回頭,果然對上了一雙熟悉,卻又冰冷陌生的眼!

是洛九天!

葉夕瑤一驚。與此同時,因為起來的太猛,本就剛剛恢復的腦子,頓時再次傳來不適。葉夕瑤抬手按頭,閉眼調整氣息,隨後待恢復了好一會兒,終於平復了下來。

周圍依舊一片寂靜。

再次睜眼,這回葉夕瑤終於看清了周圍的一切。

原來,他們是在一個不算大的土洞里。說是土洞,只因為四周的牆壁,都是斑駁的印記,並非天然形成。入口就在不遠處,放眼望去,外面也是一片昏沉,不知是清晨還是黃昏。

而此時的洛九天,就那樣安靜的盤坐在自己旁邊。同時,一件雪白的長衫也因為自己的忽然坐起,堆疊在旁邊,略顯凌亂。

葉夕瑤心頭一動,隨即看了洛九天一眼。這時只見一直斂眸不動的洛九天,忽而伸手,將長衫拾起,然後抖了抖穿在身上。

一瞬間,剛要開口的葉夕瑤,頓時有些局促,不知道說什麼好。但隨後,葉夕瑤還是輕咳一聲,然後拿出一顆丹藥服下,同時看向外面,低聲道:

「這裡是哪裡?」

葉夕瑤忽然開口,倒是有些讓洛九天意外。系著腰間帶子的手,微微一頓,然後抬頭看了旁邊的葉夕瑤一眼。

「不知道。」

葉夕瑤聞言,櫻唇輕抿。一時間,不算大的土洞里,頓時有些尷尬起來。

這讓葉夕瑤沒由來的感到一絲不自在。隨即起身作勢離開,可就在這時,只聽旁邊的洛九天,忽然開口道:

「你的身體,怎麼回事?」

葉夕瑤腳下一頓,隨即斂眸,道:「沒什麼!」

洛九天挑眉,明顯有些不信。可就在葉夕瑤以為他還要繼續追問的時候,洛九天卻話鋒一轉,道:

「為什麼要包庇顏家?」

葉夕瑤一愣,隨即恍然,道:「我沒包庇!」

「沒有包庇,為何要編故事?要知道,你的故事,根本就是破綻百出!」

洛九天難得說了這麼長一段話。葉夕瑤聞言,卻不禁輕聲一笑。

沒錯,當初在殺死那個顏家三叔的時候,葉夕瑤確實當眾說了謊。

因為被她殺死的那個人,確實是顏家三叔本人,也確實是天芒族的姦細。可面對眾人對顏家的非議,葉夕瑤卻公然編造了一個子虛烏有的故事。 也就是說,所謂的姦細殺了顏家三叔,然後吃了東西,變換成顏家三叔的模樣,混進大家之中……

所有這些都是假的。

事實的真相,就是顏家三叔暗中被天芒族買通,成為姦細,然後通過顏家,混進了靈域。

可這事不能公開。畢竟,顏家是百花城之主,一旦事情牽連到顏家,事情必將鬧大。

到時候,聖殿迫於壓力,必然會處置顏家。

顏家為此必然和聖殿離心,而這,定然會讓野心勃勃的天芒族,漁翁得利。

並且,如今正值妖族大舉進攻聖靈大陸之際,這個時候,更要小心提防。

當然,對葉夕瑤來說,包庇一個不知內情的顏家,總比為了抓一個姦細,而就此得罪顏家來得好!到時候,就算這次自己得不到龍炎花,多一個欠葉家人情的顏家,總比仇家來得好。

葉夕瑤心裡想的清楚。所以當下道:

「所以,洛閣主是要去聖殿告發我嗎?」

洛九天眉頭微動,忽然覺得這一聲『洛閣主』,莫名的有些刺耳。

洛九天沒再說話。而葉夕瑤,也因為剛剛的一翻口頭交鋒,冷靜了下來。隨即邁步抖了抖衣裙,走出土洞外,可待放眼望去,卻不由得微微一怔。

之前進入真龍谷的時候,因為身體的情況,葉夕瑤只看了一眼。當時只覺得這傳說中的真龍谷,一片蒼茫,卻沒有太過仔細看。可如今站在土洞口,放眼望去,就算是葉夕瑤,也不禁倒吸了口涼氣。

蒼茫的天空,不知是不是還沒有天亮的關係,如同霧霾一般,不見雲,不見日,只有灰濛濛的一片。

下方,黃沙,土石,一片荒蕪。遠處枯萎死亡,最後沒有完全腐朽的古木,在微風中,散落著幾不可見的齏粉。其間,一個個土丘一般的東西,不時夾雜其中,看起來破落非常,可葉夕瑤還是一眼看出,那哪裡是什麼土丘,而是一個個古城遺址。

破敗,荒蕪……眼前的一切,彷彿是被塵封了千萬年。如今開啟,卻只剩下歷史的塵沙!

「……怎麼會這樣……傳說中的真龍谷不是……」

眼前的一切,讓葉夕瑤有片刻的失神。這時,身後傳來腳步聲。洛九天隨即也從土洞中走了出來。

「真龍谷早在真龍一族滅亡之前,就已經被徹底封印了。距今至少有千萬年,比之萬聖之戰,還要久遠的多。」

洛九天無形中,給出了答案。葉夕瑤恍然,隨即發現,這裡確實靈氣稀薄。看來真龍族的滅絕,也讓真龍谷就此成了死谷。甚至比之外面的靈域,都不如!

葉夕瑤有些感慨。隨即邁步向前走,可剛走兩步,卻又腳下一頓,然後轉頭看向洛九天,道:

「洛閣主這次是一個人來的?不知來靈域有何要事?」

洛九天聞言,看向葉夕瑤,可好半晌都沒吭聲。但就在葉夕瑤以為他不會回答,轉身要走的時候,只聽洛九天忽然開口道:

「找龍炎花!」 葉夕瑤心頭一跳,瞬間回頭。

四目相對,卻滿是震驚。

「……你,找龍炎花做什麼?」

葉夕瑤不自覺的開口問道。

可洛九天,卻並未回答,而是直接邁步,想前方走了過去。

站在原地的葉夕瑤,頓時一愣。想要繼續追問,但最終還是忍住了。道:

「如此,那就在這裡別過吧!」

話落,葉夕瑤轉身尋個方向,便要離開。可就在這時,只聽洛九天頭也不回的說道:

「龍城不會出現在那邊!」

「你知道龍城?!」

葉夕瑤這回真的驚訝了。

要知道,當初自打從龜逅那裡得到龍城和萬妖斬的消息后,為了以防萬一,她可是連葉無塵都沒有告訴。而海族向來也不會和人族來往,那洛九天怎麼會知道龍城的事情?

向來清冷的臉上,難得出現一抹異色。洛九天聞言側頭看了她一眼,道:

「不知道龍城,如何尋找龍炎花?」

「你怎麼知道的?」

「你覺得呢?」洛九天不答反問。接著,不等葉夕瑤說話,再次邁步向前。見此情形,葉夕瑤雖然不想和洛九天同行,但最終還是銀牙一咬,快步跟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