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了……

小小年紀居然就這麼被阮清秋給帶壞了,鏡妖嬈嘆息。


她像她那麼大時,最多虐虐雲小白,再要些什麼,也就是找找師父的麻煩了——

呃……雖然現在也就和她差不多大!

「千靈,好久不見!」

「看來你師父已經教你乘雲了啊?飛得好好啊!」

是鏡妖嬈不好,出現得不是時候。

人家新手初學,她突如其來的一嗓子,差點把謝千靈嚇得從雲上掉下去。

「妖……妖姐姐……」


謝千靈的小臉都青了,驚悚程度可見一斑。

看見幽靈般出現的鏡妖嬈,她腿下一軟,當即跪在了雲上!

可惜她的技術不夠純熟,膝蓋落雲的時候沒有掌握好平衡。

只見她的雲微微一斜,人已經饅頭似地從三丈高的半空摔落下來!

「千靈!」

阮清秋難得地為人擔心,只可惜鏡妖嬈出現得突然。

她又離謝千靈不近,想要拉她,也措手不及。

鏡妖嬈本無意打擾,到底咽不下心中的那口惡氣,那孩子明明身姿卓越,居然還哭那麼久求她教導

——她也不覺得浪費寶貴的水資源?!

真是半點覺悟都沒!

「小白……助人為樂……」

鏡妖嬈決定了,從今天起她要做個有仇必記的好姑娘!

雖然小小仇恨不一定非要討回說法,但是她也不能像君不蒼說得那樣,活得太不明不白。


「好嘞!」

突然冒出來的雲小白像跑堂的似得,昨天回雲族睡了一覺今天起來元氣滿滿。

這就是身為轉世雲的驕傲!無論靈魂出竅地多遠,只要回得來,第二天,就又是一條好漢!

「清秋姐姐——」

患難見真情必然是沒錯的。

果然,掉下去的時候,謝千靈嘴裡呼喚的,還是幫她支招的清秋姐姐。

只可惜,最後救她的是差點被她摔死的鏡妖嬈。

謝千靈失魂落魄地往地上摔,卻最終沒有受傷,被穿著藍色小褲褲的雲小白無比完美地救下!

「鏡妖嬈……你的雲恢復得可真快啊!」

阮清秋冷斥,深陷的瞳色中滿滿的算計。

鏡妖嬈走近她們,將它家貴族寶貝雲招了回來,雲小白今天穿了新褲子,簡直就是雲族中的小正太!

「不快不快,沒師姐教壞師妹的速度快。」

鏡妖嬈瞥向謝千靈,恰好見到謝千靈小心翼翼地看著她,阮清秋剛好從雲上落下來,將坐在地上的謝千靈一把拉起!

「鏡妖嬈……你什麼意思?!」

畢竟是做了虧心事,鏡妖嬈這才只說了冰山一角,阮清秋就已經有所警覺了。

謝千靈站在她的身旁身體都軟了,心裡只擔心鏡妖嬈是不是知道了那天的事情,萬一告訴她師父她就徹底死定了!

「不想和你說話,我問千靈。」

鏡妖嬈笑笑,滿面春風暖得花都要開了。

謝千靈看著那笑容卻只覺得森冷刺骨,彷彿下一秒,她就會被整個凍起來似得。

「妖姐姐……」

嘴裡還親切地叫著,心裡已經沒了底氣。

她自己也明白,自從被鏡妖嬈看見她會乘雲的那一刻起,她的妖姐姐基本就知道了事情的全部!

「千靈,我問你,這乘雲術是不是你師父教的?」

「不是……」

「你現在的乘雲術比我還好,看樣子不只是學了一天兩天。」


「是……是妖姐姐生疏了……」

「我還第一次聽見這麼說話的呢,千靈,你新找一個師父,穆亦笙知道么?」

「師父……」

「你昨天還要我過來幫你求情,今天我來了,可是你這已經有師父了……你說我到底該怎麼做啊?」

「……」

現在的謝千靈,當真是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她每次都是趁著師父不在的時候去向清秋姐姐學的,因為她知道自家師父不喜歡清秋姐。

只是現在被妖姐姐看見了,妖姐姐還這麼說……

萬一等下師父回來了,她真的告訴了師父,那她和師父的關係,可就再也回不去了!

「鏡妖嬈!你都多大的人了,還欺負千靈這麼小的孩子!」

「這句話原封不動地還給你!阮師姐……」

「其實我最討厭記仇了,但是有人告訴我……我再不記仇,我就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了!」 鏡妖嬈向來不喜歡拖泥帶水,何況和阮清秋這樣的人,她還真是多說一句都嫌煩。

該透露的透露了,她的大事已了,當即拍拍屁股,乘上她家性感小雲,揚長而去。

「清……清秋姐……」

「妖姐姐說的有人告訴她……是什麼意思?」

古樹林立間,謝千靈看著鏡妖嬈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

若說上次阮清秋說鏡妖嬈厲害,她還不信;那這次自己被人家救了,她是不信也得信!

「還能有什麼意思?!一定是那時你我被人看到了,不然她怎麼會知道這些事情?!」

阮清秋的臉色極差,鏡妖嬈其實並未真的說些什麼。

只是單憑她那句「怎麼死都不知道」已經能猜個七七八八,當時定是有人看到了,只是又會是誰呢?!

「那……那怎麼辦?! 鬼王歸來當奶爸 ?還有妖姐姐,她今天知道了,等下會不會去找師父?!」

到底還是個孩子,事情還沒弄清楚就立刻慌了,圓滾滾的眼淚又要掉了出來,阮清秋看著她,只覺得心煩。

「哭哭哭!除了哭你還能幹什麼?!」

「剛才鏡妖嬈半句話沒說,就把你嚇成那樣,若是她剛才當著面揭穿我們,你豈不是還真要從雲上跳下來?!」

「啊!」

謝千靈像是受不住似得,立馬跌坐到了地上,阮清秋只惱恨鐵不成鋼,這丫頭怎麼如此受不住,一點點事情就嚇得半死?!

「給我起來!」

十三印 ,阮清秋已經拉了她兩次,偏偏那丫頭站都站不穩,都被她拉起來了,還晃晃悠悠的。

「你這點膽子,還說要跟你師父除妖呢?」

「你以為你和鏡妖嬈同時遇危險,你師父會救你?!」

阮清秋怒道,恨不能把謝千靈一巴掌抽醒。

「可……可是……清秋姐姐……我好怕,好怕被師父知道……」

謝千靈的頭埋得低低的,眼淚撲撲簌簌便落了下來。

「沒什麼可是的!」

「鏡妖嬈既然來找我們,就必然不會把這件事情說出去!」

阮清秋強自鎮定道。

「如果你實在怕,就多討好她!」

「就當是你一時糊塗,被我教壞了!」

在謝千靈看來,阮清秋教她的法子果然有用,她當日便去找了鏡妖嬈,當晚師父就原諒了她。

在鏡妖嬈看來,她不過是想給謝千靈多一次機會,不過若是謝千靈以為她還會一如既往地信她,那就大錯特錯了。

今年的中秋,天山要舉辦一次中秋之宴,聽聞再過幾年便是了天山仙門大開的日子,那天,會有一批學成弟子得到收徒資格,與三尊一起挑選想要加入本門的弟子。

而這次的中秋之宴,為的就是將現有門內弟子的修為分個三六九等,好選出那些有望收徒的,在未來幾年裡重點培養。

鏡妖嬈是師父外出時捎帶回來的,算是師父走過路過沒有錯過的結果,因此她從來沒見過天山選弟子是個什麼樣子的盛景,雖然自知自己資質不行,但也總會有所嚮往。

掐指一算,如果師父閉關順利, 星際之萌妹來襲 ,若是師父趕上了,不知道會不會再收個誰進來。

想到這裡,鏡妖嬈不禁想到了自家師兄。

自家師兄好歹也活了一千多年了,雖然長得不老,但收徒應該不看長相吧?!

「師兄,你會不會在中秋宴上爭從師資格啊?」

鏡妖嬈自己發明的專業術語聽起來格外的霸氣,郁敬一正在榻上打坐,黑色的袍子果然不容易臟。

「不會。」

郁敬一連眼睛都不睜,只乾乾淨淨吐了兩字。

「為什麼啊?」

鏡妖嬈難免覺得可惜。

多少弟子盼望著把那琉璃佩換成玉佩,自家師兄竟然想都不想,就來了個決斷明了。

「我學藝不精,離收徒還有的是距離。」

「況且現在還不知到仙門大開的時候,師父能不能出關。」

「師兄收徒弟,和師父有什麼關係?」

許是郁敬一覺得鏡妖嬈話太多,乾脆睜開了眼睛,看著她。

「師父的爛攤子還在我這,我怕爛攤子還沒收拾,再來個砸攤子的。」

「……」

自從那天在郁敬一處受挫后,鏡妖嬈就再也不敢肆意打攪她家二師兄了,免得又被人加上爛攤子的桂冠,她準備自己奮發圖強,做個有志氣的美攤子。

於是穆亦笙和謝千靈來的時候,基本都是看見鏡妖嬈在練劍,鏡妖嬈最近在和小白研究是不是可以一人一雲配合到一起,天衣無縫,從而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丫頭!」

「哇!妖姐姐好厲害!」

青巒后峰,原先郁敬一種葡萄的地方現在變成了鏡妖嬈的試煉場,葡萄藤被小心翼翼地移植到了一邊,另闢一半空地專門供她舞刀弄槍。

那一半的空地上,一隻紫雕凶煞異常,據說此雕脾性殘暴,天生只為殺戮。

這是元寧和朗清前兩日隨傅音去人界時抓回來的,一共有兩隻,他們自己留了一隻用於試煉,給鏡妖嬈送來一隻。

元寧還特地讓朗清給鏡妖嬈布了個結界,防止紫雕亂跑,那紫雕雖說只有半人高,卻生命力極強。

朗清說只要鏡妖嬈不打中它的心臟,那雕便不會死;而且野生的紫雕時常會為爭食相互打架,對於痛覺極度遲鈍,就算是拿來試煉,也不會顯得不太人道。

謝千靈稱讚的是鏡妖嬈的一躍,那紫雕凌空而下想要吃她血肉,她和雲小白一上一下,立即極其輕鬆地躲開了。

那紫雕叫囂著追來,雲小白又適時地接住了她,她的一張拍在紫雕噁心,一道鎖身印就已經包裹了雕鳥全身,將其牢牢定住!

「穆亦笙?」

那紫雕從半空墜了下來,被封印死死地釘在地上,鏡妖嬈這才落地往兩人的方向走去,穆亦笙見了她就要抱,被她一個閃身不著痕迹地躲開了。

「有事說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