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下一擊…”周陽緊握雙拳,“不管怎樣,都要撐得下去,下面就靠虛無了!”

之所以不過早的使用虛無,不是周陽在這臨死之時還怕別人發現,而是周陽硬撐,合理的安排自己的防禦!如果過早了,周陽知道,那將會死的不能再死!

要知道,虛無是自己最大的殺手鐗。最大的殺手鐗自然要應付盧石的最強一擊!

“嗯?還未死!”

看着虛弱不堪的周陽,隨時倒地的周陽,依舊在那跪着,盧石的臉上瞬間充滿了猙獰與憤怒。

一擊不死,兩擊還不死!要知道,他之前在別人的面前是那樣的從容與自信滿滿,可現在,他在別人的眼中已經不是赤、裸、裸的丟人了。

“風神怒吼!”

隨着那塵土消散,依稀間若隱若現的顯現出一個人影!看着人影,盧石左手擡起魔法杖,冷厲喝道。

鬼緣契

剎那間只見他手上的魔法杖頂端的魔獸晶核,瞬間變爲白色石頭模樣,然後碎裂開來。

晶核之內滂沱的風系元素,剎那間注入盧石體內,有如灌頂!這一次,盧石完全使用了全力。

再一次風系魔法元素驟聚,在這天空之上,竟然詭異的有一股雲彩一樣的龍捲風凝聚而成的風系魔法屬性漩渦,不斷的吸納天地間的風系元素!完全注入到盧石的身體內。


龐大的風系元素,完全的包裹了盧石的全身。

更龐大的魔法技能,在盧石的面前,緩緩凝聚。

周陽看着猙獰且瘋狂的盧石,雙眼之中精光大放,雙拳緊握,心中堅定道:“頂住!”

突兀。


一道藍色閃電,從這萬里無雲的天空直降而下,電光火石間,暴虐的劈在被風系魔法元素包裹的盧石身上。

與此同時,趙昌急迫嘶吼:“全體防禦,準備戰鬥!”

剎那間,周陽眸子一亮,趁着大亂將起剎那間,右手猛然拍地。再次出現,是在白靈的身邊,而且近在咫尺的看着趙昌! 左手擡起,正要再次準備三針聚頂的趙昌看着面前一臉微笑的周陽。

那微笑讓他覺得尤爲刺眼!彷彿,那微笑之中帶着不屑,帶着嗤笑,帶着譏諷,各種羞辱。

緊接着,周陽的身影一閃,扛着白靈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只不過,在周陽使用傳送卷軸的剎那,原本白靈所在之處,竟然詭異的出現了一頭黑色的猛虎,還有更多道強大的魔獸的氣息。

只是,這虎眼眸之中電閃雷鳴,身體上更是電光火石,時隱時現,而剛纔那盧石身上的一道閃電,所有人都知道,是這黑虎所爲。

“竟然是它!”周陽感觸黑虎身上的威勢,他知道,此黑虎他見過,就是當時被狂暴軍團袁寶追擊之時,這黑虎出現過一次。


就在周陽消失的瞬間,他聽到趙昌驚喜的喊道:“趙文哥。”

與此同時,一頭不弱於黑虎的白虎出現在黑虎的面前,而那白虎身上更是跨坐一個人影。

緊接着,周陽聽到,那白虎之上的影人說道:“想逃?!”

“竟然能察覺到自己所在之處!”一個傳送卷軸一閃之後,周陽神識的蔓延震撼的窺探到一股強大的神識鎖定着自己。

“一定是趙昌口中的趙文,逃,逃,逃!”

下一刻,周陽周身再次白光乍現,頓時消失在原地。

森林之海森林之中,周陽扛着白靈,每次閃現出身影,卻再次使用傳送卷軸繼而消失。

“呼,那道神識終於不鎖定自己了。”周陽窺探到趙文強大的神識消失之後,心中一緩,喘出一口大氣,緊接着,周陽的身影再次白光乍現,消失遠處,只是那遠處空氣之中,迴盪着周陽的話語,“還是離他遠點,以免追來。”

又是數個傳送卷軸之後,即便是周陽自己彷彿也迷失在這森林之海。

一片石林之地。

周陽看着腳下,地面延綿望去,呈現的是一片極大的石灰岩地面,其中怪石嶙峋,最高一處,竟有百米之高。各種形狀,顯得詭異,恐怖森森。

由是此時寧靜之時,更添恐懼。

“白靈,你還好吧!”沒有時間去觀看石頭,周陽着急的詢問着白靈。

“主人,我…”

白靈奄奄一息的回答着周陽的話。

“怎麼樣?你看,這是魔雲獅之血肉,這是狼王血肉,你要什麼?怎麼才能恢復。”

周陽慌忙之間,手忙腳亂的詢問白靈。

“嗯?”一時間,周陽無意感覺到自己不遠處,一股滂沱的能量猛然散開。頓時間,覺得那股能量有些熟悉,周陽疑惑不定,連忙說道:“白靈,你現在着休息片刻,我去去就來。”

不等白靈回答,周陽往白靈的大口之中灌下魔雲獅的血肉之後,閃身不見。

一處殘垣斷壁之上,周陽的身影匍匐其上,看着下面臉色驚喜:“我說什麼,原來是神晶!此處竟然能發現神晶!”

“必須要得到,正好救治白靈!”

隨着周陽視線望去,一條巨大的森蚺在幾個嶙峋的石頭中間!因爲石頭的搭建,恍如那正好形成一個窩。

而此時,那條十米之長,一米多粗的森蚺,盤成一盤!重要的是,它的身上有着金光繚繞,猶如周陽吸食神晶情景,一般模樣。

也正是這金光氣息的泄露,以及森蚺的身體變化,周陽一眼看出,那森蚺正是在服用神晶。

“實力還沒有達到7級,處於6級後期,天助我也!”周陽面上一喜,雙拳緊握,心中繼續想到:“奪!”

隨着周陽話音落下,周陽右手往石壁一拍,頓時淡藍色光暈一閃即逝,緊接着周陽的身體消失不見。

“給我死!”

下一刻,周陽出現在渾身滿是金光繚繞的森蚺旁邊,周陽冷眼沉聲喝道。

與此同時,巨大的森蚺也是睜開那幽蘭的眸子,血盆大口剎那間睜開,直接要吞噬自己眼前小小的人類。

周陽嘴角一挑:“虛無,給我殺!”

與此同時,周陽身影雖然未動,只不過那身體表面之上,竟然出現一股強大的黑色魔力。

看着那黑色魔力,森蚺眸子之中幽蘭跳了兩跳,滿是一幅駭然之色。

下一刻,森蚺的大半個頭顱,消失不見。

被周陽身體之中護主而出的虛無,所吞噬。

隨即,周陽右手上一股黑色虛無包裹,對着森蚺七寸之處,猛然轟去。隨着虛無的吞噬,周陽的拳頭沒有任何阻礙的進入了森蚺的體內,右手在其中摸了摸。

“在這。”看着手中漆黑的石頭,周陽臉上一喜,甩了甩手上的血液,“比之自己使用的神晶,威能是少了不少,可是卻足有大半的威能沒有被這森蚺吸收。”

“可救白靈,絕對沒有問題!”

周陽嘴角一挑,隨即身影消失不見。

······

半天后。

“看來自己是因爲虛無的緣故,神晶的吸收才如此之快。不然,白靈的吸收怎麼會這樣長久。”看着白靈的傷勢一點點恢復,周陽滿心喜悅。“慢就慢了,活下來就是最幸運的。”

“不過,這神晶怎麼會出現在一頭實力不大的森蚺之手?”周陽眉頭緊皺,“難道因爲都是蛇,是一家子,蛟龍贈送給它的?”

想到這,周陽先行笑了出來,隨即搖搖頭想到:“不可能,完全不可能!一個森林之海,何其之大,裏面的蛇類魔獸更是千千萬,蛟龍能照顧的過來?”

“再說修煉一途,不和自己有關係,自己怎麼可能把自己的寶貝贈送其它?再者說,即便是蛟龍贈予森蚺的,可是爲什麼不爲其守護,等待森蚺完全吸收?”

越想,周陽的眉頭皺的越緊。

隨即,周陽眸子一亮,一種可能的情況,出現在周陽的腦海。

“神晶到底是怎麼出現的?那蛟龍又是怎麼得來的?”周陽眸光一閃,一拍腦袋,嗤笑道:“我真是笨!既然蛟龍能得到,爲什麼其它魔獸不能得到。”

“能得到神晶,那麼只有一種可能。”

“這森林之海其中某處,肯定有神晶的出現,而且數量還不少!且都是無主的,任人搶奪!”周陽眸子一亮,想到了自己使用神晶帶來的強大實力,心中渴望,“等白靈恢復,我也去尋找尋找這神晶!”

“只有提高自己的實力,才能對抗韋家和趙家!其餘的,都是瞎話。”想着想着,突然感覺到白靈幽幽睜開眼簾,周陽微笑問道:“醒了?感覺怎麼樣?”

“謝謝主人!”

白靈答非所問的回答道。

聽着白靈說話,氣勢恢復到差不多平時模樣,周陽點頭微笑道:“謝什麼,這是應該的。再說,之前不是魔獸它們的出現,我想救你,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完全力不從心,差點咱倆就做了同命鴛鴦了。”

周陽無奈搖頭道。

“主人,你謙虛了,其實如果不是因爲你,它們也不會出現。”

“哦?”

聽着白靈的話,周陽眉頭一挑,疑惑問道。 聽到主人的疑惑,白靈緩緩道來:“其實,那黑虎到來,我都是知道的。只是,當時我太虛弱,沒有辦法給你說。”

“那黑虎當時出現後,第一件事就是讓我告訴你,讓你把我帶走,趕緊離開。”

“什麼?幫助我們?”聽着白靈的話,周陽覺得不可思議,眉頭皺得更緊,詢問道:“魔獸也會幫助人類?”

如果應證白靈所說,真是魔獸幫助人類,周陽心中絕對滿是震撼。

要知道,因爲自己,許許多多的人類進入森林之海之中來圍捕自己,而且許多人還呈現抱團之勢。

因爲抱團,圍剿自己的同時,人類的廝殺,也完全的影響了靠着森林之海賴以生存的魔獸們。

爲此,魔獸們也是各自組團,來絞殺人類,對抗人類。

獲得生機!

既然是對抗人類,爲什麼會幫助自己這個人類?

“自己也是人類,那麼爲什麼要幫助我?”

周陽眉頭緊皺。

“它告訴我,其實,原本它也不想出面的,因爲人類的團隊太強,那麼它們自己將有很大的損失。”白靈的話語之中,剎那間洋溢着濃濃的幸福,繼續道:“而之所以救你和我,完全是因爲主人你。”

“爲什麼?”

周陽更是疑惑,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那是因爲你的真情流露,重情重義感染了它!毫不客氣的講,你說什麼人會爲了自己的魔寵,而放棄自己的生命,去營救自己的魔獸?”

“在正常人的眼中,魔獸的生命是低賤的,死了就死了,大不了在抓一頭。”

周陽明白的點點頭,他知道其實有許多人都是這樣。

“但是,主人你不同!就是因爲你爲了救我,捨棄生命,捨棄反抗,爲了一頭魔獸,它決定出手救我們。”

“就因爲這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