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不能這麼做。

她很是無奈,更希望自己跟君上邪並不是什麼兄妹,這樣一來的話,他們倆人就可以了。

他們從小一起長大,若不是親兄妹的話,他們就是青梅竹馬,若是親兄妹的話,他們也只能是兄妹。

如今看到他結婚了,還對他的妻子那麼好,她的心裡是真的很不平衡,當真希望自己才是君上邪真正的妻子。

可是她也很清楚,這壓根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誰讓她是君上邪的妹妹呢?

「還是別喝吧,傷身!」君上邪不許雲晴霞喝酒。

他一開始也不同意讓關久久喝酒,也是覺得女人喝酒真的不合適。

在冥界雖沒有這麼多的要求,但君上邪和關久久自從打算要第二個孩子的時候,就開始不再喝酒。

「既然王兄不讓霞兒喝,霞兒便不喝!」

言罷,雲晴霞從下人的手裡,接過了茶水。

「我喝茶!」

一邊的雲千重的心裡有多麼不爽,其實只有雲千重自己才清楚,自己的妹妹居然對別的男人那麼好,而對他卻是不冷不熱。


他真是懷疑他們二人到底是不是親兄妹?

為什麼雲晴霞對君上邪的態度,跟對她的態度,差別這麼大?

莫不成在他的眼裡,君上邪才是她真正的大哥嗎?

而她卻什麼都不是嗎?

雲晴霞的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他的心裡一點兒都不知道。

關久久看著他們兄弟二妹二人這個樣子,也並沒有多說什麼。

喜兒突然走近關久久,在關久久的耳邊低語了幾句,關久久點點頭,「知道了!」

聲音不大不小,卻足以讓所有人聽到,但是喜兒說了些什麼?

他們並沒有聽到,只是關久久的神色有點兒變樣。

「怎麼了?」君上邪見關久久這個樣子,神情變得有點兒的不對勁,便有些好奇的想要知道。

關久久在君上邪的耳邊低語了幾句,君上邪也只是點點頭。

「我知道了!」言罷,二人都沒有再說話,雲晴霞本還想要找話題去聊,但見他們二人的臉色都不好。

她再傻也不可能看不出來,也便回到了自己的位子,有些好奇看著他們二人,實在弄不明白,他們二人到底是怎麼了?

為何突然之間會露出這樣的神情來。

讓人實在是摸不太清,只能夠愣愣的看著他們夫妻二人。

想要從中看出些什麼來?

「王,出什麼事了嗎?」大王爺於倚山跟君上邪的關係比較好,也便有些好奇的開口先問道。

或許可以從中問出些什麼來?

「沒有什麼事情,大家不必擔擾!」這種事情,現在還是不合適去說的。

「沒事便好!」他們雖然好奇,但見君上邪不說,也便不好繼續再問下去。

他很清楚,就算是他再怎麼逼問,君上邪不想說的事情,那就一定不會說出來,更何況是此時呢? 在訓練營開始的四大高手單挑之後,李強意識到了自己的不足,速度不夠快,爆發力不夠強,於是想要尋找一些易筋經煉肌訣和煉筋訣高階的中高級姿勢進行修煉。

而在和詹姆斯對抗之後,李強更是明確了自己所需要的是什麼功法。簡單來說,李強認爲,功夫貴精而不貴雜,一兩門殺手利器,比什麼都會什麼都不精通要好的很多。


君不見以往的成名球星,往往都是靠一兩個殺手鐗出名的,如科比的後仰跳投、詹姆斯的戰斧式劈扣、奧尼爾的坦克碾壓小勾手、喬丹的飛人灌籃轉身跳投、賈巴爾的天勾、大夢的腳步、韋德的迷蹤突破、石佛的45度打板。。。自己的殺手鐗,簡而言之就是兩個:突破和三分。

關於三分,在NBA的確不是一個特別好的努力方向。李強還真沒有看到過什麼球星在NBA是靠三分拿到總冠軍和MVP的。

雖然李強確信自己可以成爲NBA史上三分第一人,但還真沒有信心在兩三年內達到這個目標。因爲在NBA對抗程度高,三分線又遠,以投手爲核心的球隊很容易在投手在防死之後啞火。

而且在重點盯防之下,從沒有人的三分球能穩定保持在40%命中率之上的。

相反,內線的中投和灌籃還有突破,因爲只要突破成功灌籃之後球就必進,很多超級球星都能穩定有接近60%的命中率,那麼結合每次進攻得到的分數,就會發現2分其實是比三分更爲有效的攻擊手段。(60%*2=40%*3)

而且2分的突破往往還能騙到犯規,除了罰球得分之外,還擁有將對方強力隊員罰下場的神奇作用。

外加NBA三分線遠的特點,突破球員所能發揮的威力往往比在CBA更大,因爲他們有更遠的距離可以開始衝鋒。

因此,李強希望在NBA能夠將突破上籃或灌籃改爲自己的第一招牌,而後仰三分則爲以後再重點修煉的第二招牌。

突破得分看上去很簡單,卻對身體素質的要求最高:力量、敏捷、速度、體力、腳步、彈跳缺一不可。

關於力量,李強認爲自己僅僅只能笑傲NBA球壇,但李強的要求遠遠不止這點。李強希望的,是擁有絕對統治地位的力量。正如當年奧尼爾那般三番五次把籃球架扣翻那般,無敵的力量!!

而自己在體力上也正在慢慢進步,但還有些不太夠。。。

上次和布拉克的比賽中,李強就發現自己的彈跳還是不夠。。。

在和科爾尼的比賽中發現自己的敏捷和速度還是不夠。。。

在和詹姆斯的比賽中更是發現需要比賽經驗積累的運球動作的變化和籃球技術假動作等等更是遠遠不夠。。。

李強翻閱了整本易筋經已經解封的部分,希望尋找合適的武功進行對針對性的學習。忽然,一個名字跳上了李強的視線:降龍十八掌。

李強記得,此乃外門武功中登峯造極的功夫。在金庸小說中,郭靖、喬峯都是以此成名。爲何這門武功會出現在易筋經中呢???

而且,李強記得自己以前在翻閱易筋經的時候,並沒有見到這門功夫呀???

原來,李強發現他得到的這本易筋經,會隨着自己武功修爲的增加而不斷解封新的內容。三篇六法內外家,上中下三階就是這樣循序漸進的解封的。

而李強猜想,自己修煉的一招青龍探爪,和以前更早開始修煉的龍騰式和龍躍式,會不會是導致解封降龍十八掌的誘發因素呢?

不去想那麼多,李強翻開祕籍細細看了起來。亢龍有悔、飛龍在天、見龍在田、潛龍勿用、震驚百里、雙龍取水、密雲不雨、龍戰於野、神龍擺尾。。。。。。一個個傳奇的招式一一浮現,令李強激動不已。

這些僅僅出現在武俠小說中的傳說中的招式,都一一出現了。而且李強根據這本易筋經的神奇,可以百分百的判斷,這裏的一招一式,都是正宗的!

可是接下來李強卻被一個問題難住了:

當時郭靖已經九陰真經有所小成,而喬峯也是內力天下數一數二的。自己呢?還沒有修煉內力呢。

易筋經乃是一門由外家而內家的功夫。因此內力需要到煉脈訣的時候才擁有,還不知道要多久呢。自己擁有的只是降龍十八掌所需要的剛猛身體。自己的基礎實在是不可以和他們同日而語!


遙想當年,張無忌九陽神功大成之後一日就可以修煉成乾坤大挪移第七層,而陽頂天也功力絕頂,卻因爲內力不到家至死修煉不到第五層。這就是實力導致的差距!!

而自己的實力,修煉成降龍十八掌不知要猴年馬月。無奈,只能先選擇一些最實用的招式開始修煉。李強看了一遍所有的招式,細細揣摩之後列出了自己對這些招式的理解:

亢龍有悔:此招的關鍵在於一個“悔”字,亢龍發力兇猛,令敵人覺得自己欲要出動,然而卻又所悔,就要發力之際力量卻突然收回。令敵人防不勝防。適合籃球中的假動作。

飛龍在天:降龍十八掌中唯一的輕功招式。同時增加彈跳力和制空能力。相當於龍騰式和龍躍式的二合一進階。適合突破!!

見龍在田:此招的關鍵在於,要先見到龍,再出招。“田”字指出,在見到龍的時候自己離龍還有很遠的距離,卻能後發先至。增加反應能力、反應速度和突然奔襲的能力。適合搶斷和蓋帽。

潛龍勿用:在潛伏時期,要做到隱忍、堅持心中的信念。適合麻痹對手的防守。李強現在暫時還沒想到怎麼用。

震驚百里: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一出手,便是雷霆之勢,聲勢浩大,震驚百里。增加爆發力。

雙龍取水:雙手招式。“取”字突出可用於雙手直接搶斷對方運球。“水”字突出可用於增加雙手投籃的手感。

密雲不雨:天陰沉沉的,卻不下雨。使用之後臉色陰沉,無形中給對方氣勢上的壓力。最好在使用的時候有精神力修煉的基礎。不適合自己的外家功底。

龍戰於野:暴力招式,威力巨大。伏虎式進階版。關鍵在於一個“野”,使用後整個人猛如上古神獸。

神龍擺尾:關鍵在於“擺尾”兩字。適合突然的橫向移動,而且移動時的衝擊力不小。

還有其他一些招式,就不一一列舉了。

李強認爲這些招式的修煉,關鍵在於“練”和“悟”兩字。

關於“練”,就是幾百次、幾千次、幾萬次的練習,達到身體本能反應的境界。

關於“悟”,籃球場畢竟不是比武場,那些招式不可能直接對對方球員發出來,否則就變成球場暴力了。李強所能使用的,只是這些招式當中隱含的對身體運用的技巧、發力的技巧和對身體掌控力的增加。

針對力量、爆發力、腳步、彈跳這四個自己想提高的方向,李強選擇了龍戰於野、震驚百里、神龍擺尾和飛龍在天四大招式,作爲自己的重點修煉對象。但即使僅僅學習四招,李強也覺得沒有好幾年的功夫不可能精通。

但想到幾年後這四招就將成爲自己縱橫球壇無敵手的殺手利器,李強的嘴角不禁流出了鹹鹹的口水。。。

未來偉大的籃球大帝,因爲一部降龍十八掌的武功,成爲了一副豬哥模樣。。。

“幸好旁邊沒有記者。。。”李強回過神來,不禁大汗道。 看他們夫妻二人的神色,好像是真的沒有什麼事情,可卻又不像。

他們也只能坐在那兒,大眼瞪小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是不知道該要怎麼辦?

一頓飯吃得有些鬱悶,幾乎每個人都是各懷心事。

而有些人對關久久不滿卻是很多,關久久並沒有表現出生氣來。

他們對她不滿,她一開始就已經猜到了,所以當他們以這樣的眼神看著她的時候,關久久也並沒有表現得很生氣,只是盯著他們看了一會兒。

飯後,便是遊園,三五成群的。

關久久覺得是有點兒的鬱悶,這個園子真的有什麼可游出來的嗎?

這園子他每天都走,她也就我權當是無聊散步。

而蛋蛋和君上邪一起陪著,她也就覺得沒有這麼無聊了。

遊園,無非就是先冥王定下來,增近兄妹之間情份的事情。

走了一會兒,君上邪還未開口說話,便已經有人先開口說話了。


「王,今天天氣陰沉沉的,在冥界還真是難得見到這樣的天氣啊!」冥界不是陽光明媚,就是陰雨連連。

極少會出現這種陰沉沉的天氣,在他們看來,這種陰沉沉的天氣,其實代表的是老天爺對冥界作風的不滿。

而冥王們通常都會好好的思量一下,自己所做的事情之中,有什麼事情是不對,要進行改進的。

不過很多時候他們都想不出來,到底有什麼地方是該要改近的。

而君上邪聽到二王爺石風致的話時,也只是淡淡一笑,並沒有表現出生氣來,道:「按二王爺所說,老天爺定是有什麼怨氣,二王爺覺得是何等怨氣呢?本王倒是沒有想到,還望二王爺可以提醒一二。」

石風致說這話,其實大家都明白,到底是什麼意思?

石風致無非就是想說,君上邪與人界女人結婚,敗壞冥界之風罷了。

只是他說得比較含蓄,可是卻還是讓他們給聽了出來。

「臣兄天生愚笨,想必王心中有數。」石風致自然是不會把話說得那麼明白,君上邪不是傻子,自然明白他話里的意思。

在其實大王爺也不是喜歡關久久,只是他跟君上邪的感情好,所以才沒有把這件事情說出來。

要不然依著石風致這種直來直往的性子,估計早就把自己不滿說出來了,也不會等到現在這個時候。

「本王若是心中有數的話,也就不會問二王爺了!」君上邪怎會不明白。

今天終歸是提要面對這些,他們會提起他也差不多都猜到了,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罷了。

二王爺向來不愛管這些事情,可是今天卻突然提起這件事情,他是否有站在自己立場好好的考慮一下,當初他與劉一靈成親的時候,若是沒有他的同意。

他們二人當真能夠在一起嗎?

雖說這樣的性質有點兒差別,但他們估計也已經知道了,關久久的體內帶有星晶的事情,便已經說明了,關久久是天定的冥后,無法改變…… 「冥王向來聰明,今天卻突然變傻了,還真是讓人覺得冥王有刻意而為之呢!」一邊的雲千重好半天沒有開口說話,卻在這個時候突然開口。

君上邪看了雲千重一眼,見雲千重表現得好像無意答了一句似的。

但云千重卻是說到了重點上,他的這一句話,說明了君上邪其實就是在裝傻。

而大家也因著君上邪這一句話,視線全部都落到了君上邪的身上,君上邪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

「雲王既然如此清楚的話,本王倒是好奇,雲王可否把事情說得清清楚楚的讓本王好快些了解呢?」君上邪直接倒打一靶,既然雲千重這麼想要裝沒事人,他倒是想要看看他到底想要裝多久?

他不是說他聰明嗎?

而且他的這一句話說出來,已經足以證明了,其實雲千重是知道事情是怎麼一回事的,而君上邪就是要給他這個機會,讓他把這件事情清清楚楚的跟他們說個明白,他也想要看看雲千重是否能夠推得了。

「……」雲千重一時語塞。

他還真是忘記想後果,他的這一句話出來,其實也已經說明了,其實他已經猜出來,其實他是知道二王爺風王話里的意思的。

本想讓君上邪來回答,只是沒想到君上邪直接給了她一句,讓他把這件事情,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把這件事情給說個明白。

一開始他怎麼就沒有想到呢?

居然直接讓君上邪給指出了事情的要點來。

接下來,他是不想說話,估計也不行了。

此時,所有人幾乎都把視線轉移到了雲千重的身上。

雲千重有些尷尬,低首著半天不知該要怎麼說,但是了大家沒有放過他的意思,使得他十分的頭大。

一時之間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該要怎麼做才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