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這算什麼?一個活生生的獸人竟然站在我的面前!

達林險些暈了過去,幸好卡西多並沒有幻化出獸形,這讓他淡定了不少。

「你是獸人?」達林疑惑的問。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個整天舔著棒棒糖的男生會是個獸人,他一直以來的獸人印象都是那些輪著大斧頭,揮著狼牙棒,齜牙咧嘴嘴角流延的傢伙。

卡西多嘛,這傢伙親近多了。

「當然,需不需要我展示出來給你看,雖然我不大會控制幻化術。」卡西多一臉真誠的說。好像真的很想達林相信他說的話一樣,竟然不惜變為原形。

「別別別,我信了還不行嘛。」達林擺擺手,終於妥協。

「你說的沒錯,我確實想通過挨打的方式讓肉身對魔力的掌控力提升。」達林不在隱瞞,「因為學習高等級的火系魔法需要爆發,而我現在的魔力掌控程度還不夠,我在圖書館查到了這個方法。」

達林想著,這未經獸人許可就盜用,算不算侵權呀?要是前面這小子發飆怎麼辦。

「你應該早點告訴我。」楊辰淡淡的說,並沒有因為達林有所隱瞞而生氣。

「如果你需要挨打,這樣的話我剛才就不必留手了。」

媽蛋,原來那也是手下留情……

厄……真幸運沒告訴你。達林暗自慶幸。

「既然你用我們獸人的方法,那就讓我來幫幫你吧。」卡西多一臉期待的看著達林,居然這種眼神會讓人聯想到他想揍人。「我可是知道怎麼打,會讓你的肉體感受最有效果的痛楚。」

達林有些害怕地再次哽咽,這是多麼痛的領悟呀……

他將會被一個獸人痛毆!

… 古老的卡梅隆建築高台,一名身著紅色魔法師長袍的男人正極目瞭望禁林那寬闊而略帶陰暗的地帶。

「貝克漢,你這身紅色魔法師長袍也該換一換了吧,都十多年了,還穿,領個證很難嗎?」旁邊的過道上走來一名高挑身材的女人,明晃晃的眼鏡之下,溫潤如虹的唇略帶淺淺的笑意,細緻烏黑的長發,披於雙肩之上,顯得柔美之極,就像是一名時尚女人,怎麼看都是那麼高貴而大方。

聽著女人的腳步聲緩緩走來,貝克漢轉身略帶笑意的說:「溫嵐老師,這麼久不見,你不能一下子就吐槽我的裝扮吧。」

這名叫溫嵐的女人是貝克漢在卡梅隆魔法學院學習期間的老師,雖然年紀與貝克漢相差無幾,可是在卡梅隆卻獨樹一幟,有用著常人無法企及的高度。

「我只是覺得,十多年過去了,我的學生卻還穿著三級魔法師的長袍,有些看不下去而已。」溫嵐略帶生氣的說:「真不知道你這懶散的性格是不是來自你的導師莫爾那老傢伙,都這麼久了,卻還掛著五級魔法師的名號,真讓我搞不懂。」

魔法師編製有著一個等級,從一到九不等,每個等級所能享受的待遇都是極不相同,低級的魔法師與高級魔法師享受的資源權利簡直就是天壤之別,溫嵐搞不懂這兩個傢伙,明明真正的實力是那樣的出類拔萃,可他們卻選擇固步自封,將魔力封印起來,維持著十多年前的水平。

「好了,不說這個了。」貝克漢有意迴避這個話題,轉身看著前方那一大片綠色的森林。

瀰漫著陰森氣息的禁林,高大的林木聳立期間,樹藤條相互纏繞,彼此糾纏,如同罩上了層層疊疊的大網,將裡面所有的陰暗都籠罩在了一起,讓人無法看清裡面的危機。

可沒有人會忽略這塊地方,它就像是一塊刺痛的傷疤,一段無法修復的歷史,從古老到現在,讓人久久無法忘懷它所帶來的災難。

這就是禁林,卡梅隆起初列入的唯一10級危險地帶。

「似乎有幾個了不得的小傢伙闖了進去。」貝克漢目光如炬,看著遠方那聳動的林蔭,料想那是人為的活動。

由於高颱風大的緣故,溫嵐右手輕壓著髮絲,順著貝克漢的目光看去,不以為然的說:「那是一個學生的修鍊地,超a級的學生,他早早就向學校申請過了,我們也批准了他的請求,對於他,我們很放心讓他留在那裡,而且他也從不會讓我們失望。」

「哦?」貝克漢有些驚訝,禁林的危險他是再清楚不過了,十多年前的暴亂讓卡梅隆的高層不得不警惕著禁林的變動,沒想到學院在這十幾年來卻是開放了不少,竟然允許學生進入其間歷練。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想,禁林充滿著危機,可以讓有實力的學生在其中鍛煉,這也不失為一個很好的修鍊方法,莫爾總是說,生活在溫室的花朵開不出醉人的香味,只有經過風雨洗禮與澆灌,他們才會成長,成長到連他們這些老一輩的人都無法企及的地步。

「真好。」貝克漢有些羨慕地說,目光望向遙遠而深邃的藍天,「達林,你就在那裡好好修鍊吧,很快你就會見識到魔法世界的浩大,到時候,你還會天真的認為自己能夠制定規則嗎?」

……

禁林隱蔽的樹蔭下,達林整個人被捆綁在樹上,像是遭遇了洗劫一樣,只穿著一條短褲,赤裸著身軀。

而站在達林面前,一個舔著棒棒糖的男生十分優雅而淡定的隨手揮動,空氣微微有些波動,強大的魔力魔力凝聚成一條黑色的長鞭,迅猛而無匹的甩了出來,重重地砸在達林的肩頭上,皮膚刷的一聲顯現傷痕。

「嘶嘶……」達林嘴角一陣抽搐,差點沒忍住叫出聲來,可一想到卡西多說過的,叫一聲就多打十下,他只好將吶喊的聲音從牙縫之中又吸了回去,同時忍受的還有肩頭那火辣辣的錐心之痛,在這種嚴酷的摧殘之下,達林還是咬咬牙強撐了過去,忍受著下一次魔力鞭的襲來。

「再來!還有6鞭。」達林咬咬牙挺過過去,肩膀上的紅腫也漸漸隱去,而達林的額頭上卻已經汗涔涔,臉上更是寫滿了倔強。

「不錯,能夠一次堅持熬過94條魔力鞭,在我們獸人中也不長見了。」看著那緊咬牙根硬挺的少年,卡西多臉上也多了幾分讚賞的笑意,微微點點頭,又繼續凝聚魔力,開始新一輪的鞭撻。

「啪啪啪啪啪……」一聲聲駭人的悶響配上略帶隱晦的痛吟哼聲此起彼伏,惹得禁林之中鳥鳴不斷,達林在繩索解開的一瞬間,整個人就像是被抽了靈魂一樣,趴在地上連動彈都覺得會要了他的老命。

整整4個小時,達林吃了卡西多100條魔力鞭,若不是卡西多下手極有分寸,每次鞭撻都是朝著達林身體剛剛恢復一些的部位,保持著全身痛楚都在一個臨界點,才沒讓達林受到太重的打擊,又可以將肉身的鍛煉最大化,給他帶來真正均衡的痛楚。

畢竟是獸人,不得不說,卡西多的訓練手段比之楊辰,更加適合達林。

「好了,今天的肉身鍛煉結束了,依你現在的狀況,估計要躺個三五天才能好。」卡西多蹲下身,查看了一下達林淤青遍布的身體,「不過今天的鍛煉成果也是不錯的,想來只要再過兩次,你的魔力掌控力應該可以跟上本身的魔力了。」

只有魔力和肉身魔力掌控程度配合得當,才是學習魔法最適合的狀態,因為當初達林在域中強行讓克雷雅用魔力藥水提升魔力,所以肉身的鍛煉就跟不上魔力的成長,他只有靠這種方法來提升自己了。

「呼呼……」達林適時的吐出體內的濁氣,艱難的露出一絲笑意,對著卡西多說:「謝謝,不過我想三五天休息時間太長了,明天我會繼續過來的。」

「你……」達林這艱苦奮鬥的精神,就連卡西多都覺得他有些過分了,不禁搖搖頭,說:「不行,按照我們獸人的標準,經過100條魔力鞭的鍛煉,沒個三五天根本復原了,何況你是人類的體質,本來需要休息的時間就更長了,只是你們人類社會有恢復藥水,所以我才將休息的時間縮短了,你這麼要求,身體會吃不消。」

「卡西多說的沒有錯。」這時站在一旁冥思的楊辰也開口說:「你這麼拚命下去,對肉身負擔太大了,很容易留下後遺症。」

「沒事,我上點葯就可以了。請明天務必繼續。」達林懇求著說,楊辰兩人對視了一眼,對這傢伙的執著表示無可奈何,最後只能搖搖頭。

「那好吧,今天的修行就到這裡吧,不知道加盧去了哪裡到現在還沒回來。」卡西多擺擺手,感覺一陣酸痛,今天他可是幫達林白白弄了4個小時,雖然魔力消耗了不多,可是這持續的狀態還是回讓他的手腕感到一陣酸痛。

「今天倒是謝謝你了,卡西多先生。」達林微笑著,「如果有機會,我會請你吃頂級奶黃椰菜沙拉麵包。」

「就這麼說定了。」卡西多一臉天真的笑意,完全看不出來他是那個赫赫有名的獵人組織殺手之一,當然,這一身份卡西多並沒有告訴達林,而達林也一直將卡西多當成是來消遣的無聊人士。

穿衣時,皮膚與衣服的摩擦讓達林痛得齜牙咧嘴,可是也證明了今天的收穫頗豐,只有肉體的痛楚最大化,才能將魔力掌控快速提升。

「達林,趕緊去找葯吧,卡梅隆應該不缺魔葯才是的,今天要是不能將你身體負荷清除,第二天恐怕你會不累得動不了。」克雷雅提醒著達林,他還有一項艱巨的任務需要完成。

「對了,楊辰學長,卡梅隆哪裡有賣魔法藥材的地方?」達林問。

「你這樣子是很需要魔法藥材來調理的,晚上我帶你去吧,那個地方有些特殊。」楊辰很是神秘的說,並沒有將具體的地點告訴達林。

這學長還懂得賣關子,還真不像他的作風。

「好吧。」

只有卡西多在那一旁饒有趣味的看向楊辰,臉上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

這冷酷的傢伙倒是蠻關心他的學弟呀,恐怕是擔心他會亂來,將治療的時機拖后了,這才說和他一起去的吧,畢竟魔法藥材可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用的,沒有魔藥師的指導,效果並不理想。

這卡梅隆的學長還真是有愛呀……

… 回到宿舍,達林就迫不及待的將所有存款取出來慢著魔法藥材的價格他還不是很清楚,要是今天買不夠藥材,那就坑了。

克雷雅說過,他現在的狀態就像是腹中的鴨子,要是今天之內沒來得及消除身上的淤青,沒準第二天還真的下不了床。

達林的這一舉動引起了史納多的注意,老油條看著達林將存了幾萬塊金幣的銀聯卡豪爽的取了出來,這平時讓他請客都沒這麼大方過,於是湊上前,說:「達林,你拿這麼多錢出去幹嘛?你不會是被人騙了吧。」

被人騙了?怎麼可能,要騙也只有你會騙我吧。

「今天修鍊不小心弄傷了,所以待會和楊辰學長一起去採購一些魔葯回來。」

「學長也要一起去嗎?」達林換了身衣服,將臭氣熏天的衣物往衣簍裡面塞。

史納多一臉無趣又躺回自家的床上,他知道達林準備參加學院杯的比賽,可是這也太拚命了吧,居然勞累到需要用魔葯來調理身子,這得多刻苦呀,反正他史納多是做不到這一點的。

「我還是留守在宿舍看我的青春校園小說好了,正看到精彩部分呢。」史納多說完,沉靜在自己校園幻象裡面,只剩下達林灰溜溜無語的出門了。

待達林走後,史納多忽然從床上跳起,以迅雷之勢迅速整理好衣服,四角褲變成了正裝西服,外加一個黑色大墨鏡,然後用水潤了潤翹起的頭髮,颳了刮臉上的鬍鬚渣渣。

當他出門的那一刻,閃亮的黑色墨鏡,整潔的西裝皮革,配上男人味十足的外表,近乎完美的裝扮活像一個資深執行部的成員,帥氣得近乎秒殺那些花痴女孩。

「這樣打扮應該不會太過張揚。」史納多照了照鏡子,感覺狀態不錯。這些可都是他身為職業新聞工作者自學而成的變裝,外人絕對看不出這個帥到掉渣的男人竟然是聞名已久的留級之王史納多先生。

「嘿嘿,達林,就讓學長看看你到底要買什麼魔葯需要用到這麼多錢,要是花費在不值得的事情上,學長可饒不了你。」史納多摸了摸下巴。本來他在新聞部的工資就用於抵債,平時只能靠達林的接濟度日了,要是達林將他自己的錢也花光了,那兩個人只能沿街乞討了。

絕對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

夜黑得可怕,而卡梅隆商業區的夜空卻格外的燦爛,紅燈綠酒在這裡並不少見,長長的大街上開著五顏六色的彩燈花環,過往的學生一路嬉笑一路歡鬧,似乎要將整日的煩惱都發泄在這裡。

當然,這些繁華只與那些樂於消遣的有錢人有關,達林一路穿梭,徑直前往禁林。

當達林步入通往禁林的入口,一身黑衣的楊辰已經在站在那裡等待,身背黑色的長劍,就像一名永遠獨行的黑衣劍士,要不是達林約定好了在禁林門口等,他還真以為是個殺手在這蹲人呢。

遠處商業區淡淡的霓虹光將楊辰冷漠的背影照的微微帶了些色彩,讓這股奇怪的氣氛微微有些不同。

這傢伙,就連等人都要裝酷,還真是走到哪裡就酷到哪裡,什麼時候我也能像學長那樣酷到沒朋友呢,達林心中羨慕之極,奈何他還沒有這種實力。

「學長!」達林一邊奔跑一邊朝著楊辰揮揮手,當他走進一點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楊辰身後的彩色不是霓虹燈的光芒,而是一個穿得花花綠綠的人。

俏皮小女生就這麼站在楊辰的身後,淡粉色的花邊連衣裙,細長而優美的線條,外露白暫的小腿時不時無聊踢打著腳下的石頭打發無聊的時間。

卡嘉莉!

她怎麼會在這裡,難道是學長叫她過來的嗎?不會吧,學長也不像是那種會抓住機會搞浪漫的人,泡小學妹的事情,按照他的性格還做不出來。

「達林。」卡嘉莉朝著達林揮揮手,喜滋滋的笑了起來,看上去心情頗好的樣子,不過想想也是理所當然的,只要有楊辰學長在,卡嘉莉就興奮得不能自己,感覺楊辰就是她的激素荷爾蒙。

楊辰則報以微笑,淡淡的說:「走吧,你已經遲到11分42秒。」

居然算的這麼精確。達林心頭一驚,學長也太有時間觀念了吧。

「好冷酷。」達林對著楊辰的背影吐了吐舌頭,對著卡嘉莉打趣說:「你怎麼會出現在里,該不會又要對學長發起進攻吧。」

「少來。」卡嘉莉沒好氣的白了一眼達林,撅著嘴說:「我是剛巧知道你為了半個月後的學院杯被虐得體無完膚,這才好心出來看看你,還不快好好多謝我,請我吃頓飯什麼的,本小姐今晚心情可是大好呢。」

「是看我死了沒吧。」達林和卡嘉莉打趣道,本來兩人就都是新生,沒有像楊辰那樣的年級隔閡,而且卡嘉莉又是那種大咧咧的性格,對達林的打趣都會報以嚴厲的回擊,所以說起話來分外輕鬆自在。

「嘻嘻,猜對了,要是你死了,那學院杯就沒辦法參加咯,好可惜的樣子。」卡嘉莉一臉遺憾的說,又忽然想起什麼,「對了,我有個舍友也過來了,因為實在等得不耐煩,所以提前過去等船了。」

「你舍友?」達林有些納悶。

怎麼今天都越好出來逛街購物么?明明是我和楊辰學長要去買東西的說,你倒好,連舍友也一起帶來了,而且我們又不認識,到時候一定尷尬死了。

但願逛街的時候楊辰學長能夠帶著小弟,不過想想也是不可能的,卡嘉莉這麼花痴,一定會纏著學長不放的。

剩下的就是我和她的舍友了。

只能祈求卡嘉莉的舍友不是恐龍化石就好。

「你在想些什麼呢?怎麼我一提到舍友,你的表情這麼痛苦?」卡嘉莉一臉疑惑。

「沒,沒什麼……舍友哈哈,真高興。」達林吶吶的笑了笑,只是笑的有點苦。

繞過禁林地帶,達林三人穿過一個奇特的拱門,在一瞬間眼前的景物全都發生了變化,原本空曠的林地全部成了參天古樹,黑壓壓的密林外面是一條漆黑如墨的湖,而湖對面的燈光卻是紛繁索繞,就像那個久負盛名的卡梅隆商業區一樣,可以想象其中人來人往的密集頻繁。

「卡梅隆還有這種地方呀。」達林隨著楊辰走到碼頭,深色的湖面泛著淡淡的波光,偶爾有那麼一兩條船隻往來,竟是說不出的詭異。

「這是交易渡口,卡梅隆雖然是魔法學院,可也號稱自由之城,任何人都可以進出期間而不受約束,可卡梅隆也有自己的隱秘場所,而自由市場就是其中之一,這裡可以說是所有魔法學院裡面,最大的一個交易場所,冠以自由之名是因為來往這裡的不止是學生,還有各地的商人遊客。」楊辰拍了拍達林的肩膀提醒著:「你可要小心一點,這裡面壞人也挺多的。」

達林點點頭,所以今晚和學長一起過來是對的。

反觀卡嘉莉,此刻已經迫不及待地朝著碼頭走去,似乎有什麼讓她興奮不已。

「嘿嘿,希希,我們來啦!」卡嘉莉跳躍著揮了揮手手,而前方像是有個少女也在對著她回應,極目望去,達林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喜歡穿著火焰一般燃燒裙子的女生,烏黑而柔順的秀髮隨著湖風順著一側輕輕飛舞,上面別著一個十分精緻的粉色蝴蝶發卡,正淡淡的對著卡嘉莉微笑,在看到達林的那一瞬間,女生臉上的笑意終於是僵住了。

「希爾……」

「達林……」

… 「怎麼,你們兩個認識么?」卡嘉莉一臉疑惑的看著達林,還以為需要自己介紹介紹呢,沒想到竟然是相互認識的,那不就更好了,希爾和達林兩人一起走,這樣她就有機會和楊辰一起了。

哇咔咔,好像很不錯的劇情。

「我們都是格蘭城那邊過來的學徒,在域中歷練的時候見過面。」達林繞繞後腦勺,有些尷尬的說。目光不由得瞄向那個穿著火焰裙套的女孩,腦海中就不禁想到那個雨中的畫面,白色的雨傘下面一對情侶在那裡卿卿我我。

她只是利用我擺脫家族而已,亞瑟才是她的真正的選擇,達林心頭淡淡的說,看向希爾的目光不禁暗淡了下去。

「喂喂,達林別這樣,怎麼可以這麼不自信呢,希爾又沒說她喜歡亞瑟,你還是有機會的,別忘了還有我嘛。」克雷雅暗暗提醒著。

「好了,克雷雅,你不用安慰我了,我和婕拉也有婚約的,在出門前父親就告誡過我,就算我對希爾有感覺又怎麼樣,難道我可以背叛婕拉么?」達林反駁著。

達林回想起那個溫柔善良的女孩,那個強撐著痛楚一邊安慰他的女孩,心中不禁一暖,也許這輩子只有她才是自己最後的選擇。

「好了,既然認識,那我們就走吧,船已經開過來了。」楊辰卻是不在意兩人的失神,因為亞瑟的關顧,他對希爾並不陌生,這個莫名其妙的未婚妻弄得亞瑟連與他決鬥的約定都可以放棄,就算是他也不想得罪這種女人。

未婚妻什麼的,還是留給亞瑟去頭疼吧。

「哦哦,好。」達林點點頭,對著希爾禮貌一笑,然後緊隨楊辰的步伐。

從圖書館再見面,兩人就冷了許多,也許這樣對彼此更好,她只是為了擺脫拉克絲家族,而他只是為了得到拉克絲家族的資助,兩個人本應該沒什麼感情糾葛才是。

「什麼嘛,真是,一個大美女在面前都可以這麼無視,學長真是的。」卡嘉莉雙手叉腰撅著小嘴,微怒的說。

「好啦,嘉嘉,這就證明楊辰學長還是個可靠的男人,對別的女孩可不動心,這你就可以放心啦。」希爾見卡嘉莉氣惱,忍不住打趣。

「你,希希,你,你在說什麼!我幹嘛要放心啦!」卡嘉莉臉蛋羞得像個紅蘋果,結結巴巴得有些說不出話來。雖然她表面上對楊辰沒什麼,可是希爾卻看得出來,這丫頭對那個冷酷到底的楊辰卻有意思少女情懷,這也只有女生才看得出來。

「哈哈,走吧,在不走你家學長可要和達林一起乘船了,你會放棄這個難得的二人世界嗎?」希爾拉著羞怒的卡嘉莉兩個亮麗的女生緊跟著過去。

「哼,希希算你狠。」卡嘉莉沒好氣的說。

渡口的碼頭來往的船隻並不多,而楊辰和達林本來逮著一艘小艇,可船夫卻說只可以乘坐兩個人,這讓他們有些為難了,他們有四個人,要過去就必須分開兩批了。

Leave a Comment